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美国是个“理想社会”

--------------------------------------------------------------------------------

王朔




美国是物质很丰富的国家,而且丰富到大家都很糜烂的程度。因为我小时候一直处于物质生活很贫乏的年代,我很希望能够糜烂一下,之后再精神空虚。因为从小就精神空虚说穿了是很没意思的事情。

那时候我记得我们家有一些美国兵用过的勺子,上面写着“美国陆军”和“USA”。我妈妈去抗美援朝打过仗,这东西是她带回来的。

那些勺子质量非常好,都用的是非常好的钢,直到我女儿小的时候我们还曾经用这些勺子喂过好。而且,我母亲也曾经给我讲当年和美国人打仗的事情,讲自己吃美国罐头的感觉,这就给我一个“美国兵吃得特好”的印象。

我去美国半年就回来了。我是因为要在纽约出书,因此得到了美国方面的邀请。别外,当时我手头还握有一个斯坦福大学的邀请,我结果没好意思去大学,我觉得我也不配,因此我就到纽约把书出了,出的是英文版。至于斯坦福,我就没去。

去了美国之后我就决定在那里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去了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和美国一些乱七八糟的城市,就是为了走走看看,这么做其实也就是为了将来能堵人家的嘴,你想想看是不是这个道理:别人一说起哪儿哪儿,你说你去过,人家不会跟你多罗嗦了。

在美国,我在纽约和洛杉矶呆的时间比较长,觉得这两个城市很不一样。

洛杉矶这个城市真的让我大吃一惊。在洛杉矶,除了一些特别的色情场所之外,那里一到晚上天黑了之后,什么娱乐也没有,有时候我去一些美国内地城市,到了晚上八点多钟进城就找不到地方吃饭了,因为大家都睡觉了。

而且美国人非常规矩,社会上非常井井有条,执法也很严,在国内我们都被人骂惯了,觉得人和人之间就应该互相不友好,可是我到美国之后觉得在那里真是好到得老对周围人说“谢谢”了,因为我在美国遇到的很多情况是你去找人办事,人家还对你极为客气。但是我非常不喜欢美国人爱在路上跟陌生人打招呼这一条,因为我英语不好,他们一跟我打招呼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一来,让我显得挺无理的。

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那里也有安全感,原来我觉得美国的犯罪率很高,但其实那种犯罪率不太能侵害到你,纽约的地铁让人形容成罪恶之渊,一开始我到那里都不敢坐地铁,老是坐出租车。后来我晚上坐了一下地铁,觉得挺好的,而且我觉得自己在那里呆着别人还挺害怕我的,可能他们把我当成越南人了,这使得我大有安全感。我遇到的别外一件事情更能说明问题:有一天,我在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那里独自一人行走,那里的办公区,一到晚上就没人了。我看见对面有一个黑人走了过来,我有些心慌,但没想到他似乎也非常害怕我,我们两人隔着两个街口他就绕着走了,我当时正担心如果让我绕,我怕我会被绕丢了,想不到他先绕了。

在美国生活,我可以说没有遇到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如果非要解释这个现象我只有用“理想社会”来做出说明,这个国家非常适合小市民生活,假如你不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你只想过一份踏实日子,你只想“我不侵犯别人,别人也别侵犯我”,那么美国是最好的地方。

而且,那里的社会相对来讲是最公平的,公平到有时候你都不好意思的地步。比如,我在那里看到这样的一个报道,说是加州的纳税家庭每年要负担非法移民一千多美元,比如负担他们的子女教育等等方面的开销,这事要是搁在别处,谁干呀?

美国确实让人开眼界。过去的我等于是一个井底之蛙,起码对古典的东西方艺术了解得不太充分,我在美国的那些日子里整天东看西看,主要是想受些教育,我过去一直认为中国古代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文明,起码在雕塑和绘画上是这样,但是在美国的博物馆里看了一些中国以前的东西,一下子把我过去的想法打破了,我觉得那些东西还不错,和希腊的东西摆在一起比也不算太寒碜。

在中国,我不太能够见到这些东西。偶尔见到一些张大千或者齐白石的画,但我认为那些东西不是很地道(王朔也会拐弯说话了,哈哈)。

说来说去,我在美国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我如果是一个画家或者是音乐家,我也许在创作上出现不了障碍。纽约那个地方有十几万诗人、十几万音乐家、十几万作家、十几万演员,也就是说有几十万艺术家群居在一起,之所以聚集在那里是因为那里对人没有压迫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所有东西都是可能被艺术化的。到美国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精神上的彻底自由,但是我归根结底是一个写中文小说的,是依赖文字吃饭的这样的人呆在美国会有点麻烦。

美国的中文是一个非常杂的东西,是被台湾国语化了的中文。我倒是在那里曾经想过写一个比较长的东西,反正在那里住着也没人来打扰你,谁未经准许进了你家家门你不是都可以对他开枪吗?但是如果我在那里不看中文的东西,我的中文本身就不活跃,慢慢地,中文水平就会下降;但如果我看中文的东西,那里那些非常杂的台湾中文就会慢慢地让我的语言背景做出改变,这样,我写出来的东西让中国大陆读者看起来就有隔膜感,起码会认为写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事儿”。

我到美国之后因为英语不行,就去和大量的中国人接触,这些人很多都是我过去在国内就认识的,或者在国内有过一面之交的,其中甚至包括了我的一失踪了的中学同学,见了这么多人,我总的感觉是这么多年没见面,这些哥们全到美国来了。

