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 and mood 1/25/2006 09:27


The ship at the horizon
lost
in blue mist



At twlight
the ship
stopped moving

photos taken at the Hull Island

12.26.2005 Plymouth

海天如一
―新年新打算


不就是第366天吗
或者更短
或者更长
如何断了我的诗意

谁说你是水里鱼
我是天上鸟
各行深远?
我说:天高云淡海天如一

你往哪里跑?
我从海天交缝处游到水底
将你逮住
吞进肚里

从这第366天起
我不再写诗
只想品尝你的美味
你看:海天一色心旷神怡 wink

Laughing Laughing
月之冬日遐想曲 12/12/2005 10:52


水中月

同去跑步的G说在日本去了一个“赏月庵”,可是被树遮着顶,
于是问:这茂密的树丛中如何赏月?
答者指向院中一个小水潭说:就从那儿。


文字就不用补了,有了苏轼的这段文,足以领受他超越时世的旷达和超脱。用心领会一下他对生命感悟的美学境界......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
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
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
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
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12/09/2005 11:47
上班,我只要穿过这条小街,对面的大楼即是了。这让我意识到为什么很多同事不喜欢下雪,没有人像我住得如此近。

小街俩旁每家的花园里种着不同的花。现在所有的花凋零了。其实几天前一家园里还有俩只长得高高的玫瑰花苞,但被主人剪掉了,只留下短短的根杈。我希望能在这白雪中寻到俩朵红玫瑰,可惜香消颜去,要再等来年了。

平日里干枯的树枝上仍有麻雀五六只晒太阳,仍然叽叽喳喳,似乎没有对冬天的惧怕和惶恐。今日走过时看到一只麻雀卧于落雪枝头,等我走进时他飞走了。

这样的日子,我就总是想做世界的游客,进到办公室简直是对天性莫大的压抑。

又逢8号,苏珊的桌上又是一盆漂亮的鲜花。六朵叫做“冰与火”(fire and ice) 的玫瑰花,花瓣正面是火红色,背面如霜一般的白色,因而得名。还有白色的Lily, 星星状的白色小雏菊,绿色的冬果。看得我好生羡慕。这次过节自己给自己买一把漂亮的花去。实际上我过去每周给自己买花,后来不知如何就渐忘了。


Roses and Harvard Medical School
这一场雪虽然好。却让我们失去了赏新月的机会。

周日雪,周六晴中渐阴。开车带着女友茶从 Huntington Ave去Brookline。蓦然抬头看见天空里一弯隐约的新月牙儿。因为天还是亮的天空的蓝色是淡淡的,月亮也没有被衬托得格外的亮。但就这样一幅细细的若有似无的,淡淡的,象一只捉迷藏偷窥的孩子的笑眼;又象是盈盈的笑唇,又象是害羞少女淡淡的细娥眉。月亮下面是蒙蒙的冬日光秃的树枝杈。不远处,总有一颗星象一个小酒窝一样点缀在那里。那幅景色让人喜上心头又令人从心里生出许多柔情。感念人生终究是美好的,尤其是有一位友人在身旁一起感动。

驱车薄暮心境闲,
蓦然新月隐天边。
若有似无娥眉淡,
一颗星缀点笑嫣。

英国女作家 Virginia Woolf 在1928 年的一篇题为“自己的一间屋”(A Room of One’s Own)里说: “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her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 我想在那个年代,她强调的是女人经济上的独立和自由是她追求精神艺术自由的前提。我居住的社区有一个 “Box project”. Women can participate. We are each given a box and are allowed freedom to design this box as if it were a room of our own.

