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2/28/2007 05:07
13.天堂的眼泪 (上)

新年好象一转眼就过去了,没有一点儿隆重的迹象。我在成都呆了整整两个星期。一半在工作,一半在休假。新年的前夜,他们把我带到了一间叫作“单行道”的酒吧,说那里的交友派对非常不错。百无聊赖中,我在去之前还画了个烟熏妆。穿着苏格兰短裙的男服务生径直走过来,给了我一支Budweiser 广告笔和一张空白的交友表格。

“想找一个人,和他一起去吹吹风”,我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行字,转身还给灿烂微笑着的小帅哥。不管是真的还是玩笑,我只是想找点儿乐子。我在大雨的清晨赶到浦东机场,误了一班机,又多等了两个小时,才到达这里。我坐在候机楼里不停地打电话更改会议时间时,就告诉自己,好事多磨,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也许会有美妙的事情发生在后面,所以要微笑,要保持坐姿端正。

“我要一杯Margarita”, 我对坐在对面刚刚认识两天,正在翻酒水单的樱桃说。她抬头朝我翻了翻眼睛,“对不起小姐。这里只有雪碧和长城干红。还有,请和我说上海话!”

上海樱桃在成都流落了三年,还将继续一段不知道多长的时光,虽然她来这里的原因已经不再成立。如果换成我,一定早就离开。我暗自这样想。不过跟她还不是很熟,所以也没有多问。我非常喜欢她,尽管什么都不了解。她带来的两个朋友是商场的同事,土生土长的四川人,样貌上都很不错,还挺会说话的样子。驻唱歌手在震耳欲聋的唱着张学友的歌,我想是他们给了我灵感。

可是我还是有点心神不定,因为小艾的电话。她说有人快递了一个信封过来,写着我的名字,里面居然是一张演唱会的票子,日期是三个礼拜后的周六,我的生日。发件人签着三个字母“Nam”。

NAM。

这是我全然没有想到的。我再也没有和David以及他的家人联系过。他曾经发过来一个短信,我忘了是什么内容。总之我没回,因为那天在约会。还有一次,去美发店的路上,在恒隆和中信泰富两幢大楼之间的红绿灯下,好像真的看见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那个熟悉的侧影时,我象触电般的转身走了。隐约之间,有人在叫“Qi,Qi!”我失去了理智,没有回头的快速离开了。David刚走的时候还是炎热的六月,他的声音,他的脸出现在我每一次的脉动里面,而当深秋来临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和李力一样,终究会逐渐淡化在记忆里。而我,已经学会灵巧的避开怀念。

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给Nam回电。她知道我的生日吗?还是David委托她送来的礼物?如果杳无音信的收下,她大概会生气吧?如果我打过去,对她说些什么呢?成都的天气好极了, 你那里还在下雨吧?

“六个六!”樱桃突然大叫了一声,我吃了一惊,看见她正一只手捂着桌上的筛子,一边诡异的对着我笑。我慌忙打开自己的铁皮罐头,一个六也没看见,正要勇敢的要求翻盖头,旁边的朋友却按住了我的手,“慢!不要急,看清楚了,一也算的。”樱桃大怒,责怪他多话。两人立刻你来我往地吵了起来,喧闹之间,突然音乐就停了,舞台上出现了一个穿西服的主持人,手上拿了一叠填好的表格,要开始Matchmaking。大家不由停下来,眼睛转到聚光灯所向。那个男人带着银色的眼镜,三十岁的样子,普通话字正腔圆,听着像似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他用单口相声的语气,念着手中的征友启事。我心里不由一阵紧张。如果match上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樱桃幸灾乐祸的打量着我,随即转过头,冲着主持人响亮的吹了一记口哨。
[Time : 0.00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1.5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