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1/02/2018 18:50
快速引用
来自大陆第一代华人的政治觉醒
2018-01-01 22:48:43

博物




1979年中美恢复外交关系后的近四十年里几百万华人从中国大陆来美国读书、工作或与亲属团聚,很多人选择了留在美国。今天,大陆移民群体已经成为在美华人中人数最多的一个分支。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群体总体的参政积极性不高,几乎没有自己的政治代表和组织。2014年,加州的SCA5改变了这一切,从那时起来自大陆的第一代华人走上了政治觉醒的路。华人参政起步艰难,过程中有酸有辣,有苦有甜。曾著文“美国华人两百年”(文章链接)的作者对此做了回顾并提出了愿景。



UCA第一次大会



在美华人人口结构的历史演变



虽然同为华人,不同时期、不同地方来美国的华人有不同的特色。为了更好地掌握在美华人的政治动态,我们需要了解在美华人人口结构的历史演变。

1943年以前:华人在美国有两百年的历史,但是由于“排华法案”以及其他限制和排斥华人的歧视政策,在美华人的人数一直徘徊在十万人左右。那一时期的华人以大陆来的华工以及他们的后代为主。王清福是他们的代表人物,中华会馆,同源会是他们的代表组织。

1943年至194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成为美国的同盟国,阻碍两国关系的“排华法案”被废除。当时的国民政府开始向美国派遣留学生,他们大多学业有成,事业上有所建树 —— 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杨振宁就是那一代人中最为出色的代表。也正是从那个时期起,在美华人人数开始慢慢增加,并回升到十万人以上。

1949年至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里,中美交流停滞。这段时间来美的华人主要来自于台湾、香港等地,这个群体人数不少,在多个领域取得了成就,不乏参政议政人物。全美首位华裔女市长李琬若便是众多成功人士之一。以1979年之前来美华人为主体的华人组织也很多,比如“百人会”就是著名的代表。 到1979年,在美华人人数接近一百万。

1979年至今:中美复交,在以后的四十年里,大批年轻人从中国大陆来美留学工作。这期间虽然还是有很多从台湾、香港等地来的移民,但由于中国大陆人口基数巨大,短短几十年间,从中国大陆来美的人数就远远超过从台湾、香港等地来美的华人,彻底改变了在美华人的人口结构。今天,在美华人人数有五百万,其中一半左右是从中国大陆来美的第一代华人或他们的孩子。



美国华人人口增长历史数据(来源:维基百科)

美国华人人口增长历史曲线图(来源:维基百科)







政治觉醒



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初来乍到时对美国政治还比较陌生,再加上迫切需要为养家糊口而打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整体的政治参与度不高。2014年加州的SCA5给这一群体的参政议政提供了契机。一时间,以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为主体的组织应运而生。橙县俱乐部(TOC),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SDAAFE) ,硅谷华人协会(SVCA) 等组织就是在这个时期成立的。而后的梁警官、陈霞芬、郗小星等维权事件都促使更多大陆来美的第一代华人参与政治。我们在微信上辩论议政,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显然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积极性最高的群体之一。

2016年9月,一个以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为主体的全国性组织 —— 美国华人联合会 (UCA) 在首都华盛顿DC召开了第一次大会,吸引了四百多人参与。现在UCA 有了芝加哥、威斯康星等分部。著名的亚裔组织APAPA和80-20也吸引了很多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

UCA威斯康星分部



APAPA



下面是以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为主体,鼓励华人参政议政 (Civic Engagement ) 的组织 (名单排列不分先后;有些组织虽然是以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为主体,但名称上明确说明是亚裔组织,就不在此列举了,因为本文是一篇关于美国华人的文章。)

下列组织的理念可能不尽相同,不过他们都代表一部分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的声音,是一种民主实践。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积累,这些组织的运作会越来越成熟。



美国华人联合会 (UCA)

美华联盟 (ACASJ)

圣地亚哥华人联盟 (ACA)

休士顿华裔联盟 (HCA)

橙县俱乐部 (TOC)

华人权益服务社 (CBC)

硅谷华人协会 (SVCA)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 (NCCA)

美国华裔联盟 (CAA)

犹他州华人联合会 (UCAU)

(注:UCA的初期与NCCA是同一个组织,后来成为两个独立的组织。)

