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是《老子》中的话,原文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WU第四声)故几于道。”
“厚德载物”是《易传》中的话,原文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先说厚德载物,什么是“德”,其实很简单。帮助别人要求回报,叫做交易。帮助别人不要求回报,就叫做“德”。如果有很多人得到你的帮助,而你都不要求回报,那你的德就厚了,就可以称作德高望重了。
再说上善若水,上善就是最好的,最好的处世方法就象水一样,水是怎样的呢?水善利万物,也就是水给万物带来益处。而不争,争就是争利益,所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就是帮助别人而不要求回报。
但是老子认为这还不够。老子接下去说,处众人之所恶。有一句话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所恶的是什么呢?是低位。所以处众人之所恶讲的是要处于低位,也就是讲的是谦虚谨慎。所以你不但要帮助别人,不要求回报,还要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不要以为人家受了你的恩惠,你就趾高气扬的了。如果能做到这些你就“几于道”。也就是获得了接近于道的处世方式了。
厚德载物”意思是说,以深厚的德泽育人利物,今多用来指以崇高的道德、博大精深的学识培育学子成才。

出自《周易》中的卦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即自然)的运动刚强劲健,相应于此,君子应刚毅坚卓,愤发图强;大地的气势厚实和顺,君子应增厚美德,容载万物。古代中国人认为天地最大,它包容万物。对天地的理解是:天在上,地在下;天为阳,地为阴;天为金,地为土;天性刚,地性柔。认为天地合而万物生焉,四时行焉。没有天地便没有一切。天地就是宇宙,宇宙就是天地。这就是古代中国人对宇宙的朴素唯物主义看法,也是中国人的宇宙观。所以八卦中乾卦为首,坤卦次之;乾在上,坤在下;乾在北,坤在南;天高行健,地厚载物。然后从对乾坤两卦物象(即天和地)的解释属性中进一步引申出人生哲理,即人生要像天那样高大刚毅而自强不息,要像地那样厚重广阔而厚德载物。

上善若水和厚德载物两个词语所蕴含的意义是一样的,故大家常把这两个词语放在一块使用。

http://my.opera.com/gaoyiwei/blog/show.dml/172824
我的健忘症 3/08/2007 10:55
前天诊所来电话提醒我周四是阿贵的年检。昨天我怕记错又打两次电话confirm.
今天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去年叫AAA来帮我开车门至少四次,因为总把车钥匙掉在车里!

出门前在包包里掏东西,把laptop和notebooks放在车屁股上,
掏完东西上车走了,到公司才发现不对,我的laptop哪里去了?
原来laptop和本本在路上撒了一路。。。

最大的苦头:高考第一天,化学试卷做完和演草纸一起带回家,化学试卷作废了!
自此成为我们学校高三学生的必修案例。

曾经有过学医的念头,老公说:求求你了,我可不想到监狱里去看你。。。

cry cry cry cry cry cry
学滑冰 十四 3/02/2007 16:52
这周继续3 turn和Footwork sequence. 新教了inside edge 3 turn 和 backward Chasses.

我的outside edge 3 turn 练得七八分熟了。inside edge 3 turn难一点,还没怎么练。

学过的动作中最难的还是mohawk. 记得当时是Robin教我们时,说:mohawk是一个比较难的动作,即便在freestyle中的也算是较难的。不晓得是心理暗示还是真的很难,在往后的日子中她的话就如咒语一般,mohawk给我和我的同学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没完没了的困难。

到如今mohawk已经练了多少个小时,我数不清了。只记得在冷清的冰场上,我一次次的绕着圈,没完没了地练着。没有音乐也没有喧哗,只听见脚下哗哗的冰刀声。

阿贵练钢琴,时常问我:这首是不是很难? 于是我总会这样回答她:不难,你练的这本书都是你可以弹的。于是她鼓鼓小嘴又充满勇气地练起来。

我深深觉得:钢琴和滑冰一样,在优美和娴熟的背后,是无穷无尽的磨砺。
学滑冰 十三 2/23/2007 10:39
这周重点复习left mohawk 和 power 3 turns.

