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小摊你要睬 11/27/2007 23:30
早就和几个朋友计划着去NYC吃吃玩玩,顺便看看MET,这个感恩节终于成行。我们出发前就没怎么吃东西-节约胃口,第一辆车开到法拉盛已是下午,在旅馆check in后,三个人直奔黄金商场-网上说那里的地下有个小吃一条街。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热腾腾地扑面而来-就是这里了。我们刚一进去的模样大概和土财主第一次进城差不多,看到写着酸辣粉的招牌也要惊喜地嚷嚷,看到西安小吃的招牌时可想而知我有多激动。第一顿我们要了一碗凉皮一个肉夹馍一个羊肉泡和一碗豆腐脑,羊肉泡很失败,凉皮和肉夹馍非常地道,刚捧起凉皮时幸福地口水差点掉下来,朋友也赞不绝口,北京朋友觉得豆腐脑不正宗,我告诉她西安的豆腐脑就是这样,和北京的不一样。我们吃得心满意足,我当场宣布走的时候要带十个肉夹馍五碗凉皮,她们都笑我。结果是走的那天早上我们四个人买了30个肉夹馍。

后来还去一个四川馆子吃了吨川菜,去鹿鸣春吃了鼎鼎大名的蟹粉小笼汤包,都很好吃,然而最让我回味的还是法拉盛那些小吃:西安小吃的家乡风味,北京小摊的煎饼果子,驴打滚,山东水饺(这家就在西安的旁边,地方很干净,水饺非常好吃)。同去的有四个是北方人,这些小吃令人感到亲切,连江南姑娘也说比馆子好吃。是啊,我们小时候都在街头的小摊上吃过早点,豆腐脑,胡辣汤,油茶面可以坐着吃,油条烧饼糖糕等等则举在手里边走边吃,甚至有的同学艺高人胆大,一边在自行车上飞驰一边狼吞虎咽。有时候家长忙,孩子连中饭也一并在小摊上解决了:各种面条,馅饼,包子,汤,粉,...应有尽有。尽管报纸上一再宣传路边小摊如何不卫生,我们也都健健康康地长大了,而它们的味道,套用我一朋友的话,早已溶入了血液。

小摊上的食物其规模,档次都不足以成系,只能被称为小吃,一方面或许失去了走出....走向....的机会,另一方面却也得以保持本土的特色,加之价格低廉,吃法省事,适应草根阶层的需要,因而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有个作家赞扬西安的小吃“又多又便宜又好吃,对穷人是个好地方。”其实成都的小吃也有此特点,因而这两地的穷人都有口福了――口腹之欲是人的基本要求之一,便是穷人也不该剥夺。

当年的餐馆远没有现在多,因此稍具规模的小摊就充任了社交场合,无论穿长杉的还是短打扮的都可以坐下来慢慢吃喝。中学时我和朋友去吃凉皮,旁边一张桌上坐着几个显然是文学青年,正在讨论诗歌,瞅着碗里的凉皮,在辣椒油的香气里听着人念朦胧诗,感觉甚是滑稽。记忆中也曾和一帮同学去吃羊肉串,对着滩主喊道:来一百串!简直象梁山好汉。

许多原来在小摊上的东西现在都已经登堂入室,进了大小酒楼餐馆的菜单,然而我总觉得小摊不会,也不该消失。想想吧,坐在餐馆雪白的桌布前ORDER一个烤红薯,然后等着人家SERVE,该有多古怪,更重要的是,那端上来的烤红薯你还不得斯斯文文地细嚼慢咽,还能跟大街上一样又吹又拍,吃出挺大动静吗?有些食物天生就属于大街小巷,只有现做现卖,而且当场把它吃掉才能领会其妙。我念书时附近一家超市里卖苏州鲜肉月饼,现烤现卖,价钱便宜,几乎每次去买都得排队,而且还限量。我也就得以多次看到月饼出炉的过程,每每看着黄黄的月饼被前面的人买走,只留下诱人的香气,等终于买到那放在一个小纸袋里的月饼,总是不顾烫嘴地先咬上一口,那刚出炉的酥皮和鲜肉在嘴里混合,其味道妙不可言。吃完后总有些酥皮剩在里面,一定不能扔,等回到宿舍,把它们统统倒进嘴里,保证没有任何月饼的因子被浪费。然而这么好吃的月饼却只能沦落街头,而不能象月饼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有机会被包进精美的盒子,标上离谱的价格,甚至远涉重洋,这实在怪不得别人。有一次我买多了没吃完,过后用微波炉热了再吃,感觉就象吃肉馅饼,而且是烤得很不成功的肉馅饼。从此不再贪心地多买,想吃时就老老实实去排队。

