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很高兴的一天。
因为我手上有一个谈成的房子客人不要了,listing agent降价以后竟然被四个offer抢出了个好价钱。Listing Agent打电话来催我们签release form,顺便谢谢我们反悔了,因为听她的意思像是比我们大刀砍成的价儿多卖了快两万块。
我又好事的查了一下Boston波士顿房屋经纪人(五)里提到的那个不要的房子,它后来也比我们的谈成的价格高出一万多块成交,一个月就close了。
List Price: $269,900
Sale Price: $255,000
我很兴奋,我的工作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只有客人不买的房子才知道价钱谈的合不合适,而且每一个房子都是在我们退出三天后就under agreement。我当时就对我的客人说他们卖别人肯定不会是这个价儿,我的客人还和我急,问我凭什么这么自信?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attorney看了也觉的好笑,还让对方的attorney掲了三百块钱油走,因为我们退的太迟了,劳动了seller的attorney作contract。不过我们会换个好学区再战的。
接下来讲的这个房子也是一个condo。如果说上一个deal是我最费时的,那这一单就是我最费心的。因为我们从头吵到尾,从下offer就开战,commitment date吵,commission吵,closing之前又淹了水再吵。一个deal作下来吵得我头晕眼花,精疲力竭。有意思的是,Listing agent后来还坚持不懈的recruit我去她们公司,可能觉得和我吵得其乐无穷,让我和她去office坐对桌;要不就是想着当敌人太难相处,还是作朋友容易些!
这回来找我的是一个姐妹,而且还是我的同行,也是搞化学的。她的1%我等了一个多月才给她,就是因为listing存心裹乱,她也没有恼我。attorney说我的client都挺nice的,我也很为此感恩。
因为L区没有什么房子,一共就俩。我就只好敬业的每个show了三遍。我建议她去买便宜的,因为继承人急着出手,已经很便宜了,还可以再砍砍。她嫌其中的一间bedroom小的太小,大的太傻,就决定买另外一处 ,我问她一个bedroom的size值三万吗?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不能让我的客人都去买白菜。
后来那白菜也卖的惊心动魄,我有幸参加了竞价,我的offer出去当然还是垫底的,以后会讲。
Listing agent牛气冲天,我在门外给她打电话问锁头盒子藏哪了,被她无端教训了一顿。说这不是short sale, 低于N万的offer不要送过来丢人现眼。我们不信那个邪,照样拿了低于N万的offer过去,反正by law她要拿给seller看。seller的心理也是变化的,我不信他房子戳半年了,架子还能绷得紧。后来一查,seller确实不容易,加上commission亏了两万。
交offer的时候我还是谦卑的说这只是start of the game,不想让她把offer摔在我的脸上。于是她就翘首等着我们涨,可涨到离N万还差三千的时候我的客人原地不动了,listing agent怒不可遏,电话里对着我咆哮,遗憾我在浪费自己的时间还把她的也赔上了。过夜又Email一个园子里的另一个刚刚出手的房子,多叫了两万五“see,see,see!!!”。我当然知道,那家的listing agent是我们office的,就是因为贵的出手了,我们才连夜offer这个便宜的。我看了实在好笑,就顺手转给了我的buyer。buyer也来了气,说我宁可多花两万五银子也要隔壁的房子,她的房子太破。我说:“你给我两万五,我能帮你做到隔壁有的你都有,地下室还多个洗手间,而且是全新的。”她想想也是,就答应再加三千。
我们看listing agent的架势也没指望谈成,他们像是一分都不让的样子。没想到过了两天listing agent就兴匆匆的拿着一打儿纸回来让我们签字。
我好事,问listing agent怎么办成的?因为当时已经到了一月底,明显的感觉到房市要往上拱了。她说this is not a game forever, got to be end. 我听得直发傻,原来还可以这么干!回头对buyer说我要是listing agent,绝对不会答应这个价钱。我的buyer疑惑的看着我,心里想着你到底是哪一头的。
果然签约没几天,她们就收到一个好事的backup offer. 价钱和closing时间无一不比我们好。我就想不明白了,哪位神仙寂寞难耐干这事儿, 不是给我们添乱吗?后来住在园子里的租客告诉我,园子的种种好处,并且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再出房子她就去下手抢。
于是listing agent牛气凭空又涨了一截儿,seller见了backup offer也没说出什么好听的,所以我们的日子更难过了,listing agent估计天天想着怎么把我们踢走。
我这一个星期过的极其忙碌无功。
周一去拼抢L区的房子,说有六个front runner,可很不幸,里面没我。我一听就急了,说你等着我要再加钱。Listing Agent说我们再有十分钟就签字了,我说俺飞过来。回头向客人又要了两万块,说不成我就不再给你打电话了,免得你跟着闹心。然后对着电话一点点的加到最后,被listing agent嘲笑道,not even close。正对着电话发呆,我的另一个客人打电话过来,劈头就问我你今天是不是去抢山边的房子了?我老实说是。你offer多少?我说了个大概。她一听就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这点钱哪够呀?起码加五万,十九个offer。我写就是二十."我没好气的说,"你几年下来房子没买成,人成半仙了。快告诉怎么猜的?我中午present的时候才十二个。”她说“我就坐在open house里数鞋,你看那一波一波喜形于色的人流....”
于是我的客人自此又多了个事儿干,帮我数鞋儿算offer。下回你去open house看见有个小女孩儿对着鞋堆摆弄手指头,很可能就是我女儿上阵了。

周二去抢N区的房子,这回close些,第二名,可第一名实在太牛了,所有的contingency一个不留。那房子所见之处满目沧桑,Boiler底下一大滩黄水,银行很可能不批loan啊。可怜我连个树杈都没捡回来一支,莫说擦到屋角;

周三在家里闭门思过,想着下回怎么把牛人都劝退。有人打电话进来向我散布小道消息,说L区有一处房产beneficiary急于脱手,20%down。要说地产界里经常会时不时的出点谣言给众仙无聊平静的生活掀点儿涟漪,在Reator,builder和attorney之间传一传,然后就无声无息的消散了。最common的就是哪个房子得了多少offer,拼出什么样的天价来,让没有见识的小仙也过过干瘾; 再就是诸如哪个real estate office 的management出了问题,好的agent都跑光了;哪个builder的资金紧张,赶紧带人去吃大户,分一瓢羹。
面对传言,有的时候一笑了之;有的时候还真得当真。
放下电话我就想,找谁去呢?如果给我手上每个L区买家发个Email,回头发现是乌龙事,还不把我当骗子给作成生煎包子。找一个影响面最小的吧?我女儿的同学一家,反复向他们强调可能是谣言有误,错传勿怪。他们很豁达,说:“反正误传的话是你白忙活一场,我们只是跟着看热闹。干活的不嫌累,哪有看热闹的抱怨的道理。”
于是连夜show房子,写offer。我们去的晚,天黑看不见back yard, 隐约可见是个大坎。我不放心,让client明天一早再来看清楚。我的client大手一挥,你看看就好。我忙说那哪行啊?不看不能发offer。
Offer递上去就让人家干净利索给拒了。尽管我们两星期close,可加州又冒出一个姐姐,不同意。这时listing Agent才明白过劲儿来,生气谣言都出去了,怎么最该知道的她,不知道?于是大呼一声“白菜价了."她的狐朋狗友立马听招呼,offer也像雪片一样的飘来。
可能比我们的offer,高点不多,于是房子两星期就出去了。
我的client后来问我怎么那么快房子就下市了,我说只能证明一点,谣言是真的。可我们都是实心眼,应该给人家多少再添点....
我由此得出的教训是继承人一定要有两个,一个败家的话,还有一个说“不”。
她的照片是在一次教会的集体婚礼上照的,都是同主里姐妹的合影。当时她已经在病中,还用她孱弱的双手给大家作了玫瑰花球。所以她的颈下有一丛绿叶我怎么也消不掉。索性把她放在玫瑰花丛中。
两个小时以后,我头晕眼花。把照片的底稿给她的大女儿看,她一口就回绝了我的玫瑰花创意。时间来不及了,只好又选了几张照片,找了一个专业洗像馆,先打印出来再说。在经历了高科技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我毅然抄起了剪刀。
对着几张照片,我拼凑了一番,把缺掉的一片发丝补齐。又用我女儿的画笔把毛边涂抹了一下,一张色彩亮丽,容颜生动的照片就出炉了。本来还想着把拼接稿拿去CVS扫描再打印,发现出来的颜色不可与原版同日而语。
在追思会上,终于把姊妹亮丽的容颜展现在大家面前。