我觉得中国最近几年在人才问题方面有些上吐下泄,好多人都被泄在美国了。美国就好比一个大便盆,什么都接着。

我认识的一些作家现在也在美国生活,我个人认为他们在美国基本上都没有写出更好的东西,我感觉他们的语言和文字的能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所认识的作家阿城,他在美国为了保持自己文字的纯洁性,在那里呆了八年也坚持不学英语,他的这个努力还算好,但是也有点过分艰辛了。而有的作家在美国干脆就干起别的事情了。

在另一方面,我觉得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都变好了,变得都守法了。我认识几个在国内都是坏人的人到美国生活之后都变得非常老实。我才一到美国,朋友就告诉我“你可千万别犯法,你在美国犯法算是倒了大霉了,会记你一辈子,到哪儿都跑不了”。大家都这么专门提醒我,就好像我在中国就是以犯法为生似的。我后来想,可能大家把每一个刚从大陆来的人都当成一个潜在的犯罪分子了,觉得必须叮嘱一番,我想他们其实也想要你知道,在美国犯法之后,你别想“托人帮忙 ”。

但是对我来说,作为一个写作的人,如果那么老实、那么循规蹈矩其实也不行,这是让我很畏惧的地方,在中国,一个人有时候闹得无法无天其实有助于打开思路,这个原因使得我不想过早地变成一个好人,当然,我想我老了以后还是要变成一个好人的,变成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到美国后我开始明白,我这样的人在美国呆着其实非常矛盾。

第一,我太老,四十岁年纪的人已经不可能重新开始新生活了,假如我去美国的时候是十八岁,哪怕是二十多岁,我都可以把自己周围弄干净了,甚至可能会觉得拿中文写作都没意思了。真的,在美国也有这样的人,彻底变成一个“少数民族作家”了。但这对我来说已经不太可能了。

第二,我又太年轻,如果我已经六十多岁了,我反而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在那养老了。因为美国的生活品质是有目共睹的,日子可以过得很安全,没有人来打家劫舍,也肯定没有外星人入侵,人老了可以死在自己家的床上,这一点问题一定不大。

当然,我也还有一些自尊心,对于我到美国生活这件事情,我一直这样比喻;你到人家家里来住就他妈够腆着脸的了,然后你再跟人家抢着干活,比如说抢着到餐馆打工之类的,这就不太合适了。(而且我也干不动。)从小,我家里的大人就教育我:别人的东西别吃、别人的东西别拿。

在美国的时候,我的出版社也曾经把我介绍给《花花公子》这些杂志去写小说,我用中文写,他们翻译,与此同时,我也得到了一些写剧本一类的事情。值得一提的是对《花花公子》这类的杂志我这次也有一些新认识。我曾经从自己过去写的《玩的就是心跳》中摘了一些片段,想登在《花花公子》上,其实也就为了我的书能在美国更好地发行,但是稿子后来被对方给退了,理由是“太黄色”。他们可能忌讳里面出现了一点乱1伦的关系,这样我才知道《花花公子》这样的美国杂志,其实反映的是非常严肃的人的需要和欲望,不像美国青年刊物那样有病态的东西。

相比之下,我显得粗鄙。
美国人和中国人的大致印象(这里说的美国人特指美国白人,特别是中小城市的)

最近因为学英语每个星期都跑4,5 家社区公共图书馆,对那里的厕所卫生特有感慨!整个一个一尘不染!干干净净,让你用的时候也小心翼翼,还有到DOKIN DONUT,麦当劳。。。。几乎所有的美国店,大MALL。。。的厕所都是那样!
再看看中餐馆,中国店,中国人。。。。俺也是中国人,俺经常感到脸红!厕所几乎永远没有干净的时候!中国人的脸上有笑容的时候比较少,大部分人都心事重重
美国人不管认不认识,见面一定微笑打招呼,俺也学会了!开车俺也学美国人,讲礼貌守秩序,有人过马路一定要彻底停下来,等路人过去以后再走。大部分中国人不讲这些,和路人抢!公共场合讲话一定不要大声!一定不能随地吐痰!!!!讲话一定要注意礼貌用语!一定要天天洗头!开口讲话一定要微笑!最起码脸上不要绷得紧紧的,一定要放松下来!停车场停车一定要注意残疾人标志!多找机会做义工!要学美国人多多赞扬别人!!真心真意的夸!往死里夸!您越是夸,对方的表现就越好!!整个一个良性循环!要开口说话!多开口!!不要怕出错!!您出的错越多,您将来出错的机会就越少!

请大家跟帖补充!!!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中国人自己要争气!!!
儿子:娘?
娘:儿子!
儿子:挺好吗?
娘:好!你大哥,二哥都回来了!
儿子: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巧?
娘:今天什么日子?今天是俺生日!
儿子:啊????哎啊啊!!!生日快乐!!!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俺都忘了!!!二哥也是!!! 这么大的日子!!! 也不提个醒!!
娘:提什么醒?你也回不来!
儿子:最起码打个电话啊!!!

(养儿子真没用!! 连娘的生日都记不住!! )
订份英文报纸???