在 project 截至的日子,我因为要去修手而且不想在修完手之后玩儿泥巴,于是用了5分钟匆匆捏了一只小茶杯,一个小茶壶,一个小人儿,不精致只取了意象。因为我原本也是想做一个minimalist 的设计,于是敷衍有了哲学和美学的双重借口。把盒子五面糊了白纸,正对面的中央竖着贴了一幅正板桥的水墨竹子,然后用一幅日本做sushi的竹编作了窗帘,卷起一半,露出半幅水墨画。奇怪的是,别看这匆匆而就的盒子,每看一眼的时候心里还真得到一种清净。本来完全没有多想,不过是靠直觉多少有点敷衍了事。后来想,我们现在的女性和20年代女性的地位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有自己的屋子,有经济上的独立,而且是生活在一个过于追求物质的时代,家里不是物质匮乏,而是太多物质的东西,想简单都很难。看到我的盒子时,便有一种脱离凡俗回归简朴的清明心境。

我这里还有俩个盒子,也可以到酒店里拿纸盒子。想做的JM们我建议你们一试,很随意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喜悦。有空的时候,我准备在盒子里加一只毛笔,一小卷写了字的纸,这可能更切 Virginia Woolf 的题目
12.5.2005

swan in the snow
Olmstead Pond

叶匿群树方见杆,
雪弥孤鹅更显单。
寻偶遍天无音迹,
飞雪八方来相伴。

从来喜雪,只有下雪的日子不愿睡懒觉,不愿辜负上天赋予的惊喜。只有下雪的早晨,每每惊喜而从床跃起。

在飞雪中,从 Olmstead Pond 开始慢跑一周,又一直到 Lars Anderson Park 的至高处,观赏了孩子们划滑板,狗卧在雪地里玩飞碟,各有所好。绕 Lars Anderson Park 的小湖跑了一圈,精致而小巧玲珑,雪覆素裹中更惹人怜爱。后跑回 Jamaica Pond, 沿湖一周算是结束。

本来觉得长跑很无聊,但在飞雪弥漫的日子里跑就有了无限的情趣。而且有同屋和画廊的G 一起跑,那就更觉自己是如此的幸运,人生有情同志和者便是值得感念的事,我谢了他们。很多西方人如果读中国古诗,可能以为诗人是同性恋。比如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实际上是汪伦赏识李白的才气,写信告诉李白说他那里有十里桃园万家酒肆,李白去了,汪伦解释说桃花园位于十里外,有个姓万的家里开了一个酒肆。这种友谊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之类,但往往这种淡如水的友谊最有意味,而且可以相持终生。

想要明年参加马拉松的人们,自己要开始稍微练一练了。我算是在这第一场雪开始的时候作为起点吧。从今后,如果没有特殊安排,每个周日即是跑步,而且要寻着些路线边跑边做游客,把各个小镇熟悉一下。不用开车,不用坐飞机,也不用任何其他的交通工具,旅游就靠自己的俩条腿。前日里和绿茶出去修手修脚的时候,她说回了中国不好意思做人力车,她的朋友说其实只有坐才给了别人谋生的手段。其实在东京,拉传统车的人都是些年轻力壮长的满帅的小伙子。他们穿着传统的衣饰把拉车做的象是一件极有文化又优雅的事,而事实上我遇到的一位拉车的小伙子还是在伦敦拿了硕士学位后回去的。我猜想到国外的经历增添了他对本民族文化的自豪感,而他的个人素质又增添了拉车坐车这一普通生意中的文化质感。我是拉不动车了,但还能拉得动自己,就拉着自己到处跑跑看看。

如还有愿意跑跑看看的人,我可以给一些路线图。但我是个个人散漫主义者,愿意倡导不愿意组织。而且愿意探索新的路线,希望大家一起出谋划策,也许我们会发现更多的景致。
a haiku 11/28/2005 12:23
standing tall behind the fence

among everything that is bare

are two red rose buds




rose rose
形散而神不散 11/27/2005 22:00
11.26.2005

又过了一个鬼门关。

可能是节日终于过完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或者反过来说:早晨起来发现心情从无端地坏变得无端地好,突然想到医学上是否有“节日综合症”这一说。症状还有待总结。但基本上应该属于心理疾病,没有解剖学基础。症状可能因人而异,但有可能有点抑郁症状但却不厌食,不仅不厌食还可能贪食;其他症状包括花钱,睡懒觉,不一而足。

