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4/07/2020 05:36
快速引用
疫情过去后,美国的华人何去何从?

解滨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过30万,死亡人数过万了。 今后两到三个星期内,美国的死亡总人数翻几倍都是有可能的。 最后的数字,美国死亡几十万人,都在可能性当中。

新冠肺炎对美国的经济、社会以及各方面的打击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美国经济已经进入了萧条。 有人把这场灾难和日本袭击珍珠港相比,有人和911相比,有更多的人认为这场灾难比那两场灾难加起来对美国的破坏还要大,因为死亡人数已经超过那两场灾难加起来,而对经济的冲击甚至有过于大萧条。

虽然美国已经到了建国以来最危急的时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无论多么惨烈,不管是多么艰难,美国一定能够战胜艰难险阻,重新站起来,再一次屹立于世界之巅,尽管这是有些在美国的华人不愿意看到的。 谁都不要指望用一场传染病打败美国,不管这个人是在中国还是在伊朗、北韩、美国。

还有一点也是肯定的: 这一场灾难过去后,美国不会再犯傻了,美国将重新审视和布局美国的国际战略,该翻脸的一定会翻脸,该下手的一定不会手软! 不要再指望美中继续保持密切的贸易关系了,更不要再指望今后还会有“美中友好”这种傻事了。 而且不止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印度、巴西、西班牙、捷克等世界上所有深受其害的国家,甚至俄罗斯、巴基斯坦,都不会再当傻逼了。 人家被你搞得家破人亡,尸横遍野,你叫人家还跟你友好? 做梦呢?

请粉红们不要继续散步“美军制造新冠病毒”那种小儿科级别的谣言自欺欺人了。 就算你可以轻易骗过14亿中国人,但你是无论如何也骗不了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家的,更没法欺骗地球上其余的64亿人。 请不要再灌“新冠肺炎是人类共同的敌人“那碗迷魂汤了。 这场灾难结束后,地球上中国之外的64亿人会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某大国,某党才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冤有头债有主。 美国挨打的事情也发生过。 但美国是那种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的怂包吗?

美国的两党很少认真合作过,但今后美国的两党在有关中国的所有问题上会联合起来,就跟珍珠港事件后针对日本、911事件后针对基地组织那样,团结一致,共同对敌! 借用微信群里的某个术语,美国将找中国算账!

你即使对美国恨之入骨,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有世界最大最好的良田,最丰富的各类矿产资源,最发达的农业,最吸引世界各国人民的移民制度,最多的世界一流大学,最多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就凭这些,谁想跟美国打仗或赖账,恐怕需要先去看一看心理医生。 惹火了美国,要想一想后果。跟美国斗了几十年的毛主席死前跟美国握手言和了,邓总设计师和美国建交了,人类最伟大的领袖把女儿远渡重洋送去美国接受教育。 你以为他们都是傻逼?

