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5/29/2019 05:30
快速引用
纪念六四屠杀三十周年---友人兔回忆黄雀营救行动
2019-05-27 18:08:34

老秃笔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突然想起一参与民主运动的北京高自联内的友人逃脱故事。

他在六四屠杀后被美国人的地下网络帮助逃出大陆,来到美国。几年后,与我联系上。我去纽约看望他们,当时他们述说了如何逃离中共魔掌的故事。听的我目瞪口呆,深感美国人手腕高明,中共大网漏洞不少,也许有良心的中共人士暗中帮忙。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谈话,写出来,作为纪念六四屠杀的杂文。

1989年六四屠杀后,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先生立刻组织了一次动用美国中情局地下网络营救被中共通缉的学生领袖的行动。

李洁明,在华出生,美国商人后代,直到二战开始才回到美国。耶鲁毕业后即投身美国情报领域,最早是在中情局的前身,战略服务局,派到东南亚工作,从事清除共产党势力的工作。中情局成立后,摇身一变成为中情局干员,在东南亚继续为美国搜集情报若干年。之后,从基层干员逐步干到负责地区的中层干员。里根总统1986年提拔他出任驻台湾的美国代表。他与老布什总统是耶鲁前后的同学,大概,老布什算是他的学长,高二届吧。老布什总统上任,立刻提名他出任驻华大使。但是,上任不到半年就赶上了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著名学者方励之投奔美国大使馆避难等棘手事情。

六四屠杀过后一年左右,他卸任驻华大使,在学术机构从事研究。 他写了回忆录,里面提到组织营救学生领袖的事情,但语焉不详,没有细节。意在保护美国中情局的网络。 这个网络是他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建立的。没想到它依然存在,且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值得读者查询的,还有另外一个香港黑帮大佬,前些时候辞世,我看到纪念他的文章有提起这个黄雀行动。还有一个在世的香港人六哥也提起他参与这个行动。著名艺人梅艳芳捐款给营救行动。

在那几年,笔者有幸同美国几位杰出的东亚事务外交官有过接触。先后同卸任后的美国东亚助理国务卿安德森,卸任后国务卿依格伯格,驻韩国大使,国务院东亚顾问,还有李洁明先生在不同场合交谈过。上述提到的几位,头脑敏睿,知识丰富。为人上也是让我敬佩。不能说的,一语带过。 能说的,不隐瞒。极其善于沟通。尤其安德森和伊伯格,说话条理清楚,富于哲理,为国家的服务献身精神一表无遗。能跟这样的人物交谈,让我记住一辈子。

我也有机会同当年中共几个驻美外交官有过简短交谈。中共驻美大使韩叙,尚令人尊重,为人朴实,有良心。意识形态强而不愚腐。他是中共总理周恩来早年在重庆的副手之一。据大使馆内友人告我,他也是唯一在任内明显为学生私下流泪的外交官。我当年曾打算回国投奔他门下呢,如果不是因为六四屠杀而滞留美国的话。其他二位,官气重,说话也没有任何亮点,不提也罢了。六四后大约14位中共外交官宣布脱离。中共方面官员说话谨慎,没有什么文采,也许是不敢发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么。后来,我想到,要是我真的进入中共任何机构, 我也不敢任性,不然随便一句被人抓到小辫子就是结局难测么。周恩来临死对他老婆说,肚子里好多话想说,不说了。对他老婆,他都如此谨慎,深知祸从口出。又何况体制内的小卒么!

总的来说,中美双方都派出了最优秀的外交官管理各自的地区政策和事务。

啰嗦半天,还没有进入正题呢。 显然老汉难以同上面的美国精英分子比肩啊。

友人兔在当年的春天学生运动开始时,作为某校的代表参加全市学生运动协调会。从后来的信息看,他大概属于中共第二批抓捕名单吧。起码,第一批公布的通缉名单21人没有他。

中共后来秘密抓捕了一些人,比如,我的大学熟人老拐,在中共体制内一研究智囊机构,直属赵紫阳大秘领导。因为被怀疑是赵紫阳的黑手陈一咨的干将之一,在六四屠杀二个星期后,突然被蒙头,秘密抓捕,蹲牢房几个月。出来后也不能回去了,只能自谋出路。据说这哥们赚了些钱,只是可惜前几年死于癌症。而另外一个大学同学老花,职位比老拐高,没有参加任何六四活动。谁也找不出老花的茬子,安然躲过严密审查,后来甚至做到朱镕基的身边幕僚职位。无它,所谓的对党忠诚是一个原因。为人老实本分,不逾规是第二个原因。第三是恰好遇到毛大爷后的红帮内斗和缓时期,对方下手不像毛大爷时代那么狠毒了。抓有关的,放过无关的。也算手下留情吧。

再把话题扯回来吧。 友人兔不敢呆在学校里,只好躲在同学家里,心惊胆战。疑神疑鬼,觉得中共黑手会罩下来。

正在急得走投无路时候,天上掉了馅饼!