第二天的追思会本来定在十点半,可九点半就有一帮身着黑礼服的老美坐在了中堂,静静的看着一个个花篮摆上台前。大家在走廊里站成一排,等候灵柩徐徐滑入。
她的姐姐本来想着打一场持久战,离夫别子,带着五年的衣服,从中国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伺候妹妹。可她在打点行李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为自己准备一套妹妹葬礼上穿的黑礼服。二十四小时衣不解带的照顾妹妹,帮助她呼吸,调整身体的位置。虽然辛苦,可想到她还活着,胸中就有不灭的希望。
大家献歌唱的是“除你以外”,这首歌我们平时唱了几千遍,在这个时候却发不出声音,我在里面只是跟着嘎巴嘴儿。
看着她的生平回放,由一个baby到同小学同学定终身,再到后来携大女儿来美和先生团聚,生下小女儿。小姑娘今天是她十二岁的生日,以后每一年的今天在庆祝自己生日的同时,也会纪念到这是妈妈在天国的生日。姊妹的照片几乎每一张都是笑嘻嘻的,而且她的笑很有感染力,让人有阳光明媚的感觉。这是她为两个女儿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用自己的一生来追求快乐,保持快乐,并且感染带动周围的人。
主内另一位病中的姐妹见证她的爱:“我们经常聊起墓地,遗嘱和我们未来的路,就像聊家常一样。有的只是对儿女的不舍和眷恋....."
大家向灵柩逐个行礼。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她还不忘叮嘱自己的丈夫,一定要盖棺,不要让大家看了太过伤心。


她的生命如夏花般绚丽,鼓舞了许多人。人们虽然悲痛,但是有盼望,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天国再度相聚。在她临终之际,我们小组的姐妹也是这样握着她的手,代表整个爱主团契与她话别,相约天上见.....她幸福的眨了一下眼睛。

我最初只是抱着未曾谋面的歉疚,想尽一份心,不想却从她的身上得着力量。
一夜睡的不安稳,第二天七点就起身打开电脑一看,我们的组长发来Email,“风是我们的呜咽,雨是我们的眼泪,我们的姐妹被接回了天家”。家属决定周五筹备一天,周六就要举行追思礼拜。我赶紧发Email告知,我全天候命,随叫随到。
一早把两个小的送去上学,我就奔赴教会。路上才想明白为什么closing会提前,为的是让我可以为姐妹尽最后一份心思。我从加入爱主团契就不停的为她祷告,可忙乱的生活竟然让我没有机会去探望过她。这将成为我永久的痛。
大家组成了临时筹办委员会,商量各项事宜。中间提到谁干什么,让她的女儿去洗遗像。我想到她刚刚失去母亲,还是不要有什么实质性工作的好,就适时的多了一句嘴,接了下来。
我们的组长给我交代了两个地方可以洗相片。我总算聪明了一把,先回家Google再说。
我们的姐妹真的很美,年轻的时候甚至不输于范冰冰,平时也很注意打扮。可她竟然没有留下一张近期的单人照片。我们在小组活动的合影中寻寻觅觅,希望能卡出一个像样的头像来。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可以当天打印的不能改换背景;可以换背景的要等七天。
忙中偷闲还想着我的buyer要作final walk through。小哥在电话里叫道:"还走什么走,正忙着呢。"我一听急了,因为有一个计算机的大桌面连着书架什么的,房检的时候我说是那是build in。Listing Agent哪好意思和我计较,告诉我seller只拿自己的衣服出门。另外buyer要等着钥匙从attorney那里寄过来,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哪有买了房子,还要等两天钥匙在邮寄的路上的道理。

着急不如求人,给listing Agent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教会姊妹去世了,我要留下帮忙。可不可以他带着buyer去walk through。他兴匆匆的说就要接了seller出发了,直奔Framingham律师的办公室。一听我们这头一个人也不露面,有点失望。他说反正也要去取lock,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又得寸进尺的说可不可以把钥匙留给buyer小哥,反正离closing只有一个小时了。虽然不合规矩,但也出不了什么叉子。他问我相信buyer吗?那不是废话吗?我看谁都跟一朵花儿一样。他忽然问:“那你的commission怎么办?”我含糊的说“whatever,现在哪里还顾的上?”他竟然起了狭义心肠,说:“Wenny,我会跟attorney讲,make sure你拿得到。”放下电话,心里一阵感激,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和他再度合作,到时候我不会这样拖泥带水,让他到closing前三天还不知房子卖不卖的成。
放下电话,我下了决心,自己动手。于是我这双只修过房子照片的手开始编辑姊妹的照片。不是手艺见长,实在是鸭子上架。想着把姊妹的头像抠出来,再放在单色的背景上。一开始作才明白为什么人家照相馆要让顾客等七天。抠了几次都是前功尽弃,不由得急躁起来。计算机上的姊妹笑脸如花,安详的看着我。我顿时冷静下来,对着屏幕上的她说“别急,别急,我一定要让你漂亮。”她静静的望着我笑,我才反应过来猴子跳墙的实在是我。
信主多年,我从来没有想过被主接回天家的真正含义,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到她在天上看着我电脑前的背影,轻轻的浅笑。

泪不知不觉的在我的指间滑落。
话说到了星期四,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就等着close了。我的buyer小哥回国把假用得个精光,为今之日就是中午都跑不出来。连个offer接送他去attorney的办公室的机会,都不给俺。看着他和attorney的Email迎来送往,我只好表态任何时间,地点只要商量好了通知俺就好,我随时都方便。
晚上和小哥把HUD过了一遍,appraisal的钱提前交过了没有double收费的道理,recording一栏里收费高了一点,诸如此类逐项验过。中间他有电话进来,就跑掉了。我左等右等的不见回音,终于按奈不住在九点半打电话给他。不想他小人家正襟危坐在Chinatown的饭桌前和attorney close,问我要不要和她讲话。两人谁也没觉得少了我个大活人是个事儿,也就没想起来知会我一声。
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我就开始头疼。我知道自己糊涂,每次写了offer都要相半天面,一怕写错了地址,offer错了房子;二怕查错了零,多写一个上去,那样的话什么contingency也救不了我。多一个零,seller肯定会寻死觅活的卖给我们。可今天的事有点糊涂的过了头,竟然错过了closing。后来attorney告诉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closing table上唯一的明星是attorney,可来可不来的就是你们agent, 别人必须到场。言外之意如果我不急等着拿Check,来不来两可。
这时候忽然风雨大作,让人不禁心惊肉跳。我在窗前望着外面漆黑一片,想着buyer小哥和attorney回程的脚步。
无聊的打开电脑,竟然发现我们两年来病中的姐妹被主接回了天家,顿时我的眼前模糊一片,不知所措。以往无经验可循,不知这个时候应不应该去家中送行。家属在这个时间里是否愿意与人分享,被人打扰。
姐妹得的是一种肌肉功能丧失的疾病,慢慢失去了呼吸,进食的功能。从我们加入爱主团契,就开始不停的为她定时祷告,轮番的禁食祷告。每次我们一祷告,姐妹就可以睡得安稳一些。以至于让我一直天真的认为她会好起来,或者可以为她的两个女儿长久的留下来。
以往我们的兄弟姐妹去看她的时候,她总会聊起生命的价值,要把握好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尽管她后期说话已经很吃力,有些口吃不清了。每次大家怀着关心去看她,可出来得安慰和鼓励的反而是大家。
试想凡人被蚊子叮一口都会跳起来,她一点一滴的面临自己肌肉功能的丧失却无能为力。而关键是她的感觉还存在,意识一直是清醒的。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天,喝水都很困难,每天只睡几个十分钟。在祷告会上,大家有的心疼她辛苦,希望天父把她接走;有的万番不舍,求天父彰显自己的荣耀,医治她。我们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为人的渺小。
祷告会以后,她竟然神奇的睡了六个小时。于是又燃起大家求天父医治她的希望。
其实找mortgage重要的不是谁给你的利率最低,而是谁能给你办成事,这一点对等钱买房子的人尤其重要。Refinance的话还好商量,大不了不作了,买房子的就骑虎难下了。 既担心5%定金拿不回来,又不想丢了买房子的机会。 single房子还好说,顶多assessed value不够高,你还可以趁机再去找seller要点钱。Condo就麻烦了,两年新的不行,高于六层的不行,owner占有率不够75%不行......我这都是道听途说来的,每个银行的标准都不一样。一般rate越低,标准也越严格。
buyer签约P&S转钱又用了一个星期(他老人家在中国),再一看还有两个星期close。
我听说过一个星期内搞定mortgage来 close的,可那只是传说,现在只能直接去找local的银行。找Chase银行owner占有率50%就可以,但不能保证两个星期搞定;找NMTW保证两个星期close,但说不准50%的owner占有率可以批。一耽搁一个星期又没了,最后只好又回头去找broker。
这时候我的小buyer还在添乱,给我找了一堆网上银行。我一家一家查看,然后向他汇报。要么rate很低,closing费用太高;要么rate可以,但要三十天申请期,我一天也等不了啊。这一单作下来,把我的commission一折,大概合三块钱一个小时,下次我可以直接报名去Chinatown洗碗了。
在生活网上转了一圈,随便看看照片相相面,找了个忠厚面相的打了个电话。他一听我的情况就笑了,说甭找别人了,他们肯定都办不了,又随便说了几个mortgage行内名人的名字。因为他们都是broker,而他是银行的人,直接就有审批权。我喜出望外,马上如释重负的给他递好话“怎么那么一溜儿照片,我就找了您呢?瞧瞧我这运气。”他一听也来了兴趣,忙说“是呀,你怎么就选了我呢?”“我说“我相面相的,看你的照片胖乎乎的有点意思,所以就你了。”他听了哈哈大笑 。
偏巧我的另外一单condo也作的焦头烂额,appraisal之后为了master insurance该cover什么东西在那里扯皮。每次listing Agent都以“你的5%deposit别指望拿回来”和我告别,听得我抓狂。我最恨别人拿我客人的deposit说事儿。想着留条后路,就说“还有一单如果捂不住了也要请你帮忙。另外还有一个四十万的大单,你要凭本事拿”
他说“小姑娘,我没听过业内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呀,怎么还拿得出好几单?人家刚开始一年都成不了一单”
“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吧,by the way, 我是小姑娘她妈妈了,声音年轻,人老了。”
可怜listing Agent每天一个Email来催“什么时候appraisal,没人跟我联系呀?”
“我把commission都拿出来了,以为你们稳当,到时候怎么办?我们不能给你们延closing的时间”
我每次都说“别慌,我们还有时间。”
人家好歹也是手底下有十六个Agent的小头目儿,让我一拖再拖的很有罪恶感。

