前两天,一个ppmm和我说起这么一件事。一天她在饭堂摔倒了,周围很多男生都想来帮忙,可是他们只是帮着捡起她撒落在地上的物什,却把作为活人最需要帮助的她丢在一边。她不禁问:为什么没有人来扶我?!
山路上的精灵 3/28/2006 08:55
周五蹦迪到凌晨两点才到家,周六却不能睡懒觉,继续运动,起来爬山。刚开春,大家还没活动开,于是王二找了小山Blue Hill――当然了,也有培养新人的意思:如果一上来就爬十迈四千尺的山,估计把大家都吓坏了。因为比较近,基本上没怎么安排carpool,大家分头开车前往。到那里一看,呼啦拉来了三十多个人。看来大家的确给憋坏了,盼着各种活动呢。在看到圆满完成new hampshire全部四十八座四千尺以上的山的前辈杨总和蓝仔的同时,也看到了不少喜欢跳舞的同学。我一时迷糊了:我们这是来干嘛了?有人说了:我们是山路上的精灵。

(待续)
以爱的名义 3/15/2006 00:03
终于看了《如果爱》。

之前听不少人提起过这部片子。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我不知道他们分别是为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是把它当做爱情故事还是把它当非爱情故事来喜欢或者不喜欢。这话够绕的。简单说就是有一下几种情况:

1. 它是一个很好的爱情故事,所以喜欢;
2. 它是不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不喜欢;
3. 它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不喜欢;
4. 它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编得不好或者讲得不好,所以不喜欢
5. 它不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喜欢
6. 它不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编得好或者拍得好,所以喜欢;
7. 还有其他么?

我一开始是把这部片子当成打着爱情旗号反爱情的影片看的,或许是因为在刚看了十分钟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则影评,对于导演De-Romanticize的意图印象深刻。

(待续)
PEM之行 3/12/2006 13:57
王二说去那个Peabody Essex Museum吧!于是把溜冰先放一个礼拜,文化一把。

阳光很明媚,温度也升了上来。春天果然到了――可不是,转眼都三月中旬,是时候了。不要说这样的天气在室内转悠太浪费了,博物馆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坐在 PEM的大厅内,可以透过玻璃墙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春色。PEM内更有一个叫做荫余堂的地方,是生生从安徽搬过来的民居,那个可是露天的。

(待续)
趁热说两句奥斯卡 3/06/2006 11:30
去年年底的时候犯病泡了两次电影院,所以这次提名的片子我总算看过一些了。照说看颁奖应该比往年更有兴趣,可是做完饭吃完就已经半场过去了,然后和vieplivee两个人边聊天边拷文件边上网查相关信息仍是看得着三不着四。(这两年对于电影兴趣骤减,不过想想自己培养了其他更健康的兴趣,倒不觉得是损失。)

关注的焦点当然是断背山,(我不同意有人说的大败)拿的那三个奖都名至实归我认为。李安上台的时候还是有点憨憨地笑。我喜欢他那句这部片子不仅是为了男女同性恋者所拍,而是为了爱的话。他的老婆,没有化专业妆,也没有穿礼服,一件素色外套就来了,坐在花枝招展的美女丛中显得很黯淡。可是脸上很平和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

Crash的获奖也没有太大悬念。断背山这样的电影给个最佳导演评委估计认为就够了,最佳影片肯定没它的份。还有谁说过断背山题材单薄也很有道理。谁说奥斯卡不是最俗气的奖?经常搞平衡。比方那年妮可基曼的红磨房没拿到最佳女主角,第二年就补给她一个。虽然没看过Crash,但是根据大家的评价,至少比沙翁情史好得多了。已经加在我的wishlist上了,或许下星期找出来瞅瞅?

最佳男主角那部Capote没看过,好象第八天mm推荐过,也加入我的wishlist了。那张脸很熟悉,演技看起来也不错。今年最佳男主角提名的那几个实力都还可以,谁胜出都不会太惊讶。女主角就没有悬念了。当然我也很喜欢老太太M,可是总觉得这个奖不会象给她的样子,其他三个人实力明显弱一些,于是就可以看见小可爱勺子上台领奖了。我喜欢看第一次获奖的演员在台上兴奋得语无伦次的样子,真情流露,倒比那些镇定自若的获奖大户更可亲。至今还记得Hale Berry当年的激动表情。

