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的是Dicapac的塑料袋Fuji F30。录像的效果比照片貌似要好。

塑料袋里塞了一个相机和车钥匙。不知道哪种防水小相机质量好。Olympus tough 好像一般。镜头太小。











































































五月雨,四月花 5/04/2009 13:18
赶在下雨之前,我也去花园了。

刺头



春天



心情



嫁衣



白首

http://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simple=1&t=27059

等不到下回了,我先来分解一下金庸吧。

先说韦爵爷吧,很多人认为韦小宝是真小人,没那么讨厌。那么大家都应该很讨厌段王爷喽。其实段王爷出生皇门,三宫六院的见惯了,出门勾引上几个家常便饭。而且段王爷有选择,不像周伯通,偏找那种死缠烂打的。如果考虑到周伯通从小没受过正规教育,调皮捣蛋惯了,咱们也不能太怪他,总比少林寺里那位饱读经书,始乱终弃的那位方丈好多了。但是以现在科学之观点,老和尚自制力差也是有原因的,都写在他的基因序列上了。他儿子的临床试验就证明了这点。所以说,大家都是好人嘛。

再谈谈女追男。这是有文化背景的。

在古代,男人们受教育程度高,都知道自从宋玉孔二,社会上就倡导要“发乎情而止于礼” (到了朱老夫子的时候,“发乎情”都显得不那么体面了)。所以男人们都装的洁身自好。他们自己装正经,还看不得别人追。大凡有男追女,八成就会被骂为淫贼,出于嫉妒的诬蔑是可怕的,其实人家田伯光和云中鹤也没干啥。

为什么少有“女淫贼”的说法呢?不是已经说了男人们的洁身自好是装的嘛。谁不想天上掉馅饼呢?

女追男的另一个原因,是江湖背景。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江湖上女多男少。而是在江湖上混的,都觉得自己会个三拳两脚,有档次。加上男性社会的夫权统治,被老婆打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所以社会常识是相公要比娘子有身手有档次。不光男人这么想,可悲的是女人们也这么想。结果就是江湖男多寻民间女,而江湖女就死盯着江湖男。运气好的江湖女忍辱负重终于追上了江湖男,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江湖男培养成第一高手,保证两口子打架的时候老公不吃亏,然后自己就摇身一变,庄重贤淑,相夫教子。

哎,时过境迁,民俗难改也。惋惜了灭绝师太。
元宵 我 元宵 2/05/2009 13:44
正月十五过小年,又叫元宵节,是每年第一个有关团圆的节日。虽然此节与满月相关,但天寒地冻,赏月太辛苦,做元宵便成了过节的主要部分。我小时候,街头卖元宵的不多,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包元宵,其乐融融。南方人不善做饺子,过年的时候往往是扣一碗八宝饭意思一下。过小年的时候大家终于可以出手了。

那时候物资匮乏,做东西不怕费工只怕废料。备料的工作很早就要开始。

桂花

我们家附近里有几棵桂花树, 开花的时候我们会偷偷的去采摘. 一直不知道那些树有没有主人,(也许树的主人那时候正在忙着偷我们家的枇
黄 石 2/03/2009 13:30










禽 兽 2/03/2009 13:24














黑 白 2/03/2009 13:19












冰 雪 2/03/2009 13:15












色缀于空,那空其实就是色了,这里本来就有空有色. 先欢迎我见潜水归来,同时深情呼唤绿茶海狼。

阿拉斯家气候莫测,我去的晚,原本做好了每日阴雨的准备,但居然还碰上了一半的好天。本地人说这个夏天阴雨不断,foliage早来了一个多礼拜。运气。colder比我早去了,但碰上的雨天反倒更多。

开发Denali公园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保存一片Wildness。这里没有backcountry trail,安营扎寨也要远离他人的视线。旷野虽空,但不乏生气,因为有了颜色的点缀。行走在色空之间,神智恍恍惚惚。我的行头不赖:water proof boots, GoreTex Gaitor, Convertible Pants, Softshell Jacket, Polarized Sunglasses, buzz-off hat, 这些东西让我从容的走到荒原之中,同时又在提醒我距离荒原是如此之远。年少的时候我会在这里流连忘返,现在我知道流连忘返的兄弟们已经饿死在大篷车里了。

不几天就要踏上归程了,要回到熟悉的色多空少的生活,要和大家一起备选备荒,并且要在201k的战场上捍卫我的最后一条裤衩。战斗之余,可以沏上一壶好茶,斜倚在沙发上,让大电视告诉我那位兄弟是如何饿死在阿拉斯家的大篷车里的。

神游结束了,日子要开始了。




































像许多喜欢毛绒玩具的人一样,我对狗熊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但这次trip之后,这种情结被彻底解开了。

过程很简单,概括如下:荒山野岭,狭路相逢,近在咫尺,时空停滞,六目对视,魂飞魄散,眼黑腿软,踉跄后退,狗急跳墙,人急攀崖,蓦然回首,一片空白。

两天后,Anchorage报纸头版两大女性新闻:

