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 3/30/2006 16:25
学会了backward crossover, 虽然不够漂亮,但是很开心。

练习backward one leg glide, 右腿已经可以很直地glide, 左腿glide还是有点curving.

Pivot终于掌握了,可以一直转,头都晕了。开心,开心!

朋友到vendor machine买snack, 掉出两包,她一包我一包,
占了小便宜,大家笑咪咪。
happy
学滑冰 七 3/29/2006 16:41
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今天没教新动作,复习stroking, pivot 和 two-foot turn.

Alex发给我们一人一本“US Figure Skating Basic Skills Program" 手册,手册里define了各种program, 有basic, adualt, free skate, dance, synchronized, pairs, artistry in motion.

我的level是adualt2, 册子里列出这个level要掌握的动作:
1) Forward stroking.
2) Backword 1/2 swizzle pumps on a circle - clockwise and counter clockwise.
3) Moving two foot turns on a curve, clockwise and c' clockwise
4) Forward edges on a circle, outside and inside, clockwise and c' clockwise.
5) Forward crossovers, clockwise and c' clockwise.
6) Backward one foot glide, right or left.
7) Forward pivot - one direction only
8 ) Forward Chasses on a circle, both directions.

6和7我都做不好,只好乘lunch break偷偷练。
这个时候冰场人通常不多,可是还是碰到头痛的人。

Kathy-

第一次见到她穿件红毛衣,满场地飞舞,jump,spin. 我在场中央的大圈圈上练crossover。这样一来,她的龙飞凤舞就有了限制。有一次,我一抬头看她,本打算冲她笑笑,却发现她站在那对我怒目而视。我想算了不跟她一般见识,就跑到一边去滑了。算相安无事。这次是我第二次见她。我还是惹不起躲得起。可是她还是时不时地盯着我看。滑了一会儿,她忽然冲到我面前说:你滑得不对,你有个very bad habbit. 然后她把我叫到场边,告诉我我的stroking做得不对,应该是脚跟用力,不是脚前掌用力蹬。"that's a very bad habbit".

我对她的帮助表示感谢,然后又回去滑了。她还时常盯着纠正我。

等滑完了在门口,我和她聊了会。她说她的现在的level是free style 2, 在请私人教练叫她,她的梦想是成为professional, 去Olympic。说着激动起来,她说她五岁时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滑冰,可是她的父母亲很stupid,根本不栽培她。所以她以前学的都是错的。直到四年前,她四十岁的时候再重新学起。非常难,但这是她生活中唯一的fun. 她积极地参加各种比赛,虽然绝大部分的对手都是小孩子。她也知道她没希望参加olymipic了,可是这就是她想做的事。

Billy-

好不容易轮到Kathy不在,也没人跟我争场子。我打算好好练一练。这时突然冒出个穿着厚厚的hockey服装的男人。三十来岁,块头很大。他追上我跟我一起滑。问我是不是刚学滑冰。我说差不多吧。他告诉我他是professional driver, 然后他就开始了盘问我各种问题:打哪里来的,读过什么书,爱听什么音乐,吃什么保养品,爱不爱跳舞,去过台湾没有,去不去中国城,会不会cooking,去没去过欧洲,喜不喜欢旅游,会说什么外语,等等等等。开始我还保持礼貌地微笑,后来一看这都过了一刻钟了,不是耽误我的事嘛,便不耐烦了,一概答不。他好像意识到了,说自己再去活动活动,就滑开了。

这样一来,我才发现此人滑冰技术非常好,动作很灵活老练。过了没多久他要离开了, 走之前也来客串了一把教练。我问他滑了多久了,他回答:too long.
学滑冰 五六 3/18/2006 15:06
零六年三月十一日

(还是补一篇--虽然没啥好说的。算是对自己每课一篇的承诺有个交待。)
今天没有学新动作,Alex着重辅导我们crossover的技巧。被cross的脚应该顺着切线的方向继续push出去,而不是忙不迭的收回。然后就是单脚脚尖点地转圈,这个动作好像有个名称,叫不上。

这是我学滑冰的第五课,开始的新鲜感没了大半,掌握每个新动作需要花的工夫是我所料未及的。奇怪的是在想象自己从没做过的事时总会imagine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会毫无根据地把事情简化,并且assume自己会已超出常人的能力取得进步。滑冰这件事使自己的这个“习惯”凸现出来。

看看真正的天才是怎样的:
Dick Button在他十一岁的圣诞礼物是一双冰鞋. 从那时起开始了他的滑冰生涯--第五年, 他得到了他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并在以后的七年中保持着这个冠军。期间在1948和1952年连续得到两届Olympic gold medals. 在1948年奥运会比赛的前两天他第一次成功地做了一个double axel, 两天后他在比赛中就准确无误地运用了。1952年的奥运会中,在毫无悬念就可以拿到冠军的情况下,他在决赛中尝试了triple axel,使之成为第一个在比赛中做triple axel的运动员。

这才叫天才。

零六年三月十八日

今天我把左脚的鞋系了拆拆了又系,四遍。这双鞋我又爱又恨。这鞋5号,按说小了点,可是如果我把它系到恰到好处,就非常得心应手。更多时候不是紧就是松,只好多系几遍。

今天学了一边绕圈滑一边做two feet turn. 我马马虎虎也能做。之前Alex又告诉我们下星期给我们发书,我奇怪地问什么书?他说其实就是cirriculum,我们照着书练,然后考试。我吓了一跳,还考试?