由于打开电梯比较晚,疑心错过了不少美女,好多熟面孔都没看到。Nicole都没有见到,不知道她今年有没有去――当然了,我从来就不喜欢她。Uma把眼睛描了描,显得好年轻啊,不过我更喜欢她端庄一点的样子。章子仪的裙子很pp,她看上去比较紧张,邻家小妹的样子,基于她的英文水平和气质等,也不能要求她太多。Charlize Theron还是把自己弄得黑黑的,不好看,我还是喜欢她金发。另外一个我喜欢她金发却不是金发的是Jessica Alba。而金发的Michelle Williams好艳啊,和断背山里的形象截然不同。J Lo还是穿了件颜色很奇怪的dress,身材好象也有点走。

主持人虽然还算帅,可是感觉对于场面没有调动作用,看来明年没他什么事了。还是喜欢早年Billy Crystal的主持,可惜他现在也老了。John Travolta胖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风采不再啊。Tom Hanks倒没有我想象中胖,就是发型太奇怪了。这样比起来,还是乔治克鲁尼同学比较帅,不过我实在不喜欢他自以为是的样子。昨天他算是风光了。Good Night, and Good Luck口碑很好,打算回头找来看看。不知道这位导演当得如何。

前两年美国电影好象不是很景气(可能不止美国),去年能有这么多部还不错的片子我觉得已经很难得了,也难怪第八天为奥斯卡叫屈。
对话 3/03/2006 08:29
前阵子看《卧虎藏龙》,很深的体会是大家分别讲的都不是同一种语言,顿时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对话是如此困难的事。

在论坛浏览文章,看到鸡同鸭讲得兴头十足,实在很诡异。有那么一些人,不充分考古,对于自己回的帖子不屑仔细读(如果仔细阅读是否能读懂也很值得怀疑)――反正前文是什么并不重要,要紧的是能够借此打发掉穷极无聊的时间,或者是读过的书名太多怕发霉要时常拿出来晒晒太阳,又或者觉得自己的过人文采独到见解藏着掖着实在太可惜无私地拿出来和大家共享……这种帖子,当成对话读,讳若天书。终于,在死掉无数脑细胞之后,明白了发贴者的良苦用心。

仅仅这样不算什么。这些人字典里没有幽默二字。别人调侃的文字会被伊拿来逐字逐句分析批驳,别人玩笑讽刺的句子要么被伊当成恭维捧回去裱起来,要么就引起伊盛怒,别人自嘲轻敲自己两下会被伊接过棒子猛抡――让人无语问苍天。

和不同语种的人说话,倒不如不说。怪不得从查德莱夫人到S&C女主角到洪晃都喜欢不爱说话的男人,又有部电影叫《你丫闭嘴》。不止男人,女人也一样,该闭嘴的时候闭嘴,是很高的技巧。我就没学会,要不也不会写这个东西出来。
卧虎藏龙 2/28/2006 16:31
这本书我是第二次借了。当年续借了无数次,终于不得不还的时候,还没能看完一章,这次又是借了一个月之后也没翻两页。

被Vieplivee鄙视说没品。结果等我看完了才知道,这个家伙看的是聂版的《玉娇龙》。两个貌似对话实则自说自话了一阵,我得出如下结论:王版似乎对于人性分析更透彻一些,但是不如聂版好看。聂版线索明确,人物鲜明,可读性更强――也就是更适合yy。

(详见回复)
土人逛书店 2/19/2006 12:59
到美国之后就很少逛书店,更是从来都没有在书店坐下看过书。昨儿vieplivee说没事干,拉我出来逛逛。(在波士顿怎么可能没事干呢,我这周活动满得都觉得guilty)大冷天的,也别在外面走了,去书店坐坐吧。

逛书店曾经是我喜爱的运动,当然是在国内的时候。那时候没事自己就溜达出去。时间短的话随便在学校周围找个书摊就站住了,时间长就出去找大书店,一转一个下午。我喜欢闻新书的纸香。

好冷的天啊!据drunkpiao(http://www.blogcn.com/user22/drunkpiano/index.html)说是她驾临波城所致。反正后果是我把闲置一冬的最长的那件羽绒服给翻了出来――逢上冬天冷的年份,这件羽绒服可是会穿有两个多月啊。谁,谁说衣服多了不好的?关键是职责要分明,就可以看准了季节场合决定。

一进书店,在30%off那片,果然找到了断背山。一直想看看原文的,虽然网上有,不耐烦浏览那么长的网页。一本实在的书在手上就不同了。

随便抓了几本书之后,vieplivee看我还是满脸茫然,就问我想看什么,我说不知道。她就启发我说我们一个朋友会去奔漫画去。这个提醒我了,前两天看到花生漫画小记(http://www.tianyaclub.cn/publicforum/Content/filmtv/1/129934.shtml),一直想找来看来着。对于我这种人云亦云的作风,vieplivee几乎丢了个白眼过来。

然后她大概想先去楼上占座,让我自己去找书。问我:“你知道喝咖啡的地方在哪里吧?”我把不知道说得理直气壮,不给她嘲笑的机会。本来嘛,明知道我从来没在美国书店看过书,能指望我知道什么?