在这期间,很多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披挂上阵,竞选各级政务官。在美国竞选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不仅需要自己筹措资金、游说选民,往往还要应付反对者的攻击。因而竞选过程也自然成为一个很好的发声和展示华人实力的机会,对竞选人的能力是一个很好的检验和锻炼。不管竞选结果如何, 都对提升华人群体在美国社会的地位和参与度起到了推进作用。

以下名单列举了最近几年在选举中胜出或曾经胜出的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

邵阳 (Fremont, CA)

王耀明 (Union city, CA)

郑琳 (Carmel, IN)

孔轩 (Acton, MA)

张毅 (Acton, MA)

沈安平 (Newton, MA)

支左 (Lakeland Shores, MN)

顾泓彬 (Chapel Hill, NC)

谢兰 (Montgomery, NJ)

张迎潮 (West Windsor, NJ)

梁智 (Englewood Cliffs, NJ)

施景渭 (Edison,NJ)

王朝勃 (Edison,NJ)

王益平 (Montgomery,NJ)

于雷 (Montgomery,NJ)

彭晓寒 (Edison,NJ)

杨立友 (Plainsboro,NJ)

徐义保 (Plainsboro,NJ)

仲宇 (Plainsboro,NJ)

刘建翔 (Millburn,NJ)

刘娟 (Marlboro,NJ)

洪利武 (East Brunswick,NJ)

沈小乐(Livingston,NJ)

徐玮 (Marlboro,NJ)

考建华(Marlboro,NJ)

沈天鹿(Millburn,NJ)

徐玮(Marlboro,NJ)

王晴佳(Cherry Hill,NJ)

钱维正(Summit,NJ)

吴元之 (Austin, TX)

孙建国 (Milwaukee,WI)

施俊 (Great Neck, NY)

(笔者收集到的组织和个人名单信息有限,请大家通过留言补充。)





维护美国华人的长久利益



为了维护我们的长久利益,仅仅努力争得自己的权益还远远不够。以犹太人为例,二次大战前,欧洲的犹太人很成功,他们上最好的大学,有最优秀的科学家、银行家,而且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但是,当时的欧洲处于原始资本主义时期,贫富差距很大;穷人没有社会保障,一旦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成功的犹太人就成为替罪羊。吸取了在欧洲的惨痛教训,美国的犹太人致力于帮助美国的贫困阶层,调和阶级及种族矛盾。他们也参与各种慈善活动,努力赢得人们的尊敬。

这几年来,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在积极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也致力于打造我们自身的社会形象。关心社会各阶层的人,做义工,参与社区学区建设,这些活动中都经常出现我们华人的身影。我们的孩子给想要报名当兵但是成绩不够好的其他族裔的高中生补课,我们去老人院帮助各族裔的老人,我们去公园植树,去海滩清洁。



海滩清洁



休斯顿华裔联盟(HCA)Sunrise义工队洪水救灾



UCA芝加哥



这里必须特别提到的是今年8月休斯顿五百年一遇的洪水灾害,造成无数人失去家园。休斯顿是华人聚居区,水灾发生时,很多华人组织起来,投入到救灾活动。微信上我们看到很多有船的华人公布他们的电话号码,让需要的人联系。休士顿华裔联盟(HCA) 等组织在灾后重建上出钱出力帮助各族裔的灾民,UCA 等组织也提供募款帮助。大灾面前华人积极参与救援,这样的行为对树立华人形象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微信是一把双刃剑



来自大陆的第一代华人的政治觉醒与同时期出现的微信是分不开的。

微信为大家提供了沟通交流和讨论政治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权力,同时也容易找到与自己持相似观点的人,为各种组织的建立和推广提供了便利。微信平台同时也成为组织和动员工作最有效的工具—人们可以在微信上发起倡议、进行募款,参加各种活动的接龙。可以说微信是大陆第一代华人政治觉醒的大功臣。事实上,微信传播消息之快之广,有其优势更有其弊端。我们必须认识到,微信也是虚假消息和别有用心的谣言最普遍的滋生地和发酵池。赤裸裸的煽动仇恨的语言,还有互相间的谩骂和攻击,都在微信上常见。如此更造成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内部严重分裂,立场相左的派别之间互相对立,这些问题对我们华人整体的长久发展非常有害。因此很多有识之士大声疾呼:维护文明议政!美华联盟的“美华史记”写作组提出了“维护斯文”的口号。

到目前为止,在美华人中使用微信的往往是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可以说微信世界所代表的是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文明水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大家能够抱着开放的心态,互相尊重、倾听和包容,共同努力打造一个良好的微信参政议政的环境。





