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2/23/2006 04:12
9. 春去又春回

春节一过完,回去上班的第一天,他们都互相抱怨又吃了太多,运动得太少,仿佛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快乐的人。我的手机上保留了22条短信。一个大学毕业后再没见面的同学忽然也发来了“新年快乐”的祝福。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我高度机密的手机号码的,也许是江晨。

我忽然在常常去的gym网页上发现他们增加了3D的动画,再仔细看,每一段图像下面竟然都有一行小字: “晨枫科技制作”. 江晨的公司名字就叫晨枫,他的合伙人名字里没有”枫“这个字,所以,”晨枫“的由来已经是我拷问他若干时间未果的问题。“反正和你没什么关系。”他总是一句话把我的好奇八卦心关掉。世界上能起这么土的名字的人也只有江晨,我暗笑了两声,点击进去想看个究竟。

我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探究过江晨这一生到底爱过谁。有时候我错误的高估了自己以为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只有我少年时代无忧的黑色的长长卷发。然而多年的事实分明却验证了我们彼此短暂如烟火般的初恋终究只空留了一幕绚烂的回忆。即便曾经有些伤痕,也早就雁渡寒潭。

“晨枫科技”的网页设计得平淡无奇,跟江晨渴望创意的表情格格不入。公司简介,长期愿景,客户案例等等,一看就知道是在出处不明的模板上未经思考的复制。不过,在经典客户展示的页面下,一个小小的,熟悉的logo狠狠地撞击了我懒洋洋的视神经。

DIAGEO。

Diageo?我坐直了身体,喝了一大口咖啡,才确认了边上灰色的注释:世界上最大的洋酒公司。

一年以前,人民广场地铁车站,我在David递上来的Lonely Planet China的扉页上用一支一次性的水笔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然后我们登上了不同的列车。那一天的邂逅我异常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iPod里正在播放的音乐。当身后的列车门缓缓合上的时候,我在卧虎藏龙的月光爱人里转过身,看见David已经走到月台的那一边,他的身影在另一个方向驶来的地铁灯光里呼啸着淡去。

两个月以后,城市西边的一家starbucks已经成了我们每个礼拜再见的理由。在David回公司工作前,也是我印象中最后一个悠闲的周末,他推开了我面前的cappuccino, 递上一杯espresso。我只能皱着眉头啜了一小口,不料他神秘的笑一笑,弯腰从扔在地上的帆布背包里拿出一小瓶我怀疑是烈性酒的液体,当着我的面开了封,然后站起来,往我的咖啡杯里倒了一点儿,再停在半空,示意我继续。焦黑苦涩的意大利式深度烘焙的咖啡混合了神秘的乳白色饮料,果然变得意犹未尽起来。仿佛是酒,仿佛仍是咖啡,仿佛是热巧克力,仿佛又带着Swiss fondue的甜香. 他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瓶子,放在我的手上,坐回了沙发。

瓶子上的标签写着BAILEYS, “One of my favorite in Diageo, which is my past and future mighty employer.” 他夸张地摊开两手,作了个少见的怪脸。

Diageo. 我定了定神,又看了一遍江晨的profile. 天哪,去年的Grand Prix, 我甚至是Diageo最热情的义务广告女郎,不但穿着大号的黑色T-shirt, 还扛着Jonnie Walker的黄色旗帜在David的同事面前招摇过市。曾几何时,江晨的小皮包公司居然可以把这么酷的名字网罗到他的show list里面了?

我立刻拨通了久未见面的江晨的号码。不等对方开腔,我就嚷嚷开了,“江晨,你已经彻底渗透了我的生活!”

。。。

电话那边沉默了十秒钟,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才迟疑的响起:“您好!这里是晨枫科技。Mark不在办公室,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你?”
文字流畅,布景自然,都市味十足。

少用一些英文句子,也许感觉会好一些。
bysea at 2/24/2006 08:43 快速引用
个人以为这样写很好.该中文就中文,该英文就英文.很怕英文被人翻译得不好的时候,味道都没了.甚至有时明明是英文大家都熟悉的东西,一翻译,全然不知意思.

文章很好看. 牛 就是贴得太慢,我急死了.
BlueTea at 2/24/2006 09:09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2.1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