上次电话俺老爸让俺订份英文报纸,说老实话,俺已经养成了看免费报纸的习惯,让俺自己掏银子心理别扭。今天早上一大早(6:00),俺跑到星巴克,离家5分钟开车,要了杯咖啡,一点点糖,为了不让老爸失望,顺便拿了份 波士顿环球报,花了半个小时浏览一遍,算是对老爸一个交待。

感觉很好!俺的英语自己都感觉出来在突飞猛进!上一次老师让俺念点文章给她听,有大约15分钟,她大为赞赏:WOW,你的语音语调太棒了!!俺知道美国人夸起人来照死里夸!但俺自己也有点感觉俺是在进步!今天又加上念报纸,俺对俺的英语前景特有信心!!!俺现在正在看的书有15本之多,6本英语的,加上FRIENDS 电视剧,HILLARY CLITON的传记录音,俺对自己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自己要养成习惯找死里夸自己!!要不谁来夸??您???俺表示怀疑。
天生丽质的林青霞容颜已改;风流倜傥的“许文强”潇洒不再;纵横四海的刘德华,梁朝伟告别豪迈;风情万种的陈好,范冰冰略带老态。在时间面前,所有的人都只是沧海一栗,没人能抗拒岁月的侵蚀,除非你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服了太上老君的仙丹。但无奈不代表自暴自弃。海归男可以追求梦想,海归女为什么不能创造美丽人生?
性开放 2009-01-04 11:03:10

之所以提起这个话题,是因为俺女儿一位同学的事儿挺令俺感慨,不说两句总觉得心里堵得慌。这个女孩子只有不到13 的年纪,可是听女儿说,她已经有3-4年的性经验、可以说是江湖老手了。据说她的性行为远超过百次之上,至少被强奸5-8次以上。光是今年就被轮奸了两次。目前刚刚做完堕胎手术。

在加拿大,像上面的例子如果说不是很普遍,也绝不是凤毛麟角。事实上,在大多数加拿大的中学里,男、女生乱性的事情实在是稀松平常,这也是许多中学老师最为挑战的难题。如果某个学生没有男朋友(或女朋友),那么这个学生要么长得特别丑,要么很令人讨厌,要么就是智商有问题。据说就连俺的女儿都曾经有过两个男朋友,实在是把俺老
俺来美国的前前后后0001

俺看了电影:霸王别姬 之后才动了赴美的念头。国内的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都要伤一批人! 那是1996年了,俺找到领导清了三个月的假,到书店买了历年托福试题,到了老家父母身边,父母特别支持俺这次大行动。现在想想忒冒险!因为3个月之后,很可能想回去上班也回不去了!当时全国盛行出国旅游热,俺是山东海外游第一人!第一个团山东浪潮集团就是俺率领到东南亚旅游的。特肥!! 带一个海外游团,脑子活一点,赚个千二8百的很轻松,再活一点赚个几个千不是难事;放开了赚,脑子飕飕的转,赚的钱能超出您的想像!!


所以俺一提出请假三个月,领导乐得屁颠屁颠的!很多人看着俺这个位置眼红啊!什么?这小子发神经?请假三个月?这得损失什么钱???俺当时也在犹豫,但理智对俺大声喊:GO TO AMERICA!!!
俺爸爸,俺娘 6 3/27/2009 05:00
俺爸爸曾经感慨的说,他的运气特好,年轻时没有任何关系,他自己去闯荡,进了军统,黄埔;进而认识了一大批朋友!这是国民党方面的。到了共产党那里,他赶上了抗美援朝,当了教官,加上自己的运动特长,又认识了一大批朋友。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个放到哪里都是对的!长话短说,父母在北京住了3天回到老家,炮兵司令部政治处的信就一封接一封的跟踪而来。副司令可能是嫌速度太慢,不久政治处派专人到俺家住了3天现场办公,俺爸当年是申请按照学徒工待遇退休,还批不下来,现在速战速决,部队离休!俺爸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不用再听俺娘的唠叨了,也幸亏俺娘的强力坚持,才有这么好的结局。好人有好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俺信了。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忽然发觉,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阳光,是免费的。芸芸众生,没有谁能够离开阳光活下去;然而,从小到大,可曾有谁为自己享受过的阳光支付过一分钱?
  空气,是免费的。一个人只要活着,就需要源源不断的空气。可从古到今,又有谁为这须臾不可缺少的东西埋单?无论贩夫走卒还是明星政要,他们一样自由地呼吸着充盈天地间的空气。
  亲情,是免费的。每一个婴儿来到世上,都受到了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那是一份深入血脉不求回报的疼爱。可从没有哪一个父母会对孩子说:“你给我钱我才疼你。”父母的这份爱,不因孩子的成年而贬值,更不因父母的衰老而削弱;只要父母还活着,这份爱就始终如一。
  友情,是免费的。寂寞时默默陪伴你的那个人,摔倒时向你伸出手臂的那个人,伤心时将你揽在怀里的那个人,可曾将他(她)的付出折合成现金,然后要你还钱?
  爱情,是免费的。那份不由自主的倾慕,那份无法遏制的思念,那份风雨同舟的深情,那份相濡以沫的挚爱,正是生命最深切的慰藉与最坚实的依靠。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更是金钱买不来的。
  目标,是免费的。无论是锦衣玉食的王子,还是衣不蔽体的流浪儿,只要愿意,就能为自己的人生确立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既可以伟大也可以平凡,既可以辉煌也可以朴素,只要你愿意,你就能拥有。
  