最后周一appraisal,周二出appraisal的结果,按原计划周五close。终于完成了一个星期close的神话。

后来listing Agent看得傻眼,打电话问我:“你们这些中国人是怎么做生意的,一个星期时间竟然还做得出这么低的利率。你们怎么赚钱的呀?”
我说:“没什么了,5年ARM而已。如果closing cost是zero,我会更开心。”

听得他在电话那头晕了过去。
我的另一个客人是要在Cambridge买个condo。小哥竟然是80后的,自我介绍说蜗居在此处。我正刚刚看完此剧,立马就喜欢上这个小家伙。
其实买condo相对来说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据个人喜好选个building。随后查查building的房子买卖,出租情况,再找相似大小的房子比比价儿就全齐了。我的客人中买投资房的人还真不少,自从有了wetland边上酝酿投资的事情失败,我对买房子来租的事情就更加不看好。 为来找我的客人准备了一桶凉水,先一桶浇下去再说,如果还想买,那就只好自求多福了。
我有一个朋友竟然发现房客吸毒。可自下了驱逐令,那房客就在夏天盖起了冬天的大被子,空调调到最低。两个月下来电费一千五外加两个月房费打水漂。
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子,是在Home depot卖电器的朋友讲给我听的。一个老头来买全套的电器,因为原来的东西一无可留。他的四个Bedroom的房子分租给四个女人,每次一个人走,另外三个就再去找一个。这样一租就是四十年,房主终于等到了四个女人同时退租的一天,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换掉。四十年,他自己也从黄毛小子变成了白发苍苍。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气。
比价的结果是人家要的一点也不高,房主这样卖还要赔一点。这点空间是抡不起大刀片儿的。听了我的分析,小哥很不开心。我说那就使点手段吧 ,在offer上忽悠忽悠他们。没想到offer下来的结果seller没动静,Listing Agent倒是很有诚意的要卖给我们。竟然拉着我要出让commission来给buyer。我哭笑不得,措手不及,对着电话失语。没想到现世现报,这么快就轮到我有机会来说“no one touches my money"了。真想像上文提到的Listing Agent咬牙切齿的学一回舌,正在走神儿,Listing Agent见我不讲话就急切的问我是不是生气了,还是他太突兀失礼了。我想着0.5 percent那也是钱,先把他那一半儿给我的buyer捡走再说吧。
可价儿砍到Listing Agent的头上见血,后面就没法再砍了。
小buyer马上就要回国过春节,我想着等他从中国回来再说吧。不想回国前又看了两处,都要价高得离谱。一比较,更加觉得第一个小房子可爱。老兄夜里十二点发Email让我速速办理签约手续。凌晨三点他老人家又发现了隔壁的房子sell by owner,让我do nothing. 于是我发Email祝他好运,郑重话别,对自己的白忙活儿一场也很是习以为常。不想下午他又转回来了,还是要买原来的房子。我是信神的人,相信神想给你的东西即使你不求也是你的。所以对他的归来表现得也很淡定。
其实sell by owner的房子很难谈成,因为seller觉得自己出力,双方的agent commission都是他的;Buyer抱着同样的心理,觉得至少可以分一半儿Agent的commission。而且价儿是seller定的,合理的不多。
举个例子我的客人去买sell by owner房子,因为我帮他递过Offer,所以他也算是well trained的buyer。他上去说了个价,女seller二话不说一拍即合。回来我和他夫人都说他太冲动。可还没等我们反悔,seller的老公回家先跳起来了,非要再涨一万五。我给buyer发了几个sold的房子资料,大意是这个价位加一万五你也买不到他们这样的房子,于是他们权当吃了个哑巴亏。碰到较真儿的人,这事儿肯定成不了。两个月以后,他们见我说他们的房子闭着眼睛就能多卖出五万。皆大欢喜!
我把sell by owner的房子Link给Listing Agent,告诉他这一紧急情况,说我和buyer已经在早晨话过别了,希望他们再降点儿,于是终于在buyer回国度假的前一天达成协议。也开始了buyer大撒把的里程。他临走留下一张空白支票,真是相信我啊!他像托孤一样把大小事情交给我。
没想到还没等到签P&S,他的loan就被银行干净利索的给拒了,一时我就傻了眼。这个P&S还要不要签,反正我们一分也没给。(Inspection的时候忘了给一千押金,因为listing Agent的公司没有escrow account要写给attorney。于是就在transaction的过程中忘了交出去)。
listing Agent给我打电话,我听那头鸡飞狗跳,问出了什么事?“seller是哈佛medical school的学生,正在那里哭那。”我想小姑娘可以哭的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回头5%压出去想要回来,估计我和buyer任谁也哭不出这个效果。