对地形不熟悉,下楼找了半天没找到漫画,就看到Narnia了。正好有一本我看到最后了,随手抓了来决定就地解决了。然后发现这七本的顺序实在很神秘。算了,反正每本是独立的故事,懒得理那么多了。几乎对漫画绝望,转身上楼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漫画架。抓了本加菲和一本花生,vieplivee不由我多看,说“看不完的了”就拉我上楼。

果然人多啊,转了一圈也找不到两个相邻的空位。正犯愁不知道会等多久才能坐下呢,就看到一个女孩开始收书包,空出了一张桌子。

vieplivee捧起一本大约是最恶的什么什么,时不时发出轻笑。我先把那本narnia看完。拿起断背山,读了头一段,又翻到最后一页,想想一个小时后vieplivee还说要去一个party,这本书有50页呢,估计看不完。于是念叨一声“太长”放下了,抓起花生漫画。vieplivee终于逮到了嘲笑我的机会,说我放下最薄的一本书,说太长,结果打开了最厚的一本。可是花生是画不是,正合适我这种文盲看。(关于我是文盲这个概念一定要反复灌输,要不然别人可能会被我偶尔装文化人的举动迷惑,不承认我的文盲地位。)谁知道这书前后还有好多关于作者和这个漫画系列的介绍,还是有不少字的啊!不管了,大致看了看作者的生平,就丢下那些字不理直奔图画。

任何东西能畅销50年经久不衰,必然是有一定理由的。这个花生太好看了!我几乎就没停过笑。还好周围嘈杂,要不然别人得以为我吃错了药。如果早些年看,或许我只会看着情节发笑。这会看它,一边笑还会一边惊叹。这么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来的角色都栩栩如生。一个故事只有四格,不能靠曲折的情节吸引人,也没有太多的对白,偏偏就能有那么丰富的内容。角色的表情变化非常微妙,值得一看再看,反复品位。起去屯一套的心。

可惜时间太短了,真舍不得放下啊。嗯,以后要常逛书店。对了,下次一定要看断背山了。
从今以后 2/17/2006 12:02
一个mm终于决定放弃,我们一众朋友也总算吁了口气,几乎弹冠相庆。

这两个月来,看着她的心情起起落落,终是悲大过喜,颇为不忍。虽然跳探戈得两个人,她也有错,做朋友的总是偏心,见不得她那么委屈。也想劝说她,可是当人到了牛角尖里,哪里听得进别人说话。只能在她不开心时陪着她,听她说话,帮她排解寂寞。间或,暗示一下或者把话在不经意间渗透过去,希望能帮她早日想明白。

爱了那么多年,真到接近,才发现光鲜的外表下不过是空洞的灵魂。相比内心那么丰富的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合适,不要说此男更有一些作为令知情的朋友一致对他不喜。可是当局者迷,一头扎进去,拦不住,也拉不回。也罢,十几年的和恋爱谈恋爱,总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试试永远都不知道错。梦得太久,是时候醒来了。

得知那人最后一幕的精彩表演后,性急的朋友转脸就破口大骂。或许人性就是贪婪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心里想着的,还不知道是哪里。而我们这些向往平静安定的日子的人,见不得那些矫情的曲折,众口一辞地唾弃。

十几年的念念不忘,以日后必将鄙视他收场,太过惨烈。好在,她终将走出来。当她终于意识到并承认“我可以接受分手,我可以接受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但是我不能接受,我爱错了人。”的时候,我们知道,离走出来,已经不远了。

那时,一个朋友佯装不知,不给她为那人辩解的机会,一顿乱棒抡了过去。大家得知后直竖大拇指。圈子里一定要有各种朋友,有人在你哭的时候递手帕,有人在你想不开的时候委婉劝解,也需要有人在你犯晕的时候当头棒喝。

她的昵称改成了“我相信,这是你的损失,不是我的”。毕竟那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总算,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元宵前夜 2/12/2006 14:56
节目是一早安排好的,先是元宵聚餐,然后去BU看那个OCEF的爱心义演。