还有信念,还有希望,还有意志,还有梦想……所有这一切,都是免费的,只要你想要,你就能得到。还有春风,还有细雨,还有皎洁的月华,还有灿烂的星辉……世间多少滋润心灵的美好风物,都是免费的啊……
  再不要对着苍天唉声叹气;苍天是公正的,更是慷慨的;


苍天早已把最珍贵的一切,免费地馈赠给了每一个人。
俺爸爸,俺娘 5 3/26/2009 05:45
俺爸爸,俺娘 5

俺奶奶没了,俺爸爸被隔离审查,俺娘一手操办了俺奶奶的丧事。买来市面上最贵的棺材!当时俺爸爸的工资已经是100多块了,您想想那是什么时候啊?抗美援朝的时候!当时一般的工薪阶层月工资只有20,30元人民币。俺爸还经常用俄语往炮兵杂志投稿,稿费也不少。俺娘是军官家属,在家没工作。俺爸上课的时候很严格,学生们大都惧他。个别人不服气:什么了不起啊?战场上的手下败将,居然训这个训那个!! 不服俺爸爸。官司打到校领导,就是前面俺在北京拜访的那个校长,回答是:当然不一样了!战场上是你死我活,现在是老师和学生,能一样吗??? 俺爸至今还念念不忘他!

俺都能想象得到俺爸到了农村怎么活下来!他典型的一根筋,直愣愣直来直去,随手举个例子:一次一个亲戚上午来俺家串门,11点左右出去办事,一般情况按礼貌,要说中午回来吃饭啊。俺爸哪会这个啊!他张口就问人家:你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啊?那您让那个亲戚怎么说?肯定不好意思说:我回来吃。事后我们全家人都笑老爸的一根筋。俺老爸生气了:我当然得问清楚啊!他要回来吃饭,我要多准备一个人的!! 想想似乎也有道理。

俺爸终于“衣锦还乡”了!带着个尾巴:他的档案里有一条子:严重历史问题,内控。这是当时的语言,就是内部控制使用。好多好多年以后,老校长说,那是和工作组反复斗争的结果。按常规就抓到监狱了!双料混蛋能从轻处理吗?但俺爸业务特突出,人缘也好,很多人都提俺爸喊冤叫屈,这里面甚至包括当时要俺娘和俺爸离婚的工作组成员之一。以后外调人员找到他了解俺爸的情况,他一个劲得说俺爸的好话。

俺爸当时伤心欲绝,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一去就是30年!到70年代末80年初大肆平反历史问题时,好多人都找俺爸就是找不到。俺爸事后说,如果和过去的同事上级有点联系,早就平反了!也就不用再受那么多苦了!


俺爸的平反过程也很有戏剧性!当时照俺爸的性子,找什么找?打死也不找人!誓死不求人!俺娘急眼了:你得为孩子想想啊!你这么严重的历史问题,把孩子的前途都灭了啊!! 在俺娘的强烈逼迫下,俺爸只好写申诉信。当时俺爸刚被打回老家的时候,曾当过工人,他在车间里搞技术创新,被提为车间主任,以后又是历史问题,上面不敢再用他了,俺爸空有一身本事啊!对了,他还学会了修表。他写申诉信,想按退休工人处理。当时俺爸在跑校的一个学生,也是冤假错案平反了,消息传到了俺爸的耳朵里,俺爸没当回事。30年的农村生活,俺爸被彻底改造成了一个农民(这里俺没有对农民有任何贬义!)俺娘知道了,马上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她强迫俺爸跟着她去沈阳炮校去找人。那是1984年了,俺上大学二年级了。结果,两人到了炮校原址,学校早已取消了,很偶然碰到一个留在那里的老同事,聊了聊,他大声对俺爸说:到北京找炮司(炮兵司令部),您还记得XXX吗?他是副司令!MY GOD! XXX曾和俺爸一个办公室,对桌办公!二话不说,俺爸和俺娘就直奔北京!
转载:大家很熟的一首歌:在路上
=========================================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心酸
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
已化作我的坚定
在路上
用我心灵的呼声
在路上
只为伴着我的人
在路上
是我生命的远行
在路上
只为温暖我的人
温暖我的人
俺自行车丢了,无奈,俺还得开车,要不晚上在美国走路不安全。到了图书馆第二会议室,wow,十多个学生!俺数了数,15个加俺16。一开始老规矩:自报家门. 法国人,加拿大,俄罗斯,巴西,中国人最多,5个。


老师叫JANET,6,7 十岁了,说话有的微微颤。发了个文章,移民方面的,每个人念一段,老师给纠正语音语调。这正是本人的弱项。亚洲人有个毛病,嘴不到位,又想起俺刚来美国考驾照的时候,一台湾哥们告诉俺一诀窍:面对考官动作一定要夸张到位:特别是需要回头看的时候一定要把头扭到极限位置。当然俺现在开车根本就不回头,看看前面的回视镜就行了,扭头看那是初级阶段!俺当时考的时候,一上来就和考官聊天,聊的他挺高兴,考都不想怎么考俺了,他问俺在中国开过车吗?俺头一扬:OF COURSE! 其实俺就开摩托车,那也是车啊,对不?他胖胖的样子,一脸的和蔼可亲!他问俺用中国话往左拐往右拐怎么说,然后用怪里怪气的话说:“望桌”,“王悠”,俺还一个劲夸:WOW,您说得太棒了!! 是您说得吗?? 结果他连帕车等基本动作都不考俺,就让俺去拿驾照了。