这次在NYC我还有两样没找到:爆肚和糖火烧。一个不道德的家伙在网上告诉我们法拉盛有,却没说在哪。第一次吃爆肚是和同学逛东华门的夜市,我们开始雄心勃勃地打算从街头吃到街尾,还没走完一半就不行了,那次我对爆肚一吃钟情。最好吃的爆肚是隆福寺的,从出了国就没再尝到。这东西更是得现做现吃,而且火侯要恰到好处,早一分钟晚一分钟都不成,还得趁热吃,所以注定是小摊上的命运了。

国内的城市我去的最多的是广州,广州的小吃都进了早茶,其实dim sun就是点心。第一回吃肠粉还是在广州街头的早点摊,看着师傅现做,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叫肠粉,明明就是粉嘛。早茶就介于街头摊贩和饭馆之间,所以大家喜闻乐见,周末去吃每每要排长队。粤菜我吃过不少,但似乎都没早茶的印象深。

从前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写自己和妻子在如何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争执,妻子立志要把儿子培养成贵族,从小就学英语学钢琴用刀叉吃饭,出门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进门就用肥皂洗三遍手.....。丈夫一听大怒:你这是要把他养成个废物,太平年月他什么也享受不着,兵荒马乱时他一定先死......。学英语学钢琴是否一定能成贵族我不知道,但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一定会错过很多人生滋味。
wanger :
学英语学钢琴是否一定能成贵族我不知道,但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一定会错过很多人生滋味。


同意. 还有贾二的灌汤包子和回民巷的油茶...(口水....)

纽约绿波廊的绍兴醉蟹也很地道. 不要错过.
Luanne at 11/27/2007 23:38 快速引用
wanger :
早就和几个朋友计划着去NYC吃吃玩玩,顺便看看MET,这个感恩节终于成行。我们出发前就没怎么吃东西-节约胃口,第一辆车开到法拉盛已是下午,在旅馆check in后,三个人直奔黄金商场-网上说那里的地下有个小吃一条街。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热腾腾地扑面而来-就是这里了。我们刚一进去的模样大概和土财主第一次进城差不多,看到写着酸辣粉的招牌也要惊喜地嚷嚷,看到西安小吃的招牌时可想而知我有多激动。第一顿我们要了一碗凉皮一个肉夹馍一个羊肉泡和一碗豆腐脑,羊肉泡很失败,凉皮和肉夹馍非常地道,刚捧起凉皮时幸福地口水差点掉下来,朋友也赞不绝口,北京朋友觉得豆腐脑不正宗,我告诉她西安的豆腐脑就是这样,和北京的不一样。我们吃得心满意足,我当场宣布走的时候要带十个肉夹馍五碗凉皮,她们都笑我。结果是走的那天早上我们四个人买了30个肉夹馍Laughing

后来还去一个四川馆子吃了吨川菜,去鹿鸣春吃了鼎鼎大名的蟹粉小笼汤包,都很好吃,然而最让我回味的还是法拉盛那些小吃:西安小吃的家乡风味,北京小摊的煎饼果子,驴打滚,山东水饺(这家就在西安的旁边,地方很干净,水饺非常好吃)。同去的有四个是北方人,这些小吃令人感到亲切,连江南姑娘也说比馆子好吃。是啊,我们小时候都在街头的小摊上吃过早点,豆腐脑,胡辣汤,油茶面可以坐着吃,油条烧饼糖糕等等则举在手里边走边吃,甚至有的同学艺高人胆大,一边在自行车上飞驰一边狼吞虎咽。有时候家长忙,孩子连中饭也一并在小摊上解决了:各种面条,馅饼,包子,汤,粉,...应有尽有。尽管报纸上一再宣传路边小摊如何不卫生,我们也都健健康康地长大了,而它们的味道,套用我一朋友的话,早已溶入了血液。

