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一失 9/03/2010 17:15
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所以这做人一定要厚道,遇事不能先动气,尽量考虑全面,说不定什么事情到头来会落到自己头上。
俺原来教会有个姐妹,与人为善,就是为人有些傲气,说话喜欢绵里藏针。当年每个周末查经,都邀请很多学生吃饭,做饭也用特大号的锅子,形如脸盆。有一天姐妹出发前,随手把大锅放在了车顶,回头拿了钱包,圣经, 就把锅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开车出门,车上赫然顶着口大锅,锅里汤汤水水。对面的来车看了,吓一跳,使劲鸣笛,恨不得把喇叭按劈了,因为道路马上就要拐弯了。姐妹一听来气了,愤愤的想:嘀什么嘀,姐姐我什么也做。刚想回嘀过去,“啊呀,我的大锅!” 赶紧慢慢刹车停在路边(还好没有用力踩刹车)。但见大锅摇摇欲坠, 幸亏大锅里的吃食装得够满够沉,没有摇摆倾泻而出。对着后面的小车千恩万谢,拜了又拜,庆幸自己没有意气用事,反手相嘀。

我的故事反复强调这个世界真的很小,什么事情,转来转去,总会自己又碰上。
Boston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的客人中有一对菲利宾夫妇。每次看房,拉出去的看房团像一个强大阵容的联合国。俺也第一次体会到,这七嘴八舌的热闹着看房的乐趣。她的跟班智囊团里有韩国人,印度人和美国人,有时还有她的婆婆,外加三个孩子一个老公。 我们大队人马从Lexington开到Bedford,刚到Bedford的时候眼睛一亮,觉得同样价钱的房子高了几个档次,很快这种感觉就不明显了。发现七十多万,能看得过眼的房子依然还是戳在大马路边上或者与高速比邻。
终于相中了一个俯瞰高速的房子,但是屋外高速公路的声音不小。房子三次易主,每次用的都是同一个经纪人。第一次价钱标高了,卖了一年多,价钱降了又降;第二次标得合适,一个月就成交;第三次再卖已经是二十五年之后,当年的经纪人也变成了老太太,又断断续续的卖了一年半。
房子格局不错,太太绕了房子左看右看,欲罢不能...最后伤感的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三个工程师,联合设计一条高速路。途经一处转弯,一个工程师提出加一道消音板吧,高坡上的民宅不少,日后必受其害。另一个年轻气盛的工程师认为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就把钱挪作他用了。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翩翩少年如今已然大腹便便,期间他娶妻生子,房子太小要换大房了,看来看去就相中了当年坡上的房子。
---那个年轻的工程师就是我现在的客人。我赶紧安慰太太,如果你家先生加了消音板,说不定你也不会来此看房,房价早上八十万了。可能根本无缘相见。
后来他们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回望房子映在落日的余辉中,显得安静,落寞...
大禹治水 8/23/2010 16:05
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有Wenny造房,大雨过后,门前就化作烂泥塘。当初就对Builder讲过这个问题,他说种上草就好了。

究其成因,好像不是那么简单。门前,路比房子高;房子又坐落在坡上,左高右低。前后左右的水,都往门前灌。当初为了让屋前面的地下室窗户多露出地面,造出semi-basement的效果,把地势铲得过低。治水的原则是:水不在多,只要能迅速流走。我们家的现状是--水不管多少,有多少积多少,流不出去。幸亏当初没有异想天开,铲出个地下车库外加walkout basement。那样的话,房前就可以挖藕养鱼了。

理论上是可以作一个French Drain,让水尽快流走。 Google,your tube了几天,大概知道把多孔的管子($7.00一截,十个feet),包布($25一包,一百feet)埋下去,周围垫上石子,一头高一头低,一百feet管长的gradient是一个feet深。我们做了三天才竣工,深深佩服wenxuecity的前辈们,在面朝黄土,背朝天,满手黄泥的施工现场,还能把个照片拍得一丝不苟,有板有眼,恩泽后人。

不久我们的工程就经受了考验。雨不大,非今年三月可比,却骤急。Cambridge一个地下停车场给淹了,Waltham又成了重灾区。我家屋前竟然滴水不漏,真是奇迹!于是只要有客人来访,我就领人参观一番,在恭维中飘飘欲仙。

正逢邻居在砌车道两边的retaining wall,三十几个feet竟然要价五千,用的还是原来的旧石料,换新的石料另外有公司要一万三千。我跑去问能不能把铲出的废土倒到我家前院的泥塘里,现在虽然没有水了,淤泥还在,难看不是。

师傅跑来一看,问我French Drain花了多少钱?相比我当年给同宿舍的人剪头,别人观后披头就问“谁给你啃的?”真是天上地下。
我说是:“俺自己挖的”一指后面的爷爷“和他”。
工人心中感动,眼中发亮的看了我半天,告诉我要是人工铲出一个坡度出来,让水从两边分流效果更好。
他说“反正铲车现成,二百块钱我给我这么铲,那样弄..."
我回答说“只听懂你说要二百块钱了,随你怎么铲,我都很高兴。因为租个铲车过来就五百。”
于是他觉得我厚道,立马开工。他拉开阵势一干,我和先生就傻眼了。我先生一个劲的追着我问“你可是听清楚了?他要的是二百,不是两千?”问得我也犯糊涂了。
他整整铲了四个多小时,还有他的侄子帮忙把铲出的石头捡出来,我们后来用那些石头自己堆了个retaining wall,还不算太丑。
回头铲完师傅告诉我说“要是别人给你干,会收你一千八”我要多给些钱,他立马摆手,严肃的说“讲多少,就是多少”又把土里的树叶废枝收拾得干干净净带走。