从去年七月份开始,boston分舵主jj就在向我宣传OCEF,他们的宗旨、组织、一些活动等等,号召我去做义工。对于国内失学儿童,我还是很关心也很想尽份力的,却一直也没有帮OCEF正经做过什么。(对了,上次开晚会的余款,我们决定全捐了。当初去采购的时候不知道能卖出多少门票,很紧张够不够cover预算,花起钱真是吝啬得可以。最后来了那么多人,水不够喝――事实上连门票都没打印够――还觉得特对不住大家,现在想想,省出来的钱能让几个孩子多读一年书,觉得还是很值的。)没能帮忙吧,这次有义演,捧场是不能不去的。

(待续)
20. 30. 40 1/09/2006 12:43
这部电影还没有拍的时候,就已经在盼着了。因为喜欢这样的想法:张艾嘉,刘若英,李心洁这三个气质中有些说不出的相似的方面而又各不相同的师徒,各自写出一个自己这个年龄段的故事,然后把它演出来。张艾嘉的导演,自不用说,对这三个人的表演,我也非常有信心。这种小小的生活故事,我总是爱听的,更何况是女人的故事。

片子出来了,果然口碑不错。

(详见回复)
Rogerlee提到这部片子,我就来贴一下当初写的几个字吧。

这部片子我很早打开来看过一眼,是我所不喜的战争场面,又是法语,还比较长,当时看了大约20分钟就没有看下去。后来一个人坐在家过节,又重新翻了出来,居然看得很感动。

(详见回复)
如何才能停止爱你 12/22/2005 09:30
昨天,去看了Brokeback Mountain。

Vieplivee问,为什么国内好多地方把这片名翻为“断臂山” confused 如果不直译为断背山,不如索性译成断袖山好了。对此我也无言以对 Sad

好象同性恋题材的片子容易出彩,费城、喜宴、春光乍泄、Boys Don't Cry、蓝宇还有The Hours都是不错的片子,当然了其中一些的重点不在同性恋。我们既不是冲着同性恋题材去的(虽然我从来不排斥 oops )也不冲着它是金球奖的大热门。Vieplivee是旗帜鲜明地冲着李安去的。我呢,李安的号召力固然不可否认,还有一个因素是:买卖提上看过的人没有不说好的。这种事发生在抬杠者甚众的是非之地,十分诡异 Sad 。当然了,也可能是不喜这类片子的人还不至于这么早去看它――别看拿了这么多项提名,已经到第二周,整个麻省也只有两家影院上映 frustrated

一个朋友 听说我们俩一起去看这个,惊得大叫:你们不怕贴标签 :!: 我想了想,这种电影,的确是我们分头去找个帅哥一起看比较合适。可是,一来找不到帅哥,二来也怕把人家帅哥拉去看这种电影万一让人转了性取向,这个责任,我实在担不起。再一细想,那个朋友这样泼冷水估计是自己看不成嫉妒的,于是按原定计划和Vieplivee同去。还好到电影院一看,观众中gay和les的比例不算很大,还有夫妻俩一起去看的,稍安 8) 。

(详见回复)
苍茫时光 12/11/2005 16:52
前阵子到处都是山口百惠银婚的消息。其实当年她红的时候,我是不大认识她的,只知道她的名字被几乎周围所有人提起。《血疑》我没有看过,依稀当年家里还没有电视。后来再放哪部电视可能是《红的激流》之类的才见到这个红极一时的女子。和想象中根本不同,不是我心目中的大美女形象,有点不大理解这个一个看起来颇为普通的女子,怎么能令这许多人倾倒。

(详见回复)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11/25/2005 23:57
好久没更新日记了,大过节的,这么冷清,我就来唠唠吧。

昨天,朋友乙和我说起,跟朋友甲抬了好久的杠。我哈哈大笑,说甲是个大杠头,碰上她有的抬了。

做人不可太嚣张啊,才笑话别人呢,就遭报应了。她俩谁也不能说服谁,而我,发表了倾向于乙的观点,杠头就找到我了。(我是软柿子怎么的?拿我开刀?)