小摊上的食物其规模,档次都不足以成系,只能被称为小吃,一方面或许失去了走出....走向....的机会,另一方面却也得以保持本土的特色,加之价格低廉,吃法省事,适应草根阶层的需要,因而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有个作家赞扬西安的小吃“又多又便宜又好吃,对穷人是个好地方。”其实成都的小吃也有此特点,因而这两地的穷人都有口福了――口腹之欲是人的基本要求之一,便是穷人也不该剥夺。

当年的餐馆远没有现在多,因此稍具规模的小摊就充任了社交场合,无论穿长杉的还是短打扮的都可以坐下来慢慢吃喝。中学时我和朋友去吃凉皮,旁边一张桌上坐着几个显然是文学青年,正在讨论诗歌,瞅着碗里的凉皮,在辣椒油的香气里听着人念朦胧诗,感觉甚是滑稽。记忆中也曾和一帮同学去吃羊肉串,对着滩主喊道:来一百串!简直象梁山好汉。

许多原来在小摊上的东西现在都已经登堂入室,进了大小酒楼餐馆的菜单,然而我总觉得小摊不会,也不该消失。想想吧,坐在餐馆雪白的桌布前ORDER一个烤红薯,然后等着人家SERVE,该有多古怪,更重要的是,那端上来的烤红薯你还不得斯斯文文地细嚼慢咽,还能跟大街上一样又吹又拍,吃出挺大动静吗?有些食物天生就属于大街小巷,只有现做现卖,而且当场把它吃掉才能领会其妙。我念书时附近一家超市里卖苏州鲜肉月饼,现烤现卖,价钱便宜,几乎每次去买都得排队,而且还限量。我也就得以多次看到月饼出炉的过程,每每看着黄黄的月饼被前面的人买走,只留下诱人的香气,等终于买到那放在一个小纸袋里的月饼,总是不顾烫嘴地先咬上一口,那刚出炉的酥皮和鲜肉在嘴里混合,其味道妙不可言。吃完后总有些酥皮剩在里面,一定不能扔,等回到宿舍,把它们统统倒进嘴里,保证没有任何月饼的因子被浪费。然而这么好吃的月饼却只能沦落街头,而不能象月饼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有机会被包进精美的盒子,标上离谱的价格,甚至远涉重洋,这实在怪不得别人。有一次我买多了没吃完,过后用微波炉热了再吃,感觉就象吃肉馅饼,而且是烤得很不成功的肉馅饼。从此不再贪心地多买,想吃时就老老实实去排队。

这次在NYC我还有两样没找到:爆肚和糖火烧。一个不道德的家伙在网上告诉我们法拉盛有,却没说在哪。第一次吃爆肚是和同学逛东华门的夜市,我们开始雄心勃勃地打算从街头吃到街尾,还没走完一半就不行了,那次我对爆肚一吃钟情。最好吃的爆肚是隆福寺的,从出了国就没再尝到。这东西更是得现做现吃,而且火侯要恰到好处,早一分钟晚一分钟都不成,还得趁热吃,所以注定是小摊上的命运了。

国内的城市我去的最多的是广州,广州的小吃都进了早茶,其实dim sun就是点心。第一回吃肠粉还是在广州街头的早点摊,看着师傅现做,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叫肠粉,明明就是粉嘛。早茶就介于街头摊贩和饭馆之间,所以大家喜闻乐见,周末去吃每每要排长队。粤菜我吃过不少,但似乎都没早茶的印象深。