2。女甲被狗熊选中当夜宵;
1。女乙被McCain选中做副统帅。


另一个兴奋点是我发现了路边的几只狼。我的这个发现受到了司机叔叔的表扬和奖励。先是一只小狼蹲在路边,看到我们的车就跑到树林里长啸,一会他的两个兄弟被叫来了,他们一起嚎了好久。终于最后老狼被叫到,它恶狠狠的瞪了我们一会,然后带着他的孩子们走掉了。狼嚎的时候总是扬长他们雪白的脖子,cool B。




































继续贴图,帮助缓解大家备选备荒的紧张心情。

清晨从帐篷里挣扎出来,溜达达的去茅房。向山谷后面望了一眼,忽然发现群山之后突兀的矗立着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Mt Mckinley!!!我终于看到了。

半个小时以后,山中升起的薄雾又将山巅掩盖了起来。

Denali没有Trail,我们就在灌木丛中朝山的方向走呀走。Blue Berry正在丰收,不一会我就吃了好几大把,同样酒足饭饱的是那壹万只蚊子。

秋色正好。橙红的灌木,金灿的野麦,枯黄的水草,褪色的青苔,她们穿着崭新的秋装,呻吟在我们的铁蹄之下。


















颠簸一天到了wonder lake camp site,到了10点多钟才安顿下来。头顶上有一层乌云挡住了天光,周围黑乎乎的就像入夜了一般。但远处的山峦却沐浴在殷红的夕阳之中。在黑夜与夕阳的交接处,有一道彩虹,守护着现实与梦幻的疆界。

回过头去,山脊的另一面是wonder lake。云边漏过的最后一丝光亮染在平静的湖水上,勉强把她从漆黑的背景里勾画出来。没有一点风,湖边的树林都睡去了,她们的影子一动不动。


我抱着热乎乎的方便面,凝视着远处的彩虹,问:

你说这离天堂有多远? 嘘---

大概距离着有壹万只蚊子吧。 啪-啪--

是啊。比上个月又近了九万头蚊子,咱们很幸运了。 嘘---

你比我幸运,因为你离天堂比我更近。 啪-啪--

哦?为什么?近多少?嘘---

近着好几大口方便面呢!!! 啪-啪--

奥,这个,嘘---。难怪你一直深情的望着我,嘘---嘘---,想要你就要说嘛,嘘---嘘---嘘---,你不说我咋会知道呢,嘘---嘘---嘘---嘘---

嘘你个大头鬼!你再嘘几口,就连汤都不剩啦。
打你










一个多星期,我坚持持续电话骚扰小飞机公司,并且不遗不弃的查询天气预报,终于在一个多云的下午,离开阿拉斯加的前一天,我使上了我的哭胖,挤进了一个最便宜的Air Tour。 happy

一如既往的,我受到了飞行员的钟爱,又一次被选中坐在副驾驶的座上。 happy

还是一如既往的,我妄图能从飞机上拍一些能看的照片,但是太难了。 frustrated


The destination: Mt. Mckinley

























阿拉斯加有一个比较出名的Flat water Canoe route,河湖水道相连,清爽幽静,很像Maine的Canoe Trail。没有时间,不能像别人一样canoe camping好几天,我们就只能点到为止。

坐船在海上溜了几圈,回想起来是此行最轻松的时候。不用翻地图赶路开车,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加油站和饭食。只要穿足衣服坐到甲板上看看风光动物就可以了。但是鲸鱼们很不配合,旅馆的一个老太太说头一天她们看到了几只Orcas追捕Humpback一家,波涛汹涌,上窜下跳,鬼哭狼嚎,不亦乐乎。我frustrated































为了躲雨,我们变更了所有计划,那一天狂开了10余个小时逃离乌云。

苍天有眼,今年的秋天早到,山谷间已经一片橙红,与沿海的郁郁葱葱截然不同。



























下次我一定要让BlueZ抛妻弃子,骑个小车,陪我畅游山间。在这biking 太爽了。





























[/img]
虽然去过几次西北部,但从来没有关注过鱼的回游。此行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安排时间安心的坐下来钓半天鱼。捉鱼的工具有钩,网,轮三种。轮子最简单,叫fish wheel,装上以后象个水车一样。然后就全自动了,人所要做的就是把不想要的鱼扔回河里。佩玲她家好像就有一个。

Creek teeming with fish



Jump, jump!





After the long journey, they mate in peaceful water



And die there.



Fishing scene on Kenai river



Fish wheels on Copper River

出发之前调查研究了N久, 还是差点skip了这个地方. 天气是一个原因, 还有就是信息源太不详细了.

几个小时的车没白开. 我捡便宜买来的尘封已久的冰爪终于派上了用场. happy

缓慢移动的冰川板块是一个缩小的世界. 山川沟渠, 小溪湖泊, 悬崖瀑布皆在其中. 这里永远是白银时代.

我post了太多的冰川, 自己都眼晕了.

下礼拜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Trapped in Time






We saved $$ by not going with a tour. Crampons' money is back!

水,云,雪,冰,在一个轮回中的某个瞬间,这些平凡的分子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容貌。它们应该有过一些不同的名字,来自于那些幸运的看客。有了名字就会有自己的生命。有了生命就有了死亡。



































1, 2, 3  
[Time : 0.050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847.06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