节日前正在看《往事并不如烟》。按说假日里读闲书再好不过却没敢翻书,怕平添忧伤。今日里气正心顺便拿起读完了。感谢张怡和先生能在晚年将这些人和事从个人而历史的角度写出来给我们看令我们思考。记得季羡林先生在他的《牛棚杂记》里感叹我们中国人没有很好的反思文革,和其中反映出的人性的问题(没有查当时记的笔记和原书,只是个人记忆,有待具体)。

她的文笔好,感受深刻,从她的描写中可以看出她的善良乐观。她对自己的经历轻描淡写,但她的性格为人及人生苦乐仍跃然纸上。它所描写的每个人都是不同凡响的历史人物又是常人,虽然所有的人包括我们都逃不出命运二字(连孔子也得知天命),这些人因其所处的特殊时代其命运显得更悲怆而沧桑。但我读后还是觉得作者也有幸运之处,即是她得以亲自结识这些人。比如说,我若得以结识张伯驹和康同璧,我当引为人生一件幸事。人活的是一个精神,张伯驹还有康有为之女康同璧,还有书中其他一些人物,他们活出来的是一种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生和死就变成了形与神的关系
感恩节快乐 11/24/2005 16:38
其实一个人挺美。

早晨起床后,放上音乐,做一杯咖啡。炒一根青瓜,冲一杯黑芝麻粉。读读闲书。本来想继续读《往事并不如烟》,想了想没有读。前日里读储安平一章令人泪如雨下,一个自由思想者,一个独立人格在那个时代的遭遇,真是令人心痛,有很多话要说,但留在节日以后再说,免得又在大节日里惹得众人伤神。今日里选一点舒心的事做。

外面阳光尚好,风大天冷。但还是开车去了Jamaica Pond. 办公室没有窗户,平日里见不到阳光。我想看看光在树梢的样子,虽然树梢一般都叶已落尽了。我要画一张光在树梢的画,希望今晚就能画出来。

湖面上栖着许多只海鸟。远远的看着象是白色的帆,但不是帆是海鸥。湖边一个喂鸟的人将面包片仍向天空引来许多海鸥飞旋。

Pond 的景色我就不用文字描述了。帖一首旧诗,贴几张今天照的相片。节日快乐。
July 30th, 2003

小岛柳树栖鸭,正黄昏。
近水当空,
雁子单单横渡。
飞兴浓,无留意。
杨柳依依,古今多少惜别句,
诉不清别离愁绪。
嗟叹暮深水浅,挽不住
夕阳潋滟,波光收起。
不应笑我,多情枉自,
不知人生向抵。
感恩 (Thanksgiving) 11/23/2005 18:23
11.23.2005

楼里的同事亦或没有来上班亦或已经早走了。明天是感恩节,虽然有特殊的历史故事,经过几百年成为最美国人的节日。感恩节对于美国人好比中秋对于我们,成为家庭聚会的日子。我知道有家的人们在匆匆赶路回家,或者回家准备家人的到来。他们全家老人孩子聚在一起,吃火鸡,煮豆角,红萝卜泥和土豆泥。过后有甜点,南瓜,苹果做的格式的pie,喝着咖啡或者茶。再晚一点的时候当每个家的聚会可以离开时,小时候的朋友回相约聚在一个人的家里一起玩儿游戏。

我并不羡慕他们的吃的,也不希罕玩儿他们的游戏。但我羡慕他们有家可归。那种和家而聚的暖融融的感觉,久违了。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不能把美国人的节日当成自己的节日,我曾经因为不能在这样的节日里回去看他而感到心痛内疚。他走了以后,我仍然不能把美国的节日当成自己的节日。1999 年10月我父亲过世后没赶上他的葬礼,第一次独自到欧洲旅行以寄哀思,2000 年的圣诞和新年我独自在日本,2001年我回国了,2002年我在瑞士和德国,2003年我独自在伦敦的街头,2004年我一人游荡于丽江古镇。今年我打算留守与此。但这感恩节临头时的失落和寂寥就快将我又送走了。