现在,每当我饭后在庭前纳凉,都会想起这位仁兄。
我的客人笑评道:看到你的French drain挖下来,巾帼不让须眉,想impress你一把哪里容易,所以才如此不惜工本....
我想无非是凑了个巧字罢了,遇上了好心人。 正巧我的邻居要垫高后院,作retaining wall。我让她去我们边上造房子的工地问炸出来的石头能不能白送?正好工头那边有石头残土要处理,于是作retaining wall,埋排水管儿,垫土,推平,外加topsoil只收了四千五。等她的邻居看出门道要跟风,工头不是这个价都懒得理,因为无“巧”不成“活”了。
我的投资房(下) 7/20/2010 07:54
这头我师傅忙不迭的着手出租。广告刚发出去,就有一个人带着四只狗兴冲冲的跑来了。那时新房月租两千八,在当地那叫便宜。我们狠狠的discriminate了他的狗们一把,敢情仁兄你不识字,我们写明了NO Pet.。紧接着又有个离婚妇人带着四个半大孩子赶来申请。我和师傅傻了眼,不能明说怕你的孩子祸害新房,只能推说她的credit不好。此妇人是卖mortgage的,什么不懂?今天拉她的母亲来垫背,明天找她的兄弟来联合申请。我师傅搞得不胜其烦,费时费力才摆脱了她弃而不舍的纠缠。后来又有一个CFO夫妇过来看房,外带一个吃奶的Baby。我对他们的经济,家庭状况都很满意,想着他们能租完之后一高兴把房子买下来。可能是我这大头梦作得太圆满,人家后来就没了下文,让我空欢喜一场。一来二去这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再租下去就怕错过来年的四五月份,售房上市旺季。我过意不去,说咱俩家也不差这三瓜俩枣儿的,甭租了。
日子过得飞快,我仍然隔三差五的开一个小时的车程往那头跑,浇浇水,调调温度,不想让房子冬天冻爆了水管....
熬过了冬天,我们的房子终于上市了。园区的房子还剩两三套,地点好一点,可价格和我差个六七万,贵的出奇,可人家仍然卖得出去。我这头看的人多,却没什么动静。有一次open house, 一个老美出来对我直摇头,说,”你们什么upgrade也没作吗?”我说你不能出白菜的价格,要VIP的服务啊。千呼万唤终于等来了一个offer,竟然是四十三万---我们当初的买入价。我说老兄你真会开玩笑,竟然一刀砍了十多万。俺连个counter offer都没舍得给他,就打发他走人了。挺到builder的房子都出手,只剩下一个卖七十多万的model house,我这头儿才松了一口气,这下该我的房子走了吧?而且还有七十多万的model house在前面拉车,我这房子出手已经是早晚的事儿。又遥遥过了一个月,我们的房子还是看的人多,就是没人出价。我们由五十五万降到了五十三万,又由五十三万出溜到五十一万,终于赢来了我们的买家,以四十九万二成交。
买家提出要窗帘,我大手一挥“给。”忽然觉得气短,想起有些窗帘是师父的,赶紧赔笑说:“对不住,不都是俺的,您说的算。”话说我师傅经手的房子不少,有的relocation搬走了,让她给守着空房,浇水外加找人除草,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人家房主一高兴就把不要的东西一股脑都给了她。几年下来,她家阁楼里的积存颇丰,我在里面挑挑拣拣找了几套窗帘,又裁了几个白纱的顶事,总算把新房的窗帘糊弄上了,还不算太寒颤,否则怎么能入得了buyer的眼?
closing的时候我去晚了,我们对外宣称是cousin,老美好像一听cousin就知道你在扯谎。buyer的agent在我到来之前说我们姐俩是husband and wife,让俺很郁闷。
回头一核算,四十三万买价,减去一万二的commission(我们公司分文未取,现在的RE/MAX是雁过拔毛的),算四十一万八买入价,除去一买一卖的transfer Tax一万,Buyer的Agent一万五,association Fee, 水(高的时候一百七,才能让草皮漂起来);电(show房的时候24小时空调,一个月下来二百),银行利息和上税,剩下每人六千。历时一年零八个月,如果我们没有一买一卖省下的三万commission,就砸进去了。
算下来,银行最合适----稳赚,我唯一遗憾的是银行没有评我为本年度最出色的拉车手。
后来有客人问起我的投资房,我会得意洋洋的说“俺四十一万八买入价,一年后四十九万二脱手。”人家立马瞪圆了眼睛,满脸的崇拜相。俺再接着慢悠悠的补上“如果俺想吹牛皮,就该就此打住,可实际上啊,俺只赚了六千。”人家很不幸的被我从沉迷中拉到了地上,觉得我在说胡话“怎么可能??”于是我娓娓道来......
我的投资房(上) 7/20/2010 07:53


我的客人问过我几次买过投资房没有,我细细想来大约在六年前无意间买过一栋。
房子坐落在Toll Brother的新建社区。因为学区很好,当地又都是老房子,五十左右的新房子压根没有,所以引来大批的投资者趋之若鹜。尽管园区的规划不甚合理:一边靠大路,用土堆了一个Dam隔音;中间的房子的车房都是Detached的;房子间距狭小到一家吵架,四邻受教的地步;每家只有7000sq的土地,全部规home association照管,月费一百七十九,这在当时够老社区一年的花销.....
有一对客人就住马路对面,从工程车架起来就天天去监控,比Realtor要敬业得多。终于有一天开盘了,可等带了Realtor赶过去,还是没赶上趟儿,靠小路一边的attached车房的房子一个不剩。
我刚开始还没那么激动,只是跟着看热闹,等我的Partner兼师傅回来抱怨说光给客人买了,怎么没想到给自己放一个Deposit,占一个Lot上去。我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应该搀和一下。
于是第二天四点赶过去,我师傅一点其中一个Lot,说:“这个不错”。我手起钉落,想着先插上再说,反正一个星期之内可以全身而退。和师傅细看,果然再挑不出合适的Lot,她手里的钉子举起了,再放下,踌躇不定。我过意不去,厚着脸皮说:“这个也凑合,先放上吧,咱回家再慢慢想”,师傅终于还是没买。
出来发现人声鼎沸,里面还有几个熟人,在等着有人退房,或者有新Lot放出来。我对自己Detached的车房也不大满意,加一万就可以多个大房间变成attached的。我现在的Lot只能在中间加个Deck,那地势车房和房子之间根本连不起来。无聊的等了一会儿,打道回府。师傅没买到,我尽量面无表情,不让她看出来俺乐颠了馅儿。
过了一个星期,基础价涨了五千,Lot也被买家矬儿子里拔大个,又挑走了几个。我师傅一看,更加无从下手。等过了两个星期,基础价又涨了五千,大路边的attached车房的房子也卖光了。
我乐颠颠的把10%奉上,不想他们又扽出一张纸头,大意是closing一年之内不能转卖。我当时想着自住,大笔一挥就签了。这招是builder费尽心机想出来对付投资者的,好不好使就不得而知了,却把我的房子变成了投资房。
本来盘算着我现住的房子涨到头了正好卖掉,它在后来的四年里确实一分没涨,等到五年以后再卖还降了三万。因为边上开发了个新社区,就建在工业垃圾堆上。就是在有辐射的垃圾上,dump了二十feet的土,那也没影响到它在两三年间,呼呼啦啦的卖个精光。想着新房子住两年就卖,不料家里有了变故,这拖家带小的每天来回两个小时耽误在路上,两年变得何其漫长。于是新房子就变成了投资房,等着一年后转手。

