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主席阅: 人非要有信仰吗?以及从信仰到科学。 9/12/2007 12:12
交主席阅: 人非要有信仰吗?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freedns.us)(xys-reader.org)◇◇

  人非要有信仰吗?

  段建中http://blog.sina.com.cn/duanjianzhong

  陶世龙先生在他的文章《信?信仰?信仰危机》中说:中国社会缺少的是
“信(誉)”而不是“信仰”,对此我深以为然。

  那么,人活在世上是不是非要有信仰?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查查字
典,看看信仰是个啥东西。

  新华词典对‘信仰’的解释:对某种宗教或某种主义信服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新约好一点吗?

  理查德?道金斯

  好吧,从一种道德观的角度出发,我们没法否认耶稣之于旧约那个残忍的吃
人魔鬼,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事实上,如果耶稣曾经存在,那么他(如果他不存
在的话,就是他的那些经文的作者)肯定是历史上最大的伦理革新家之一。他的
“登山训众”远远超越了他的时代。他的“把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比甘地和马
丁?路德?金早了2000年。我写了一篇题为“无神论者的耶稣”的文章可不是一
点缘由都没有的(后来我很高兴穿着一件印有这个题目的T恤衫出现)。

  但是耶稣的道德优越性恰恰证实了我的观点。耶稣并不满足于从他儿时学习
到的经文中形成他的伦理观。他明确地背离了这些经文,例如他淡化了对不过安
息日的可怕警告。“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已经变成了
一句普通的充满智慧的格言。既然本章的主题是我们不需要也不应该从经文中形
成我们的道德观,耶稣恰恰应该被尊为这个主题的典范。

  必须承认,人们未必愿意对耶稣的家庭价值感兴趣。他对他自己的母亲的唐
突已经到了粗暴的程度,而且他鼓励他的门徒抛弃家庭跟随他。“人到我这里来,
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
作我的门徒。”美国喜剧演员Julia Sweeney在她的独角舞台剧《让上帝离开》
(Letting Go of God)中表达了她的困惑:不是邪教才那么做吗?为了教诲你,
让你抛弃你的家庭?

  尽管耶稣的家庭价值不那么可靠,至少与旧约这个伦理灾区相比,他的伦理
教义还是令人钦佩的。但是任何善良的人都不应该赞成新约中的其他一些教义。
我特别要提到基督教的中心教义,也就是为“原罪”而“赎罪”。这个教义位于
新约神学的中心地位,它几乎与亚伯拉罕准备烧烤以撒的故事一样在道德上令人
厌恶。Geza Vermes在《百变耶稣》(The Changing Faces of Jesus)一书中明
确指出了两者是类似的,而且这不是巧合。原罪本身直接来自于旧约中亚当和夏
娃的神话。他们的罪――也就是食用了禁果树的果实――似乎轻到只要稍微训诫
一下就可以了。但是禁果的象征性质(知道善与恶,实际上也就是知道他们赤身
裸体)便足以让他们从越轨偷食禁果变成所有的罪恶的父母。他们和他们所有的
后代被永远逐出了伊甸园,被剥夺了长生不老的能力,而且被判一代一代忍受劳
苦――分别是田地劳作之苦和分娩之苦。

  此时,它变得如此恶意,和旧约的做法一样了。新约神学加入了一个新的不
义,这是由一个新的施虐受虐狂完成的,它的邪恶程度几乎赶上了旧约。想想就
会觉得,一种宗教采用了一种拷打和处决的工具作为它的神圣符号,常常挂在脖
子上,这是很奇异的。Lenny Bruce绝妙地讽刺说:“如果耶稣在20年前被杀,
天主教学校的儿童就会在脖子上挂着小电椅,而不是十字架。”但是在它之下的
神学和惩罚理论甚至更糟糕。亚当和夏娃的罪被认为通过男性世系传递――按照
奥古斯丁的说法,是通过精液传递的。即便在每个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判决
他们继承了一位古老祖先的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伦理哲学?顺便说一句,奥古
斯丁确实把他自己当成关于罪恶问题的个人权威,正是他提出了“原罪”这个短
语。在他之前,它是“祖先之罪”。对我而言,奥古斯丁的看法和思考可以概括
为早期基督教神学家对于罪的有害偏见。他们本可以用他们的著作和布道赞美布
满星星的天空,山脉和绿色的森林,或者海洋和拂晓的鸟鸣。他们偶尔也会提到
这些,但是基督教把绝大多数注意力放在了罪罪罪罪罪罪罪上面。这个统治着你
的生命的小小偏见是多么险恶呀!Sam Harris在他的《给一个基督教之国的信》
(Letter to a Christian Nation)一书中特别尖刻地指出:“你们主要关心的
似乎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会对人们赤身裸体的时候所做的一些事情感到生气。你
们的这种假正经每天都促成了人类的悲剧过剩。”