办公室人去楼空了,我到厨房做了一杯咖啡以镇镇神,自欺欺人地说:来,让我坐下来兀自享受一下孤独。孤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享受,只是它像咖啡一样是苦的,你起先不习惯,时间长了又不能没有,但即便习惯了每次喝它还是苦的,不会变甜了除非你加了糖,我一般不喝加了糖的咖啡。于是坐下来写一点文字。一些网友称我为才女,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我有什么才呢?能写一点字作一点画只说明美国十年的孤独,以此找寄托聊以自慰。当我兴高采烈地告知我的新室友上生活网看看时,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是不是上网的人都很无聊,去找寄托?我也本能地想否定,可立马意识到她没说错。我如果有孩子在家我非要坐下来写这些无聊的文字么?不会的,我也会奋战在车水马龙里,我也会做火鸡尽管我认为它难吃死了,只要孩子们想吃的作母亲的永远会很高兴地去做。但我现在即不为人女又不为人母,且不为人妻。自由的一塌糊涂,自由得在节日来临时心里惶惶的。

人们常常因为外部的危机减缓内在的危机。其实我也并不能将自己沉溺在这种情绪里。我很快就应该去画廊了。

这个学期因为忙,很少去画廊。前日里游完泳听说Mr. A 病了,便前去看望,以为是感冒了。后来才得知是得了食道癌,可能是晚期。心里很难过。我开始去Studio 是在2000年,我父亲去世后我的欧洲之行回来以后,可见当时的重新开始画画也是一种寄托感情的需要。这些年来,画廊对我来说象一个家,我因为是一只野鹤,所以想去的时候突然去了,忙得时候见不到人。或者说高兴的时候见不到人,自己孤独难过的时候就又跑回去了。没有人指责我,画廊像一个家一样,永远都容纳我,大家见了也很高兴。我也曾独自站在鱼塘边上的时候想过:我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去处,Mr. A永远端坐在那里容纳我鼓励我,象一个父亲,但他不会永远在这里。

只有到现在我才迫切地意识到他不会永远在那里,西医诊断是9个月到2年。我期待奇迹。他已经开始化疗,我想西医是通过杀死坏的因素来治病,但同时也会杀死好的。中医是通过补养好的,通过自身好的力量去和坏的斗。俩种来路都有道理,所以中西医结合可能有好处。昨日带他去看中医,开了三大包中草药由十几种合成。医生问他睡得好不好,他说:一般睡得都挺好,但天气不好或者气压变化时睡不好。俩位老先生都格外的镇静自若,话不多,心里都明白却都表现出正常而乐观的样子。我也就只好充当了一下翻译,只是问了问症状,号脉配了药,等Jane把车停好了进来已经看完了。

我写以上文字就是为了实现自我心情的由阴转晴。没下笔的时候是多云有零星小雨,写着写着就多云转晴了。因为我要去画廊照顾 Mr. A了。天已经够阴暗忧郁的了,他现在尤其需要的是阳光,我必须带去阳光。我父亲是在近五十岁时有我的,所以他看到我的时候一般合不拢嘴。所有的邻居亲朋都知道我父亲只要说到自己的小女儿,眼睛就亮了,嘴也裂开了脸像一朵花。我知道他们没夸张。Mr. A 不是我的父亲,而且是日本人有日本文化特有的内敛,尽管如此谁都知道他见到我总是很高兴,他心里还是很看重我,虽然我不像其他人总围在他的氅下。所以在他现在的处境下,我知道去看望照顾他对他意味着什么。知道自己的存在对某些人还是有意义的。