不过buyer喜欢这个房子,为人也够善良还是签了Purchase & Sale agreement
《经纪人》写来不易,因为既不能牵扯个人隐私,又要力争大家有看头,一般都要等尘埃落定才能起笔。
有网客抱怨我的表达能力不强。我也有同感。因为在《造房记》里,我描述General Contractor,写得也不是很含蓄,可还是有人要我推荐我的General Contractor。
不知大家做不做恶梦,诸如又要回去高考了,这个恶梦我做了很多年。我们一个六十多岁的台湾牧师,会被恶梦吓醒,梦见兵役服不完了。醒来看见太太睡在身边,才安下心来。我自造了房子就不再做高考的恶梦了,改在我家后院儿了。梦见几个工人又回来了,我慌忙问:“你们怎么来了?”嬉皮笑脸的General Contractor迎上来说:“刚开春,工人没活儿干,正好来给你家收收尾儿。”于是我立马就被吓醒了。我也算阅人无数,和Listing Agent斗智斗勇也是时有输赢,唯独与他相争是每战必败。
总有人问我wetland的事宜,town里是没有地图的。所以一切全凭肉眼来看,这样你就不能问我Lexington的wetland在哪里?我只能告诉你很多,因为Lexington有很多沟沟坎坎。讲一个wetland的我自己的笑话。
话说我的房子加建之后闲来无事,在房子市场上无事生非。忽然看见一处0.35acre的小房价钱飞流直下,我想着三十万就能拿下,于是开始了推到平掉的美梦。七百平尺的小房推了不用可惜,终于可以翻建了,不象搞加建那样畏首畏尾,顾虑重重。
先要捡重要的入手,问一下我家最有发言权的人,---四岁的女儿。我不想我女儿宝贵短暂的童年时光在颠沛流离中度过。我家先生经历造房的折腾已经让我彻底毁了,现在去谁家看见不顺眼的就要给人家修。人家说哪敢用他哈佛出来,这价儿是priceless呀?我们说当然是priceless了,所以就只好白干了,这样最公平。
我女儿一听就急了,中英文双管齐下:“No moving,I want peace.不能再搬家,never ever”
女儿的意见绝对服从,但也没有浇灭我希望的火花。只是由自住变成了投资房,风险系数加大N倍。我在网上信手找了一个合伙人,约了第二天去看房。一买一卖的commission全都Chip in,他包下所有的电工。我们两个也算是黄金搭档。
想着和Listing Agent套套近乎就多聊了几句。问她为什么第一次没卖出去,又回到市场上来了。她说有点儿termite的小问题把first time buyer吓跑了,已经Fix了。我说你不Fix,我也不在乎,因为俺要推了重建。她一听急了,“你不能推,推了的话你只能造原来的footage,因为在wetland一百feet以内。”啊,呸,七百平尺的小房我要造成几层的tower了,回头只能卖给神识不全的人。
后来去教会,听一个姊妹在讲那个房子,和我打的一样的算盘,说后面是conservation Land,所以只好作罢。视野开阔,风景如画,她说着尽露惋惜之色。
我和先生相视而笑,回头老公讽刺我说:“不是你一个人聪明,早就尸坑遍地了,也不多你们两个再填一层。”
那房子过了圣诞节就卖了,不知道买主是不是暗地里打着翻建的主意,在私下里偷着乐。
Listing Agent打电话问我你都底要什么? 我说Attic里的watermark换起来就是个人工钱, Nothing expensive,给我们八千就好了。他认真的说那你就一字不错的写给我,我脸上发烧。Seller想了两天越想越觉得他的房子也就值这么多,有人当下家接着就好,也就答应了。这段时间一千块支票一直在我手中,我给seller定金从来不怎么积极,当面签字的除外。于是慢慢腾腾的寄了出去。
不想节外生枝,银行不答应借钱,要seller一定修了才能过户。Listing Agent一听急了,因为seller有钱的话早就修了。Listing Agent气愤的给银行打电话,也没讨出一个说法。这头Buyer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老美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老了老了几千块钱都拿不出来。
我对此是深有感触的。我作mortgage的朋友曾经告诉过我,还是一个电台的著名主持人买房子才拿出三千块,还是什么Gift, 一看就是猫腻。我在还没有小孩的时候领着一家一个人养活一大家子的同胞看房,人家拿出的存款竟然令我汗颜。我们两口子工作的钱竟然攒不过人家。人家的日子还过得有声有色。我在RE/MAX 的老板总是劝我要发展High End的客户,因为Lexington一半的房子都在one million dollars往上。却不知道我在Low End里打滚也乐在其中。我告诉她我的同胞如果有钱买一百万的房子,他会去省吃俭用买下三个五十万的房子,租两个,住一个。我老人家有的是力气,辛苦三趟而已。
三拖两托,夜长梦多。我的Buyer害怕了。以为seller不想修,那一定是八千块钱cover不了的大问题。又想着几万块钱下去买个小房子意思不大,还不如用几万块钱当作down payment买一个大房子。而且termite的事情我们卖房子的时候一定要disclose,要是遇见个有termite不买的主儿就麻烦了。 Boston大多房子都是历史悠久,在那里屹立了近半个世纪 ,加上Boston气候潮湿,都或多或少有termite treatment的记录。可既然我的客人铁了心不要了, 剩下的事也就好处理了。我给Listing Agent打电话问check收到没有,我们要撤退了。Listing Agent说对不起,下午刚刚存上。 晚上我和Buyer打电话的时候跟他们讲了支票已经被listing Agent存了。
第二天打开计算机一看Buyer发来Email告诉我check cancel了,我有些茫然。给我的manager兼office owner打了个电话,她一听以为是谁咪了我buyer的Check,顿时大怒,向我要对方(也是RE/MAX) office owner的电话,准备披挂上阵。我说check被stop payment了,希望seller不要没事找事。放下电话正在发呆,一个realtor姐姐看了我的《造房记》打电话来问候,我无心谈我的房子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她大惊失色,说是出大事儿了。我说倒也还好,我老板刚刚说我Did a good job. 因为省得她费心去讨那一千块了,她在几个board和committee任职,所以做起事来八面威风,当然也有点匪气十足。 那位姐姐愤愤的说:“我是胆子小,怕事,你们RE/MAX 的Agent倒是个个生猛。”我心里说我是海鲜一盘!
出了一会神,想想等着人家来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还不如我自己送上门去。于是给Listing Agent打电话“Don't shoot the messenger, buyer's check is cancelled." Listing Agent怒不可遏,絮絮叨叨的说:“我们有backup offer,人家出价比你高,我对他们讲买方broker is great,Inspector很有经验,所以才把房子交给你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总不至于既要seller修,又要八千块credit吧?”我连忙说“岂敢,岂敢,我们没有,没有那么贪婪,Buyer就是被银行吓跑了。想到房子的问题连银行都不敢碰还有不抽身的道理。”“既然这样你把事情经过写清楚,我们Agent自己保护好自己就好,不要seller告buyer的时候把你给捎带上。还有一个坏消息,seller是个attorney。”Listing Agent又问我Cancel check之后他的罚款怎么办?我问了只有$35就一口答应我来付。顺便又不知死活的问他能不能把Release Form早些给我,他就自此没了下文。
之后我每天去check这房子的status,三天就出手了。Listing Agent一点也没有说谎,而且价钱肯定会比给我们卖的好。即使是attorney,想告buyer的话也只有告精神伤害了,因为没有金钱上的损失。
此后我和一个Agent在办公室陪老板聊天。另一个Agent夸夸其谈,非常aggressive。我听的眼花缭乱,在那个Agent走后就怅然的问我的老板“我的personality很soft,是不是不适合做这行?”我的老板严肃的告诉我说“刚才那位太aggressive,这些话我作了一辈子Realtor都不会这样同客户讲话。”她笑眯眯的话风一转“而且我也不认为一个Inspection就能拿人家八千块,是性格soft的人该做的事儿。”
尽管我的生意没成,但八千块却是我引以为豪的在inspection之后拿到的最高纪录,以前能拿个三瓜儿两枣儿的就够我和客人乐呵半天了。
我本来已经忙得三餐不济,想着先等等再写。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客户急急的让我查一个房子,打开一看竟然是老朋友,经纪人(二)里提到的后院有噪音的房子。于是Copy原文发出就好,客户也自此没了兴趣。想想还是有马上即时写出来的必要,因为我提到的房子还都在市场上戳着,说不准哪一天就被人糊里糊涂的买回了家。
前文提到舞动着钢叉的Inspector一叉叉出了白蚁, 我本来想着要有一阵子才能回来写这一段儿,没想到峰回路转,可以提前见光了,因为buyer不要那房子了。