走出虚拟的中国城—微信圈



微信虽然给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提供了诸多方便,但是它也有把我们从美国社会孤立出来的副作用。一两百多年前,我们的先人因为英文和文化差异等原因,受到歧视,只能生活在封闭的中国城。我们这一代人来美国时,依仗受教育程度较高和中国地位强大的优势,加之美国的社会更包容和更加多元化,直接融入了美国社会。但是最近几年兴起的微信相当于在美国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虚拟中国城,把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封闭在里面。如果我们把微信作为最主要的政治信息来源,就会造成消息闭塞和自我隔离的后果。所以很多有识之士竭力倡议我们一定要走出微信圈,从英文媒体获取信息,走入社会与各个族裔的人打交道,主动了解他们的想法,告诉他们我们的想法以期达到共识。同时我们也要让各个政治人物和组织,特别是华裔或亚裔政治人物及组织了解和重视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的政治诉求。

目前在美国政坛比较有影响力的华裔政治人物往往是在美国长大的华二代。较为知名的人物有国会议员刘云平、孟昭文、 赵美心以及2018年加州州长候选人、现任州财务长的江俊辉。由于他们有比较大的政治影响力,在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他们的协助。比如,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科学家陈霞芬和郗小星被联邦政府不公平对待时,刘云平挺身而出为他们主持公道,在国会组织听证会,责成政府相关部门修改条例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这些华二代政治人物在美国长大,他们的政治观点与我们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比较接近,但可能与我们的不完全吻合,所以我们要努力让他们了解我们这一群体的政治诉求,赢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伴随着政治实力而来的是政治责任



当我们的政治力量还很薄弱的时候,我们无法左右美国政治,当然对美国的政治也不负什么责任,我们可以作为一个旁观者对美国的政治进行表扬或批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政治实力,而且这个政治实力很有可能会与日俱增。所以我们现在急需换位思考,承担起相应的责任。特别是在华裔以及亚裔群体里,我们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实力。从人数方面来说,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已经超过从台湾、香港等地来的华人,也超过了在美国出生的华人。我们现在要承担起团结所有在美华人的责任。在亚裔人口中,华裔是最大的一分支,也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分支,我们有责任帮助其他亚裔共同提高。





结语



对于大陆来美的第一代华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时期。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承担了在美华人参政议政的重要角色。我们要珍惜这个角色和随之而来的责任。从目前的政治形势看,美国将逐步收紧移民政策。将来不管是从中国大陆还是别的地方来的华人移民都将受到限制,而在美国生长的华人人数会继续增加。二十年后,土生土长的美国华人(包括我们的后代)人数将超过所有第一代华人。到那时他们将会成为美国华人的主角。笔者希望,二十年以后当我们的后代书写美国华人历史的时候,他们会为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

注:李琬若 (Lily Lee Chen)出生在天津,十二岁去台湾,二十五岁来美国,是第一位华裔女市长,被四位美国总统任命为顾问。



[分割线]



作者:Steven Chen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11:35:40
客观的分析,理性的思考,实际的建议,非常好的文章!

亚裔美国人有“新犹太人”之称,褒贬意义都有,那么吸取犹太人的经验和教训是明智的。

若想争取华二代政治人物对我们这一群体的了解和支持,我们是否应该努力去了解他们的立场?毕竟我们孩子的成长经历和他们更相似,或许他们的意见和途径也值得我们的考虑?
常看见文学城的华一代父母用幼稚,白左这些patronizing 的字眼来描述自己孩子和华二代。以这样缺乏尊重的姿态和他们交流,又怎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呢?
workforwal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10:53:45
美国华人最大的问题是后继乏力,二零一六年有一百六十万人移民美国。按照人口比例,中国移民远远底于缅甸,尼泊尔,甚至欧洲人。更不要与墨西哥人比了。
lwen66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10:46:29
文写的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很客观很全面。大规模的,高素质的华人移民的确是始于上世纪80-90年代,我原来估计得最少需要40-50年的磨砺,才会有这些华人精英的二代会开始崭露头角,加入到美主流政治领导层次。现在开来,祖国崛起和美国的反中思潮这两个正负影响因素把第一代华人移民精英给唤醒出来了。好 !加油!我们美华都应该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共同努力,我们的后代才会有更大的舞台和生活空间。
tony933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9:42:43
来自大陆的第一代华人是在1900年甚至更早!
???对于大陆来美的第一代华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时期???
cng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32:25
微信谣言现象并不是孤立的。很多微信谣言, 是有心人从twitter,FB,4CHAN上的英文谣言剪贴过去的。
workforwal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6:10:20
一八八二年禁止中国人移民法通过前,中国人占美国的人口比例比现在还高,统计数字严重失实。有些美国历史学家,认为有近两百万中国人生活在美国。中国人不参加人口统计,或者一家五口只有一人登记。在俄克拉荷马市甚至有一所中国人的地下城一有六十多个房间,庙宇,墓地,中文图书馆。自给自足。中国人口在美国还没有恢复到一八八二年的水平,现在绝大多数州,中国人不足百分之零点三!