Bonnie在旁边告诉我:考试的时候他只让我们做,自己不示范。two feet turn 还有crossover,backward skating, stroking 都在比烤之列。看来我又得补课了。
学滑冰四 3/06/2006 14:48
零六年三月四日

今天学到了向往已久crossover。

如我所料,上堂课的转圈和交错单腿滑都用上了。 Alex教我们基本要领:左腿弯曲身体左倾,左脚inside edge glide, 右脚cross在左脚前着地(不要cross太多),然后左脚外刃平滑向后右方push出去。 由于自己之前尝试过,这个动作虽然还不潇洒,基本还是掌握了,原来不难。反方向还没练过。

令我沮丧的是stroking 和 backward wiggle + one leg gliding这两个动作还是不到家。照说backward我可是认真地练过了,可是还达不到可以单脚glide的地步。stroking看似简单,可是我单腿滑时到末了总是要拐弯,另外一条抬起的腿也不直。看看其他同学,阿哦, 还不如我。没啥好说的,再练!

零六年三月五日

去了public skating, 人那个多啊,哪里象美国啊。 据说这冰场去年前年都没多少人来。我再一次地觉得人多不好,冰变得很糙,很多干扰。不知为啥,我买房时人人买房,搞得好几次offer都没抢着。我生孩子时人人都生,害得我隔三差五登广告找保姆。啧啧,扯远了。

看到邻居来滑,本想打声招呼,结果害人家吓一跳,鞠了好大一个躬。虽然人多,但我还是认真地练习了倒滑和crossover。 倒滑基本上可以绕场一周,算是小有进步。 crossover只要注意后面的脚别挂到冰,基本没有问题。只是中场时没换方向,顺时针没连成。
学滑冰三 2/28/2006 15:50
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

今天戴了knee pads却没摔。有朋友对我说: 这么大人了不好意思摔跤。我倒没这顾虑,心理素质好 smile ,但上星期摔的膝盖还在痛,保护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Alex照例检阅了上堂教的stroking 和 backward wiggle + one leg gliding。大家stoking得似象非象,他纠正我们stroking时抬起的腿要伸直,后外方45度。backward wiggle本来大家就扭得勉强,再要转做单腿滑行更是没可能。看来光有理论远远不够,还得下功夫练才成。

新的动作包括edge 和 shasa。 Alex用冰鞋在地上划了个漂亮的圈,然后让我们绕着圈滑。先逆时针滑,滑时用左脚的outside edge, 以身体的倾斜来控制方向。滑的过程中换右脚(inside edge),并将抬起的左脚停在右脚脚踝处,这个动作叫shasa.

这些动作其实是为学crossover作准备。下堂课就教crossover, 期待!

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溜去公司附近的冰场。诺大冰场总共才四个人,一个美女(美国女人的简称)还俩老头。美女不睬人,兀自象花样滑冰比赛一样的滑,俩老头是双胞胎来自netherland,一个叫杨,一个叫马丁。穿速滑刀,滑得好六。我着重练习倒滑和edge。总是逆时针顺畅点。拐弯处下意识的试试crossover,居然做到了,当然心里有点紧张,动作也不漂亮。不过还是很开心。 Success
学滑冰二 2/23/2006 16:02
零六年二月十八日

昨晚上一顿好找,knee pads遍寻不见。惴惴到了冰场,一穿鞋已然迟了。一看同学中只一人戴了knee pads,才放下心。Alex和其他老师又犯糊涂了,搞不清哪个归哪个,于是我们自己决定了一下归属。

Alex先检阅了一下上堂课教的swizzle(两腿并齐-前撑-收拢), backward skating, 及侧腿stop. 大家都做得很好,看来都没闲着 -- 上次课后,我在公司附近的冰场练过一次,利用上班时间不太好,不单得克服guilty心理,还要冒被vacation的同事看到的危险,换作是午饭逛mall就safe多啦。

Alex手里拿着一个单子照本宣科。先是backward swizzle,这个就是swizzle的翻版,只不过是向后做的。我发现自己向后滑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速度,滑滑停停,屁股扭翻, 动作生涩。再看旁边的同学们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后来Alex让我们一边向后滑一边单脚glide,对我来说就impossible了。再得找机会把倒滑练练。。

另一个重要动作叫stroking, 这个动作就是双腿交替向前滑,一个腿滑行时,另一条腿呈45度角向外后侧伸开。在网上查到的解释是:“Fluid movement used to gain speed in which a skater pushes off back and forth from the inside edge of one skate to the inside edge of the other skate.” 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不好做,首先是重心问题,因为想多得到向前的力量,不自觉地身子就前倾,这样很容易让鞋尖的兹牙着冰,人就会向前摔倒。我摔了两回,都是这个原因,膝盖率紫了:(