我还是从头说起。在show房子之初我和listing Agent沟通过,先问他Roof,Burner,窗户的高寿?他说都是二十年到二十五年不等,一句话都得换。回头和Buyer写Offer,她说我们投石问路吧?先砍个10%再说,然后对我调皮的笑。我暗想着都是《经纪人》惹的祸。我把Offer Email给Listing Agent又另外打了电话留言告诉他我写了Offer,请他查收。没想到老兄出奇的糊涂,竟然没看到我的Offer,把我的pre-approval letter转回来问是应该发给他的吗?我又发了一遍给他,他老兄说在Travel,我只好耐着性子等,顺便祝他平安归来。他大喜过望说一定给我一个Generous的counter offer, 果然seller出奇的大方。我兴奋的告诉buyer,可她老人家又看上了另外的short sale的房子。这头终于还是不好意思让seller先签,回头Buyer不要我就兜不回来了,于是只好用缓兵之计,要求再看一遍。偏巧Short Sale不能看,于是就只好拖了两天到了星期五。不想Short Sale的房子虽然比Assessed Value便宜个七八万,但是缺点也很突出。门口对着教会外加一条繁忙的马路。回家就把counter offer改一改发了过去。想是Open House的广告已经发了断没有取消的道理,Listing Agent先是不理,到了星期天终于发来Email抒发了自己胸中的郁闷和对我拖拖拉拉的失望。我到底心虚也就不计较,让他从心底里鄙夷我吧。我也几天没睡好觉,就像下棋复盘一样把事情反复琢磨。Keller Willams有一本人手一册的红宝书,里面讲到好的Agent和一般的分别在于有些事儿一般人不敢做,优秀的Agent会说“Who said we can't do this".如果让Seller先签,一天肯定就拖没了,这样就争取了我们看另外房子的时间。可这样做我心里不踏实。
过了周一他可能Open House没等来Offer就又来找我。于是我们连忙约Inspection,于是就有了上面不成器的小仙要在first floor测氡气和挥叉戳出白蚁的故事。
长白蚁的地方是Sill, 就是木头和Foundation接界的地方, 大约有十个feet。七个feet以上就是Structure的问题了。想起我刚在L区没抢到的房子就不爽,大梁驻了白蚁竟然最后还让我们自己修,那可是一万到一万五啊!而且这样的房子后来还有人抢,实在是窝囊。Inspection的时候发现阁楼里有很多Buckets,情景十分壮观。
我跟Buyer商量说要钱,因为自己修了放心,还可以使劲Bargain。举个 例子我们是怎么估价的。假如你买的房子deck上翘起一块木头,但凡长手的人上去几个钉子锤一锤就好。可那多不Professional呀?我们的估价是让contractor来一趟。他们那种人即使来了什么也不做在你家沙发上随便噌一噌就是一百五,于是我们就童叟无欺的估价一百五。
我把房检的报告转给Agent,他说So What,你已经拿了一个Generous 的Counter Offer就断没有再要钱的道理。我感激Counter Offer慷慨的出人意料,但也没有就此罢手的道理。
刚巧第二天在个酒店里参加培训,于是利用30分钟的午休时间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Email。大意如下:Roof,Burner,窗户的高寿我们提前知道所以不作纠缠。但Termite不是老问题,写了一大堆的从inspector那里现炒现卖来的专业词汇,又是把房子架起来换新的听起来就麻烦,还要之后的treatment,否则termite无家可归还是会回来;Roof老了需要换和roof漏雨也不是一个概念,敢问楼上接雨水的Buckets在那里安家几许?
又给他分析形势,这么个五脏六腑齐全的小麻雀Target的买家肯定是First time。通常情况下他们能拿出down payment已经是不易,哪里有几万块在那里换新的瞎折腾;再者有经验的First time买家不多,见了你attic里的Buckets和watermark强大阵容早吓跑了。我们没跑是因为我刚造完自己的房子正在手痒;Buyer已经在市场上逛荡了有些时日,光Inspection就做了三家,也就没那么轻易被吓跑。
Listing Agent立马就回信了“thanks,work on that, thanks."看着他的回信我终于笑着咪起了眼睛。
我的厨房 2/04/2010 23:23

我的房子在打算上市的时候想拾打一下,一共四千块。楼上地毯都踩扁了要换。countertop为了好卖也要换。最后决定换countertop,算是好钢使在刃上。
说明1,这五个不锈钢插座花了五十,还是值的。
说明2,窗台用的不一样颜色的大理石,有一个坡度。想着太花哨,师傅说作出来好看。后来真不错。
说明3,炉台后的Dry Wall掉下来以后进行加固,否则大理石太重根本禁不住。
说明4,看到我的chandelier了吗?我觉得很漂亮,可惜观念太超前。Realtor狐朋非让我换了一个红木的吸顶灯,此灯后来撤退的时候来不及拿,丢在了地下室。现在我Home Depot搞厨房设计的朋友说大家都在kitchen里挂chandelier了,是新时尚。
说明5,Backsplash在墙角的收边是一个圆弧的转角。刚进门在Foyer里就能看见。不知为什么人见人爱。后来就因为这个,房子一个月就卖了(在房市具差的八月)。当然给了Buyer's Agent 3%也是功不可没。
说明6,看见右首边边上那个穿着一身唐装的小女孩了吗?这是我的别出心裁。 每次 Interview的时候对着屋主满墙壁的婚纱摄影都要痛苦的措辞,为了怎么委婉表达才不至于让火爆一点儿的房主给一脚踢出去而冥思苦想。道理是你的低眉浅笑在Buyer眼中并不是美轮美奂。他买房想的是自己在房里报纸盖头,晒太阳的样子,而不是满眼都是你的笑颜如花。我给女儿的艺术照要求是先看了画觉得不错,再发现小女孩很应景,回头想起怎么女孩这么眼熟,闹了半天是我女儿。国内的设计觉得我有病,问我为什么不直接去地摊儿学么几张字画,在他这里瞎耽误功夫?不过最后还是给我作了。
话说这位倒车的仁兄刚消停儿了两天就又来找我。老哥在L 区又看中一处房子,房子是白送的,因为卖的价儿和地价差不多。我一看顿时也热血沸腾,就在我家边上。我在去年冬天买房子时,那条街上有一家正在往天上加建。我当时实在买的不是房子,更多是寂寞,无所事事之余就去他们家同builder聊天,我在下面一叫,Eric就下来接我上去。现在的房子和他们家只差两号,我记得高速应该在那里拐弯,他们应该正好远离高速,安安静静。我对高速也是深恶痛绝,但是如果便宜个十万块,我觉得还算Priced in。
倒车的仁兄让我提前把Offer写好,就等他下班来签。一见时间还早,就先徒步跑出去看看。终于摸黑找到了房子,顿时傻了眼,就在转弯处。而且别人门前再不济还有个房子或树的挡挡,它的对面连树都在这里断开,正好对着高速。我无精打采的回了家,正碰上他老人家在我门口东张西望,于是又陪他赶过去。他说还不错,毕竟价钱便宜得已经同Condo有的一拼了。我早早就让他准备Pre-approval Letter, 可他连支票都没带。于是他去另外发支票给Listing Agent,我在等他的Pre-approval Letter。这一等就耽误了时间,Office下班了。Listing Agent一定觉得够奇怪,怎么现在大家付款都用Fax了。第二天我们想想也就不忙着发Offer了,等看了房子再说。
房子是Split,据说是老人死了留给了孩子。孩子没想好是卖还是租,就这稍一踌躇的功夫房价就降了,再一犹豫水管又爆了,房顶也漏了,只好匆匆Winterize以后扔到了市场上。我们大致走了一圈,还想回味一下主人在时的风格。我指着房子的一头说:“在这里加建吧,离高速远一点,正好建一层加阁楼。”他说“停,停,我干嘛要加建呀?小破房推了算了。”我心里想:怎么财大气粗的主儿都上Boston来扎堆儿来了,还都让我给赶上了。就指着百十尺外的高速说:“ 您盖房子肯定小不了吧?怎么着也得三十五万往上,七十多万就摆这儿?”他说如果加建的话,那个小房子就太破了,容他回家想一想。到了晚上问我Offer发了没有,我说:“没最后听到你的指令,我哪敢呀?”“那就等等吧。”以后就没了下文,留下Listing Agent捧着一张支票的复印件在那里望穿秋水,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不过也不会望得太久,有的是艺高人胆大 的勇者前仆后继。
下面讲的事情和买房子无关,但是可能对许多人有用。
前阵子Boston连日下大雨,我的一个朋友地下室淹了,连忙给帮他装修的老Q打电话。没想到电话里听到哗哗的水声,原来装修师傅家也进水了。我朋友对着汪洋一片想讨个主意,老Q苦着脸说:“还有什么办法,我就用个小灰铲都铲半天了." 我的朋友夫妻俩个受到鼓励,一鼓作气干了六个小时才搞定。
我的主意有二:
1.去Home Depot买一个$35的吸尘器,Home Depot的人告诉我虽然说明书上没写可以吸水,但是却可以这样用。
2.买个小马力的Sumpump(1/6,百元之内),和黑色塑料管($10),平时备用。有事的话把Sumpump丢在水面以下(地下室的地面已经积水了的紧急情况),相连的管子从窗口甩出去,用重物压劳,就可以排水了。
总有人问我要不要给老房子加Bi-dry,回答是看你的Foundation有多大。大多数Boston的同学就不用了,因为咱的房子几层加起来够三千的都不多。想加的话加个Sumpump就好(挖坑加桶撒石子$270),放在墙角,不会伤到地基。
另外我在宾州的朋友打电话来问下水道的问题。下水道堵了,找老美来通charge三百块。告诉她原因是她家的参天大树的树根长进了下水管道,于是虽然是暂时通开了,24小时树根长一长就能再把它堵上。想根治的话六千块大洋。我感觉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大忽悠儿!我知道一个Case是建新房的时候,下水道的土回填。工人图省事用推土机推大块的石头回填,当时就把下水道给砸漏了。于是此后几年的房子排水都流到了房基的外面直到被新的房主发现。把土翻开重新接才花了两千。我的馊主意如下:
1,砍树(八百),搅烂树根(五百)。我朋友说树是一道风景,不舍。
2,自己去Homedepot买电动的通条每次自己通。
她告诉我知道堵的位置,我觉得挖挖边上的树根应该不难。没想到后来三百块在下水道的人口处儿吸吸就解决了。
今天去了一个inspection,很有感触。房子很老,估计可以去申请This Old House作被拯救的Candidate。我的client很聪明,从我给她的List里找出最便宜的Tiger,预约的时候一再强调房子老,让他们派最有经验的人来。老人家一早就在房前等我,让我很感动他的敬业。老人家提了个钢叉直奔地下室,对着和Concrete相接的木头和梁一顿捅。我正在那里担心好的也被他捅坏的时候突然发现声音由咚咚变成了咔咔的脆响,就像木头变苏了一样。Termite,心头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那个位置应该不容易换。明知道他不会告诉我多少钱,还是忍不住问他换起来贵不贵。他白了我一眼,说麻州的法律不能给客人估价。我碰了一鼻子灰,还是不死心。
这时测Radon的人跑了进来,在地下室转了一圈说没有插头,他要拿着家伙什上一楼去测。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Radon比空气重,主要在地下室。我的Client很厉害,一定要在地下室做,具体细节留给我处理。我耐着性子问他会不会从灯上面接线,他当然不会。我说去Home depot给他买cord,他说没时间等我。又拿EMA的Rule来说事儿,说一楼测了算算外加推理就可以了。我说这样测出的结果是3的话,seller会给我们加1装管子吗?他无语。我直奔向邻居家,在大房子和小房子间踌躇了一下,还是去了小房子。总觉得钱不是太多的人会更愿意帮助人。邻居很高兴的接待了我。等测Radon的小伙子三下两下Set好了离去,老的Inspector感叹现在的小仙实在是不成器,测个Radon可以测到住屋上面来,还有的竟然拿到Closet里面去测。他很高兴我们据理力争,一定要在Basement里面测, 因为没人会再Closet里面呆上六个小时。混熟了,他的话匣子也打开了,Agent不讨人喜欢,所以我都是低调再低调的跟在他们后面听。他说他验过一个L区的房子,两层房顶斑驳陆离,他大笔一挥买家跑了;又过了一个月,换了一个买家来找他,还是同一个房子,上面竟然盖了一层新的,三层shingle。他大笔一挥,买家又跑了;又过了一个月,God仿佛要让他见证什么,让另一个买家来找他,这回终于是一层新的房顶。Seller想省钱我不surprise,奇的是为什么每回买家都找他。他说老房子公司就派他,不知什么时候他能有查新房的经验,他真的很需要。我们相视而笑。后来真的查出了大问题,我以后会回来讲。