  现在,谈谈这个施虐受虐狂。上帝自己化身成为一个男性,也就是耶稣,目
的是为了让他被拷打和处决,从而赎清亚当的世袭之罪。自从保罗阐释了这一令
人厌恶的教义,耶稣就被当作了我们所有罪行的救赎者而被膜拜。不仅仅是过去
的亚当的罪:未来的罪也被救赎了――不管未来的人们是否决定承认他们有罪与
否。

  另一方面,许多人,包括Robert Garves在他那史诗般的小说《耶稣王》
(King Jesus)中都认为可怜的犹大?以色加略特遭到了不公正的历史待遇,因
为他的“背叛”是一个宏大计划的必要部分。所谓杀害耶稣的凶手也是如此。如
果耶稣希望为了替我们所有人赎罪而被人出卖并被谋杀,那么那些认为自己已被
救赎的人们把这件事发泄在犹大和后世的犹太人身上,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我曾
提到过许多非圣典的福音书。有人声称一份手稿是曾经失传的《犹大福音》,最
近它被翻译了出来,结果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关于它的发现情况还有争议,但是
它似乎是在20世纪70年到或者60年代的某个时候在埃及发现的。它是一份写在62
页纸莎草纸上的科普特语手稿,碳测年的结果表明它的年代在公元300年左右,
但是它很可能源于一份更早期的希腊文手稿。无论作者是谁,这部福音书是从犹
大?以色加略特的视角出发的,它认为犹大出卖耶稣仅仅是因为耶稣要求犹大扮
演那个角色。这完全是计划的一部分――让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从而替人类赎
罪。它似乎加重了犹大自此之后被诽谤的不快,这与那个教义一样令人厌恶,

  我把基督教的中心教义也就是赎罪描述成恶意的,带有施虐受虐狂的性质,
令人厌恶。它疯狂到极点,但是由于人们都很熟悉它,这削弱了我们的客观性。
因此我们也应该抛弃它。如果上帝希望饶恕我们的罪,为什么不干脆饶恕这些罪?
他用不着为了赎罪而拷打和处决他自己。顺便说一句,他因此也就用不着让很久
以后的一代代犹太人因为“基督杀手”之名而被集体屠杀和迫害:难道那个世袭
的(谋杀基督的)罪也是通过精液遗传的?

  正如犹太学者Geza Vermes明确指出的,保罗一心相信旧犹太神学法则,即
不流血就没法赎罪。事实上,他在《希伯来书》的使徒书信中就是这样说的。今
天的进步伦理学家发现很难为任何报应性质的惩罚论辩护,更不要说替罪羊论―
―处决一个无辜者,洗清有罪者的罪恶。(你会情不自禁地去思考)无论是那种
情况,上帝到底想要让谁留下印象?或许是让他自己――他既是法官,也是陪审
团,还是被处决的殉难者。最根本的是,那个所谓犯下了原罪的亚当其实从来就
不存在:保罗不知道这个尴尬的事实还可以原谅,但是一个全能的上帝(以及耶
稣,如果你相信他是上帝)大概知道这个事实――这在根本上破坏了整个转弯抹
角的恶心理论的前提。哦,当然,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只是更加具有象征性了,不
是吗?象征性?也就是说,为了让他自己留下印象,耶稣让他自己被拷打和处决,
为了一个由不存在的人犯下的象征性的罪,从而代替别人接受惩罚?正如我说过
的,这疯狂到了极点,让人感到强烈的不快。

  在谈完圣经之前,我需要让大家注意它的伦理教义的特别让人不快的一个方
面。基督徒很少有人意识到,圣经旧约和新约表面提倡的对他人的道德关怀的大
部分原本只适用于范围很小的一群人内部。“爱你的邻居”的意思并非我们今天
所认为的。它的意思只是“爱另一个犹太人”。美国医生兼进化人类学家John
Hartung雄辩地提出了这个观点。他撰写了一篇关于进化和群体内部道德的圣经
历史的著名论文,他也强调了相反的一面,也就是对群体之外的敌意。

  柯南节选自《上帝错觉》(The God Delusion)第7章。Richard Dawkins
著,Houghton Mifflin出版社2006年9月出版。

(XYS20061225)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blueZ at 9/12/2007 12:15 快速引用
主席咋还不来? confused
peachleaf at 9/12/2007 12:48 快速引用
peachleaf :
主席咋还不来? confused


主席这次没有中计。 frustrated
blueZ at 9/12/2007 13:14 快速引用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危机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2/2007 13:42 快速引用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好温馨。 rose
blueZ at 9/12/2007 14:05 快速引用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Johann at 9/12/2007 14:34 快速引用
算了,信仰是不能用来讨论的。

大家还是好好讨论science吧。

不知道生物活动小组现在还有没有活动。其实大家聚集在一起,还是很容易产生智慧的火花滴。感动

俺现在在努力思考有没有什么比较新鲜的方法研究cell signaling in cardiovascular aging 这个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在pubmed上查paper,发现搞笑的居多。正在 frustrated ing。