回到课堂。
俺爸爸,俺娘4 3/25/2009 02:20
俺爸爸,俺娘4
=================================================
俺娘嫁给俺爸爸,应该说是俺爸爸的福气。俺爸爸年纪很小就在部队里,人情世事一窍不通!人是特有才,但是他的才社会不需要,这是怎样的悲哀啊!记得俺爸被追究历史问题被打回老家时,当时的校长对俺娘说:你要挺住!老宋那一套在学校可以,在部队也还可以,但在社会上吃不开!你要挺不住,老宋就完了!俺娘从那时起,就注意改自己的脾气,很难啊!俺娘排行老八,俺有九个姨,三个舅,两个姥娘,家里有好几个佣人,俺姥爷特宠俺娘,所以俺娘的脾气也不小,说一不二的主。爬树爬得特快。天天和男孩子再一起玩,性格也是男孩子的。

当时俺爸已经被隔离审查了,军统,黄埔,双料混蛋!这是工作组对俺爸说的原话。在中国那个时候,有一个就倒霉八辈子,何况是双!当时俺奶奶已经被俺爸从老家接到炮校去了,俺爷爷也是部队上的,得病早就没了,俺奶奶一把屎一把尿一个人把俺爸拉扯大,其中的酸甜苦辣就不说了,俺爸初中没毕业就被抛到社会上,俺奶奶天天以泪洗面啊!!!眼睛都开始模模糊糊了,流得泪太多了!!!好不容易盼到这么一天,儿子来接自己了,那是多大的安慰啊!!!结果儿子被关起来了!!

俺奶奶一着急就病了,住院了,她想儿子啊!!天天念叨!!天天念叨!!病越来越重,俺爸一个血性汉子,特孝!他知道他的娘病了,住院了,而且病一天比一天重,俺娘是不讲奶奶的病,俺爸人缘特好,所以就得到消息了,他天天和工作组拍桌子!!!想到医院看娘!! 狗日工作组就不让!!!

可怜俺奶奶盼啊盼啊,到死也没见到儿子!!!这狗日的工作组!!!!

俺写不下去了!!!俺恨俺爸!!! 还活着干什么?? 和工作组拼了!!! 拼一个是一个!!! 拼二个还赚一个!!!

奶奶,您在哪边还好吗?? 俺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您看得见吗????

工作组找俺娘谈话了,动员俺娘和俺爸离婚。
俺娘也开始拍桌子:您说要俺离婚俺就离婚啊?想当年俺和老宋结婚也是组织上批的,现在说老宋是反革命,当初干嘛去了?俺还要上告呢?组织上骗了俺!把俺往火坑里推!!!明明知道老宋是军统特务反革命,还要俺和他结婚!!!

工作组一脸的尴尬!!!
俺爸爸,俺娘 3 3/24/2009 03:15
俺向来是自高自大,没有把什么人放在眼里,但在俺爸面前俺的尾巴是被迫夹得紧紧的。就拿外语来说吧。他会英语,日语,和俄语,他的老师分别是美国人,日本人和老毛子。俺爸从黄埔军校毕业以后,分到炮兵团,这是蒋介石唯一的炮兵团,蒋当然是亲自指挥。小日本投降的时候,该团奉命到日本受降,俺爸就是那个时候学得日语,跟一个日本反战同盟的一个日语播音员学的,没想到,多少年过去了,在俺爸的辅导下,俺哥初中毕业,竟然在1981年考上了南开大学日语系!在赴日途中解放战争爆发,蒋即令该团改赴战事吃紧的东北战场参战。该团加入卫里煌部队打林彪,林彪是黄埔4期,西安事变的时候林彪见到蒋介石都是一口一个校长的!现在却是战场上仇人相见刺刀见红!俺爸说当时共产党抓住了农村,搞土地改革,大得人心!又宣传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蒋介石虽然兵强马壮,美式装备,但军心涣散,连开枪都是往天上开,这样的部队焉有不败之理?


俺爸当时是连副(副连长),他的营长您猜是谁啊?郝柏村!!郝是陆军大学毕业,不是黄埔系统的。以后他的儿子郝龙斌当上了台北市长。俺爸说当时林彪的部队把卫里煌的部队围了个里3层,外3层,像铁桶一般!!国民党的部队都乱成一锅粥了!将找不到兵,兵也找不到将!俺爸说都不知道他的营长是怎么逃命的!!最后俺爸就随着大部队投降了,好听的词是:起义。


俺爸在黄埔学得是射击系,这样他就被重新就业,到解放军刚刚成立的炮兵学校---沈阳跑校当教官。他的学生都是团级师级干部,俺爸的课特受欢迎,一年下来,俺爸就成了主任教官,上面提到的赵叔叔当时还是教官,受俺爸领导呢!赵叔叔可是老共产党员,根正苗红。当时他还在谈恋爱,要结婚没房子,俺爸就动员俺娘俩人外出度假,倒出房子来给赵叔叔办喜事。


俺爸因为教学突出,荣立战功,受到朱德接见,并派到朝鲜战场实习,俺爸的体育也好!篮球,乒乓球,网球,游泳,滑冰,都是有模有样的。俺哥仨个,没有一个像俺爸那样才华横溢的!!!所以俺在外面是扎咋呼呼,在俺爸面前是老老实实的。