看到有人练waltz jump和one foot spin, 好生羡慕。可能一年级的小朋友就是这样羡慕二年级的小朋友的吧。阿贵说假假期班里一个二年级的小朋友在滑FREE STYLE4了,我晕....

另外要记下的感受是:冰虽然是用脚滑,但是肩膀和手臂的姿势更重要。这是在练习mohawk和spin时领悟的。

这个session十周课,已经过了两周。明天让老师多教我几个动作。 我要pass, 不想再耽误了.
学滑冰 十二 2/12/2007 15:03
2007年2月10日

新年伊始,又拾起我的滑冰课。

老远看见barbara和两个学freestyle的女孩。我笑嘻嘻打招呼,每次见到barbara都眼睛一亮,她漂亮,超nice, 教得也不错。学freestyle的女孩中的一个叫jene,貌似东方人,肤色黑,很friendly, 在wuborn上班,常去burlington ice palace来练冰,今年冰场public skating改成正午来得更勤了。她滑得不错(反正比我强多了)。Barbara在等Alex,左等右等等不来。只好开始了。这回她可忙坏了,七八个学生零零散散在四五个level, 她只好来来回回地跑。

我在adult level4, basic level的最后一个, 这个level的动作有:
A. Forward three turns, outside and inside, right and left.
B. Perimeter stroking with crossover end patterns.
C. Forward Outside to Inside Change of Edge Sequence.
D. Alternate backward crossovers with two foot transition.
E. Footwork sequence: 3-5 forward crossovers to an inside mohawk, 3-5 backward crossovers, step forward inside the circle and repeat.
F. Power three turns, one direction only.
G. Backward Chasses on a circle, clockwise and counter clockwise.

Barbara先教我footwork sequence, 这个动作其实是把以前学的forward crossovers, mohawk and backword crossovers组合起来。我的mohawk有一个方向比较弱,所以还是很值得练习的。
然后barbara又教Power three turns. 这个动作就是先做个3 turn, 然后再衔接一个backword crossover.

最后也是最难的一个动作是Forward Outside to Inside Change of Edge Sequence. 其实就是单腿forward outside edge 滑半圈, 再渐转成 inside edge 半圈. 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让我无所适从,丑态百出。在switch edge的时候,我张牙舞爪怎么也拧不过来,Barbara笑称我这是中国功夫。同学们看我时的笑意让我意识到自己姿态欠佳。好在脸皮厚,滑冰脸皮厚和屁股皮厚同等重要。

又回到滑冰课堂,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
那是在高中,第二节课间全校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每班排两溜,所以左右就是邻班的同学. 那天我臭美穿着不太跟脚的高跟鞋,懒懒散散地划着动作.

还记得有一节叫踢腿运动吧,我大概是动作大了点,一脚踢完,鞋子飞了. 那边马上有人叫上了: 高跟鞋,哎,谁的高跟鞋掉了? 我一看原来是邻班一高个男生,乐呵呵地举着我的鞋。旁边还有几个都嘻嘻地笑着,起哄地叫. 记得我的脸通的就红了.好些人都不做操使劲地往这边望. 我只好咬咬牙,单腿单脚蹦蹦跳跳地跳过去,哄闹声中抓过鞋子,穿上了. 然后尽最大的力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做完了操.