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崇拜
blueZ at 9/12/2007 14:46 快速引用
我也想参加生物活动小组。

blueZ :
算了,信仰是不能用来讨论的。

大家还是好好讨论science吧。

不知道生物活动小组现在还有没有活动。其实大家聚集在一起,还是很容易产生智慧的火花滴。感动

俺现在在努力思考有没有什么比较新鲜的方法研究cell signaling in cardiovascular aging 这个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在pubmed上查paper,发现搞笑的居多。正在 frustrated ing。

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崇拜
Johann at 9/12/2007 14:47 快速引用
Johann :
我也想参加生物活动小组。

blueZ :
算了,信仰是不能用来讨论的。

大家还是好好讨论science吧。

不知道生物活动小组现在还有没有活动。其实大家聚集在一起,还是很容易产生智慧的火花滴。感动

俺现在在努力思考有没有什么比较新鲜的方法研究cell signaling in cardiovascular aging 这个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在pubmed上查paper,发现搞笑的居多。正在 frustrated ing。

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崇拜


冬天就要来了,课外爬山小组就改编成生物活动小组吧。 恭喜
绿帮主也要重出江湖了。 Success
blueZ at 9/12/2007 14:50 快速引用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2/2007 15:01 快速引用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Johann at 9/12/2007 15:05 快速引用
信上帝,信佛祖,信真主,不如信看得见抓得住的东西. 比如制度, 福利, 人际关系, 技能水平....
信心理学也比信宗教强啊~~
breezy at 9/12/2007 15:10 快速引用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2/2007 15:19 快速引用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Johann at 9/12/2007 15:35 快速引用
你再读一偏: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这是说哲学(还不是宗教)不适合科学研究,用科学研究来判断哲学,怎么是“只想研究实用主义”?再说文章根本就没提研究哲学的是什么观点。

Johann :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2/2007 16:08 快速引用
blueZ :
Johann :
我也想参加生物活动小组。

blueZ :
算了,信仰是不能用来讨论的。

大家还是好好讨论science吧。

不知道生物活动小组现在还有没有活动。其实大家聚集在一起,还是很容易产生智慧的火花滴。感动

俺现在在努力思考有没有什么比较新鲜的方法研究cell signaling in cardiovascular aging 这个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在pubmed上查paper,发现搞笑的居多。正在 frustrated ing。

大家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崇拜


冬天就要来了,课外爬山小组就改编成生物活动小组吧。 恭喜
绿帮主也要重出江湖了。 Success


生物小组上偶花园来活动吧
研究研究黄蜂,可以一人螫一下,哼哼
开会 at 9/12/2007 16:10 快速引用
你再仔细读一读。

他说现在号称研究哲学的都是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在搞研究,所以当然研究不出什么名堂。

文章提出的研究哲学的观点就是“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





rogerlee :
你再读一偏: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这是说哲学(还不是宗教)不适合科学研究,用科学研究来判断哲学,怎么是“只想研究实用主义”?再说文章根本就没提研究哲学的是什么观点。

Johann :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Johann at 9/12/2007 16:16 快速引用
对了,忘记说了。写这段话的人认为哲学研究属于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其精确性仅略低于数学。



Johann :
你再仔细读一读。

他说现在号称研究哲学的都是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在搞研究,所以当然研究不出什么名堂。

文章提出的研究哲学的观点就是“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





rogerlee :
你再读一偏: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这是说哲学(还不是宗教)不适合科学研究,用科学研究来判断哲学,怎么是“只想研究实用主义”?再说文章根本就没提研究哲学的是什么观点。

Johann :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Johann at 9/12/2007 16:18 快速引用
开会 :
blueZ :


冬天就要来了,课外爬山小组就改编成生物活动小组吧。 恭喜
绿帮主也要重出江湖了。 Success


生物小组上偶花园来活动吧
研究研究黄蜂,可以一人螫一下,哼哼

Laughing Laughing
安总被螫了,心里不平衡拉~~
还是comfort一下

俺小的时候(应该是4-5岁的幼稚园时代)看别的小朋友抓蜜蜂玩,就在一边看热闹,没想到他甩过来的蜜蜂叮了我一口 Mad
当时就知道哭,还是漂漂的幼儿园阿姨给俺搽了一种“蚂蚁草”的东东才好的 oops
thinkhard at 9/12/2007 17:01 快速引用
thinkhard :
开会 :
blueZ :


冬天就要来了,课外爬山小组就改编成生物活动小组吧。 恭喜
绿帮主也要重出江湖了。 Success


生物小组上偶花园来活动吧
研究研究黄蜂,可以一人螫一下,哼哼

Laughing Laughing
安总被螫了,心里不平衡拉~~
还是comfort一下

俺小的时候(应该是4-5岁的幼稚园时代)看别的小朋友抓蜜蜂玩,就在一边看热闹,没想到他甩过来的蜜蜂叮了我一口 Mad
当时就知道哭,还是漂漂的幼儿园阿姨给俺搽了一种“蚂蚁草”的东东才好的 oops