三反五反开始了!!!俺爸倒霉了!!!
俺爸爸,俺娘 2 3/22/2009 16:01
俺姥爷是个大地主,他自己出资办了个小学,自认校长。当年工作组主持召开诉苦大会批斗俺姥爷,贫下中农雇农纷纷登台发言,相当一部分说着说着就离了题,说俺姥爷怎么好怎么好,闹饥荒了开仓分粮食,办了学校让大家的小孩有学可上。工作组的脸上挂不住了。又生一计:让俺姥爷挨家挨户去要饭,就是想让俺姥爷难看。结果呢?俺姥爷就开始敲门要饭。一户,两户,慢慢的,俺姥爷发现,根本不用敲门,干粮就放在门口边上了。俺是听俺娘说这些事的,当时俺的眼睛红红的,潮潮的,俺为俺姥爷自豪!!!想当年俺姥爷的生意北京,天津,济南,连广州都有!俺娘这么个背景,加上俺爸是黄埔加军统,所以老两口就成了运动员了,国内每一次运动都跑不了!想当年俺要考托福来美国,俺爸说:有本事就跑,越远越好!!这只有伤透了心才说得出来啊!!!

俺爸上黄埔军统都有补贴,而其他同学就没有,挺有意思。俺爸是射击系,毕业之后军统还想让他回军统,俺爸说,当时满腔热血杀日本鬼子,根本不想回军统机关。三磨两磨,俺爸终于如愿以偿,分到当时国民党唯一的一个炮兵团。

以后开会批俺爸,要交待谁介绍参加军统?谁介绍参加黄埔?谁介绍参加国民党?俺爸说:没人介绍啊!凭本事考试进去的!
俺爸爸,俺娘1 3/21/2009 07:40
写下这个题目,俺的眼睛就开始有点潮。俺自记事起就极少流泪,有一次俺突然想到:俺爸爸娘这么好的人也会死吗?眼泪突然就满了眼眶。。。。俺爸他老人家今年已经89了,身体特棒!嘛毛病没有!还打乒乓球!别人都不敢和他玩,怕有个闪失。这么好的身体归功于他的年轻时代。当时正值抗战,他初中没毕业家乡山东沦亡,俺奶奶就俺爸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他随漫山遍野的流亡学生来到了西安,共产党和国民党都在培训流亡学生。俺爸就参加了国民党军统,有人说了:那不是特务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谎言重复一百次就变成了真理!就说蒋介石吧,很多人的印象就是反动派头子,西安事变蒋出狱的时候全中国沸腾!!那是大民族英雄啊!!

俺爸到了军统人事处,当时毛人凤还是科长,戴笠好像是副处,俺爸的顶头上司是黄埔一期的,俺爸特不习惯四平八稳的军统机关生活,热血青年都渴望上抗战一线真刀真枪打鬼子!俺爸就偷偷报考了黄埔军校,还真考上了!但他年龄太小,黄埔同意俺爸保留入学资格一年,到了第二年他就兴高采烈的进了黄埔军校。俺特理解俺爸!想当年海南刚刚建省,千军万马下海南,俺刚刚大学毕业,也想辞职下海试试俺那些本事,现在想想都后怕:真要下了海南俺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俺爸一个典型的神态:密缝着眼,抽着烟,泡壶好茶喝着,他老人家就竖着耳朵微笑着听他那小儿子俺在云山雾罩的拜霍,俺当年也是,根本不知道地厚天高,就知道俺将来能成一番动地惊天的大事业来,现在想想:当年俺爸看俺那一幅傲气冲天的丑态,是不是也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样子?记得前几年俺回国探亲,在北京拜访了俺爸50年代初的同事赵伯伯,应该是赵叔叔,他比俺爸小几岁,已经是将军了,离休在家,他一看见俺就说俺有当年俺爸的神采!俺太自豪了!!
英语课继续中。。 3/19/2009 05:11
英语课继续中。。。
俺驾车飞到了停车场,说老实话,俺己经做好了被警察抓住的准备。不止一次和美国警察叔叔打交道了。记得一次俺还在美国大公司FIDELITY上班,这里俺估计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公司:管钱的。那个时间俺做TECHICAL SUPPORT, 所以必须早上赶在大家上班以前把SERVER打开,俺晚上搓麻将至深夜,第二天晕晕乎乎上了车,又着急赶时间,结果没留神在快到公司的地方被警察叔叔逮住了,在时速25的路段俺开到75!那一次罚款了:100多刀!!!疼死俺了!100多块那得玩多少圈麻将啊!!
还有一次,当时还在学电脑,作业太难,直到晚11:30俺还没有头绪,只好离开学校电脑室,开车飞跑回家,结果半路上被警察叔叔抓住。
警察A:HI,driver licence and registration, please.
案犯B:(自知理亏,乖乖的拿出来双手交给警察)
A:DO YOU KNOW HOW FAST YOU ARE DIVING?
B:35 SOMETHING?
A:70!! THE SPEED LIMIT HERE IS 25!!
B:I AM TERRIBLY SORRY I AM OVERSPEEDY!! BUT DO YOU KNOW WHY?
A:???
B:I STUDY IN RIVIER COLLEGE, JUST BEGIN TO LEARN COMPUTER TWO MONTHS AGO,THERE IS A HOMEWORK I FEEL TOO HARD FOR ME, I AM STILL THINKING ABOUT II EVEN WHEN I WAS DRIVING。。。。。。。
A:WHICH IS IMPORTANT? YOUR LIFE OR YOUR HOMEWORK?
B:I AM SORRY。
A:I WILL LET YOU GO THIS TIME,BUT WON'T NEXT!
B:THANKS A LOT!! I DO APPRECIATE IT!!!
俺的自行车丢了!很丧气!¥139美元买的,骑了一个月,决定让自己吃点苦头:下步走!!,昨天第一次从家走到图书馆,半个小时,边走边听收音机,感觉爽!这么用功再学不好英语俺把头割下来!!
这一次上课又是两个老师,一个在讲台上主讲,一个在观众席补充,很好!比一个老师强多了!10个学生左右,有3个中国人,加我4个。两上海,一个福建。大约50岁,上点年纪再学英语忒辛苦!俺幸好觉悟得早!现在下苦功,估计不用多久就有效果的。
本文网址: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09/3/16/33138.html
   3月1日,北京的空气里有了些春的暖意,在一间香味氤氲的咖啡馆里,《环球》杂志记者见到了储凌川。这个斯文而有礼的女子显然状态不错,一见面,几乎没有经过多少寒暄就开始说起了她的故事。