好了,现在的心情已经快要阳光普照了,正好适合去看先生。
喜欢冬天 11/21/2005 18:36
当白雪覆盖了大地
树梢上的一抹阳光
格外温暖

在寒风料峭的夜里
每扇窗里的光芒
因不肯出行而圆满

天寒地冻
孤独结了冰
结成美丽的花雕

我仍然在呼吸
我的呼吸凝为水雾
温抚我的面
我还活着,我感念

多少期待不再
还有多少梦下落不明
燕子都南飞了
不解我在此处的留恋

我并没有什么留恋
我说,我只是没有翅
不能天高地远

于是我感念
感念一切瞬间的美丽
感念无言的缱绻

只有在冰冻的日子
和朋友围坐一壶温热的茶
你才会明白
我为什么说:喜欢冬天

在冬天无需怜悯
即便所有的梦冻住了
也只是短暂

不忘记树梢的一抹阳光
不忘记为来年栽一树梦。
黄昏的Jamaica Pond 11/13/2005 23:53


还没来得及佩诗,欢迎和诗。
定位 11/13/2005 22:56
今早站在阳台上,听见特殊的鸟叫声,就见一只蓝色的鸟飞到近处红砖楼前的一棵树上,没一会儿另一只又叫着飞到旁边的一棵树枝上。我猜测是俩只blue jay, 网上一查果真如此。又过一会儿他们双双落在同一颗树上叫着飞走了。

到Jamaica Pond 散步,月亮隐约在树梢和云彩里,还有一天月亮就会圆了。鸭子和鹅依旧成双成群地在水里游,一点都不急着南迁。从来就羡慕鸭子,守着一个池塘卿卿我我,养幼鸭,相伴终生。画过三幅野鹤图,一只是雏鸟幼稚而怯步,一只在海浪上挣扎着要飞折了翅膀,另一只向着红彤彤的落日飞去。这时又想到一幅图画:一只野鹤在月缺的黄昏里飞。我不知野鹤在哪里栖息,但他们也是结群而有伴儿的。人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使得野鹤也像其他许多野生动物一样面临绝迹的危险。本来只想做一只鸭子,在一个池塘里欣赏四季,不知为何认同野鹤,于是为他们面临绝迹的处境难过着急。恍惚也觉得自己的命运和他们近似,于是悲天悯鹤,其实也包括怜悯自己。

系里的许多教授和同事知道我是要回收纸,回收纸杯,回收塑料的盘子和瓶子。系主任开完会,知道我会将打印的文件收回去 - 如果还有一面没用的话。"Are you one of those people who use the other side of the paper?" he was confused once when he tried to read both sides and found out that it didn't make sense. "Yes."

虽然做研究,却常常怀疑为了我们那点发现值不值得那些树木 (0.048的显著概率和0.052的不显著值得浪费这么多自然资源么- 还没考虑估计值的大小?Bold typing face is significantly more striking to the eyes than the regular font (- cite from 林玉堂)的发现有多重要?)。上北大的时候以为自己将来能做成什么大事,没想到美国十年,可能因为一直以一个旁观者身份自居,顶大做到独善其身。眼看着一事无成,只好灵机一动从能做的事做起,保护生态环境,这个题目超越国界。中国的事经过十年也成外人和旁观者了,美国的事仍不能完全当自己的事。如此就很容易认同闲云野鹤了,保护生态环境超越国家,超越民族,但又很具体,就从这里做起吧。写到这里也意识到做科学技术的题目比做社会科学研究题目要更超越国界。
往事随风mm, rose rose rose rose rose rose

先送你几朵玫瑰花,心情好一些。

我理解你很难过,心也很痛。但我希望你快点从梦里醒来,他不值得你这样。会找到真正相爱,理解你,欣赏你的男人的。他这样的男人从最早自己就知道他对你的感情,却没有勇气对自己对别人负责,这样的男人忘了他,去寻找一个言而有信的真正的男人。当然,也要先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们女人不能完全以男人来定自己的位,这样很危险。先将自己的田园种好,这样进可寻桃花源觅知音退有满园菊花可赏,会好许多。比古往今来的女子幸运多了。同时我们也只有种好一园鲜花才有可能吸引别人(并不仅仅是女人喜欢花,男人更喜欢花 smile )