我觉得她偏激,她则不遗余力地摆事实讲道理企图说服我。最后,我终于搞清楚了她的思路,就说了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她当即长吁一口气,说发泄出来了,心里舒服多了,兴高采烈而去。

搞得我反而傻眼了:我可没说就认同你的观点了啊?不过当时有事无暇纠缠,便没有继续抬下去。

后来想想,或许,她想听的,只是那么一句话呢?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件事的观点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没有必要强求一致。不支持没关系,不赞成也没关系,人还是需要理解的。她之前抬了那么久,或许说服倒在其次,对于被人了解的渴望才是最重要的动机啊。

好好地听别人说话,给人带来的安慰有时候出乎意料的大。
一座小山 10/30/2005 21:02
这次活动比较混乱。主要是情况太复杂,本来说了爬完山就在那边住下做顿饭打打牌杀杀人什么的,第二天回来,偏又有那么一些人出于各种原因愿意爬山不想住宿,亦有人不和大家爬山愿意住下来一起玩,更有人主意变来变去(蘑菇便是其中之一 oops ),搞得组织活动的xy同学很是头大。

吵吵嚷嚷了一个礼拜,终于各就各位,礼拜六清晨的微凉中,住宿AB班,一日行AB班和非爬山班分别出发。

(待续)
幸福的能力 10/12/2005 11:29
昨天一个朋友和我说到,幸福不在于外在条件,而是自己的心理能力。

她拿自己举例:老觉得工作无趣,没有正经事可以做。可是有了挑战性的活,又觉得麻烦。有新的面试机会还懒得去。这就属于,不是缺少事业成功的机会,是缺少事业成功的能力。其实快乐不快乐也是一样,往往缺少的不是快乐的条件,而是快乐的心态。

深以为是。
再向华山行 9/26/2005 09:56
借用这个题目,希望老赵不会介意。

写过几篇爬山流水帐之后,我就曾经想,这样每次回来记,会不会雷同越写越没劲呢?前阵子neu包子推荐的The Art of Travel里说,只要用心去欣赏,自己卧室里都会有风景。这个是真的,一样是爬山,每次的风景都会不同――虽然有的时候景色乏味得觉得爬那一场都浪费――每次爬山的感受心情也都还不一样。于是也就一直没有停下来,每次回来都有报告――好吧,我承认我话痨 oops

(详见回复)
今天多晴朗 9/14/2005 13:32
上次到音乐版介绍查可欣的《今天会晴朗》,突然想到快乐地唱着忧伤的歌会是不错的小说。多谢天天的鼓励,我终于把它写了出来。当然也多亏阿肥和土土啦对我说不要因为怕写不好而不写。已经接到两块精致砖头,收藏起来,并改了一稿。(希望没有越改越乱 oops )问题还是很多,需要进一步修改。欢迎板砖! rose

(小说全文见回复)
生死一念间 9/07/2005 00:35
上个礼拜一个朋友一直处于惶惶不安中,因为他的女友沦陷在了新奥尔良失去消息。

小姑娘刚来美国一个多月,对新的生活方式仍处于茫然之中,时常怀念家里的好,相比之下美国的日子艰苦无望,哭着喊着要回国。谁知道就在这还没调整过来的时候碰上了飓风。

飓风警告时常有,风呢却大多数时候是虚晃一招绕城而过,次数多了大家都狼来了失去警惕性。这次警告来让全城撤离的时候虽然有不少人真的撤离了,小姑娘和她的同伴认为仍然象上次一样,不以为然,看到惶惶然有多远走多远的例子还嘲笑人家大惊小怪。

幸而到后来还是决定流俗,打点了一些常用物品和两天的干粮带着证件躲到了学校教学楼。飓风来了又走了。周一的时候小姑娘听说飓风已去便想着可以回家了,之后就了无音讯。

当决堤全城处于一片汪洋中的时候,朋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怕她出来该带的东西没有带,担心她食物没带够会饿到,又着急停电停水了怎么办,当然最怕的是如果那天她真的回家了怎么办。她住的是平房,水位已经五米多了,她若回家了,想都不敢想。

就这样一有时间就看新闻,查找新奥尔良的最新消息,一边抱怨美国的办事效率太低。终于在周四下午看到要营救她那幢教学楼的消息。周五的临晨总算接到了电话,长吁一口气。

连忙给她买了机票接过来才问清细节。她们带了两天的干粮,吃完之后学校有发救济的,很快也就物资紧缺了,还好救援及时到达,她有幸坐上了直升飞机。教学楼开始的时候有备用电源,后来断电,还好也是时间不太长没造成恐慌。出来之后先在难民营待了一个晚上,虽然大房间通铺还算有食物有水有电还有电视看。

回想起来有些后怕,如果当时她一着急就回家了,后果真不堪设想。有的时候,关乎生死的决定,就在一念之间,或者,就在那一瞬间的小小的运气。人生无常,活着并不是一件必然的事。曾经离死亡那么近,以后再看这个世界,或许会有些不同吧。
  1, 2, 3, 4  
[Time : 0.028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58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