当初要自住,占了师傅的Lot还情有可原,现在变成了投资房,再装糊涂,这脸皮就撑不住了。当时房价已经涨了三万,去和师傅商量,一拍即合。就变成了两家合买。
师傅和我商量如果多交七千块,就可以在family room处,楼上楼下一共多推出个八十平尺。当时我说出了此后几年,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智慧的话“如果是我们自住,这个钱不加是犯傻;可我们两千六百多尺的房子,一层多个几十尺,人家买家根本瞧不出来,说不准我们赚的就是这七千块,这会儿还让你给加出去了。”我师傅深以为然。至于让我不幸言重,那是后话。

建房过程中我俩轮番去查看,大builder底下干活的也是一帮老墨。两块Framing的墙体竟然错开了四指宽,我通知师傅。她也颠过去看,左等右等没人来,在地上捡了个黑布条拴上去,给他们头儿电话留言了事儿。后来表面砌了一层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closing之后我抱了满月的女儿去看房,一家老小刚一现身,我的邻居Jack就激动地从自己的房里冲将出来,问我什么时候搬家,我说老房子卖不出去还得等着。他指着我房前的一排死树苗说:“赶紧打电话让builder换。”我心里默念我佛慈悲,换了一批小树苗,指望我一个月来浇一次水,那还是个死。再看我的草枯黄一片,老Jack气得虎目圆睁。要换上我,俺也会着急上火。左面是我家,入住无望;右边高挂着招租的牌子,终日摸不着人影。他被投资买家夹在中间了,我们两家的花园枯槁破败得有的一拼了。
我只好拜托另一边的中国邻居帮忙照料,每天浇水。不想老Jack比她还积极,下着蒙蒙细雨,他也尽职尽责的把左右两家的水龙头照开不误。我的中国邻居刚给关上,他老人家又忙不迭的去打开。我的邻居说,builder图省事铺上的一块块草皮,都快漂起来了。在老Jack兢兢业业的照料下,照片上的干草竟然都起死回生了.
进退两难 7/13/2010 06:55
上周三Lexington出了一个小房子,五十万以下房子不看的人这回就吃大亏了。因为这个房子缺点很明显,优点也很突出。先说好听的吧.。
有一个Family room,很大很整齐。要知道在Lexington的房子,有的到了七八十万,也只有一间你不知它该叫living room还是family room的房间?带family room的房间少之又少。
再就是你买四五十万还是六七十万的房子,开门第一件事都是要换这吉祥三宝:Burner,roof和窗户。再倒霉点的还要换Siding。再加上翻新厨房和厕所,两三万就打水漂了。这个房子与其他老房子比起来,可谓光鲜亮丽,能想到换的都是一年到三年新。
缺点也很明显:
门口的路不算清净,人来车往的。我送走客人(我的客人没车,所以俺每次车接车送),想想还是和listing agent扯扯皮,混过脸熟。于是又折回来,吓一跳,这一会儿的工夫,门口停了八辆车,打着应急灯,一闪一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丧葬队怎么开家里来了...
最要命的是后院无地,又是直上直下一堵坡儿,俺的个儿小点儿,在deck上掂起脚尖勉强能看到对面邻居百万大房的basement。这要是我的客人买了,晚上还不得一边喝茶一边对着高坡念叨我。
和客人讨论来去N多遍,我说了什么自己都忘了。加了一万递了offer上去。等到九点也没动静。我给listing Agent打电话,原来就四个offer。但很不幸,我和另一个成垫底的了。我也是信誓旦旦的说:“我们怎么也曾经在同一个office共事,麻烦姐姐你帮帮我.。"于是我一点一点往上抡,到两万五的时候终于listing agent发话,你先写下来再说,我不能答应你任何事,只给你十分钟,我很高兴你这个时候Call了。我的客人望穿秋水,等来了如此结局,夫妇两个意见就不统一了,第一次买房十分钟作决定,是挺为难的。说不写了,我立马灰溜溜的向listing agent告罪,让她别等了,人家还是彬彬有礼,还是那句话:“我很高兴你这个时候Call了,我们就不傻等了。”
白白又上蹦下跳忙活了一下午,洗了洗睡了。不想迷迷糊糊我的客人又打电话过来,我稀里糊涂的对他叫,“没了,没了,别想了。”他说:“我知道,只是过意不去,让你白辛苦一场。”我说;”那你就再过意不去一点吧?你把俺吵醒了。” 每次Multi offer下来我都筋疲力尽,早早睡下,难怪听客人说redfin的Agent从来不给人抢Multi offer。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我告诉我的客人不要买的时候,他们后来都很感激我;告诉客人想想再下手的时候,事后他们行思过味来后悔没强力扑上,也怨不着俺,慎重总是对的。
客人第二天有点后悔,说是以为五十万也抢不到的,给我凭空添了点惆怅,如果是那样....