不过,这文章不错,二零一七年是华人觉醒,参政议政的重要时刻。
发表于: 1/02/2018 18:51
快速引用
华裔怎么参政?

再谈华裔应该积极投入选举,参与地方政治

老钱

8/21/15







我曾经写过《老钱:华裔为什么要参政?》,《老钱: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华人倾向共和党?》和《老钱: 说说CAA》。
我也一直在思考,华裔应该怎么参政?

我们华裔的人数太少,一共四百六七十万人。我们只是美国人口的1.24%。 至今,还是大部分的人,对公共事务,公共利益,是漠不关心的。将近一半的人不是公民。在积极于政治活动的骨干分子里,又有一半是支持民主党的。而且就是大方向一致的华人中,又是四分五裂的。所以,这里能涉及到的可能不到千分之一。

所以,
第一!华人要拼命地生孩子,发展人口,这是根本大计;凡是在生育年龄的同胞要努力加油啊。
第二,“好钢用在刀刃上”,要发挥“四两拨千斤”的战略策略。


什么叫“四两拨千斤”?怎么实现“好钢用在刀刃上”?


就拿我所居住的JC(JohnsCreek City of Atlanta/GA)为例。总人口约八万五千。亚裔约20%,华人约5%。当然不能与加州纽约相比,但是,也是非常高密度了。


2015年春,当时JC有两个市议员,Mr.Brad和Ms.Kelly在竞选州议员。他们所在的州议员选区是GADistrict 6,就包括了JC市的部分地区。第一轮的投票总数也就是两千四百票左右。他们都没有超半,而且他/她俩的差距就只是1%!Mr.Brad转了两个弯子,找到了玉山峰。玉山峰自己不在这个选区,联络了我们“一小撮”人,包括林怡正在内,一共五六个人。我立刻认定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 1%就是24票,就凭我一个人的人脉,也能鼓动的出来!不管他/她是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谁来求我们,我们就要出来决定“谁能上”!这是我们华人“秀肌肉”的极好机会。我们在两个星期之内,临时抱佛脚,狂打电话。光是我一个人,就得到了36人的承诺,保证去投Brad。第二轮/runoff的结果是,Brad以122票胜出。


其实,Ms.Kelly,有更强更深的人脉和渊源。她当时得到州长和市长的支持。。。这个结果,就惊动了Georgia的政界主流,让他们对华人刮目相看。如果当时Ms.Kelly能警觉到了我们华人的“出手”了,而且没有掉以轻心,没有低估我们这个“哑裔“的潜能的话。。。如果她也紧急全力以赴地动员的话,这122票就是小菜一碟了,起不了翻盘定乾坤的作用了,历史就改写了。。。或者,她先来找华人,我们就帮她了;起码也会把华人的票分散了。。。


这就叫”四两拨千斤”。


当时的华人还没有形成一个团队组织,就是我们“一小撮”人,再加信任我们这“一小撮人”的一大圈人的努力。这个成功,让我们华人自己也吃了一惊:我们还有这个能量,可以成点气候的。这是一次热身动员。也让当时正在考虑从政的JayLin/林怡正受到鼓舞,被激荡起来,跃上了“高能阶”。紧接着,我们华人组织形成一个JayLin的竞选团队,我们的行动有如“带计算机的大型推土机”,轰轰烈烈而又扎扎实实地,把广大的华人鼓动起来,参与进来。JayLin也不负众望(见《老钱:林怡正的扫街拜票》,我作为其中一员,就为他写了近二十篇文字鼓动,也拼了老命地为他扫街拜票)。趁着亚特兰大地区的华人参政的信心热情高涨,我们成功的帮助JayLin补上了Brad的空缺,进入了JC的市议会。