下操时,我目不斜视地下了操场,估计当时脸还是红得可以.
开学第一天 9/06/2006 23:00
今天阿贵是上小学的第一天。上惯daycare的她熟门熟路的样子。终于把老大熬到kindergarten了。我妈老了。我也没样子了。唉,真想哭。
冲动的惩罚 8/28/2006 00:15
今儿去shopping, 才上2号路, 右边一辆灰车里一大汉突然很凶地冲我们beep一声指头向下指了指. 然后就超了我们. 老公闹不清状况,问我是不是车哪里不对劲。我说不是,那家伙态度多恶劣,肯定闲你开慢了。正说着右边又有几辆车超了我们。我催劳工快点开,教训教训那个jerk。劳工说你别惹事,在我强烈要求下只好开快,终于赶上那辆车。那车窗户已经关上了,我拉下窗户冲着那个家伙大喊:hey, what's wrong with you-- 然后我们的车就超了他。这家伙马上转lane, 跑到我们后面,老公有点慌,我说怕啥,这是美国他敢怎么着? 劳工连说:别跟这种人闹,就换到了右道,没想到这小子马上也换到了右道。
那一刻,我正盘算:这小子想打架是不是,我和老公加一起也不见得吃亏。。 正在那时警灯亮了,稀里哗啦闪成一片,我还想,哪个笨警察是不是抓错人了,往后一看,那个大汗凶神恶煞地从车里走了下来,来了就趴在车窗上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说:I tried very hard to be kind not to give you a ticket, you were driving at 65 at speed limit 40, I warned you to slow down, but you still passed me! 看着他我都呆了,他怎么能是警察呢?TMD, 这么恶的警察怎么就给我碰上了?

老公显然也很吃惊,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们赶上你是因为以为你说我们车坏了。好女不吃眼前亏,我也忙陪着笑说:没错没错,我husband说让我问问你到底车哪里坏了,所以赶上了你,想问你来着.Jerk警察被我们说得将信将疑,余怒未消地说:要是我给你们ticket就是200刀了,给了warning还敢开那么快!您们下次小心点。GOOD BYE!说完扭头走了。

我们老老实实地注视着这位恶警开走了,这次打量仔细了:他的车是MERCURY的,居然不是福特的!而且警灯是在车里闪的,顶上没挂灯。他跟我们说话前也没出示证件,也没问我们要driver'slicense.而且他在给我们warning以后才很快地测了一下我们的速度(当时雷达探测器响了一下下,我们没注意)。 不象别的警察,测你的时候探测器响得一塌糊涂。

老公这回逮着了:成天催我快点快,好啦,警车都催出来了。就喜欢找事吧,连警察你都敢骂。。今天这位可能是个刑警,没工夫跟你计较,可能也没把ticket本本带在身上。要不,肯定罚死你。

我想起来了:六年前上学路上,我在16号路口红灯上遇到前面一家伙,车慢慢地向后滑,任凭我狂按喇叭一直滑到kiss到了我前bumper,然后想溜。我学也不上了,一直追他几个mile,终于在以三岔路口截住了他,把他揪出了车。他不知所措地说:I AM SO AFRAID,YOU LOOK SO MAD, I AM SO AFRAID.SORRY SORRY. 谢天谢地,我在想,6年前的那个人不是个警察。
资源匮乏的年代还真是锻炼人。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和冉冉,她姐和他姐的同学一起到食品厂打平生第一份工--包糖。这差事让我们喜出望外,一边包一边吃,几个丫头乐不可支。工作地点是个极大的车间,除了闹哄哄的产糖机,便是一排排铺满了糖的长桌,空气里充斥着腻腻的糖味。平展展的糖纸最初的手感真是好极了!程序不外乎先给糖包层高粱怡纸,然后再包糖纸,每天结束时到班长那儿过秤,多劳者多得。开始的情形大家也猜到了,我们几个嘴里嚼满了糖,嘻嘻哈哈包得挺来劲。没多久,糖嚼不动了,手腕每拧一下筋都痛。还不时地有女工来抢糖,因为人家包得快,我们也抢不过。这样的开始不算坏,每天结束时我们几个把糖合起来称,不少哇,心里还是蛮成就感的。