读读历史,蔡文姬的《悲愤诗》令人落泪。汉文化把“文姬归汉”一直传为美谈。但你读读她的诗便知道,她被劫掠和匈奴王生有俩子,她被赎回时“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儿子。
天属缀人心,念别无会期。
存亡永乖隔,不忍与之辞。
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
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
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
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
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
作为一个女人和母亲的悲哀,莫过之也。她是
尼斯日暮 11/11/2005 00:43


sunset at Nice, Promenade des Anglais
oil on canvas 24 by 36

1999年底我去了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一些城市。那是我除了只身到美国以后第一次独自旅行。起初有些害怕,以后就不是很怕了。这是沿着尼斯看到地中海的景观。我查了几幅图帮助你看到更全的景观。

http://www.alpix.com/nice/default.htm

http://www.alpix.com/nice/default.htm

http://www.alpix.com/nice/default.htm

因为这幅画是2000年画的(最近又重新在原画上画了一次),没有很深的留恋。结果一个女同事很喜欢,心里想着她的工资不是很高(research assistant),竟然报了一个极底的价格。她如果真要我当然必须以我自己报的价给她了。 smile

说明:

这幅画是在办公室很暗的光线下照的,所以调了明暗度。但只调了明暗度。
我想是水面的一叶浮萍
在色彩绚烂出抒情
我想是水底的一尾鱼
搅动一池红彩却向光影亮处行




oil on canvas
18 by 36
无题 11/04/2005 13:59
11.4.2005

出发点本来不是为了写性,而是千真万确为了记述我做的一个梦。

前几日集中复习统计课的期中闭卷考试,满脑子的矩阵和公式。这一夜朦胧入睡时就看见这样一个矩阵:X’YX。就开始和一个梦里人一起说故事。

有个女友结婚已久,曾有一日以格外平常的口吻问我:“那个性高潮真像书上说的?”

“像书上说的什么呀?” 我心中暗惊,但还是故意问。

“就是那么激动呗?”她嘻嘻地笑。

“你从来没有体会过呀?”

“没有,而且想象不出。”

“那你和你老公怎么回事?”

“我每回都是应付,觉得这么无聊的事快点完好不好。”她又笑。

梦到这个X’YX矩阵的时候,我就说,“X是这么一个对性没有感觉,或说冷淡的女人。X’是一个长的也好有女人味的女人。Y是男人,统计上也可以看成是个weight (比重)。那么多数人会以为这个比重应该偏向X’,对吧?而且计算上Y是应该先和X’乘。”

但梦里人却说:“其实不然,你错了。”

“怎么错了?”我问梦里人。

“你想,X对性冷淡,就使得在这件事上她对他无所求,永远都是他有求于她。他可不得常常讨好她吗?又因为她并不享受,就会使他感觉歉疚,好像对方完全是为他服务,他可不得对她更加疼爱?”

“你的意思是说更有女人味儿的X’并不一定受到更多的钟爱?”

“我不是说更多,我是说可能更少。”梦里人说。

“怎么讲?”

“你想想,一个女性化的女人她因为知道怎么样使男人感觉更像男人(null hypothesis)当然会使男人感觉更像男人 (if the null is true),但同时她面临一些危险,男人会觉得她需要他;其次,男人可能一得意忘了是她的女性使他获得了雄性的感觉,反过来以为是自己的男性魅力使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反而有可能受到这个男人想在别处寻求施展雄性魅力的潜在威胁。”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在床上让男人忘乎所以或者自己也忘乎所以的女性以为自己有power,但其实有可能是将power借给了男人?”