回顾起来,初选时,JayLin的票数暂时领先,但是并不是压倒的优势。必须进入Runoff/复选。我们最担心的,如果第三位的得票在复选时,都投给了第二位的话。。。复选的那天傍晚,29个投票点,收集回来的数据大多数是很悲观的,林怡正的得票率就是5%左右。不过绝大多数的华人以及亚裔,已经提前投票了,再加上气温的突然降低,极大地降低了那个傍晚出来的投票总数,林怡正先生最终以156票胜出。第一次投票总数达三千多人,复选才有两千多一点。气温突降,我们是得到了“天助”的。但是,我们拼搏了。不拼搏,压根没有希望。就是拼搏了,也还是险胜!(请见《Jay Lin市议员竞选>老钱: 同胞们“更”需努力!》)。


所以,如果有这样可以“四两拨千斤”的机会,一定要抓住!有险胜的机会,我们也要抓住。但是,“机会只是为已经准备好了的人提供的”。既不要高估我们的能量,错误估计招致失败,也会重创同胞们的参与积极性。也不要错过任何机会。
在竞选的时节,我们要“倾巢出动”(再怎么倾巢,也还是一小撮),扫街拜票,显示力量。


但是!


除了这样的短期突击性的参政,大轰大嗡地参与,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从平常做起。我们要真正地融入美国社会的日常政治生活,而不是,只会做季节性的,突击队式的参政。我们要下大力气的,是常年流水的正常参政,经常参政。这就是,我们应该出席各种各样的听证会,公布会,议政会,就是参与政府的日常活动。美国有句关于政治的真谛就是,“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的!(Allpolitics are local!)"。
美国的政府运作是透明的。任何城市建设,税收改变,都会事先征求民众的意见。比如说,我们JC市的市议会,也就是每一个月轮到一次。城市的市政建设,道路拓宽,都会有听证会,请市民们去听取,发表意见,包括反对。


我曾经在自己家里安装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没几天,市政府的执法人员来敲我的门了。通知我必须在两周内撤除的勒令。说我违反了城市建设规范/ZoningCode。否则就要出庭受审。我问,有什么后果。得知,如果不从,就要上法庭审判,结果是或者罚款$1200或坐牢/Jail一周。然后还是要强制撤除。我与他们争辩说,社会是在发展的,太阳能是新生事物。法规都是可以修改的。安装电视卫星天线锅,就是经过了这样的发展过程。我要求见市长,要求向市议会申述。虽然,我一个也没见到,但是,我也让市政府的命令改动了三次最后期限。我问,有没有抗争的程序。答曰可以的:我可以要求,为我召开市民公开听证,由出席听证会的市民,来对我的申述/陈述投票,进行表决。但是,我有很多步骤要走。首先,我要在最后限期之前,提出书面抗争。交$250立案后,这个命令就可以暂时冻结起来了。。。然后给我一个政府网页,以我家为中心,画一个三百英尺的圆圈,我要去动员圆圈内的市民来出席听证会。。。我必须在与这个圆圈相交的所有路口,插立听证会通知的专门规格的告示,每个$80。。。一系列的“然后”。最终,在我权衡了我将要作出的投入和胜算之后,决定放弃了。


虽然我放弃了,但是,我认识到,这个制度还真不错:在法律面前,政府和我居然是“平等”的,政府可以告我,我也可以告政府。这个制度给我权利和途径去抗争。其间,我动员了,交往了大量的人士,没有与任何人红脸,争执。因为,这是一个法治的国家,这里没有个人意气,没有腐败。大家都是循规办事。而且是我自己要去与政府斗的。我最大的气,就是这个屁大的市长或议长不见我。从此,我开始关注美国的政府结构(请见《老钱:由纳税想到公民权利》)。所以,我也开始关注市政府和市议会的竞选。有一个印度裔女士,叫Swapna,竞选市议员,找到我,希望我帮助她。我积极参与了。(请见《老钱:竞选市议会的Swapna》和《老钱:请关注Johns Creek选举》)。


华人应该参与当地的主流政治生活。每一次,市政听证会,我们可以有几个人华人出席。就说我们JC市吧,大约有一千个华人家庭。每次会议,出席四个华人,就可以出席二百五十次会议。就算是二十五次会议一年,才十年轮到一次。我一直呼吁,我们地方上的华人组织,应该组织联席会议,协调华人轮流去参加,出席,分摊下来,也不是很大的负担。但是,我们出席了,就显示了我们华人是以主人翁的姿态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
这样的参与,也不仅仅是为了显示显示,摆摆样子而已。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谁是市长,议长,有些什么官员,都在干什么?谁好,谁劣,我们才知道,下一次投谁的票。