真正的故事在几天后发生了。下午班长给我们过秤的时候抽查,居然发现有颗没包高粱怡纸!接着拆,又是!敢投机倒把?返工!我们被勒令返工,那晚我们把包过的糖一颗颗拆了,重包。大家嘴上也没闲着,冉冉承认了那是她的小创造,为了提高产量。晚上,我们只好睡在职工宿舍里,很小很脏,刚安顿好,却来了几个女工让我们让开说那是他们的床。冉冉她们让了,我却不干,结果差点和一个女工打起来。亏得被冉冉扯住了,后来亲睹了这些女工打架撕头发的场面,真有点后怕,赫赫。

恐怖才只开了个头。又是几天后的一天晚上,我们包得很晚,从糖厂回家约三四十分钟,走到校园的湖边,突然有人窜了出来,叫我们站住。冷冷的月光中我看到这人好像拿了把匕首,大叫:救命啊!就弹了出去,疯了一样的跑,只觉得另外几个也是没命的跑。背后那人边追边喊站住。我感到自己的脚好像根本没着地。。后来迎面来了个男的,阿弥陀佛,帮了我们,隐隐约约听他对流氓:哎,你要干啥?这时候我们也顾不上什么江湖道义了,跑啊。跑到腿软了,我们才停下来,说话都是颤音。我们先是彼此取笑了一番,然后想起了那个帮助我们的人,猜测他怎佯了。事隔多年,在心里还是歉疚,希望那位朋友能平安。

虽然包糖生涯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甜蜜,但是我们还是继续着,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份工作,而且大家在一起有个伴还是好打发的。可还是被我姐的一次造访提前结束了。我姐来了看见我蓬头垢面的,就给我梳头。结果发现我头上有些小白粒粒,她把小白粒的头发放到表面皿,小白粒居然在move. 虱子!我姐大叫一声,把我揪了起来,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用药水给我洗头,啧啧地说给大家听。还不停地问我:唉,你们住的是啥宿舍,这么多虱子你就不痒吗?我说不痒,一点都不痒。

就这样一路磕磕碰碰,我们的包糖生涯夭折了。有一天,在我决定把这事抛在脑后的时候,冉冉来了。交给我五元钱。这是我的工钱,我怔怔地望着五元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Macys的Shiseido柜台小姐是个四十上下的亚洲女人。逛到化妆品柜台总能见到她,穿合体的黑制服,烫发一丝不苟。我去买过几次东西,她都微笑地和我说英文,带着矜持。有一次遇到她服务另一个顾客,买了一大堆,她很高兴,卖力地包装,完后又问:are you japanese? 顾客愣了一下:no, i am not. 她又说:oh, you look like a japanese. i like your hair very much. 那位顾客笑了笑,说:thank you. 我心里嘀咕:那明明是个老中嘛,这sales太没眼力了。轮到我了,她又问我: which country are you from? 我说完我的也好奇她是哪里人(我猜她不是日本人就是韩国地),她也愣了一下,然后很小声地说:i am chinese.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非常晕,然后我们用英语草草地结束了谈话。走出Macy's的时候我才明白:是我太没眼力了。
在我cube里开小会,有人发现我有台落满灰尘旧式的收录机,大家就问我在听什么。恍然想起n年前公司里请了教授英文的老师,当时我就用这机子听听磁带什么的。说了都不信,打开盖子一看,果然是盘学英文的带子,名字叫The idiom advantage. 大家就挤兑我,你还要学这个啊。我说当然要学,不光我,你们也得学吧。结果大家互相看一看,一个芬兰人,一个匈牙利,俩老印,在加我一老中。真没一个native english speaker.

