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6/06/2020 04:05
快速引用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June 4 at 11:39 AM · Shared with Public
關於全球紀念“六四”網絡會議受到駭客攻擊事件的說明
1. 今晚9點開始的通過zoom平台進行的網絡會議,兩次受到駭客攻擊。我們有理由懷疑,這是中共派出的技術力量進行的破壞行動,對此,我們表示憤慨和譴責。但同時也感到光榮,因為中共如此努力要破壞我們的會議,正說明人民的記憶,使他們感到恐懼;真相的力量,使他們變得瘋狂。
2. 我們選擇zoom的方式,是知道會有這樣的風險的;但是,只有zoom平台,目前可以有中國國內的網友參加。為了他們,我們冒險採用這種方式。雖然遭到兩次嚴重攻擊,但我們感謝技術組的幾位年輕朋友,迅速地重新建立新的帳號,讓會議在最短的時間恢復;也感謝參加會議的朋友,不離不棄,一次次等待新的連結發出,繼續參加會議。這樣的不放棄和堅持的精神, 正是八九精神的表現;
3.針對這次駭客攻擊網絡會議的事件,我們將通過管道向FBI,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等相關機構說明情況,提請調查這次攻擊事件;我們也將向zoom公司提出申訴,就已經付費加密但仍被攻擊的問題進行交涉。
4. 儘管遭受這樣的攻擊,但是我們已經預先做了準備。我們已經錄下所有內容,目前正由技術組在剪輯之中,近日會在YouTube等頻道向外界播出,讓更多的人可以看到會議全貌。
31年前,我們在街頭對抗中共警察;今天,這樣的對抗轉移到了網絡世界。中共通過破壞網路自由的方式,嚴重威脅全世界的言論自由和民主制度,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挑戰,對此我們將秉承“六四”精神,堅持理念,絕不會退縮。
“六四”三十一週年全球公祭及紀念大會籌備小組
72 Comments
170 Shares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June 4 at 6:28 AM · Shared with Public
其實這次拜訪美國國務院,我還特意去了國務院發言人Morgan Ortagus的辦公室,跟她聊了一會兒。
說到如何以發言人身分幫助中國人民發聲的問題,我給了她一個建議。這其實也是給大家的建議:
當你們遇到小粉紅或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堅持稱當年的鎮壓行動是正確的,“帶來了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符合中國利益”巴拉巴拉的時候,你別跟牠們廢話,你就就問牠們一句:
“既然你們共產黨做了這麼正確的事情,如此成功地維護了國家利益”,做了這麼‘好’的事情,你們為什麼在這一天竟然完全不提這件‘豐功偉績’呢?不僅你們不提,也不許人民提;不僅不許人民批評你們當年的鎮壓,連表揚你們當年的鎮壓都不可以。這是什麼道理?!”
Ortagus女士聽了大笑。
发表于: 6/08/2020 21:46
快速引用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15 hrs · Shared with Public
疫情問題上,我對美國從來都是有信心的。但現在美國國內的政治對立,著實令我心驚。是我到美國22年來最嚴重的。
這次六四31週年紀念,有一家排名前三的美國最主流的電視媒體,兩次發通告,請我接受連線採訪,被我拒絕了。原因是他們事先發來的問題,雖然是從六四紀念出發,但從20歲開始就接受西方媒體採訪的我豈能看不出來,問題引導性很強,就是希望我把川普打壓黑人抗議事件與六四事件對比。
我後來根本不回覆了。我承認我有些不高興,因為覺得這是在消費六四。我不希望六四紀念這件事,被捲入美國的政治對立之中。
現在的政治對立,川普當然難逃責任;但反川的力量,為了反川也是不顧一切。這樣的激烈對立,雙方殺紅眼的樣子,以前真是少見。
在我看來,這,對美國的傷害,比疫情嚴重。
发表于: 6/22/2020 06:15
快速引用
我要公布一件事:
今年“六四”前夕,四名中國警察到我北京家中,我父母不在家,他們找到我姐姐,說我不應當在海外批評習近平,明顯是讓我姐姐轉告我。這叫“遠距離威脅”。