美女就是厉害!居然能让想想记得4岁时的蚂蚁草! 牛 狂笑
开会 at 9/12/2007 17:14 快速引用
顺便,刚才认真拜读了blueZ在楼顶转的两篇,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欧姆定律是啥?貌似初中学过,现在怎么一点没印象了 oops
开会 at 9/12/2007 17:16 快速引用
将文章中的欧姆定律替换成”RB很乖“,对文章的理解没有任何影响。

开会 :
顺便,刚才认真拜读了blueZ在楼顶转的两篇,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欧姆定律是啥?貌似初中学过,现在怎么一点没印象了 oops
Johann at 9/12/2007 17:25 快速引用
开会 :
顺便,刚才认真拜读了blueZ在楼顶转的两篇,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欧姆定律是啥?貌似初中学过,现在怎么一点没印象了 oops

电阻定律拉, I = V/R,也是为什么电阻的单位是“欧姆”
thinkhard at 9/12/2007 17:28 快速引用
开会 :
顺便,刚才认真拜读了blueZ在楼顶转的两篇,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一下:
欧姆定律是啥?貌似初中学过,现在怎么一点没印象了 oops


生物小猪活动的时候俺给你解释吧。 Success

今天阳光明媚,黄历也不错,要不今晚就组织植物组参观安总的获奖花园? rose
blueZ at 9/12/2007 17:31 快速引用
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另一个原因: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就不行啦?那以前的教会学校呢?你不能只看从哪里来的就给人一个价值判断。退一步说,即使作者当时是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也不适合现在啊!这段话对你的point没有帮助。

“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只是要保持其研究的独立性,不表明不让进来的就没有价值,不是吗?wink


Johann :
你再仔细读一读。

他说现在号称研究哲学的都是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在搞研究,所以当然研究不出什么名堂。

文章提出的研究哲学的观点就是“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


rogerlee :
你再读一偏: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这是说哲学(还不是宗教)不适合科学研究,用科学研究来判断哲学,怎么是“只想研究实用主义”?再说文章根本就没提研究哲学的是什么观点。

Johann :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2/2007 18:52 快速引用
再加一段。

我上大学的时候,系里缺教师,有物理系的老师想来,我们系没同意,理由是:物理系的只会在实验室做实验。(顺便说一句,我当时很生气,物理是我最崇拜的学科之一),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rogerlee :
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另一个原因: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就不行啦?那以前的教会学校呢?你不能只看从哪里来的就给人一个价值判断。退一步说,即使作者当时是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也不适合现在啊!这段话对你的point没有帮助。

“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只是要保持其研究的独立性,不表明不让进来的就没有价值,不是吗?wink


Johann :
你再仔细读一读。

他说现在号称研究哲学的都是从修道院里混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在搞研究,所以当然研究不出什么名堂。

文章提出的研究哲学的观点就是“不要让宗教信仰搀和进来。“


rogerlee :
你再读一偏: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这是说哲学(还不是宗教)不适合科学研究,用科学研究来判断哲学,怎么是“只想研究实用主义”?再说文章根本就没提研究哲学的是什么观点。

Johann :
说那段话的人是在说:我们是俗人,只想研究实用主义,研究宗教的就别来搀和了。

然后研究宗教的就急了,跳着脚说:我们就不研究实用主义。你们这帮研究实用主义的俗人。 衰


然后中国有个二翻译,没怎么看懂,就得出结论说,研究实用主义的都是俗人,俗人没有纯粹的科学精神。



精神这部分的重叠,是基督徒自己幻想出来的。他们不屑于也看不懂实用主义,却硬说实用主义包含了他们幻想出来的东西。



rogerlee :
看了,但不同意。这又是充满价值判断(实用主义)的偏见:“..radically unfitting them for the task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because of this utterly unsettled and uncertain condition of philosophy at present...”

我能同意吗?他自己都只是说"at present"。

Johann :
我昨晚给你抄送的一段文章看来你是没看啊。 frustrated 欠揍

rogerlee :
这是你的恶梦吗?Laughing

现代心理学和宗教信仰,在精神这部分,范围上是有重叠的。许多内容的相关是loose-coupled的关系。


Johann :
胡说八道。人类是没有精神共性的,所以也不需要有信仰,所以科学当然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因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现代心理学非常明确的指出宗教信仰不在研究的范围内,所以二者当然不冲突。这和吃麻婆豆腐与发生月全食不冲突是一个道理。 打你


rogerlee :
来也。

说到底,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共性。人类有精神共性,就有信仰。信仰就是在失去和放弃所认为的精神共性以后还未找到新的,出现的危机。所以“人要不要有信仰”,是不需要回答的。具体到个人,你当然可以不需要,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无可厚非。但是,要寻求人类的精神共性是没问题的。

所以,学术界会提出各种“新”思想。比如文中提到的“科学精神”。只是要知道,西方自从工业化革命以来,就一直有这样的思想,但仍没找到出路:科学无法证明人类的精神共性。心理学是最接近这种“精神共性”的,但你去看看wojian刚贴的“幸福心理学”,提出的10条,有几条是“科学证明”的?