  口述者:储凌川

  2008年底,我离开了房利美,回到了中国。虽然我依旧很喜欢我的工作,但我意识到,我该离开了。我不能跟着公司这艘船一起沉下去,要早做打算。一旦市场真正不可逆转地下行,就没有什么公司会招人了,而且街上会呼啦啦地都是被裁掉的人。我想是考虑回国的时候了。

  早在2008年4月,我在分析市场时,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果然,很快地,公司开始缩减福利,把员工的养老计划整个取消了。

  房利美的工作人员分为两类,一种是正式雇员,享受公司的福利及保险,另一种是合同工,根据项目的需要而签一些人,什么时候项目结束,他们就离开。到2008 年的时候,公司开始不再聘用任何合同工,像我这样的正式雇员不得不一个人做原来六七个人的工作,加班的时候也开始变多,我无法很好地照顾我的家庭,很多同事也一样。环境变得恶劣起来,大家都人心惶惶。虽然我是公司核心部门的人员,并没有被裁员的风险,但却觉得一点前途都没有,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了方向感。

  很多人都一厢情愿地觉得熬过一年就会好的,或者是奥巴马当选后会好的,但我却不太看好。美国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并不是高喊“change”这个词就可以改变的。

  从繁荣到泡沫破裂

  我在房利美工作了近5年,职业是高级分析师,分析固定收益资产的价值和投资组合。

  房利美是个在美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公司,资产规模庞大,有8000多亿美元,负债则是7000多亿美元。在美国,它是个相当好的企业,员工的工作强度适当,并且拥有高水平的福利待遇。进了这家公司的人,多半都打算一直在那工作到退休,有很稳定的心态。我当时也是如此,为能进这家公司而感到自豪。

  从2004年美国房地产开始繁荣到2008年泡沫完全破裂,我在这家公司里,经历了整个过程。

  “9・11”以后美国一直持续实行低利率的政策刺激经济,借贷变得非常容易,而那几年大家都觉得美国的房价比较低,这两个因素叠加产生了一个副作用:实体经济没有刺激上来,房地产市场却被抬起来了。

  各个金融机构把许多按揭债务集成在一起打包,在基本产品之上创造出很多一层套一层的产品,再把它们卖给投资人。每个公司都会做金融模型,但再好的模型也不可能把现实的情况都考虑进去。做模型的人往往是一些数学和物理博士,并不太懂金融。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升温,金融机构开始做一些高风险、复杂化的产品,甚至是信誉不太好的产品。

  当时的美国资本市场上充斥着这些产品,大家的资金都买了这些产品,让它的价格变得很高,而现在,谁手中还持有这些产品,就只能看着它的价值变成原来的20%~30%,甚至是一文不值。

  那些复杂的金融产品的最底层是买房者签署的贷款合同,而当出现付不起房贷的情况时,根本没有人能搞清里面的法律关系。于是出现了很搞笑的例子:在美国,有一个买房的人还不起贷款了,银行要收回他的房子,这个买房者就雇了很好的律师去打官司,说银行没权利收回他的房子,银行只是做了一个服务者,把他的贷款卖给了投资者,只有最终拥有他房产的投资者才能起诉他。法官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能起诉买房者的人,最后不了了之。

  从布什上台苗头就出现了

  许多人对房利美、房地美与华尔街投行的关系并不清楚,把它们划在同一类,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可以说,他们之间斗得很厉害。

  房利美只有3%的资金是自有资金,97%都是通过发行它的债券而获得的,其中有不到1/3是来自亚洲的投资者,还有2/3强是来自其国内的投资者。它的债券信用评级很高,仅弱于美国国债。他们用融来的钱到市场上买一些长期的房贷。一开始,房利美并不做次级债,而是做信用评级良好的、固定利率的房贷。

  房利美是大萧条后由美国政府创立的,它做房贷业务已经做了70多年了。这并不是高风险的行业,受政府很多的管制。上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想增加一下竞争以便消费者受益,因此创建了房地美。

  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一出来的时候,就有点苗头,觉得不太利于“两房”的发展。共和党的布什执政后,“两房”在国会和议会中的话语能力就弱了。从那时起,公司说“我们是最好的”这样的声音也变少了。