我的客人问过我几次买过投资房没有,我细细想来大约在六年前无意间买过一栋。
房子坐落在Toll Brother的新建社区。因为学区很好,当地又都是老房子,五十左右的新房子压根没有,所以引来大批的投资者趋之若鹜。尽管园区的规划不甚合理:一边靠大路,用土堆了一个Dam隔音;中间的房子的车房都是Detached的;房子间距狭小到一家吵架,四邻受教的地步;每家只有7000sq的土地,全部规home association照管,月费一百七十九,这在当时够老社区一年的花销.....
有一对客人就住马路对面,从工程车架起来就天天去监控,比Realtor要敬业得多。终于有一天开盘了,可等带了Realtor赶过去,还是没赶上趟儿,靠小路一边的attached车房的房子一个不剩。
我刚开始还没那么激动,只是跟着看热闹,等我的Partner兼师傅回来抱怨说光给客人买了,怎么没想到给自己放一个Deposit,占一个Lot上去。我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应该搀和一下。
于是第二天四点赶过去,我师傅一点其中一个Lot,说:“这个不错”。我手起钉落,想着先插上再说,反正一个星期之内可以全身而退。和师傅细看,果然再挑不出合适的Lot,她手里的钉子举起了,再放下,踌躇不定。我过意不去,厚着脸皮说:“这个也凑合,先放上吧,咱回家再慢慢想”,师傅终于还是没买。
出来发现人声鼎沸,里面还有几个熟人,在等着有人退房,或者有新Lot放出来。我对自己Detached的车房也不大满意,加一万就可以多个大房间变成attached的。我现在的Lot只能在中间加个Deck,那地势车房和房子之间根本连不起来。无聊的等了一会儿,打道回府。师傅没买到,我尽量面无表情,不让她看出来俺乐颠了馅儿。
过了一个星期,基础价涨了五千,Lot也被买家矬儿子里拔大个,又挑走了几个。我师傅一看,更加无从下手。等过了两个星期,基础价又涨了五千,大路边的attached车房的房子也卖光了。
我乐颠颠的把10%奉上,不想他们又扽出一张纸头,大意是closing一年之内不能转卖。我当时想着自住,大笔一挥就签了。这招是builder费尽心机想出来对付投资者的,好不好使就不得而知了,却把我的房子变成了投资房。
本来盘算着我现住的房子涨到头了正好卖掉,它在后来的四年里确实一分没涨,等到五年以后再卖还降了三万。因为边上开发了个新社区,就建在工业垃圾堆上。就是在有辐射的垃圾上,dump了二十feet的土,那也没影响到它在两三年间,呼呼啦啦的卖个精光。想着新房子住两年就卖,不料家里有了变故,这拖家带小的每天来回两个小时耽误在路上,两年变得何其漫长。于是新房子就变成了投资房,等着一年后转手。

当初要自住,占了师傅的Lot还情有可原,现在变成了投资房,再装糊涂,这脸皮就撑不住了。当时房价已经涨了三万,去和师傅商量,一拍即合。就变成了两家合买。
师傅和我商量如果多交七千块,就可以在family room处,楼上楼下一共多推出个八十平尺。当时我说出了此后几年,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智慧的话“如果是我们自住,这个钱不加是犯傻;可我们两千六百多尺的房子,一层多个几十尺,人家买家根本瞧不出来,说不准我们赚的就是这七千块,这会儿还让你给加出去了。”我师傅深以为然。至于让我不幸言重,那是后话。

建房过程中我俩轮番去查看,大builder底下干活的也是一帮老墨。两块Framing的墙体竟然错开了四指宽,我通知师傅。她也颠过去看,左等右等没人来,在地上捡了个黑布条拴上去,给他们头儿电话留言了事儿。后来表面砌了一层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closing之后我抱了满月的女儿去看房,一家老小刚一现身,我的邻居Jack就激动地从自己的房里冲将出来,问我什么时候搬家,我说老房子卖不出去还得等着。他指着我房前的一排死树苗说:“赶紧打电话让builder换。”我心里默念我佛慈悲,换了一批小树苗,指望我一个月来浇一次水,那还是个死。再看我的草枯黄一片,老Jack气得虎目圆睁。要换上我,俺也会着急上火。左面是我家,入住无望;右边高挂着招租的牌子,终日摸不着人影。他被投资买家夹在中间了,我们两家的花园枯槁破败得有的一拼了。
我只好拜托另一边的中国邻居帮忙照料,每天浇水。不想老Jack比她还积极,下着蒙蒙细雨,他也尽职尽责的把左右两家的水龙头照开不误。我的中国邻居刚给关上,他老人家又忙不迭的去打开。我的邻居说,builder图省事铺上的一块块草皮,都快漂起来了。在老Jack兢兢业业的照料下,照片上的干草竟然都起死回生了.
狼嘴里叼肉吃 6/24/2010 10:40
头天刚刚show过这个房子,地大屋破,Location很好,房主早就去世了,现在由attorney处理后事。第二天再去看,Listing Agent得意洋洋的告之已经收到四个offer,个个over asking price,而且一再强调他们都是contractor或者叫builder的东东,所有条件contingency一个不留,就是拿着Cash来买地造房的。房子啥样根本就不care。想参赛的话半个小时内报名。
先给Listing Agent个回话参选,我和client一起分析形势。房子里面破破烂烂,修修补补三万就没了。contingency我们比不过他们builder胆大,Inspection contingency一定不能拿掉,否则房子有点什么事儿需要修的话就不是三万能兜得住的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砸钱。汗啊!我的一贯风格是只要不加钱,一切好商量。现在堕落如斯,无可奈何....
我的client一听就跳了起来 ,“砸钱我怎么砸得过builder,他们造个房子就卖1.5Million...”
"不是的,他们的budget非常紧,一不小心就漏了。现在买地只是初期,多加一分钱,而后的利润就少一分,他们会谨慎再小心的。”
于是我们拍了两万出去,Listing Agent果然来电话恭喜我们中了头筹,同时对我们的Inspection contingency大为光火。我说我们只是renovation,不是tear down。只要不是有重大structure的问题,我们不会在inspection之后walk away。他就同我回忆了他作RE/MAX老板的时光,颇有提携后辈之意。临了又说“我们不会费时费力的给你办Title V的东西”,我一下就掉进了云里雾里,“不是说公用下水道吗,你在MLS里可没提这个茬?”回头问客人当然不同意。又去找Listing Agent,说那九百块closing的时候从我的commission里扣吧。不过是给他吹了一个泡泡,如果不closing,这钱就不用掏了。他八成是觉得我人不错,很高兴,说我们明天就去找attorney签个纸头。
可我的嘴却多说了一句“如果sewer有问题,要是五千,一万的话,我们可不修,只好跑路。”这不明摆着的吗?本来已经在讨论我inspection的时间是九天还是七天了,他一听不高兴了,阴沉沉的说:“这样的话,你的offer一点也不attractive。”
回头向我的客人报告,他无奈,像点样的房子饿虎扑食,这烂拆的房子还有野狼在后。
二日清晨,Listing Agent打来电话说:“很遗憾,attorney选了另外的offer。”

这狼嘴里叼肉的事也不容易。
4.5 30year fixed
4.0 15year fixed
3.125 5 year Arm
住Condo的review condo的文件不一定赶的急。
Vivian 7818794366
vivianshi001@gmail.com
抢房纪实 6/16/2010 13:51