亚特兰大在快速发展/booming,我们的JC城市也在发达起来,交通越来越拥挤,所以州政府,郡政府,市政府,都在想方设计地改善。拓宽主要干道就是必选之策。JayLin告知大家,市政府有拓宽SR120的规划,要求大家去参加听证会。我去了,图表,照片,数据,多个政府官员和工程师的报告,详尽的信息。。。民众/居民们踊跃热烈的发言,赞成的,反对的都有。。。我看到华人很少,几乎没有认识的人。


市政府要整修,增加公园/Parks和步行道,JayLin也告知大家去出席听证会。我去了,而且带去了一些朋友的嘱托,要求有乒乓球,羽毛球的设施。就我一个少数民族。主持工程规划的官员,非常高兴华人的参与,接受我们的要求。过后也立刻和JayLin通气。
我回来也写文章,发微信,向大家转告。


还有一次,要修一个殡仪馆了,这下子,所有的亚裔,包括印裔,都激动起来了,坚决反对!把听证会挤得水泄不通!我估计把主流人士都惊呆了。结果那个地主,倒也很通融,说没有想到,既然有这么多的人反对,那就搁置起来了。


所有这些市政活动,事务,我们都应该积极地经常地参加,不仅仅是刷我们的存在感,更重要的是参与,发声,贡献。不要平时不参与,只会在感到受到委屈时,再激动地以受歧视受忽略的“后娘养的”的身份去发泄情绪。


华人应该关心当地的的政务,这也是我们的切身利益。我非常反感,华人组织总是强调,我们不参与政治。不管一个组织自己是怎么定位的,也不管在IRS是怎么注册的,我相信孙中山的定义:“政治就是众人之事”。政治就是关系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一个有远见,负责任的华人组织,必须要把长远的日常的参与,组织起来,坚持下去。否则,我们永远不能入主流。


我们在反对细分,反对泛滥之极的AA的思潮和执行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奋勇积极地参与学校的PTA(Parents &Teachers Association)的工作。我们华人不是极其重视孩子教育嘛。为什么不积极参加PTA的活动的呢?美国学校的日常运作,PTA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力量。美国中小学教育中的一切活动,都不能缺少PTA参与支持。甚至可以说,在美国的中小学教育系统中,没有PTA就几乎要停转了。可是,我们可以看到主流社会的家长大量的,积极地参与PTA,而华人相对稀缺。

其实,不仅仅是学校,图书馆,博物馆,公园,任何公共设施和任何公共事业,都是这样。这是一个非常优良的传统,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社会文化。


做一个换位思考吧。如果我们是主要的大民族,看到一个少数民族,最近才移民进来。可是,他们从来不参与我们主流的社会生活,或者参与程度极低。但是,却要抢占最好的现有的一切资源和生活环境/条件,特别是最好的教育资源。。。我们承担大量的义工的人头和工作量,他们却从不出力,或出力甚少。。。遇到一点委屈,或者触犯或者不合他们原来的文化习惯,就要大吵大嚷。。。如果遇到这样的少数民族,我们会怎么想?我们会不会这样想:来了就占便宜,一切我们艰苦奋斗创立的好事,都要享受,却不愿意参与,付出,承担;一切事情还要顺着你们的好恶文化习惯;环境条件不利时,你们就立刻开溜。我们会欢迎这样的新移民吗?


我们是草根,这个草根还必须融入主流的草根里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美国的各个族裔建立起友谊,增进了解。
参与美国的地方事务,政治生活,是有很多事可做的。


童子军,Boy/GirlScott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们应该让我们的孩子积极地融入主流。打破我们的孩子基本上还是和华裔孩子团在一起的局面。对大人和孩子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融入的环境和过程。


最近,在我们亚特兰大的地区,有一个K-9捐款活动。K-9,就是警察专用的警犬,它们在社会治安,反恐怖主义事件中,侦察毒品,炸药过程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由于经费有限,地方警察局不一定有K-9,或应有的足够的配备。所以,我们华人社区的热心人士就发起了捐款活动。
在CAA的第一次会议上,德州Plano市的鲍女士,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报告,介绍了她是怎么样参与地方政治事务,PTA,地方的教育委员会,竞选Plano的市长的。

在参与的过程中,逐渐改造我们华人文化行为中的自私封闭的习惯和行为。改去落后的东西,改造,提升,华人的境界和形象。


老钱涂鸦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