BTW, 说软件工程师是全美最佳差事,平均年薪8.05万,潜在创造力,加薪前景大大地云云。我咋就没体会到呢。。

一位老兄说,咱得 keep innovating, 否则要我们干啥,活全挪印度结了。
每个人大概都有自己的工作哲学,我的哲学是--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填游泳池 5/01/2006 16:13
我家泳池很大,分浅水和深水区,还可以dive. 到了春天不收拾他整个就成了动物园。青蛙叫得我晚上睡不着,好像催着我去撒药。松鼠耗子不小心也会饮恨终生。连snake也来家里串门。开吧,麻烦又用得少。我直后悔当初买房时怎么想得那么简单。

今年忍不住又动起了填游泳池的脑筋。
这个主意每年都动过,每次都被老公几盆冷水一泼就不了了之,理由就是一个字--贵。 不过今年我成熟啦,知道该做的功课就得做,光想是不行滴。我要是早点明白这个道理该多好呀。

所以我开始了我的电话工程,先是照着yellow page海打海留言,很多人都不做这个business。最后找到四家人干这个营生且愿意搭理我,主要是landscaper和builder. 请到家里来估价。工作基本上是填泳池,拆fence, 和坎bush。几家都来了,很认真地量,很认真地谈。最后给我报了价-- 第一家一万一,第二家说要给我很好的价结果报了一万四,第三家六千,第四家七千。看来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那么严重。我给第二家打电话,说你们说要给我good deal, 结果冒出个一万四。他家马上说降到七千。我想想还是决定这家靠不住。所以现在正在和第三家和第四家touch。
学滑冰 十一 5/01/2006 15:27
2006年4月22日

因为pass了leve2, 所以到了robin的leve3班。
Robin是个略显矮胖的中年妇女,脸蛋红扑扑,个性很爽朗。
这回我们组只有三名女将,一个是个长得像中国人名字象韩国人的女人,另一个则是和我一同升上来的Down.
Robin教我们 T stop (forward and backward). 然后,教我们Mohawk.
Mohawk这个动作是单腿向前滑动中把另一个blade置于滑动的blade>=90度角然后换脚换重心但脚倒滑。
我们试了几次,门都没有。Robin说Mohawk是个很难的动作。我真希望他不那么说,本来动作就不容易,这句话再一起作用,学起来就更难了。

Robin人很nice,但是声音小,有点
学滑冰 十 4/16/2006 14:10
2006年四月十五日

今天是考试的日子。我到的时候同班的同学居然都到了。

紧张吗?有一点儿吧。Alex问:ready? Bonnie耸着肩膀着说whatever. 我只顾着傻笑。

Alex本着一贯的nice精神, 考之前让我们稍作练习。我在猜,那么多的动作他会考哪些呢? 这个问题我问过Bonnie. 她Level 2已修过一遍,觉得自己没过关,又来一遍。她跟我说:上次的老师是别人,应该只考几个,Crossover和two foot turn肯定会考。

然而,Alex不愧是Alex, 他居然让我们做所有的动作,而且顺时针逆时针都烤了。他在给我门每人发的小册子上,很认真地勾划着。然后他对每个人一一指出还需要再努力的地方。到了我,他只是说了一句:Congratulations, you passed. 我愣了一下,开心地笑了。其实我本指望他再跟我多说点什么的。因为我知道虽然pass了,但是很多动作还是似是而非的。我们班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全部pass,但是大家一致觉得Alex真的是个好老师。

Bonnie对我说,下个session她还想再上level2, 因为她喜欢alex,我点点头,我希望能挤到level4去因为我也喜欢alex.
雨天的日子 4/13/2006 10:32
小雨中的回忆

词曲:林诗达

我时常漫步在小雨里
在小雨中寻觅
小雨像一首飘逸的小诗
常萦绕在我心里

在没人的雨中更显得孤寂
但我脸上并不流露出痕迹
每当小雨飘过总唤起我的回忆



多年来一直喜欢这首歌。在飘着小雨的日子里,没有任何一首歌能象它一样
让我和我逝去的青春如此地靠近。

学滑冰 八 4/12/2006 16:32
零六年四月一日

这个session有十堂课,课上到这儿该教的都差不多教完了。Alex让我们复习绕着圈backward half swizzle,外面的腿滑半圆的向后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动作应该视为backward crossover做准备。