有人说房市并不像我说的那么热,可我是奋斗在第一线上的Realtor,我所见到的只是树木,千万别问我森林里是初春还是秋凉?市场的冷热可不是我能说清楚的。我只能有事儿说事。
话说上周末有一个assessed value八十几万,六十几万就往外扔。
中午12:30pm Broker Tour. 小街被Broker的车堵了个水泻不通。我的平爬上不了台面,就有自知之明的走了两条街过来。见listing agent的手上的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下午的appointment时间,我和另一个broker合占一个time slot。一般是不会这样安排的,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了。
下午5:30pm,我后悔没带相机。幸亏客人用手机拍下这张照片。这只是一个方向,我的小破车在另外一面,一共十三辆。六点以后就不让看房了。我的下一个客人只好被挤到第二梯队---周六。见listing agent红光满面,晕头胀脑,思路还算清晰。
周六11:00am,外面的人群比昨日冷清些,只有五辆车,listing agent匆匆来送被拿光的材料。
周日房主不再开放,说辞是不能影响他们的family life。晚上我的一个客人觉得原价抢不到,前途未卜,决定不搀和,我感激涕零;另一波儿客人铁定要参加竞拍,我劝说无效,只好硬着头皮披挂上阵。
周一8:30am 我出现在town里的building department。因为他家后院有ledge,就像是突出的石头平台,一般是在峭壁上的东东。listing agent就是吃不准它,才把价儿放这么低。我欲知可否填掉,被告知可以在每三年填25 cubic yard的dirt,不需要申请permit。坑有多大:我正有一个客人在建房,我马上告之给她找到了免费的dumping site。我从前的General contractor告诉过我, 他dump一车土要六百还不算车费---他说话就没个准,打个对折再开方就靠谱了。可她一个foundation的土砸下去,估计就没影了。想像一下坑有多大,可这样的房子也档不住乱军争抢的步伐。整个一个山谷。买下来你就能荣升谷主!
周一9:30am 第一轮offer上去都被打回,让大家加价重写。
周一2:30pm 第二轮offer上去。
周一4:00pm listing agent打电话吩咐我们加的太少,far below别的offers,一共九个offers. 我一口气从五千加到五万上去, 不幸还是far below,被踢出局儿。我在office熬了整整一天,准备随时飞扑过街加钱。秘书说了我几次,问我能不能消停一会儿,整个一个chicken with head cut.
经历了一天坐立不安,神经紧张,晚上八点,我酣然入梦。
房检只是买的一个安心。除非有大的structure问题,你能向seller要个成千上万。但这样的钱怕你也不敢要,可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你就跑掉了。我检过一个房子,inspection report一交出去,listing agent就跳起来了,主动自砍了三万。问buyer,哪敢要,买的是房,不是闹心。当然立马就有艺高人胆大的买家在后面兜着。
我有一个周末连着过了两个offer,每个都是在乱军(四个offer)之中搏杀出来的。第一个男的Listing agent 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语气恨不得结出冰碴,教训我说“别在inspection之后让我fix this, fix that, 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俺赔着万分小心,说“是,感谢你老选中了我的offer”;第二个女的Listing agent 倒是客气,彬彬有礼的问我懂不懂什么叫sold as it is.我连连称是,她顺手就写在了offer上让我的客人签字。如此这般把我争得房子的胜利喜悦搅得一丝不剩。
一般multiple offer下来的房子也就在inspection之后讲个三千,多一分钱你就会惹翻seller,气疯listing agent,立马把你越过去找backup offer. 我的client中有不信这个邪的,最后纷纷落了俗套。有一个大叔inspection之后开价三万,listing agent笑得托着下巴问我“你们想要seller给你renovation房子吗?”于是一拍两散,我白忙活一场;另有个小哥非要六千,我劝不住只好随他。结果listing agent晚上叫上她的partner,对我两堂会审,我只好说你们拿去给seller看看吧,让我们碰碰运气好不好,不幸只碰出个一年的warranty(才$480)。第二天我只好一边认错,一边哭穷,才要了一半钱回来。listing agent恶狠狠的说:“你知道吗?要是我,一分钱也不给你,但是seller善良,帮衬你们一些。”---是啊,做人哪能都像您呀?

这也是人之常情,seller自小在那房里长大,当然希望新的家庭在里面修养生息,幸福快乐,不会给自己留下一个酸涩的处理爹妈房产的回忆。我儿子的老师曾向我提起过她家在Lexington的房子被第二任房主tear down了。现在每次经过,只有那块土地还透露出熟悉的气息,百万大房和她格格不入,言下黯然.....可她已经六七十岁了,她儿时的房子不大会年轻了,只是一份对自己童年和爹妈的念想。
所以只要要得不多,要的够nicely,一般都会如愿。就像我可以为了老公忘了把牛奶罐放回冰箱而不痛快,数落他浪费。可卖房子时对buyer怀的也是一样的心怀,明明知道要的不甚合理也照给不误,只希望他们在我们曾经的快乐家园里面有生命和爱的延续....
一个Realtor,不仅有丰富的地产知识,同时也不能离市场太远,就象炒股一样每天看盘历练,才能对市场有感觉把握机会。

话说Lexington曾出过一个Tear down的房子。Location很好, 房子破败不堪,一股汽油味道。可是如果你认为它只配卖到一个三十几万的地价,或者四十二万(assessed value)外加一幢一无是处、无法入住的房子价,那就大错特错了。六个Offer把价钱抢得扶摇直上,多卖出了十几万,只因为Realtors认为Lexington平乎一点,地点不错的地就应该值六十万。

我的客人出手的时候经常会忘记市场上还巡游别的买家,你认为这房子值多少并不完全重要。曾有个客人让我Offer四十万的房子,一查政府估计就这么多,房子里面又翻修过卫生间和厨房。
我说:“出原价吧,也未必有戏”。他老人家就地下有个oil tank需要处理,给减了三千。
listing agent对我说:“钱不是关键。"
白送吗?
“那两个条件(Contingency), 房贷和房检,麻烦你给我留一个?”我说。
“我有两个条件都去掉的nice cash,你就别费劲了。”listing agent很得意。回头向我的客人汇报,把他吓退。
Winchester也是买家云集的地方,我经常去充当芸芸众offer中的一员,无缘脱颖而出。话说一个周末同时出了两个房子。市场上晃荡久了的买家马上就发现四十几万的房子的格局,状况和地点比五十几万的还好。这种事情在Boston时有发生,因为这里的房子老,很多时候很难估价。就像这次五十几万的房子,有个双车库在地下室,有块地大在坡上,房子前后各靠一条马路。