现在,美国的很多华人应该开始感觉到了一个隐忧,这就是, 疫情过去后,面对数万美国人丧命,遭受经济萧条重创的“老美”会不会拿在美国的华人出气? 美国会不会再次“排华”? 我们在美国的华人今后会不会在就业、入学、升职等方面遭遇前所未有的歧视? 你想到了这些了吗? 你别以为911后美国并没有对在美国的穆斯林大开杀戒,这次新冠肺炎后也会对华人网开一面。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不敢说日后会不会所有在美国的华人都会遭受歧视,但我敢打赌,有一类的华人日后肯定会受到美国社会的不齿! 这是哪些华人呢? 这些人我们都见过。 他们在美国居住了几十年也不入籍,为的是两边捞好处。 即便宣誓入籍了,他们也还不把自己当美国人。 有的华人实名公开在微信说宣誓是假的,不会效忠美国。 你见过这样的宣传语句吧:无论我是哪国国籍,人在哪里,身上都是炎黄子孙的血脉。 这些美籍华人既不参加美国的投票选举也不关心美国发生的任何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中国出个屁大的事情都是天大的事,美国再大的事儿也跟他们无关。 这些人整天就是祖国这祖国那的,领事馆发不发钱都去参加他们组织的游行。 明明是美国公民了,却年年参加中国领事馆举办的“升旗仪式”。 这些人在美国啥事儿稍微不顺心就指责人家是种族歧视。 而他们自己整天骂白人是“鬼佬”,骂黑人是“黑鬼”,骂印度人是“阿三”,自己身在美国却整天把华人以外的所有人都称为“老外”。问题是你自己从来都不拿自己当美国人,你凭什么要人家对待你就跟美国人一样? 你要是不服气了,那你就去维权呀,去告呀? 可这些华人一碰到这种正经事儿统统是缩头乌龟,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 以前这些华人的主要信息来源是《世界日报》、《星岛日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 现在他们主要信息来源是“观察者网”、“知乎”、“环球时报”网站,还有《北美留学生日报》等微信公众号。 他们从来就没有读过美国的英文报纸看过美国的任何主流新闻频道。 他们移民美国是靠唐人街真律师假文件办的“政庇”,他们入籍考试是靠作弊。 他们上网只上中文网站,他们的立场是“自干五”,谁要是在网上或微信群里说中国半点不好他们会骂人家的祖宗八代。 国内网民因为信息封锁而不知道真相那也就算了。 可那些拿着美国博士硕士的华人在美国吃香喝辣,享受民主法治社会的政治自由和经济实惠,可以接触到所有信息,可以独立自由地活着,不必听命于万里之外的朝廷。 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效忠朝廷,争当朝廷的奴才。 多少年后,他们的心还留在那个奴才社会。

这些华人他们来美国只是来享受宽大的住房、高薪资收入、价廉物美的商品、新鲜的饮水和空气、美丽清新的环境跟和谐的社会的。 他们从来就不爱这个国家和这里的人们。 他们不是这个社会和国家的一分子,他们也从没打算成为美国社会的一分子。 这些华人充其量不过是些红色蛀虫!

那位买光了美国商店里的口罩,一个口罩也不给美国人留下的某位华人女士,那些个在国内领取丰厚的退休金同时又享受美国的专门为穷人提供的各种福利的华人老人,那些认为自己在美国只要不违法就什么丑事都可以做的贪得无厌的小人,就是典型的蛀虫! 不光是普通的美国人看不起那些蛀虫,就连我们这些在美国的很多华人也鄙视他们!

也是这一场武汉肺炎灾难,让我看到了很多在美国的华人,他们积极捐款捐物,帮助美国当地的医院和医护人员解决PPE奇缺的难题。 让我最感动的不是那些摆好姿态拍照的华人物资捐赠照片,而是那些用自己一点一滴的行动和其他的普通美国人一起战胜困难的有善心和良心华人。 我看到一些在美国的华人在想尽办法替当地的医院解决难题。 我知道一些华人医生(例如佛罗里达州的岑瀑啸医生)此刻正战斗在抗疫的第一线。 我知道有华人用缝纫机做口罩捐出去,我知道有很多的华人觉得把口罩留给自己使用不如直接捐给那些医院的医生护士来得更加有用,我亲眼看到一个卫生公益捐款网站上华人的捐款如同打机关枪那么密集。 这可不是在说那些同乡会,也不是在夸UCA,更不是谈那位赵议员和孟议员,他们不值一提。 我是指那些默默无闻的,一心为了美国的,有良心的华人,或者叫华裔美国人。 我不相信美国社会里会有谁去歧视这些华裔美国人。 当你把你的生活溶入美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当你成为美国普通老百姓的一员后,当你和美国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后,当你和所有人一起为这个社会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时,人家为什么要歧视你? 你以为美国人都跟某国的奴才们那么坏吗?

同一个美国,但却有两种华人。 我们很多华裔美国人属于这第二种。 虽然在美国的茫茫人海中我们作为少数族裔如同尘埃,虽然我们尽我们所有的努力不一定能够推动美国的巨轮,我们甚至在面对美国这场空前的灾难只能做出微不足道的努力,但我们很欣慰,因为我们没有选择冷漠,我们不是只顾自己,我们和所有的美国人同命运! 我们做出了我们的奉献和尽了我们的一份力量。 善良的美国人民不会把我们当作敌人。 因为我们是华裔美国人。

这几天美国的一位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捅了马蜂窝。 他说了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话,没有在华人可能遭受歧视的时侯按照政治正确的立场泼口大骂白人种族主义,没有按照几十年来的套话把一切都归罪为种族歧视,而是老老实实地说我们亚裔就该溶入美国,这就遭到一大堆政治正确人士的恶毒攻击。 杨安泽的原话是这样的:

“We Asian Americans need to 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We need to step up, help our neighbors, donate gear, vote, wear red white and blue, 哦买volunteer, fund aid organizations, and do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accelerate the end of this crisis. We should show without a shadow of a doubt that we are Americans who will do our part for our country in this time of need.”