我个人不排斥“信科学”,如果你认为他能为你提供信仰的话(当然,这个信仰的危害,也是不能忽视的)。我的观点只是,科学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客观必须遵守的问题。由此,宗教仍是其中一个答案(当然,宗教被利用也是有害的),而且这个答案,跟现代心理学不冲突。
rogerlee at 9/13/2007 11:29 快速引用
主席参加我们生物课外活动小组吧。

俺昨晚参加了第一次活动,就在安总的花园里摘了这么多花。 感动

blueZ at 9/13/2007 12:20 快速引用
你的活动也不出通知,我怎么参加?

blueZ :
主席参加我们生物课外活动小组吧。

俺昨晚参加了第一次活动,就在安总的花园里摘了这么多花。 感动

rogerlee at 9/13/2007 12:24 快速引用
rogerlee :
你的活动也不出通知,我怎么参加?



通知你了: 打你 打你
今天阳光明媚,黄历也不错,要不今晚就组织植物组参观安总的获奖花园? rose

残阳如火:


安总的RB对俺也特别好。 happy
blueZ at 9/13/2007 12:45 快速引用
我靠
花拍得还凑合
RB也拍得太凶猛了
改天RB被人请去做黑老大
偶这当狗妈的可得多伤心啊
开会 at 9/13/2007 12:51 快速引用
开会 :
我靠
花拍得还凑合
RB也拍得太凶猛了
改天RB被人请去做黑老大
偶这当狗妈的可得多伤心啊


那就来个花前月下的吧。 狂笑

blueZ at 9/13/2007 13:09 快速引用
bluez,谢谢你让我看到RB真实的一面。看样子狗也是3分相貌7分打扮。

blueZ :
rogerlee :
你的活动也不出通知,我怎么参加?



通知你了: 打你 打你
今天阳光明媚,黄历也不错,要不今晚就组织植物组参观安总的获奖花园? rose

残阳如火:


安总的RB对俺也特别好。 happy
bagofbones at 9/13/2007 17:17 快速引用
什么呀
RB是10分相貌不需要打扮

bagofbones :
bluez,谢谢你让我看到RB真实的一面。看样子狗也是3分相貌7分打扮。
开会 at 9/13/2007 17:23 快速引用
那和我一样,就是不太上照。
开会 :
什么呀
RB是10分相貌不需要打扮

bagofbones :
bluez,谢谢你让我看到RB真实的一面。看样子狗也是3分相貌7分打扮。
bagofbones at 9/13/2007 17:25 快速引用
cft....rose 你还是比RB上照一点的 狂笑
bagofbones :
那和我一样,就是不太上照。
开会 :
什么呀
RB是10分相貌不需要打扮

bagofbones :
bluez,谢谢你让我看到RB真实的一面。看样子狗也是3分相貌7分打扮。
开会 at 9/13/2007 17:27 快速引用
开会 :
cft....rose 你还是比RB上照一点的 狂笑
bagofbones :
那和我一样,就是不太上照。
开会 :
什么呀
RB是10分相貌不需要打扮

bagofbones :
bluez,谢谢你让我看到RB真实的一面。看样子狗也是3分相貌7分打扮。


RB 和 BB 都是10分相貌不需要打扮滴。 牛

还有,大喊一声,今天阳光这么明媚,晚上有去跑步的吗? rose rose rose
blueZ at 9/13/2007 17:40 快速引用
交主席野鹤阅。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freedns.us)(xys-reader.org)◇◇

  特雷莎修女:穷人之友还是贫穷之友?

  (柯南节译自 Free Inquiry杂志第16卷第4期)

  美国世俗人道主义理事会的执行会长Matt Cherry就克里斯托弗?希钦斯
(Christopher Hitchens)的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Practice (Verso, 1995)一书采访了希钦斯本人。该书对特雷莎修
女提出了强烈的批评。

  问;根据民意测验,特蕾莎修女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妇女。她的名字是为人
类服务无私奉献的代名词,那么为什么你要挑剔这个圣徒似的老太太?

  希钦斯:这部分是因为那个印象如此广为流传。但是也因为一个明显的事实,
即人们对此事不加质疑是我们面临的所谓轻信问题的征候。人们愿意相信任何披
着神圣外衣出现的事情,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人们不加批判地接受特蕾莎修女
是一个圣徒的观点,这些人本来应该用一种世俗或者理性的方式思考,然而他们
却偷懒了。换句话说,在各种意义上,这都是一个未经检验的主张。

  新闻界也没有对这件事加以调查――没有人真的调查过她做了什么。甚至没
有人调查为什么应该是她,而不是其他许多非常无私的、献身于救济我们称之为
“第三世界”的苦难的人们得到了关注。为什么从没有人提到过她声称工作的动
机是让人们改信宗教原教旨主义,改信天主教教义最极端的解释?例如,如果你
问问大多数人是否赞同教皇关于人口的观点,他们会说他们认为这些观点非常极
端。可是,现在有一个人一生的工作就是宣传那种最极端的观点。