总有人问我住老房子这个那个问题是不是问题,我说能用不多的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我最怕的是Structure的问题,那样的话修起来会很麻烦。前一阵子L区出来一个小的Colonial,出奇的便宜。我跑去一看二层楼上的楼板上成15度从房子前面往后面倾斜的,如果早上起床不小心会由一个bedroom出溜到下一个bedroom。Seller告诉我从建房起就这个样子。我对Seller的忍耐力表示惊叹。还见过一个大梁被白蚁吃空的房子,中午的时候谈的是降一万另外给我们修大梁。到了晚上就变成了降五千,大梁不管。这样相当于半天涨了两万(因为修大梁要把房子架起来,至少一万到一万五)。这边我还担心一百多年的房子架起来会不会零碎了, 那边房子第二天就出手了。有时修房子就像打开一个魔盒,你不知里面是什么。例如我只是想换个大理石的Counter Top和Back Splash, 不想拆原来的墙上瓷砖的时候Dry Wall也跟着一起掉了下来。装Dry Wall 的时候又发现Range后面的木桩又不结实,无法承挂厚重的大理石,于是又加了几根Stud进去。到了后来几乎都忘了为什么要启动这条锁链。
再说说现在的listing Agent,也是有意思的居多。如果你不问,他们就没有义务告诉你。上个月看了一个房子,比政府估计低了个七八万在那里卖了好些时日。我们很好奇,就决定一游。Location没看出有什么毛病,室内的装修极有品位。例如浴室的瓷砖是菱形的方块拼的,如果挂在Home Depot你绝对不会想着买回家,不想铺出来的效果如此之好。桌子上有张地图,上面标出Drain Easement,我怎么也想不出一个10feet的easement会对房价影响如此之大。正在迷惑之际,看见对面的树丛之中隐约有大的机械。Listing Agent再指地图说那是一个Gas的transmission Centor,只是有gas进进出出而已。我就放下心来去看地下室。地下室作了一个酒巴,很像样子,可我心里就愈发奇怪房价的事情。一般客人喜欢的房子我都一定要拉客人一起出去转转,看看房子后面有没有坡儿,房子周围的grading。因为有点神不守舍就拉开地下室的拉门对着客人男士说:“你出去走走。”他偏偏是很敏感的人,一出去就大叫好大的噪音。我仔细聆听,才发觉越听越大。我直奔master bedroom,果然那里有厚厚的窗帘,如果夜里躺在床上声音会更大。这时候我脸色已经很难看,listing agent竟然跑上来说那声音不是每天都有的,而且时断时续。我生气她像挤牙膏一样的把事实告诉我,同时也后怕如果看房子时没发现,inspection的时候噪音又不响该怎么办。我的女客人还觉得关系不大可以设法补救,先生一句低频对身体有害,我们就飞也似的逃开了。出门正好遇到房主,不忍心去看他兴奋期盼的眼神。
另外在L区看了一个房子,后院有wetland。虽然我在自己加建的过程中为wetland专门上了法庭也算是有惊无险,但还是心有余突,那几个法官问我foundation打下去水往哪里排之后那十几秒钟的沉默,至今让我胆寒。wetland的地势都是下坡,房子在高处,View很开阔,看上去有几分妖娆。我问Listing Agent后院没有雪覆盖的地方是不是Wetland,她很恼火的回答:“我不会叫它wetland,那叫小溪。”让她如此一改,的确比我大煞风景的Wetland多了诗情画意,不过到了conservation committee那里就会揭开温柔的面纱。我对Client讲wetland,他不以为然“So what”我自己what不出来,就把生活网上Wojian对wetland的定义讲给他听,他还是不觉得有什么,让我写个Offer出来。我指着房前川流不息的马路,那里有town立的低矮的围栏,房前还正好是个转弯,说:"你今天下班五点钟来,一头扎进车道,如果你在一刻钟以内倒车倒得出去,你明天再来找我写offer不迟,我保证你房子还在,我随叫随到。"Listing Agent后来也没有问我Feedback, 知道没戏。就是把车道改宽一下都要经过conservation committee,这样的房子你敢要吗?
我假设您先看过了我的《Boston波士顿造房记》,我就不用从盘古开天辟地聊起我的出处了。
在宾州的时候总听朋友讲国内来的人多有钱,过来买房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现金拿下。而且买房前开财政证明从来是要多少开多少,多余的部分也小心的不让你知道。我到是碰到过一回,但是没成。我朋友的老公介绍的一个老太太,路过特别急,我也没敢问买房子干什么,想着退休也该去加州买房子。带她看了一个七十五万的分不清哪个是master bedroom的大房(到了Boston我还是分不清哪个是master bedroom,要三间四间的都看过比较出哪个最大才知道),普通的bedroom也有单独的bathroom和sitting area,估计要在楼下喊吃饭只能打手机。在她眼中没看出惊奇,只有平淡,估计要比俺见多识广。
这回找我的是一个先生,看见我网上的文章一路找了过来。就呆两个星期,基本上要我全天候着。领着看了两处房,就看不下去了(再看后面没时间close了),说就要第二处吧。我说我不喜欢,尽管在Boston找个新建的房子不易,但临街的街道太忙,而且更要命的是楼下一个加油站,白天晚上照射出惨白的光。我在他进楼门前又把这话反复说了两遍,提醒他说等你进去看了到处都新盏盏光亮亮就会忘了我现在说的话,到时候要是卖的时候费力气不要怪我。他出来果然说喜欢,我也就只好点到为止。幸好他儿子不喜欢与人合租two bedroom,只好回头再看one bedroom才把那房子放下。
还记得我在费城师傅带我show的第一栋房子,一条车道细又长,直冲云霄,我不禁惊叹“好大的坡儿啊!”如果眼刀能杀人,我已经立扑在道边。师傅在回家的路上把我一顿训斥“人家一对couple四只眼睛看不见那么大的坡儿吗?要你在那里感慨。”不过多年以后我还是改不了这个毛病,先说自己不喜欢(尤其是对第一次买房的),至于喜欢的地方都在那里了,不用我啰嗦。文学城上的一对couple到inspection的时候才发现房子边上有火车道,大家奇怪早干嘛了。别说火车道在高处,就是在低处没看见也很正常。一天看四五个房子,等写offer的时候也记不住什么了。
回头又找了个在open house看到的one bedroom, 匆匆忙忙下了个offer,一刀砍了个15%,算是投石问路。我给listing agent打了个电话,先祝贺她收到了一份圣诞礼物,告诉她我们是现金买家,五个工作日内close(圣诞前一天),让我们一起working together来make this happen. 我们的讨价还价必须在一天内结束,否则终于商定了价格我的client也上飞机了。听得她热恤沸腾,一个劲的说,明白其中厉害。我想等她看了offer的价格就会冷水浇头的。
还算不错,第二天就来了counter offer,没有一口把我们拒掉。builder房子空了一年多,也是实在想卖。于是顾计重施,告诉seller我们就这么多钱加了五千就原地不动了。老美seller说:“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世界各地到处跑的,那里就会只有这么多钱,我们可以等着你寄来。”几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来回过往,老美终于沉不住气了放出狠话,说不买拉道,不答应最后的价钱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于是我们匆匆忙忙在一天之内就价格达成协议,皆大欢喜。
不想到时隔一日风波又起,seller为了报税的缘故想close in escrow,就是seller眼巴巴的看着钱花不着,buyer的deed也不能登记。这样我的buyer不高兴了,说:“我帮他的忙,房子又不在我名下,condo 费和property 税应该都是他的。”seller理直气壮“你住在房子里当然要交condo 费和property 税”两人各不相让。我一算俩项加起来十二天不到二百块,都对不起我的电话费,更莫说我的唇舌。就和seller的agent商量我们一人一百出了算了。她一听立马翻脸,义正言辞的说no one touches my money.我说俺不会算帐为了这一百丢了九千,不知道值不值。一会她就和颜悦色的打电话过来说我的要求不过分,只是她要和她的房地产公司商量才好决定。不过seller想明白了不要了,也就是一百二三十块的事儿。
这头seller终于想明白,接受了现实,觉得房子推出去就好,而且价钱也不是低得离谱,开始期待着close的到来。没想到才过了个周末还有三天close就又出事了,煮熟的鸭子差点就飞走了。Purchase&Sale合同在敲定价格的第二天就被火急火燎的seller给催着递了过来了,可buyer一看那么多张纸,又写得密密麻麻的小字,当时就急了。我只好拿着电话给他逐条逐句解释。好在我们宾州是Realtor一杆到底,只有出现麻烦的时候才把attorney推出来。所以下offer的时候就是这里的Purchase&Sale合同,一篇合同我要一背到底。所以俺多少还有些功底,只是有日子不练,功夫有些稀松了。buyer对我的长篇累牍不甚满意,说自己看个周末再说。话说周一buyer的儿子跑到学校里一问一年级新生不可以出来住,除非有家长陪伴。儿子正当年轻气盛,坚决不要家里人陪。buyer大为光火,索性一千块钱不要了,不买走人。我对所有家庭问题都能胡诌一二,唯独孩子教育不敢妄言。记得我在宾州的时候我的朋友孩子出了问题,一时无招要学孟母三迁,卖房子走人。我看着她们小区的房子一个赛着一个的降价,园子里插着各个地产公司杂七杂八的出售牌就极力劝退。她大怒说赔钱也卖。02年买的新房想赔还有点困难,不过去了佣金就不赔不赚了。如果孩子出事的话卖房子(起码三月)也是来不及的,幸亏我公司里的同事出招送寄宿学校才解了燃眉之急。
于是只能耐着性子等着母子俩个去学校交涉。晚上buyer来电话说学校没的商量,家人陪也不行。他无奈的说“六千块银子打水漂了”(我听了直摇头,都是《造房记》惹的祸)。于是他想拉seller一起承担损失。我说:“六千听着像一万,要五千得了。”buyer大方的说“你看着办吧。”我于是攥着Purchase&Sale的合同战战兢兢的给seller的listing agent打电话,Purchase&Sale出来了还讲价我这也是第一遭。Listing Agent不置可否只保证原话带到。回头告诉我seller答应给三千,一再强调seller已经很Generous了。又顺便给我戴了顶高帽,大意是我会不辱使命的。我也同意seller慷慨,但是现在buyer不想要他的一千块跑路谁也没办法。三千当然是通不过,于是又硬着头皮去再要两千块。感觉自己就像《渔夫和小金鱼》里的渔夫一样,心中满是无奈。又老话重提跑路的后果,这回Listing Agent大怒。五分钟后就气急败坏的打回电话,声色俱厉的说“那就让你的Buyer等到一月record deed以后再搬进去。想close in escrow以后就住进去的话一天八十块,十二天一共九百六。”她一口气把帐报完,还是余怒未消。幸亏俺打的是手机,否则真担心她骑着电话线过来生生咬我一口。“Hi,别忘了你我都是Agent,”我慢条斯理的提醒她“我也不用打电话给buyer了,他肯定不同意。你的seller气急败坏我完全理解。你看这样行吗?我来出四百,让你的seller感觉好一点。”Seller当然不好意思同我讨价还价,一口答应,回头他们竟然不好意思同attorney讲这件事。想想seller也够倒霉的,满心欢喜等着close,不想过了个周末就没了五千块。当然结果也够奇怪,Buyer的Agent给seller贴钱,只能说明我够面。
这头attorney最可怜,一直被我催得晕头涨脑,忽然有一天我不催了,大概是无人鞭策突然解压觉得奇怪问我们怎么了。我正为了buyer的孩子问题发愁就告诉他说:“你可以放假了,我们不买了。”他出离愤怒,回信出奇的简洁“你们在干什么??”好在过了一天就让他继续。我请他给buyer1%,给seller$400。他想不明白就一股脑都加给了buyer。对方的 attorney竟然不知道此事,我还是一板一眼的让他重新改好。最后时间来不及了,他老人家亲自在closing前去Town里拿的Tax certificate。
Closing当天无话,seller没来,签了Power of attorney。大概是怕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吧。
话说我一觉醒来觉得不对,以buyer的节俭会不会还住在朋友家,又顺手关了暖气,冻了管子那还得了。立马打电话给他,他迷迷糊糊接的电话,让我劈头一顿问给弄醒了。立马赶到新房开暖气。这厢让我为四百块心疼。
回头buyer又让我帮忙出租代管,我苦着脸说“按理说我应该一包到底,但你不在美国。你也知道我有多面(他在电话那头嗤笑),要是碰到不交房租的主儿,以我的性格肯定是初一托十五,等我终于发狠了把他撵走,估计你的半年房费也泡汤了,说不定还把你的新房搞得乱七八糟。如果房客有个Baby的话你就更麻烦了,估计你儿子在Boston接着读研究生的话还有可能住进去”他想想我说得不错,终于没有用我。
回头催town里的人重新给他们寄Tax的账单,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seller一定要求一月以后close,因为第一次寄的property tax 的账单是seller的名字。

