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4/30/2006 01:58
12.黎巴嫩的金发女郎(下)

“我过两个月就去看你。”我回答他。
“你确定吗?”他摇了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你和我一起去日本,也许我明年就回英国了。我不想一个人回去。”

绝对不会是求婚吧!我在心里暗自想。没有玫瑰和烛火,星光也早已黯淡。他曾经让我沉醉,可是昨天晚上,我刚好决定开始遗忘。

“Dave”,我注视着他碧蓝却微微有些疲倦的眼睛,“我什么也不能保证,就像你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一样。我只知道,我现在不想离开上海。这里只是你关于梦想的征途中一个小小的驿站,可是,对我而言,却意味着力量和勇气的来源。去美国之前,我爸爸就说过,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回头,因为有他在这里。你明白吗?如果我们都不知道是否彼此相爱,那就把这段时间当作一个符号,休止符。也许你会在东京或者北海道爱上别的女孩,也许我会开始另一段感情。谁知道呢。你我都是爱幻想,喜欢自由的人,如果两个月以后,我们还是想着对方,觉得人生若是没有了你就索然无味,那我们就可以真的开始了。没有酒精,没有华服,就像我们初次相遇的时候。”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突然说了那么多。我们在一起说了很多的话,仿佛都在谈论工作和别人的故事,甚至谈论父母和其他的家人。但我们从来没有谈过自己,没有触及最常常盘旋在内心深处的困扰和不安。他甚至不知道我曾经为了李力放弃一切搬到北京,他更加不知道,三年以前,当我孓然一身坐在首都机场的大厅里等候回家的航班时,发誓过不再会犯同样的错误。

我们站在公寓门口,沉默地相望。终于,我们再次拥抱在一起,这一次,却知道是最后的告别。

我的车累计里程800公里,从未出过外环线。初夏的星期六早上,知了仍未开始歌唱,A20公路两岸树林苍翠,风轻云淡。我们漫无边际的谈论Nam以前拍过的电影,Andy的少年白发,David一边打开车窗,一边要求我把浴室演唱会再来一次。我放开嗓子学着Coldplay的样子吼了一声“Yeahhhhhhhhhh…how long I should wait for you?” 一辆瑞虎从右边超了过去,驾驶座上的中年胖男人和他的女伴伸着脖子打量着我们。David冲他们吹了个口哨。浦东机场的terminal大楼已经露出了轮廓。我用力踩了一下油门,只有1.4的发动机跑哮着喘了一大口粗气,转速到了50。

下车以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CD,放在我的手里。“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低下头瞟了一眼,封套上是一个烟灰缸,一瓶红酒,和两个男人模糊的视线。Mirror Conspiracy,by Thievery Corporation. 我从来都厌恶离别,即使离别后有无数的可能性。也许这是生活的趣味。David走进了出境海关。我们挥挥手。可是络绎的人流很快阻隔了我们的视线,我转身离开。

我独自一人又回到了A20。一样的高速公路,却寂静得只剩风声。我把CD塞进汽车音响,一段电声节奏淋漓的倾泻而出,似男似女的vocal紧随其后。”Did you notify my way, to hide a wonder why” 我仿佛回到马萨诸塞往北的93号,不断向后倒退的山峦和林荫,满地的旧照片,李力的被雪花覆盖的眼镜,还有江晨手上的雏菊。这条环城的道路处处有人上来又下去,没有终点般的漫长。

“I've touched this place before,
So we're in another time
Now I can hear the sound
The clouds drifting through the bridge
A half a million thoughts
Are flowing through my mind”

。。。
Hi Ariel,

like yr stories so much.

They ve sounded so real if they were not true.

Audrey
audreysu at 6/06/2006 03:01 快速引用
Hi Ariel,

like yr stories so much.

They ve sounded so real if they were not true.

Audrey
audreysu at 6/06/2006 03:01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1.6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