  “9・ 11”后的美国长期实行低利率政策,房地产市场日渐繁荣,所有的美国投行都想在这块饼上分一块,希望美国政府把“两房”限制住。因为“两房”之前在房贷领域几乎是寡头垄断的,有这“两房”在的话,投行们不可能占到很大的市场份额。而每个公司都会有专门做政府关系的人,以便得到一些对自己比较有利的政策。于是,华尔街支持的布什政府就说“两房”太大了,要限制资产规模。

  而在那之前,就有监管部门说房利美的账目不规范,要重做。而这个工作一做就是好几年,这期间,公司无法进行大规模的业务开展。后来证明了这是因祸得福,因为账上买的具有高风险性的产品不多。等到2007年,我们的账目做完重回市场的时候,发现份额已经被华尔街的对手们挤得剩不了多少了。于是,公司开始买一些高风险的产品,而这部分资产后来给公司带了挺大的损失。

  在华尔街的投行们把产品越做越复杂,越做越高风险的情况下,房利美为什么必须得跟进?因为它是一个上市公司,大家都在做这个,虽然风险很大,但收益也大,如果你不做,就没有业绩、没有份额,无法跟股东交代。在市场一哄而上的时候,一个公司只能跟着走。倒的时候,也只能大家一起倒。

  草木皆兵的市场

  2007 年底爆发次贷危机后,公司开始走下坡路。最初,我们有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心态,并不觉得很紧张。次贷危及整个房地产市场是有个过程的。从发现买房者还不起贷款,再经过一些程序,到最后收回房子,其间有几个月的时间,而还不起贷款的现象也是陆陆续续发生的,因此过了近半年,情况才开始逐渐变坏。

  到了2008年3月份,贝尔斯登濒临破产时,金融行业就草木皆兵了。房利美公司内部流言漫天飞,包括“被国有化”也是当时传闻中的一种,没有人知道这一年能不能平稳过渡。但是后来随着美国政府协助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后,投资者信心又恢复了一些,大家觉得不管怎么样,政府会托底的。

  2008 年5月,监管机构要求资本充足率不足的房利美补充资本金,房利美快速执行了。但到了6月份,公司还是发现资不抵债,情势越来越紧张。到7月份的时候,开始有人做空房利美的股票,在媒体上公开说“两房”不行了,结果引发了市场的恐慌,房利美的股票开始大跌。当时股价的波动非常吓人,我们部门的头儿----一个在华尔街打拼过多年的人也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美国政府也开始担心了,就出面发了一个禁令不让买空,但期限仅是一个月。于是在8月,公司的股价平稳了一阵。

  事实上,唱空房利美的人一方面拼命在买房利美的债券,另一方面大力宣传公司的窘境,他们的目的是想让美国政府把房利美收为国有。这个目的最后达到了,9月份房利美被收归国有,公司的债券变成了政府信誉的债券,价值一下就上去了。

  那以后,我回到中国找到了新的工作。最近我的同事告诉我,第二波的冲击开始了。相比别的公司,房利美的状况算好的,被政府接管后,裁员基本在10%左右。不仅如此,金融危机已经开始影响到美国的实体经济。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很有名的电信公司工作,他们公司的行动还算是快的,从危机一开始就意识到以后很可能得不到新的贷款去偿还快要到期的债务。因此他们消减开支,并开始大规模裁员,一个2000人的金融支持部门说没有就没有了,而这样的部门是一个接一个地走。公司在办公室只提供一种茶,只提供最简单的咖啡,所有原来在外面举行的会议都改成电话会议,这样精打细算终于还上了到期的债务,维持了公司的正常运营。很多公司都是这样的情况。
转载:闲聊易经 3/17/2009 05:00
闲聊易经
标签: 易经 闲聊 2009-03-11 09:28
首先说明一下呢,易经这个东西,见仁见智的. 我只是闲来爱好,不想和任何人较真和讨论. 要说算卦呢.我只是在来加拿大之后算过彩票.649两次算出过四个数字,super 7有一次8个数字全搞出来.只是分号如何放在一组,搞不准.这个事情,象段誉的六脉神剑,时有时无的.(呵呵,中奖的收据都还保留着呢).看易,更多的看其中的文化和哲学因素比较好.一门心思想算卦,反而少了很多乐趣,而且容易走火入魔.但是能算卦这个事情,那是肯定的. 我的原则,宁做叫花子,不做算命郎. 



对于易经,我是特别喜欢的。64卦早已烂熟在心,五行属性,卦序排列,至于起卦,也是随手就能起。但是看卦既非我所特长,也不是我的方向。我这个人迷信,怕被妨。 哈哈。

周易这个东西,对中国文化和日常生活的影响随处可见。比如六亲不靠,六神无主。这个六亲也好,六神也好,其实都是算卦里面的用语。指什么。这里不说了。

易经反映了很多东西,反映了古人的很多对社会,对自然,对人生,对战争,对婚嫁,对男女关系的一些看法。煞是有趣。有些卦辞,写的象诗一样,或者比诗还有趣。象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象“一人行,则得其友,三人行,则损一人。”孔老夫子是周易大家,将这句话一改,变成了三人行,则必有我师。

古代的人,认为女人太厉害了不好。封建不封建的不说。先说一个,天风
  1, 2, 3 ... 58, 59, 60, 61, 62  
[Time : 0.036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94.02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