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1/27/2006 11:27
8. 每次醒来

当清晨的闹铃把我唤醒的时候,我正在梦里和一个同事在新加坡的贫民窟里漫步。我俩一边惊讶当地居民的困苦,一边热烈的讨论那块地皮是否已经价值连城。我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不解的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去过新加坡。好像没有,又好像昨晚就在那里。我打开床头灯,看了看闹钟的液晶显示器,七点钟。我稍稍抬起后背想坐起来,可是因为运动过度受伤的肌肉还是很疼,终于又躺回去多睡了半个小时。

David早上打了个电话过来。在此之前的两个半星期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曾经试着找过他两次, 第二次是一个女人接起了电话. 丝毫没有准备的愣了几秒钟以后,我努力地镇定下来。“Hi my name is Qi, I'm calling for David Chivers.”

出人意料的是,没有经过任何的停顿,她迅速的回答:“Hi Qi, this is Nam! How are you?”

Nam? 我靠在椅背上舒了一口气。 “I'm good…eh…you?”
“Excellent! Good heavens, Dave didn't tell you that he went to Tokyo?”

虽然听到过Nam Chivers的名字无数次,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个据说倾国倾城, half-Indian, half-British的嫂子. 我更不知道,David会无声的离开那么长的时间。我以为自己真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不知道和Nam该说些什么,我熟稔的假装热情的道别, 心情却沉落到了谷底。我猜得到他为什么不辞而别,却猜不到他真的会这样做。

当他的名字终于又随着莫扎特的Sonata闪现在小小的LG彩屏上时, 小艾桌子上的无线电正隆重的播放着“每次醒来”。我喜欢这首歌远远超过喜欢听到手机铃声。可是他的名字在眼前忽明忽暗,接还是不接无疑是一个无比紧迫的决定。

我转身关上了门,按下了绿色的接听按钮, 假装平静的问“What's up?”

“I've just returned from a long work trip in Asia. How've you been doing?”他的声音听似轻快,不曾有任何波澜。

“Not great, but OK. My iPod doesn't work very well. It was messed up yesterday and I couldn't turn it on now.” 我站起来打开门,刘德华的声音依然响彻在走廊外, “从不说到哪里去,从不曾想哪里去…”

电话的那一端沉默下来,仿佛听懂了我们之间的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Would you like to catch up tonight?”

“Sorry I have another obligation today.”
“What about tomorrow night?”

“Yes,” 当听到“每一次我醒来,都在旷野中,那么不知所措等待…”, 我知道那是最后一句歌词. 小艾马上就要关掉无线电开始工作. “That'd be good”. 我只听到自己的声音.

放下电话, 我不能再回到计算机屏幕前. 一年以前我并不认识David, 而现在没有他的空城却让我难以忍受. 我闭上眼睛, 深深的呼吸. 天空覆盖着层层叠叠的灰色云团, 不知道是否有谁在后面聆听我的心. 可是没有, 只有小艾朝我打了个手势, 指指她的腕表, 提醒着下一个meeting的时间已经来临.

下班的时候, David意外的坐在楼下大堂. 看见我和小艾, 他径直走了过来. “I know you are busy, but I'll just walk you for a while, to the bus stop.”小艾紧张的看了看我的脸, 不等我介绍他们的名字就匆匆的离开了. 我扣上滑雪衫外面最后一粒扣子, 和他一起走出了大门.

一路上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 我暗自希望他从黑色大衣的口袋掏出一个小礼物请求我的原谅, 可是他双手插在那里面, 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无言的望前走.

“我想和你一起在日落时登上山顶,一起听这首曲子.” 在广场边上我全世界最痛恨的西藏路路口,他突然耳语着吻了吻我的头发,把耳机套在我的耳朵上。 Last Horizon, Brain May.

我抬头看他的眼睛,可是他的视线已经转向前方刚刚转绿的红灯和汹涌的人流. 那场景是如此熟悉, 我不记得是否有万千个人已经这样迎面走向我, 又随之擦身而过. 还有两天就是农历新年了, 又是一个忘掉过去的不快, 迎接幸福开始的时刻. 我加快脚步把David甩在后面几步, 再停下来, 转过身朝他微笑. 被我挡住的一个小个子男人猝不及防, 险忽一头撞了上来, 被David眼疾手快的抓住. 那个人站稳了脚跟后咕哝着就绕开走了, 留下我们相看着忍住笑声. 几个小女孩好奇地盯着我们, 而他的脸上, 已经乌云散尽.

我才知道, 我所想要的, 其实只是, 这样的瞬间.
牛 牛
hailang at 1/27/2006 14:25 快速引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4.2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