1989年之後大約二十年,警察到我家威脅我和我家人,可謂司空見慣。但最近六七年來,都已經只是默默監視,再也沒有人上門興師問罪了。即使去年“六四”三十週年,都沒有人上門警告。因此這次再次出動,顯然不是常規動作,另有內情。
我研判,這次的警告與“六四”無關,時間的選擇只是藉口,實際上應當與我在海外發起“倒習”運動有關。提出同樣訴求的山東詩人魯揚的被捕,多少可以作為旁證。
其實警察騷擾,對我和我的家人來說,都是小事一樁。我要把它說出來,是因為:
看來,中共真的很介意“習近平下台”這件事。我在海外活動那麼多他們都不介意,觸及習近平下台的問題,他們坐不住了。
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習近平確實面對下台的壓力和風險,所以他和他的手下才會那麼在乎,那麼重視。如果習近平的位子穩如泰山,就不至於這麼大動干戈了。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但表達出來的訊號很耐人尋味。
发表于: 6/25/2020 10:03
快速引用
給小朋友們傳授一下我的人生經驗:
那些罵你的,對你潑髒水的言論,直接拉黑,堅決不看,完全當成不存在。
下手要快,千萬別心軟,更別在乎是否被認為心胸不開闊。
作為一個唯心主義者,我認為,只要你覺得歲月靜好,歲月就是靜好的。至於是不是真的靜好,一點也不重要。
這是不是把頭埋在沙子裡的駱駝呢?是。但是,能把頭埋在沙子裡,可以享受寧靜,這是一件幸福的事。而且,只有在寧靜中,你才能好好思考。
切記。
(以上言論非關政治,只是說心態的問題)
发表于: 7/02/2020 15:09
快速引用
我的呼籲:
在全世界的反對聲浪下,在港人的集體抗爭面前,在評估必將付出代價的前提下,中共仍然不顧一切,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很明顯,事態走到今天,不是港人不努力,不是國際不聲援,而是中共的極權本質,決定了一切。
這,給我們敲醒了警鐘,也逼迫我們思考。
是時候了,是時候要認清一個現實了:西藏問題,新疆問題,香港問題,台灣問題,。。一切問題,其實,都是北京問題。只要中共不垮,所有上述問題都不可能改善和解決。中共不倒,一切不會好。
是時候了,是時候要調整戰略思考了。所有的力量:香港,台灣,西藏,新疆,和國際社會,不要再分散,而是要集中和協調所有資源和能量,共同致力於打擊北京的中共政權,早日徹底結束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極權制度。
這不僅是在幫助中國,這也是其他國家和地區唯一的自保之計。
发表于: 7/02/2020 15:12
快速引用
中共對香港的殘害,其實凸顯了中共的失敗。
「一國兩制」是所謂「改革開放」的地標式政策,現在「一國兩制」被取消,說明了「改革開放」的失敗。學界早就提出「改革已死」,現在香港國安法,等於宣布「開放亦亡」。
2020年7月1日,中國的「改革開放」時代正式結束。
另一方面,這次國安法條文,粗暴得令人瞠目結舌,也代表著中共統治方式的轉變。所謂「精緻的極權主義」失敗了,中共被迫打回原形,露出我們在「文革」中看慣的猙獰面孔,回到「粗暴野蠻」的「原始社會主義」。
中共對香港的政策轉變,大背景是整個中國的轉型,當然,這是一種向後退的轉型。但歷史和邏輯都證明,舊有模式祇是死路一條。
中共不讓香港活下去,其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也走上了一條死路。
中共以為這樣就可以重新控制香港,這是一種“向生而死”。
香港人從此沒有幻想,只能走上新生之路,這是一種“向死而生”。
发表于: 7/04/2020 19:17
快速引用
今天是美國國慶日。儘管最近半年各種紛擾,疫情,選舉,種族問題,加在一起讓外界似乎覺得美國一片混亂,那都是想像和媒體的聚焦報導導致的。現實生活中,絕大部分的美國圖景,還是安詳平穩。
這個國家從建立開始,就一直在各種衝突中渡過;但是慢慢地,這個國家有了默契:國家政治的動盪和社會日常生活的寧靜,已經融合在一起,互不干擾。總體而言,美國很穩定,這是美國再怎麼看上去亂,還一直吸引移民的原因。
只要有好的制度保障,亂,就是一種活力;
沒有好的制度保障,穩定,就是一種奴役。
美利堅,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