我不认为他这段话有什么错!然而很多在英文媒体指责他这是企图用亚裔的呆板形象向白人讨好。 中文世界批评他的话是由环球时报一个名叫“牛弹琴”的写作组纂写的,比美国的火力激烈一百倍,大概就差骂他汉奸、数典忘祖了。 评论区更是污言秽语: “美国狗好不”、“这个垃圾一身的贱骨头”、“希望新冠尽快战胜它”......

我看了牛弹琴写作组的同志们的文章,感觉是一个婊子在指责一个淑女行为不端。

牛弹琴在文章中专门援引了一个名叫 “Marina Fang”的华裔记者的评论,意思是我们美国华人一代又一代人都在展现自己的“美国人气质”,但这不管用,我们仍然被视为“外人”。 这话听起来跟真的似的,但这是欺骗! 不说别的,我就敢问方记者一个简单的问题: 在美国的华人的最高投票率是多少? 有高过30%吗? 美国华人社区平均投票率是多少? 有超过20% 吗? 人家犹太人和穆斯林社区的投票率稳定在90%以上。 黑人也极少低于30% (奥巴马时期黑人投票率高于76%)。 我们华人就是用这么低的投票率展现“美国人气质”? 笑话吧。 在这个一人一票的国家,你连投票都不愿意参加,谁会拿你当根葱? 美国没有青天大老爷为你当家做主。 方记者的意思是,我们不要白人的青睐,我们要维权! 好啊! 我搜索了方记者在HuffPost发布的近100篇报道和文字,没有任何一篇是有关华人维权的。 哈佛诉讼是近年来公认的规模最大的亚裔维权行动,得到了自由派和保守派双方的支持。但我没有看见身为亚裔的方记者表示哪怕半句的支持。 我去方记者的tweet后面弱弱地质问了一句,很快我就被她拉黑了。

有一年我和一位来自台湾的老侨唠嗑,闲谈到美国华人参政的事情。 我问: 老哥你来美国大半辈子了,一准参加了很多美国政治活动吧! 那位老哥想了一会儿,说“我是有参加过一次政治活动”, 我问那是什么活动? 他说:“保钓。” 我无语。

虽然我是共和党而杨安泽是民主党的,甭管他那天都说了些什么,但我认为他那段话就说的对!

美国疫情结束后在美国的华人肯定是要遇到某些不利因素的。 美国这次被整的越惨,我们日后遭遇的异样的 目光或许就会越多。 那些永远把自己当作“爱国侨胞”的华人,那些整天用个ID在几个大外宣网站上咒骂美国热捧独裁专制的自干五们,那些在微信群里一天到晚狂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观察者网的赤色宣传文的老粉红们,那些国内拿丰厚的退休金国外享受穷人福利的红色蛀虫们,还有那些把美国政府研究基金资助的研究结果偷到中国去的科技盗贼们,恐怕往后的日子怎么也不会跟以前那么好过了。 这些人或许回到亲爱的祖国是较好的选择。 而对于我们这些已经在这块新大陆扎根的华裔美国人来说,最好的出路是十分明显又简单的。 请允许我把杨安泽的话再援引一次:

“We Asian Americans need to 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We need to step up, help our neighbors, donate gear, vote, wear red white and blue, volunteer, fund aid organizations, and do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accelerate the end of this crisis. We should show without a shadow of a doubt that we are Americans who will do our part for our country in this time of need.”

这些,正是现在很多的华裔美国人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一百多年前那些远渡重洋来到美国的华工们能够领悟到这一点,《排华法案》根本就不可能出笼,更不会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