于是我终于有幸第一次见识了传说中的国内现金买房的豪客。
一月十六日四点。 届时我先生亲自下厨。
欢迎光临
最后召集今天四点open house and potluck
家远的该出门了,山东馒头该出锅了。
如果想买性价比高的房子,我还是主张买结构结实实用,条件差一点的房子。如果房子十全十美,人见人爱就轮不到你砍价,等着大家竞价了。近日来卖房子出现几个offer的情况又多了起来。我们的秘书指着我们宽大的会议桌告诉我说这才哪到哪,当年房市火的时候,经常出现如此盛况:十几份offer打印出来排了满满一桌子,白花花的铺天盖地,agent带着owner一圈走下来比较offer。我再一次的惭愧了一把,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条件差一点的房子就要整修,文学城里装修的帖子如雨后春笋,热情高涨,自己铺砖砌墙,finish地下室,翻新浴室。我们做的也就是民工进城干的活,这样想的话是不是有助于激励大家胆大心细的拿起工具亲自动手。我一直以为造房子时要有license的人来作水工电工,其实房主可以自己动手,回头找个有license的人来检查一下就可以约town里的人来inspection了。这样的话除了framing自己不能做(估计也有这样的能人在),剩下的都可以自己慢慢动手了。如果你听的还是云里雾里可以联系我,俺介绍做过的人和你认识,至于你要不要请专家吃饭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可以打磨,就是太脏了。如果大家腰还挺实又能吃苦的话,没有拿不下的。我原来领人看房从来只看大面,现在去个attorney的office close都不自觉的看人家装修的做工。表面上很奢华,但不细致。再看大理石的Counter Top一定会把手伸下去看看有无空隙,查表面几条接缝,接缝的粘胶是否细腻吻合。
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电的inspection,town里的防火办公室又有新规定。因为我加建里面有卧室,所以必须把房子里面的烟雾报警器串联起来。电工给我开了价两千四。我想想决定先去邻居家问问。他们跟我的房型一样,只是往上加建,有一个卧室,一个office,一个master 洗手间(五百尺)。当时我的general contractor给报价六万,根据他一贯的作风,可能做下又要七万五。
邻居很热情,一对老couple,告诉我只要一千。我回头给general contractor打电话,他说:“光材料就要五六百(后来我花了一百九),你会碰得头破血流的再折回来求我的电工给你收拾烂摊子。”“那就谢谢你的祝福”我笑殷殷的挂断电话,好话也不用听得太多。一会儿他又打电话过来说我这人太急,总是不让他把话说完,两千四那是市场价,他的电工只要一千八。我就不明白,他有空说了那么多祝福我的话,唯独没时间把报价讲清楚。回头又打电话说如果为此耽误了工期,他不负责。我回复时值今日,我最不担心的就是工期。我为此多给你两个星期就是。
这边给邻居的builder打电话,他第二天就来了。然后领着我去Homedepot买材料:一氧化碳($54.99)烟雾报警器($17.99)。多买了两个一氧化碳他拿走了,算是介绍我认识Ron的谢礼。回头Ron来了两次给我搞定。Town里的人又说车库里要求有Heat的报警器,只好让Ron再跑一趟。Ron说州里没有规定,你刚刚做完的邻居也没有装。我想着要不要到防火办公室去说道说道,想想很是算了吧,马上就final房检了,得罪了他们我后面就难过了。于是又出了$24块大洋(一样的东西lowes要三十七)买了heat报警器。Ron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去电配件的钻卖店去买,我反复读了说明书觉得homedepot的就好。他来了一看很不高兴但还是嘟嘟囔囔的给我装上,说肯定有问题将来会无缘无故的乱响,我说还将什么来,检查完不等它乱响就被撬掉了。一试还不错,给了他一百五的人工费。我当时不知道房主可以自己做,这钱花的冤枉。
大家还记得我在home depot 换的Heater和Boiler。等我申请inspection的时候竟然没有Mechanic和Plumbing的许可,打电话依然是不理,找了Home Depot才在十月二十七递上去。Plumbing的许可拿的很艰难,做新旧房子的两个plumber在寒风中抖了四个小时才等来了inspector。我请他们进屋坐,他们说为了显示他们对inpector的尊敬只能在外面等。每次inspector都告诉他们可能会来还没有时间段,于是他们只好一天不干活,一大早的来等。
等防火办公室来检查过,收走我五十大洋,就算全部通过了。因为做地龙,地下室的最后一个台阶就矮了些,town里在感恩节的前一天又派人来看,让我的General contractor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了六个小时的等着。我请他进来还是一样的说辞,如果inspector来了不见他在车道上相侯,就不足见他的滔滔如江水般的尊敬。于是我们终于在新建的房里过上了感恩节。
此加建从动手设计,申请许可,破土动工到最后入住历时十个半月,终于完成。
其中各中波折让我的General contractor很伤情,他同我先生说起来有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心。听得我先生感到恻然无味。不过至今他还热火朝天的活跃在建设Boston的第一线上。
我的Boston波士顿造房记也就此收笔,祝大家圣诞节快乐。有兴趣可以继续追我的年后之作《Boston波士顿房屋经纪人》。