从前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写自己和妻子在如何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争执,妻子立志要把儿子培养成贵族,从小就学英语学钢琴用刀叉吃饭,出门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进门就用肥皂洗三遍手.....。丈夫一听大怒:你这是要把他养成个废物,太平年月他什么也享受不着,兵荒马乱时他一定先死......。学英语学钢琴是否一定能成贵族我不知道,但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一定会错过很多人生滋味。


support

偶也吃到了乡党带回来的油泼凉皮子和肉加馍, 好吃死列. tongue tongue tongue

一定要尽快去纽约. 回国也成.
wildcrane at 11/27/2007 23:52 快速引用
牛 崇拜

wanger :
去鹿鸣春吃了鼎鼎大名的蟹粉小笼汤包
leefd at 11/28/2007 00:20 快速引用
馋猫Laughing

leefd :
牛 崇拜

wanger :
去鹿鸣春吃了鼎鼎大名的蟹粉小笼汤包
QR at 11/28/2007 00:27 快速引用
Laughing

wanger :
从前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写自己和妻子在如何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争执,妻子立志要把儿子培养成贵族,从小就学英语学钢琴用刀叉吃饭,出门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进门就用肥皂洗三遍手.....。丈夫一听大怒:你这是要把他养成个废物,太平年月他什么也享受不着,兵荒马乱时他一定先死......。学英语学钢琴是否一定能成贵族我不知道,但从不吃小摊上的东西,一定会错过很多人生滋味。
leefd at 11/28/2007 06:38 快速引用
精彩精彩!
hailang at 11/28/2007 10:02 快速引用
才看到
讨厌 讨厌
xiaozhi at 11/28/2007 10:08 快速引用
看着馋虫都要从肚子里爬出来了。 tongue tongue
WoJian at 11/28/2007 10:10 快速引用
牛 tongue tongue
april at 11/28/2007 10:17 快速引用
大家说的口水都嘀嗒嘀嗒 tongue
fresh_orange at 11/29/2007 01:07 快速引用
我不久前纽约白去了。 cry

乡党团什么时候组织一次纽约行吧。 感动
Johann at 11/29/2007 12:58 快速引用
Johann :
我不久前纽约白去了。 cry

乡党团什么时候组织一次纽约行吧。 感动


我们下礼拜4,5,6在纽约
xiaozhi at 11/29/2007 13:05 快速引用
Johann :
我不久前纽约白去了。 cry

乡党团什么时候组织一次纽约行吧。 感动


this day will come.

you could coordinate.
wildcrane at 11/29/2007 13:08 快速引用
好文好文 牛 下载收藏了。

xiaozhi :
我们下礼拜4,5,6在纽约

我们12月8~9号在扭腰。
Greentea at 11/29/2007 13:12 快速引用
正好8号可以集体腐败!
xiaozhi at 11/29/2007 13:15 快速引用
xiaozhi :
正好8号可以集体腐败!

support
下周电话联系。
Greentea at 11/29/2007 13:19 快速引用
不能让DC那帮子给比下去了
要人不够多
叫小赵礼拜六往纽约再送两车的
xiaozhi at 11/29/2007 13:29 快速引用
family hotels in flushing operated by chinese are very cheap. I can give you their number later.
it is thanksgiving and many ppl had other plans already, otherwise, we would have more than 2 cars, hengheng Success
wanger at 11/29/2007 13:54 快速引用
wanger :
family hotels in flushing operated by chinese are very cheap. I can give you their number later.
it is thanksgiving and many ppl had other plans already, otherwise, we would have more than 2 cars, hengheng Success


i will organize one soon, hopefully the same weekend.

but i really want to go to DC too - maybe the end of the month before Christmas.
wildcrane at 11/29/2007 14:09 快速引用
wanger :
family hotels in flushing operated by chinese are very cheap. I can give you their number later.
it is thanksgiving and many ppl had other plans already, otherwise, we would have more than 2 cars, hengheng Success


太好了
发个地址给我
我们只有两天能报销
花自己家银子得省着点 狂笑
xiaozhi at 11/29/2007 14:19 快速引用
wanger,

could you send me the address where to have 凉皮子, 肉夹漠, 和羊肉泡?
wildcrane at 11/30/2007 12:43 快速引用
[Time : 0.01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70.9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