有人找到他,告诉他马上跟他走。友人兔立刻带上大学女友,换洗衣服也不带,跟那人走了。那人弄来一辆拉肉的汽车,当夜把他们送去天津。路上遇到盘卡,军警们也不多管闲事。打开车门看看,再核对照片,问他们去天津做什么。答曰跟朋友闲玩罢了。既然不在照片上,军警也没有留难,挥手放行。到了天津后,他们进入一间郊外民房。直到今天,他们也不知道在天津什么地方。 确定无疑是农村,养猪场附近,能听到猪叫声和闻到骚臭味。他们不能打开窗帘,不能出外。那门口外面上锁。晚上出来使用厕所。有人每天喂猪时候送一次饭来。这里大约呆了一周之多。

一天半夜,有人带他们二个,坐火车,路上假装互不认识,折腾了二天,到了湖北一地方。 他们还是呆在农村一个地方。不是在村里。周围是农田,山区。他们还是不能出去露面,只能呆在屋子里。好笑的是,直到今天,他们还是不知道到底湖南湖北什么地方。但是,这里,已经聚集了十个人。

还是月黑风高夜,他们再次出发,汽车火车马车自行车,折腾几天后,终于到了沿海的一个渔村。半夜进村,马上进屋,不许出门。还是不知道具体广东什么地方。沿路疲于奔命,担心安全,哪里有心思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啊。

真正的考验在一个大雨夜开始。 队伍已经扩大到十来个人。友人兔没有数清楚多少人,但这里不能细说,以免麻烦。 晚上大雨时候,他们每人发一件军用雨衣,换上党军制服,排成整齐单队,跟着领队的军官走。前面不远处,有一队党军士兵排队走着。走着,党军士兵不见了。这队冒牌货假装在巡逻,来到了码头。一艘渔船已经在那里,党军官把一个人唤出来,转身走了。船老大让他们从附近屋子搬出一些供给物资,上船就不下来了。底仓内挤着。友人兔至今也不太清楚到底什么时间出海的。

最后,他们到了香港地界, 换快艇依次上岸。上岸后,进入一辆货箱车,直接送到一处楼宇。还是不许打开窗帘,不许外出。 几天后,他们得到干净衣服,上车来到一个大厅。填表后,每人选择愿意去澳洲,欧洲,美国,加拿大等。 当场同接受国家的领事谈话,决定去向。友人兔二人决定来美国。一周内就乘机来到西岸。至此,完成了他们的流亡路程,不再担惊受怕了。

友人兔说,肯定四处都有关系人关照,没有遇到搜查行李身份等难题。转车也顺利。中间,他们还有不同的证件,打扮成不同的样子。友人兔是画家,出来采风,他的女友是作家,陪他写生,写剧本。

上面的简述已经省去不少细节。友人兔有责任保护细节,跟我说起往事,也是多有删节。比如,具体待的地方,城市,同行的几个著名人士等。 我们谈话有默契,他不说不方便说的。我也不会提起具体名字。不然,局内人一看就知道谁说的。

顺便搜索了一下黄雀行动,发现是香港走私帮六哥起了很大作用。这里,向他致敬。读者们可以自己搜索一下。可读性很强。 最后,不管是美国中情局还是香港走私大佬,能够把这些被通缉人士抢救出来,都让我们敬佩!此外,香港警方也一定是心知肚明,装看不到,暗中协助。也是良心之举。至于国内遇到的军警,估计会有良心人士放行,但更多的该是沿途贿赂有关人士放行为主。钱能通神也能通鬼么。这里,鬼不是坏话,而是指的潜规则。

六四屠杀后,中共的通缉名单上,大概抓捕到一半吧。余下的被中清局网络与香港走私大佬合作偷运出来。 被抓住的,后来也陆续放了出来,作为同美国的交易筹码。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友人兔近年多次悄悄回国, 使用美国护照,中国海关没有发现或者根本不再追究了。三十年间,六四屠杀遇难英烈若是活到今天也该天命之年了。中国已经发生巨大变化,除去红帮法西斯统治体制丝毫未变。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2019-05-28 21:59:59
以前读到过这位黑帮大佬的名字,现在忘了。那个时候能够挺身而出,真是江湖侠客,而且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
puma3900 发表评论于 2019-05-28 07:05:53
向所有参与者致敬!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2019-05-28 06:02:57
故事真多!
在葡萄牙不能注册吗 发表评论于 2019-05-28 04:17:03
梅艳芳,以前很讨厌听她的歌,只觉得她演的电影还凑合,前几年看到电视重播一个她的访谈,在浅薄轻浮的许主持面前,真是衬托出她是一个很有情怀,极有担当的女人,一生遇不上对的人,还摊上一个如妖婆纠缠不清的妈,错过一切平凡中的真情真爱,无奈撒手人寰,再不回头。。。。。。
Quarx 发表评论于 2019-05-28 00:45:54
哎,历史回忆,让人唏嘘不已! 谢谢好文。
portfolio 发表评论于 2019-05-27 19:55:32
黄雀行动中,据说,每救出一个人,花费高达一千万港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