  那是第一个动机。第二个动机是一种新闻记者的好奇心――为什么此前没有
人对特蕾莎修女的理论或实践提过任何严肃的问题?关于她的实践,我不禁注意
到她曾站在海地的杜瓦利埃家族的一边(杜瓦利埃是海地的前独裁统治者,于
1986被赶下台――译注)。例如,她曾接受过“林肯储蓄与贷款公司”的骗子
Charles Keating的钱(超过100万美元),即便有人告诉他这些钱是偷来的;她
还是印度和许多其他国家的最反动势力的同盟;她最近发起了一场运动,阻止爱
尔兰不再成为欧洲最后一个宪法规定禁止离婚的国家;她的干涉总是及时地帮助
了最保守和最蒙昧主义的势力。

  问:你是否认为这是由于她是一个精明的政治投机者,还是由于她太幼稚而
被别人利用了?

  希钦斯:人们常常问我这个问题。我无法从真正熟悉他的立场上来说到底哪
个是真的,因为我只见过她一次。但是从观察她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她是幼稚
的。我不认为她特别聪明或者她有着复杂的思想,但是我认为她在一定程度上是
狡猾的。

  她有很好的本能:她似乎知道何时何地可能需要她,现身的时候看上去仍然
很朴素。但是从加尔各答到海地的太子港机场有很长的一段路,从机场到总统官
邸也有很长一段路。你不能用寒酸的方式只穿一条简单的纱丽在在那里出现。需
要提前安排和考虑到很多事情。你不会最后突然天真地发表一个演讲说杜瓦利埃
家族热爱穷人。所有那些都涉及相当高级的计划和计算。但是我认为这种天才让
它看上去很朴素。

  特蕾莎修女的一位传记作者――几乎所有关于她的书都是完全缺乏批判精神
的崇拜者写的――用一种无比惊奇的情绪说,当特蕾莎修女首次在梵蒂冈和教皇
见面的时候,她是只穿着值1卢布的纱丽,乘巴士去的。这可以成为我对举止虚
伪的定义。一个正常人至少会戴上她最好的头巾,乘出租车去。她这么做颠倒了
朴素的方式。这明显是矫揉造作,经过了计算。然而这立刻被人写了下来,成为
了她神圣与虔诚的迹象。 一个人不必太愤世嫉俗也能看穿这种行为。

  问:你指出,尽管她非常公开地传天主教教义,特蕾莎修女在许多非天主教
徒甚至在世俗者中间也享有神圣的名声。而她的声誉是来自她对加尔各答的病人
和濒死者的慈善工作。她到底在那里做了什么?她的护理设施是怎样的?

  希钦斯:那个护理设施简陋到荒诞的程度:原始、不科学,与医学科学所倡
导的任何现代观念相去甚远。有很多文章――自从我的书出版之后我又收集了更
多的――谈到了她对麻风病患者和濒死者治疗之原始和失败,以及她对药物治疗
和预防的态度之原始和失败。说她照顾垂死者,这倒是非常正确,因为如果你只
要不死去,她真的没有什么可提供的。

  这很有趣,因为首先她只是宣称为人们提供天主教式的死亡,第二,由于大
量的金钱主要是捐献给她的修道会,而不是由她的修道会筹措的。我们无法审计
它――没有人曾要求清算账目,看看有多少钱按照她的指示使用了。用那些钱,
她本可以在加尔各答建造至少一座全新的、现代化的教学医院,而不用担心费用。

  如今她运行的设施和她最早成名的时候一样原始。所以,很显然钱没有花在
这里。

  问:你估计她收到了多少钱?

  希钦斯:我有一个曾经积极参与特蕾莎修女的修道会工作的前成员的证词,
她曾为特蕾莎修女工作了许多年,最后曾在特蕾莎修女设在纽约市的办公室工作。
她负责把钱送往银行。她估计仅在那一个帐户中就一定有5000万美元。她说让她
开始产生怀疑的事情之一就是修女们总是不得不假装她们非常贫穷,假装她们不
能用钱为需要帮助的邻居做任何事。在自称贫困的外衣下,她们仍然请求当地的
商人捐钱、出力,捐献食品等等。她觉得这是一个令人厌恶的良心问题。

  如果这是纽约一地的情况,而且既然我们知道了诸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其他的宗教机构、颁发世俗奖的组织等等机构给了她大量的钱,我们可以推测出,
如果这些钱用于了救济苦难,我们本该能够看到效果。

  问:那么5000万美元只是她的财富的一小部分?

  希钦斯:我认为这是很小的一部分,而我们应该呼吁对她的组织进行审计。
她小心地不把这些钱放在印度,因为印度政府要求外国传教组织公开账目。

  我认为,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她在120个国家开办了女修道院,这就回答
了关于她的财富的问题。这些钱只不过被用在了让她的修道会更加荣耀,以及修
建教条的、宗教性质的机构上面。

  问:特蕾莎修女是如何变成了慈善和圣徒的伟大象征?