最后Alex较我们做一个“高难动作”-- 一个脚脚尖着地,另一个脚以此为圆心划圈。我和同学都尝试了一下,no way, 太难了, 当选做题吧。

上篇提到的cross leg,术语叫crossover -- A method of gaining speed and turning corners in which skaters cross one foot over the other. 据说这才是会不会滑冰的标准,如此说来我还不会滑冰。
学滑冰一 2/15/2006 16:48
零六年二月十一日

终于开始学习滑冰了。不晓得为啥,我是相当的excited。我报的是十周一个session的班。希望能掌握最基本的一些技巧。

中学时家附近有个小pond,和朋友一起穿着租来的又大又破的跑刀,自己琢磨着划过。总共没划过几次,感觉还是很有趣地。后来到了这边买了双roller skates,曾在海风习习的人行道上滑过,也在学校的操场上滑过。有一次想学倒滑,结果和磕磕绊绊的husband撞倒一起,夏天比较惨,腿摔破了一大块。
但是,会滑冰就是不一样地,甭管技术如何,第一次到滑雪场没人教就可以滑绿线了。比起游泳,滑冰算太容易入门了。

言归正传,周六一大早我直奔冰场。那里除去孩子,已经有约十来个成人在等着了。我们被分为三组,一组是更本不会滑的,另一组是会滑,但不会leg cross的,第三组当然是会leg cross的朋友了。

我被分在了第二组,教练是叫Alex,高大挺拔,圆头圆脑,典型的俄罗斯人长相。他先交我们滑冰的基本姿势,上身直立(居然不是前倾),两腿弯曲。然后如何make stop. 原来就是把一右腿往旁边一推。我们都联系了一番,我认为如果只是简单地把右腿往右边一推,并不是很effective,也就是说不能马上停住。据我观察,很多人是把身子侧过来,然后再推右腿,推的方向和前进的方向一致,兹起一片冰花,嘎然而止,那是相当漂亮。想必老师让我们由简至繁地学吧。然后学,那个名字我既不情啦,反正就是两腿并齐,再向前撑开,再收拢,连着做三个,最后单腿抬起glide,这个glide我可以做好几秒钟,高兴。 Alex做起动作很舒展,精神饱满。他高兴地看着我们练习。最后是倒滑,和我所了解得差不多,不过联系起来还是不那么容易。

临走他叮嘱我们 “I will make you fall, a lot. So put on your knee pads next time."
偶像的倒掉 12/11/2005 04:55
十几岁时的相册里,贴满了他的和我的照片。
他的长发,他深邃的执著的双眼,他年轻而惆怅的表情。
上学的路上哼着他的旋律。省下零用钱买他的原声带。
在青涩的青春记忆里,有了“在雨中,又见你,苍白面孔和长发”的画面定格。

那时偶像这个名词刚刚流行。
尽管没承认过,齐秦那时确实是我的偶像。
这种喜好无关乎爱情,齐秦的歌是我的浪漫憧憬的载体。

也在那时,朋友告诉我王祖贤是他的女友。
我愣了一下,不是吃醋啊,只是觉得奇怪,这两个人好像不搭界。
我努力地把王祖贤,不曾喜欢也不讨厌的大明星,像试衣服一样,
把她在齐秦的每首歌里套一套。
还好,还好吧,至少有苍白面孔和长发。
想象具体化总是有点残忍的,接受就好。

在这段不短的岁月后,新的偶像一个一个出现了,只是是别人的。
听着同学哼着《吻别》和《来生缘〉,我慢慢明白了偶像的含义。

多年后,在一个台湾节目中得知齐秦开麻辣火锅店。
虽然看惯了大明星做生意,上娱乐节目搞怪。可是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有时也在大型晚会上看到他,他比以前健硕了,脸上多了沧桑,总是唱那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脸上是微笑。

而听到更多的是:齐秦和王祖贤的分分合合。还有他的私生子。

这时的我已经下意识不再关心这个昔日的偶像了。
可时不时地也看到他的新闻,多是他自己讲和王祖贤曾如何如何,虽然王永远沉默。

有一天,看到一条因王发福而起的新闻:王祖贤暴肥惹怀孕疑云齐秦:肯定不是我的种。

我知道 -- 我的偶像彻底倒掉了。
减肥不倦 8/04/2005 13:58
减肥仨月轻9磅。
已经有俩月晚饭没吃粮食了。
胃原来真的可以缩小的。
午饭时候不吃午饭,跑去锻炼特别好。
一来锻炼起来就不饿了。
二来午餐时间可以托后,晚上就更不饿了。
多好的发现啊。

刚有点成就感,看到所谓的文学城最漂亮的mm的照片。
出乎意料的漂亮,咱青春不复,不可能了,瘦还是有希望的。

做不了竹竿美人,就做竹竿吧。
  1, 2, 3
[Time : 0.016s | 19 Queries | Memory Usage: 683.05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