“有可能。你想想X对她的男人没反应,他就会永远怀疑自己,很难翘冠子。”

“那你说,这道家房中术中教给男人的‘采阴补阳’是不是就这个道理?”我问梦里人。

“有道理。你可以再反过来想想。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总是激动地一下子就泄了,是不是这个女人就会比这个男人感觉更有power? 但她并不一定喜欢这样,比如你的女朋友。这种状况叫做男人给了女人阳气却失了自己的阳气。”

“那如果说,男人总是想‘采阴补阳’而女人总想纳阳滋阴,那俩者在床上哪里还是做爱,岂不成了较量了么?”

“哈,哈,哈,”梦里人笑了,“所以道家强调合一平衡,要合阴阳合天地。就得之于对俩性真谛的领悟。”

“这太高深了吧,实践中如此把握?”

“其实很简单,先撇开男性,自我调和一下,别走极端。答案是:X’X,横竖不会太长,永远是一方阵。”

“依此类推的话,男人的答案也一样先摆一方阵:YY’?”我问。

“对了,因为(X’X)(YY’)=(YY’)’(X’X)’=(YY’)(X’X)。”

“哈哈,it’s beautiful。”

醒了一下,强迫自己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彻底睡醒时全忘了。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但不是每次都能捕捉到。当然记住了这个似乎一点都不说明我的考试考好了。等着瞧吧。

附:以此笑谈贡献给梨花街关于:sexuality and power 的讨论。
There is this woman in the Sex and City, who is full of sex. She is almost like a slut but I don’t think she has any sexual power. 《茶花女》中的主人公爱上了一个妓女,并不完全是被她的sex吸引的。

我正在上写小说的课,随便讲个故事,当故事读别太当真。 rose
秋风夜雨俩痴狂
人独个,灯影昏黄。
一曲曲江水不断
万千色彩,通流畅。



Autumn Color Reflected in a Lake
New England
Oil on Canvas
18 by 36
马蹄莲 10/23/2005 16:16
Calla Lily 是不是中文的马蹄莲?

一天早晨推开办公室的门,桌上有一盆花。
前一天下班的时候女老板从我门前过,问我怎么样,我正病着难受 - i don't feel very well。第二天早晨推开门就看到这盆花和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feel better.
过后我画了这张图。
同一天,我的另一个女同事香港人,她的母亲过世了。我给她写了一个小卡, 在卡的一角画了一个苹果。并且去她的办公室看看她是否还过得去。

前天的电视上,一个19岁的女孩子酒后驾驶与另辆车相撞,另一辆车上坐的也是他们学校相仿年龄的三个孩子,一个死了,另一个受了重伤,一个轻伤。这个酒后驾驶的女孩子被带上法庭,被起诉为second degree murder, 她一整天哭泣不止。因为她的母亲也在最近过世了,所以法庭怕她精神心理出问题,请来了精神病专家给她做评估,断定她没有自杀倾向。我一时为这个女孩子难过,也感动法庭对个人人情的关注,但同时又觉得她现在需要的是爱和理解,并不仅仅是评估。俩者的区别在于,评估是客观的,而爱是无条件的。无疑,丧母和车祸对这个19岁的女孩子的打击,是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能力和年龄。其实这样的打击落在一个成年人,一个经历了很多挫折的人身上都是很难承受的。

我如果能联系到她,我会给她寄一张这样画/花作的卡。死了孩子的家庭当然也很无辜而不幸,但我相信他们会收到很多花和安慰。She is and will be the one who has to bear the consequence of her innocent mistake. I say 'nnocent' is that she sure didn't realize the connection of drinking and its consequence. I hope she get the love and strength to handle it better than what has already been the worst.



4 by 6 water color


color pencil and water color
12 by 14

这张草图画了好几个小时。本来是一点儿注意都没有,胡乱画画。但罂粟花的原野用水彩画很费时间。对于如此强烈的色彩如果再画应该用油彩,至少会快一点。
  1, 2, 3 ... 21, 22, 23, 24  
[Time : 0.035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83.11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