我在网上发文章的时候有人说“你老公很幸福,什么也不要管,任你一个人折腾”我先生刚开始确实有过一段平静的幸福时光,但很短暂。定合同的时候同General contractor一顿劳心费神的讨价还价:General contractor劝我加地下室的时候说帮我做成木地板,听得我两眼放光; 等到签合同的时候说只能做400sq; 等地下室一圈dry wall立起来了,我想把剩下的五百平尺地毯改成地板,General contractor给我一口价$3.5/sq,还让我自己去买地板($1.9 Homedepot)他只负责装。且不说我原来的地毯还值$1/sq, 光$3.5一个安装费也够贵的。都算下来要六块四一平尺。
我在 地下室里面转了一圈,忽然有种坐牢的感觉。因为窗户虽然大,可是太高了,我站在窗前窗台已经到我的头了。于是想着把地板垫高一点,和师傅一商量可以做个地龙。就是用2X4的木板一拢一拢的铺在地上,再铺木板。这样木地板就悬在上面,也解决了潮湿的问题。冬天走在上面也不太凉。一千平尺算下来买料是$892.(包括打在水泥上的炮钉枪,炮钉,水泥钉子)。这样算下来地下室的木地板就是八块四一平尺(加打地龙人工)。
对$3.5的安装费我仍不甘,最后对先生说:“是你应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先生跑出去同工人们抽烟,博得了同情无数,又对着那些工具摸摸索索。夜里十二点,我忽然被一阵气泵的轰鸣声惊醒。迷迷糊糊的跑下去,只见先生正学着白天老刘的样子在打地板。忙乎了一个晚上,终于琢磨清楚那些工具怎么用外加打了六行---我大喜过望。第二天老刘来了一看,说还不错,每个木板要错开4-6英寸,4到六寸打一个钉子就好。我先生一鼓作气四个晚上就打好了五百尺。觉得还不过瘾,又作我的工作请求把厨房的地板革换成木地板。后来发现打地板是最容易的,拆除地板革底下的plywood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整整用了两个晚上,跑到homedepot租来了小的锯子来处理橱柜下的plywood边缘。收拾了厨房,我先生已经俨然一个工匠,又一鼓作气把lower level的旧地毯也换成了laminate,才发现laminate铺起来同木地板比起来是如此的简单。但我不喜欢踩在laminate上面的感觉,忽悠忽悠的一点都不踏实。我的General contractor说这是欧洲的技术。这段时间,老刘师傅一直也没有停止对我先生的recruiting,一再说你还年轻应该早入这行,不出两年准能挣上个一年十万。这十万到是比在公司里赚的实惠外加踏实,不用看老板脸色,不用担心layoff。
为了感谢大家的关注,网友建议开一个Open house。因为新年(或者春节)将近,我们也可以一起celebrate。八仙过海,各露一手。如果你的手艺拿不出手,请报饮料,chips或水果。请提前把菜名报上,我在据此决定我需要做什么,以求荤素搭配。不吃辣的同学请提前声明。
有意者请在下面报名(家庭几人参加,孩子也算),具available的时间段。我们再汇总定出时间。恕请外地网友,食宿自理。名额五十,first come, first serve!

在座的都是对房子感兴趣的人,十之八九知道我家在哪里。如果你根据造房记里的close时间二月十三号,房价四十一万五(foreclosure)还找不到,千万别绷着,送短信给我,即发地址。如果你学业不精找错了地方,好在Lexingtion不大,打电话给我你还找的回来。
毛遂自荐Realtors 12/16/2009 00:22
我的一封推荐信(难为她了,那么含蓄的人写得这么热情洋溢):
她的情况是inspection以后递过report,又几天以后才终于慢吞吞的想明白在宾州没车库冬天也一样不好过。
If you and your friends need to find a Realtor agent in the Boston area, you might want to consider Wenny Zhang. She worked for the same company with me(we are in the same group). And then she relocated to Boston last year. She gave me valuable advises during my house hunting and she helped me to back off one of the offers and got back all my deposit (even my own Realtor told me there is no way I can get my deposit back). Fortunately, I was able to back off at the last minute. She is very nice and knowledgeable. She bought an old house in Lexington area last year and then extend her house with additonal 2000 sq ft (plus basement). You can check out her blog for her building experiences. She also posted her recommendations on who you can contact if you want to upgrade your house. You might find that useful. If you want to know her more, you can email or call me anytime.
我敬请阅读我的大作《Boston波士顿造房记》系列

Wenny
Re/max landmark Realtors in Lexington
有六年房地产买卖经验,卖房3.99%,买房回扣房价的百分之一。
我的最高奖励来自于新老客户的热心推荐。谢谢你的信任!
6176065515
  1, 2, 3, 4, 5, 6, 7  
[Time : 0.042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867.77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