上次的日记我高兴过头,说自己会了backward crossover。现在看来得纠正一下,还没学会。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别人的滑法,才明白自己学得不像样。

这个课是前半堂教后半堂老师教另一组我们就自己练习。后半堂练习pivot的时候(btw, 练pivot真的很容易头晕)我摔倒了。愣没站起来。Robin是另个班的教练,她先跑过来说我摔了tailbone,不让我站起来。Alex也来了,很着急。我说了几遍 i am fine, really. 他们才走了。

弄了冰袋敷着回了家。屁股自然是青肿了,我现在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心太急了。
也谈勇气 4/11/2006 11:04
-- 咱中国人就是咱中国人,他到了美利坚,他再PHD,他还是中国人,他的文化基因是改变不了的. 中国专制都几千年了,你不懂得他们文化的奥秘吗?
这不叫勇气,叫怨气。

-- 那徐博客的长相配得上两个字:平庸. 蔡明?蔡明算个鸟啊!
这也不叫勇气,叫骄气。

-- 邪恶的灵魂!在你们苦短的一生中,命运会惩罚你们,到时不要忘掉我,不要忘掉我所说的.
这还不是勇气,是火气。

-- 你知道你跟飞虹的区别吗?
1。她敢单枪匹马,不管对错她敢于率真并为自己的率真承担责任。你敢么?
2。所以飞鸿说什么话时都用的是一个名,而你呢骂别人时候用的是bluetea
。。。。
这才叫勇气。为了她心里的公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然她说的话并不是每一句都是对的。

看看说这些话的代价是什么:
-- 早干嘛去了? 现在想起私下里说了? 这世界上谁十全十美没说过过头的话? 要揪人谁都能揪出来. 这次你为什么不先私下里说, 要先上网, 等闹得不可开交了你来这个, 太牛了 牛
对不起, 我对你的冠冕堂皇的话已经有免疫力了, 所以不用在跟我说那些, 因为我曾经把你当成很好的朋友(这么说真有些伤心).
-- 伤心归伤心,不值得做朋友的人大不了就不做呗。

好,摘抄完毕。我欣赏wildcrane的维护公正的勇气。说这种真话对于一个虚拟的id算不上什么,对于crane却意味着得罪身边的若干朋友。就算她有些话过激了,伤害别人了,这份勇气还是弥足可贵。要是主持正义前,多想十秒钟就好了 smile

有一个人问了一个好问题:什么是特权?
对不起,我没有答案。
只是当bluetea你一言我一语抢白飞鸿的时候,飞鸿却无处发力时(想起瞎眼的梅超风),这个词会出现在脑子里。当你发了帖子,我却不知道你是谁,也无法把现在的你和你平日的言行联系起来的时候,我想到这个词。当wildcrane批评一个bluetea,得罪的却是一大串,被一群人 打你 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词。
其实这个id本身没问题,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说比较敏感的话时该不该用这个id.

最后对那些跟友谊说白白的同学再多句嘴:友谊难道就容不下一点点误解吗?
不想在日记里转载,这篇有点特别,遂予收藏。感谢它让我在滚滚红尘中有了瞬间的感悟。


谁是前生埋你的人?


书生拿着书在打瞌睡。欣赏他的人说,你瞧,他多用功,睡着了还拿着书。不欣赏他的人说,你瞧,他多懒惰,一拿着书就睡着了。看的人不同,书生就不是那个书生了。

你爱他的时候,他的缺点都是优点。你不爱他了,他的优点也成了缺点。和一个人牵手的时候,就以为会是一生一世的相守。一段心路望回来,才发现,彼此连相互述说的欲望都已经没有。冷眼旁观着,不知不觉中成了河川。

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某年某月某日结婚。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一病不起。一游方僧人,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 看一眼,摇摇头, 走了。又路过一人, 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 走了。再路过一人, 挖个坑, 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 僧人道, 海滩上的女尸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 是那个把她掩埋的人,他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