  希钦斯:一位非常虔诚的英国政治和社会批评家Malcolm Muggeridge为了他
热爱的事业而接纳了她,她也就从此变成了明星。1969年,他拍摄了一部关于她
的生活的非常著名的影片――后来还写了一本名为Something Beautiful for
God的书。这本书和这部影片都配得上“圣徒传记”的称号。

  Muggeridge是如此轻信,以至于他真的声称他在制作这部影片的时候神迹在
摄影机前面出现了。他声称一个神秘的“温和的光线”出现在了特蕾莎修女的周
围。这一主张很容易用摄影师本人的证词解释:他有一些柯达公司生产的供昏暗
或光线条件不好的情况下使用的胶片。这些新的胶片被用于拍摄采访特蕾莎修女。
(冲洗出来的)胶片上的光看上去很怪,摄影师正要这么说的时候,Muggeridge
打断了他,说道:“这是一个奇迹,这是圣光。”

  问:我们都是天主教公关机器的受害者吗?或者西方利用特蕾莎修女来减轻
良心的不安?

  希钦斯:你在问题里就给出了我的答案。长期以来,教会不太确定到底该怎
么对待她。例如,在60年代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的时候,印度次大陆的天主教
会也在孟买开了一个相应的会议。特蕾莎修女出席了会议并说,她绝对反对对教
义进行任何重新审议。她说我们不需要任何新思想或者反思,我们需要的是更多
的工作和更多的信仰。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被印度的天主教徒认为是一个
固执而教条的妇女。

  我认为在教会里还有其他一些人怀疑她太有野心了,因此她不会遵守教规,
她想拥有自己的修道会。她总是请求离开,开始她的个人表演。在传统上,教会
总是倾向于怀疑那种过分的热情。我认为这完全是一个由Muggeridge造就的世俗
成果,当时他还不是天主教徒。

  因此,这并非“信理部”(Holy Office)宣传的结果。但是当天主教教会
意识到胜券在握的时候,它迅速地接纳了她。她是教徒们的最爱,而且也是吸引
非信仰者或非天主教徒的绝好广告。对于当时的教皇,她也是一个用于对付教会
内部改革者和挑战者的非常有用的武器。

  至于为什么那些通常自认为是理性主义者或者怀疑论者的人们倾心于特蕾莎
修女的神话,我认为这涉及了一种后殖民时代的屈尊心态,即多数人对于“地球
上最可怜的人们”都稍感良心不安,因此他们很高兴感到有人会采取行动。也存
在关于轻信的一般问题:一旦一个人的名声确立,人们就宁愿用他的名声来判断
他的行动,而不是用行动判断他的名声。

  问:特蕾莎修女的神话需要印度人在其中扮演不幸的受害者的角色。印度人
对特蕾莎修女以及她给印度带来的形象有何感想?

  希钦斯:我的书在印度出版的时候,我找到了来自印度的大量报道。这些书
评绝大多数都赞同我的书。当然,这些书评来自印度的原教旨主义和世俗主义之
间出现巨大危机的时候。

  许多印度人反对他们的社会和人民被描绘成的形象。从特蕾莎修女和她的支
持者那里,你会得到一种印象,即加尔各答只有麻木、肮脏和悲惨,而人们端着
乞讨碗,只有用手把苍蝇从眼睛上赶走的力气。对于一个非常有趣的、美丽的、
高度发展的、有教养的城市,这真正是一种诽谤。加尔各答拥有大学、电影学院、
电影院、书店、雅致的咖啡馆和非常有活力的政治。那里确实存在严重的贫困和
人口过多的问题,但是尽管如此,并没有那么多的乞丐。人们不会拖着你的袖子
乞讨。他们对于不这样做而感到自豪。

  加尔各答的灾难和痛苦之源恰恰是由于教会认为没有问题的人口过剩,以及
附近地区大量流入的难民,那些地区是被以上帝名义进行的宗教和教派战争而毁
灭的。因此,这些教徒欠了加尔各答很多,他们应该真正地用行动减轻他们造成
的悲剧。但是他们假装正在这样做,这是一个大骗局。

  你在你的书中提到特蕾莎修女被宗教右翼和原教旨主义新教徒当成了宗教神
圣的象征,用于打击世俗人道主义者。而原教旨主义新教徒在传统上是非常反对
天主教的。

  是的,她是美国反堕胎阵营的海报女郎。她首先被Ralph Reed被当作基督教
理想主义和家庭价值的典范,后者是Pat Robertson阵营名义上的负责人。这是
一种更大的问题的症状,我称之为“逆向泛基督教主义”,这是在天主教极端主
义者与新教极端主义者之间的机会主义者的联盟,他们过去都习惯于相互排斥和
谴责对方。