我一大早九点就去show房,鼓励我的客人加一万,可他是第一次买家,想了半天只同意加五千。无意间发现墙上的照片是他的同事,于是让我看到些曙光,这真是一个small world。
就在我们犹豫不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一个朋友已经手脚麻利的加了一万,截下了另外一个加价一万五的offer,紧接着又虚晃一枪,仓皇出逃。因为她看中了别处房子。要不怎么说这打的是明牌呢 ?敌人的一举一动我们后来都知道了。我那个朋友实在是“包打听”,上次2A边上十九个offer的房子也是她打听出来的。可惜她买房子了,她走出市场实在是Lexington和Winchester地产业的一大损失,买了三年多终于买到了,我想她心里一定很失落。 我和好多客人一起走到最后买了房子以后都是这种感觉,好像我们的纽带突然被割舍了。
我的小buyer和seller什么都沟通,后来我和listing agent开玩笑说:“让他们谈,咱俩喝杯咖啡一边儿等着去。”
其实本来就是small world, 我经手的房子一共几个offer,谁带人写的,后来都能打听出一个大概。
Buyer小哥之后向我通报的结果是,seller至此受了惊吓,如同惊弓之鸟,不再相信这些扛着大价钱的offer,生怕再选中一个inspection以后狮子大开口或者甩手不要的。回头再找下家的话就错过了政府的八千块之约。于是她反复要我的buyer小哥保证了再保证。
等我这边的buyer终于被我作通了工作,想明白要加价一万,坐到了seller的办公室,listing agent却杀将出来,坚持等到open house以后,大家一起bid再定。
这回来了9个offer,个个如狼似虎,我们只是递上了原来加一万的offer。等着乱军过后,listing agent能给我们衔来橄榄枝。seller提出lease back一个月,就是卖了房子还要在里面再住一个月。如果我的buyer不认识seller,我就准备收兵了。因为lease back的结果无人预料,没有agent愿意给自己找麻烦。见到这个条件,我对buyer说:“这房子铁定是你的了,但你和seller的关系也就只值八千到一万,差出一万就不好使了。”我猜listing agent也和我抱着一样的想法,毕竟找我们的话inspection之后credit会要得含蓄一点,回租的时候也相互信任。
果然一轮争锋下来,listing agent不吝赐教,要我们再加点儿。我的Buyer果断的又加了五千,我心中叫苦,这点儿哪够啊!
不想两分钟不到buyer小哥又不高兴的打电话过来说:“不加了,没意思。” 这就是为什么要用agent, 关键时刻人总会感情用事...
我说“你先等等,我这儿正算我的commission呢,想着帮你再加一点。我老板住院了,不能让她看见我的commission disclosure sheet就气得再住回医院去”
“不要加,那我们就加五千好了。”小哥利索的撩了电话。
listing agent不吝赐教深更半夜的打电话过来,五千块怎么打发得了。九个offer,早就推上M十万了....等我在一万和五千之间选了个数目给listing agent打了电话过去,她竟然说了声谢谢,我会心的笑了。
人家seller早在open house之前就想签我们的offer,只是listing agent敬业的说“That's how to do business”,坚持大家公开bid. 加少了不是辜负她的一番心意,白折腾一场。

房检的时候,见到 buyer的太太,我问她开心吗,她莞尔一笑说“多亏了你”。

银行来appraisal了,竟然比我们最后的出价多估了一万多,这是我今年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因为房价在涨,银行滞后,所以每次都低估,我还能趁机帮着Buyer再讨一点钱回来。这次保守的银行第一次走在了我们前面,Buyer觉得他的付出真的物有所值。

回头看,好像每一步的判断、出手和运气都不错,可谓恰到好处。





写得不错!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hehe

确实是十分感谢!如果第一次就听你的上##K的OFFER,肯定当时就搞定了。不过呢,若当时真买下来了,我们就不知道这房子有这么hot,也不会觉得你这个agent有多厉害, 没准还会觉着你在忽悠我们呢!现在是我们多出了钱,你少赚了钱,房子最终搞定了。你的RP是大大好了。It is still a happy ending.
我手上有个客人专门喜欢豪宅,我领着他们踏遍了Lexington, Winchester and Concord的山山水水。几乎有short sale的地方就有我们辛勤的汗水。
在Lexington抢过一处房子,刚开始觉得离2A太近还顾 重重不肯出手。没想到后来高手云集,抢到五万才罢手只因为后面有一个四不像的加建,多一个family room。后又发现了一处short sale,也是加建,房主气吞山河,一口气加了两千多尺。加这么大还加个什么劲,索性翻建。可叹前seller也没什么品位,新房和旧房顾此失彼,相接的地方不错,可新房本身看着很怪。赶上现任房主入不付出,对豪宅疏于照顾,造成多处漏雨,竟然能从二楼roof通过墙体流到一楼的family room的ceiling中间。我刚开始看走了眼,还以为上面是bathroom。地下室有Mold,黑黑的一圈。我把report的移交给listing agent,他二话没说就自砍三万,我终于有了机会神气活现的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通常都是牛气冲天的listing agent,收了大把offer后这样教训我,还想上的话不仅要有nice money,contigency还要一个不留)。用inspector的话说“这个房子是个烂苹果,不值得修。”
Concord有一个大房short sale,处在老林深处,太太大喜,说是一个天然氧吧。可地下室潮湿不堪,Mold的长毛有一指长。 我们面面相觑,想想要不要换换思路,小点行不?
不想第二天俩人又兴致勃勃的来找我,这回看中的是百万大房降到七十多万。把我从教会里拎出来,打了个电话约了appointment就匆匆进发,我连房子多大都没机会看清楚。 我们的车沿着长长的driveway徐徐滑入,感觉像是进了深宅大院。停车到后院,一回头,怎么豪宅没有Siding?New Construction?白花花的防滑纸在风中颤动。 我的心情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开了门,竟然地上是subfloor(地趟板),找不到厨房。我灵机一动,跑到地上去找Plumbing留下的洞,从而确定了厨房的位置。从插线板,电开关这一点一滴的小处也能领略到昔日主人的豪华。family屋里的壁画粘在墙上无法带走就被恶意的涂花划坏。浴室里连dry wall都不在了,可能tile也不是凡品,于是只好连着dry wall 一并取走。
夕阳西下,映照着遍体鳞伤的豪宅,墙边的一个个深坑曾经是名贵植物生长的地方。
昔日的风采已经不在,我仿佛听见房子在低泣,诉说自己的悲凄和无奈,追索着往昔百万庄园的记忆。
想起银行因为六万的second loan就能foreclose人家六十万的房子,和房主展开激烈的title争夺战。让房主为了泄愤把房子能拆的拆光,能砸的砸烂 .....
看着满目苍凉,不禁哀叹:是天灾,更是人祸!
我对short sale并不反感,而且我的有些客人专门喜欢short sale的房子。可short sale也有许多麻烦和纠结。