前世,究竟是谁埋的你? 金岳霖找到了林徽音。他用一生的孤独来回报林这位前世埋了他的人。徐志摩找到了谁?“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是他在追求陆小曼时说的话。他轻轻的从林徽音的身边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他轻轻的挥手,没有带走林身边的一朵云彩。为了满足陆奢靡的生活,他频繁的往来于南北授课,在碧蓝的天空中,把他三十四岁的生命回报给了前世埋他的陆小曼。人们从奈何桥上匆匆走过。孟婆说:“行路的人,喝碗孟婆汤解解渴。”口渴的人心急的喝了。于是,那个前世埋他们的人,在他们头脑中渐渐模糊了。他们开始惊惶的四处张望,妄图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今生的爱人 ,其实,你携起他的手时,就是前世残存的记忆在提醒你,前世埋你的人,就是你身边与你相濡以沫的爱人啊。

欣赏那个打瞌睡的书生吧。他真的很用功,你瞧,他睡着了还拿着书呢。

朋友说,去看看月光下的大海吧,大海的最深处,也许就藏着你前生的记忆呢。我轻轻的笑了。与前世埋过我的爱人,携手在银色的沙滩,那该是今生最完美的一种幸福了吧。我从奈何桥上走过。孟婆说:“行路的人,喝碗孟婆汤解解渴。”不,不不,我不喝,我宁愿在忘川河边忍受水淹火炙的磨折,我也一定要记得,前世,是谁埋的我。
女儿要结婚 4/03/2006 15:53
这是昨晚我家阿贵和我的对话:

阿贵:妈妈,我要和Emily结婚。(Emily是她的pre-K的同学)
我:你不是跟爸爸结婚吗?
阿贵:可是爸爸已经和你marry了。
我:可Emily是个girl啊。
阿贵: girl和girl可以结婚的。
我:啊,谁说的?!
阿贵: 老师说的。
我: 。。。
公司里每天都看见那个年轻的西班牙女孩,擦玻璃,拖地,打扫卫生间。
见了我总是甜甜一笑。她勤快,努力。每次看到她我都有同样的感触 --
这个工作也许她会做一辈子。

组里做一个新project,老板请来了两位MIT sloan MBA 一年级的学生,
他们根据我们的project做了一个school project, 旨在研究我们在这个
project上有什么advantage 和 disadvantage,以及企业怎样克服困难
利用有利条件取得成功。内容有些照本宣科,也有一些实质的东西。
一大组人哪个不是master, phd,乖乖坐着听他们的presentation.

由此想到一前同事辞了工, full time读sloan, 刚毕业就在financial district
做manager了。

想来想去这都是个起点问题。那个女孩起点选在做清洁工,她再努力也就是个清洁工。
那两个学生选择做企管,他们的未来就是经理,director, CEO (不排除失业的可能性).
我和同事们每天埋头coding, 保守的算怕是60%的人会coding到retire.

Well, 对于标题上的问题,可能有人说:
孩子自己喜欢什么就随他们。也许他enjoy being blue collar呢?

这话听上去没错,可是想过没有,小布什再蠢,他做到了总统的位置上却能够
让他的愚蠢影响到全世界的每一个人,让每一家媒体围绕着他的愚蠢言论讨论不
休,让千千万万个生灵因为他一根不对劲的脑神经家毁人亡。
那个清洁女工工作再努力,还是要受到物业管理员的管制,每天擦洗人们踏脏的地面。

这个世界人人平等是谁想出来的?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话说回来,如果我的女儿happen to be working as that janitor,
or a green collar just like me, 那我只能教给她发自内心地微笑,
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 和百折不挠的精神。
告诉她不是每个老爸都是老布什,不是每个老妈都是英国女王。
告诉她Life is beautiful, no matter what.
  1, 2, 3  
[Time : 0.029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72.48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