  在私下里,Pat Robertson对其他基督教宗派的态度只有蔑视,包括蔑视其
他极端新教宗派。但是在公开场合,基督教联盟(Christian Coalition)强调
它非常非常愿意与天主教结盟。在宗教极端主义者中间有一种浅薄的、机会主义
者的泛基督教主义,而特蕾莎修女非常愿意和乐意帮忙。她完全知道她在为谁工
作、和谁工作。但是我认为,在做诸如前往爱尔兰干预关于离婚合法化的公民投
票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她最近这样做了),她是最高兴的。

  顺便说一句,书中还没有展示一个有趣的角度。在爱尔兰关于离婚合法化的
公民投票期间,爱尔兰的天主教教会威胁拒绝给想要再婚的妇女提供圣餐。没有
任何例外:不论你是否嫁给了一个殴打你并对你的孩子进行性侵犯的酒鬼,你在
这个世界或者另一个世界都没有第二次选择的权利。而那正是特蕾莎修女干涉爱
尔兰的时候所支持的立场。

  现在换一个场景:特蕾莎修女是戴安娜王妃倾诉忏悔的人。她们见了好多次
面。你可以看到这种双边的兴趣;我不清楚她们之间谁需要谁更多。但是特蕾莎
修女在接受Ladies Home Journal(拥有数百万美国妇女读者的杂志)采访的时
候说,她听到戴安娜王妃离婚了,她真的很希望这样,因为那样她会更加幸福。

  因此毕竟还是存在宽恕的,但是需要猜猜宽恕是给谁的。没法说得比那更加
直白了。我自己感到有点吃惊,因为尽管我认为特蕾莎修女有很多欺骗性质的事
情,我也认为关于她有许多真实的事情。无论如何,她被迫发表了一个声明,说
婚姻是上帝的作品,它是凡人无法解除的。但是当她从内心深处说话的时候,她
对离婚更加宽恕。

  问:罗马天主教的一个教义是关于灵魂通过受苦而得到救赎。在特蕾莎修女
的著作中也可以看到:她认为受苦是好事,而且她在她的诊所等地不使用止疼药。
她对她自己的健康也持相同的态度吗?她的生活方式与她所鼓吹的一致吗?

  希钦斯:我曾不太愿意在我的书中谈及这些,但是我后来决定我不得不公布
她曾说过穷人受苦是一种非常美丽的事情,而这种悲惨和痛苦的例子之崇高极大
地帮助了这个世界。

  问:真是可怕的话。

  希钦斯:是的,事实上很邪恶。不幸的是,说这不符合基督教教义是不正确
的,尽管许多人没有意识到那正是基督徒所相信的。在我看来,它纯粹是一种邪
恶的观点,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

  她上了年纪,她有很多自身的健康问题,而她自己去了西方最昂贵和最好的
医院。我不愿在书中提到这些,因为这看上去仿佛是人身攻击,而我永远都不想
那样做。我认为恨罪而爱罪人的教义明显是愚蠢的教义,因为这是一种伪对立,
不过有一种形式的对立在道德上是可以辩护的――无疑,在争论中一个人只应该
攻击论点,而不应该攻击提出论点的人。但是现在这个例子的反差似乎太大了
(以至于不值得这样做)。
  她的设施一无是处并不是关键,但是它们根本就不是医疗设施。她运行的所
有设施都不起作用;据我所知,她们的目的并非治疗。公平地说,她也确实从未
声称治疗是她的目的。尽管她确实接受了一些自欺欺人地认为她会这样做的人们
的捐助,我还没有发现在任何场合她给出她的工作的错误印象。唯一能说她对这
个错误印象的传播负有责任的地方,就是她不动声色地接受了由于那种错误印象
而收到的东西。

  问:但是如果人们因为垂死而前往她的诊所,而他们需要医学照顾,她是否
把他们送往合适的地方?

  希钦斯:根据一些证人的证词,没有。我出版了好几位证人的记述,我可以
验证他们的证词,而且我与加尔各答和其他传教机构的前志愿者还有很多通信。
当到了那里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震惊地发现,他们忽视了一些非常至关重要的
问题,他们发现抱着错误印象来到那里的人们认为他们会受到医学照顾,但是这
些人不是被忽视了,就是没有得到任何建议。换句话说,任何怀着减轻严重病症
的希望而前去那里的人们都犯了巨大的错误。

  我写完这本书之后,曾经为特蕾莎修女工作的人联系了我,提供了许多证词,
以至于我几乎有足够的材料来写一个续集了。

(XYS20070919)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freedns.us)(xys-reader.org)◇◇
blueZ at 9/21/2007 13:23 快速引用
我早批过“动机不纯”论。等哪个有“纯动机”的人来做了同样的事再说吧。


blueZ :
交主席野鹤阅。


  特雷莎修女:穷人之友还是贫穷之友?

  (柯南节译自 Free Inquiry杂志第16卷第4期)


  那是第一个动机。第二个动机是一种新闻记者的好奇心――
rogerlee at 9/21/2007 13:38 快速引用
[Time : 0.17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24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