我的朋友就向我诉苦,title一天就能在银行和owner之间打一个来回。早晨是owner的,中午就变成银行的,到了晚上又被owner抢了回来。buyer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找谁买房啊?他们纠缠不清,我的定金咋办?很像我老爸讲的他小时候的故事,他们家的小镇早上是国民党的,中午共产党打进来了,晚上不敢呆撤了,胡子土匪又进驻。

我帮客人买了一个commercial的小房,因为有两个loan。两家银行终日吵闹不休。反正second loan到了foreclosure是血本无归的,可在short sale就让人家拱手相让到底是为难。拖到至今我们都不知道这房子买下来没有。房子是一个装修公司的(怂恿我去作装修的同学听清楚些),所以把自己的楼上当作展台装修到极致,地下室却见不得人。我的客人说要几千就好。我却多要了五百。晚上忽然替seller难受,人家都走到这份上了,我又何必为了impress客人来为难他,五百块对他一定很重要。于是就等着他们来讨价我就松口,没想到他们第二天答应了。于是我的内疚又加深了一层。
交文件给公司秘书的时候,她瞟了一眼seller的名字就大叫“OH, My goodness, 我认识这个家伙,他给我刷的房子."
我苦着脸,跑上去说“对不住,我带人买了他的房子,世事难料啊!”丝毫没有察觉她高亢的情绪。
“I know this will happen."
我才发现自己滥用了好心。
“他来我家的时候西服革 ,可第二天来的家伙根本不会英文,拿个喷头把我的车和家具都毁了。”她瞪圆了眼睛撅着嘴巴对工人说“GO HOME”,此刻也难掩她的愤怒。
真是small world, 现世现报。
我一下子释然。
你是不是过于矜持了,为什么只收一千?你说好了回扣的百分比,如果没有你这个buy agent也拿不到五千,为什么就是特例了?
I am the worst customer: no budget, no need, no time line, only want to bottom-fish.

My agent is the best: patient, nice, knowledgeable, with scientific background, and gives 50% rebate.

With the federal support and low rate, houses become affordable again. I cannot compete with any serious buyer. Have to move to a higher price range and check out houses that has more bathroom than bedroom.

The market will cool off in a couple of months, my agent told me.
Refinance 的同学赶紧,3.125 This afternoon。现在不超过3.375.
Vivian 7818794366
单单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是纷争,越是事情不断。
Boston连降了数天雨,很多房子都被水淹了。于是Lexingtion的房子以后就更难找了,既要远离高速和2A(大家都知道Lexington被95贯穿),又要没有termite(Boston阴雨潮湿,Lexington多树外加住户喜欢在房子很近的地方堆木柴,和木屑Mulch),现在再加上Basement不进水。这三不沾的房子想不被抢出天价都难。
我这里来借工具讨主意的电话那几天比买房的都多,才提醒我给buyer打电话去房里看看。buyer不敢马虎下了班就跑了过去,一见各家各户都在扫水扔地毯,情景十分壮观。后来一统计,一百多家淹了八十七家,能不壮观吗?Buyer当时就急了,三步并作两步,直冲地下室,见里面已经积了四指深的水。我马上通知listing agent,她说明天找人收拾。我威胁道”淹水和泡水可是两个概念,你给我泡个overnight,回头有Mold或者termite的烂马七糟的东西出来,我们有的是耐心和你在closing之前之后说清楚. 我家里有Pump,可以带过去抽水,但你必须在场。" Listing agent说自己搞定, 于是在我的buyer还没回家之前就带着人到了,她还有闲心和buyer说了些你无权在这里的大不敬的话。
Buyer回家细想有些担心,怕发水影响小区的房价,想不要这个房子。我说你回头bleach一下楼梯间的木头就好,Lexington的房价怕是没那么容易影响的。
后来在我们办公室里一打听,Closing之前被水蹂躏的房子还真不少。有一个百万大房淹了,地下室装修的档次肯定和它的身价相匹配。尽管seller装了sump pump在那里又修又换,可损失超过了两万五,于是buyer拿着deposit跑了。我这小房里地下室除了水泥墙就是tile,想编出个两万五的损失谈何容易。
可seller的agent咬紧牙关就说没有Damage。于是我们就这小小楼梯间展开争论。我们要求termite和Mold的treatment。Seller的Agent很生气,说我control buyer的能力低下,我小声提醒她不该老和buyer吵嘴架。临近closing卖方的attorney大喝一声,不买不行。我们的attorney说,那就速战速决赶紧谈损失,回头loan过期了还close个啥。Listing Agent也想过味儿来说,“就是你在那里拱着buyer要钱。”Seller怒不可遏,从加州打电话给RE/MAX office让另找个Buyer的agent过来替换我这个坏心眼的家伙。
我告诉buyer,她淡然一笑,“各为其主罢了。”
定下closing的前一天买卖双方各找inspector过来集体会诊。
头天晚上listing agent紧张过度,打电话过来让我一定要到场。
“行,”我痛快的答应,大家都如临大敌,我能不去吗?
“你去了别乱讲话”
“行,我不讲话”
“你不能不讲话,你要把握buyer”
我只有苦笑。
inspector对着房子说Mold已经bleach刷过,termite想洑水进来的话会drown的。我们听说过雨水过后termite就搬进来了。人家当然不是洑水进来的。再说了,你的seller都有才的想出换buyer的agent, 我们这边儿想出个把个会水的termite也不为怪。
seller也是不容易,人早搬走了,出租又无人帮忙;卖个房子又空了大半年;加上两头的commission净赔两万五外加搭上装修地下室的tile。于是我们就只要了个门钱,减去给inspector的钱就请不起人了,buyer还得自己换。
不过buyer也没嫌我无能,回头又介绍了她一个姐妹给我。
于是listing agent放话出来inspection一分也别想拿。Inspection那天一早就来开门,顺便给我看他们的第一个offer。seller和buyer都是中国人。buyer怎么都讲不下来一分钱,最后就写了一个N8888.00的offer出来。这样再不济也算讲了$1112。我真是羡慕buyer同学的幽默。seller果然同意了。不想buyer的Visa不能借贷款,所以在验房之后就没了下文。我好事的问她“那你们那$1000块退给buyer了吗?”“退什么退,他在拿pre-approval letter的时候说谎。”
我一阵胆寒,想着buyer在借贷款的时候怎么想得到Visa这一茬儿,银行的policy也是六月天说变就变。我当年还听说有post Doc拿着J-1Visa买房的。可怜buyer无端丢了一千块,还好不是在签了Purchase&Sale之后发现。listing agent看我张大的嘴巴半天收不回来,就不屑的瞟了我一眼说“我觉得seller作的一点都没错。”回头我对buyer小声说他们两个都不大善良,以后我们要加倍小心。
listing agent的意思是人家多付$8888的买家inspection之后都一分拿不回来,你们就更别想了。又指着门铃说这是我花$129修的,不敢找seller报销。
一个小condo也查不出什么大问题,inspection买的也就是peace of mind,只发现两个水龙头拧不紧。我觉得一分拿不到,实在替我的buyer委屈,就说我出五十块吧。buyer说不要,看看好人都被我碰上了。
签P&S的时候就又开始吵了,说我们拒绝inspect common area。那明明是association不愿意我们看,想想他们小区condominium reserve fund 里有很多钱也就不看了。可写个拒绝上去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于是两个attorney就一盘牛肉还是牛肉一盘的问题在那里吵个不可开交。那时候刚刚开春,attorney也闲的慌儿,好容易来了一个case,大家做得都很敬业。我们的attorney甚至还要求吵不完再延两天。listing agent大怒,说不签就请你们走人。我一听急了,通知我们的attorney速战速决。于是她虎头蛇尾一个下午就给吵好了,让我们签字。吵的内容也不外乎closing之前我们可以去看两次还是三次的问题。

才过了一周,listing agent就开始催我appraisal。我就去催broker,可appraisal的时间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condo的文件还没齐不能submit,怎么order appraisal。后来我了解到为了防止银行和appraiser之间有勾结,在他们之间人为的修起了一道Chinese wall。看官你千万别高兴,因为隔开两头的是老美。listing agent就开始说我们的broker不做事,整天在那里goof around。到了银行commitment 的期限又发现condo的master insurance cover的东西又不够多,让他们加。listing agent再一次出离愤怒,说园子里一百多个unit买卖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为了你一家改master insurance。又说你那个mortgage broker她作的rate便宜,可手里的loaner资源有限,便宜的loan自然就审批严格。我想想觉得也貌似有理,又怕真的seller反悔,就说那你来指定broker。只要他们能match我客人的rate,我们可以换。这样做很不义气,第一个broker的appraisal 费就打水漂了,她为人很好,从来不收客人的appraisal fee(三百五十块),或者押金什么的猫腻。为了客人的利益,我把她给出卖了。 还好说“我们拒绝检查”的seller的attorney并不糊涂,换mortgage公司,瞎折腾什么呀?给了我们五天时间还真搞定了。
接下来listing agent又搞出个commission disclosure。歌词大意是5%的押金就是broker的收入了,回头等closing几天之后付给RE/MAX。 我等个三年五载的没问题,可我答应客人的1%怎么办?钱一旦进了RE/MAX公司那就是进了虎口啊?想拿出来的话就剩1%的65%,我还要给客人交税,这样客人所剩无几了,说我是江湖骗子,那也是名副其实。
于是我领着两个attorney和listing agent在网上你来我往的吵得不亦乐乎,我有时还顺手把buyer 也cc上. listing agent一张嘴对我们三张嘴竟然也丝毫不落下风,最后竟然对买家的attorney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有事找卖家的attorney。再对卖家的attorney说钱不再我这里,我不能给你我没有的东西。最后两个attorney灰溜溜的说,wenny,我们帮不了你了,按惯例就是seller的broker来付钱给你的。我对seller的attorney心存感激,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把他也给惹翻了。
最好玩的是buyer事后傻乎乎的跑来问我,吵什么呢?几个人吵得那么热闹,和我有关系吗?我欲哭无泪。
刷墙 4/07/2010 07:27
0.刷墙

$1100(包括人工+漆+刷墙壁,ceiling,窗户,baseboard,crown molding )
1.换siding:

a.木头siding: $20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2500 to $4000)
b.Vinyl siding:$16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1200 to $1600,basic: white)$2300 (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for 2500sq 单房)
2.换roof:

$1000 to $15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28 to$45一包,50-60包,depends on attic多高)
3.换窗:

$40 一个(人工+拆旧的拖垃圾),
窗户 $110(杂牌) to $180(Anderson)
4.打地板:

$1.50 to $1.75(人工+拆旧的拖垃圾),
$1.60 (人工), 一平尺 for 300sq
地板(材料not finished)$1.87 sq
地板(材料finished)$3.5 to $4.0 sq

5.翻新洗手间:

你出灯,Vanity ,toilet
灯(lowes,找75% to 90% off, 经常有)
Vanity 单洗手盆($100-$200)双洗手盆($300-500)去 Sam's or Costco
Vanities carried by homedepot and lowes are too plain.
toilet($88 to $300)
$2000 to $2500.包括浴盆($100),瓷砖($1.00/sq),水泥板加人工。
装修价格一览 4/06/2010 08:08
这里有一个group discount在里面,有空请看看《夹板理论》。大家团购来让市场透明。如果你有更好的人,不要藏私,请务必推荐给大家。
1500sq single house 单房
1.换siding:
a.木头siding: $20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2500 to $4000)
b.Vinyl siding:$16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1200 to $1600,basic: white)$2300 (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for 2500sq 单房)
换roof:
$1000 to $1500(人工+钉子+拆旧的拖垃圾) ;材料($28 to$45一包,50-60包,depends on 屋顶多高)
3.换窗:
$40 一个(人工+拆旧的拖垃圾),
窗户 $110(杂牌) to $180(Anderson)
4.打地板:
$1.50 to $1.75(人工+拆旧的拖垃圾),
$1.60 (人工), 一平尺 for 300sq
地板(材料not finished)$1.87 sq
地板(材料finished)$3.5 to $4.0 sq

5.翻新洗手间:
你出灯,Vanity ,toilet
灯(lowes,找75% to 90% off, 经常有)
Vanity 单洗手盆($100-$200)双洗手盆($300-500)去 Sam's or Costco
Vanities carried by homedepot and lowes are too plain.
toilet($88 to $300)
$2000 to $2500.包括浴盆,瓷砖,水泥板加人工。
  1, 2, 3, 4, 5, 6, 7  
[Time : 0.038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831.66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