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与美国的藏族同胞对话的感想 5/14/2008 09:15
终于参加了一次西藏问题的讲座,亲历了一次汉藏对话,在讲座过后,又单独与藏族同胞对话了一个多小时。参加的主要目的是想了解藏族同胞是怎么想的。

我的发现是藏族同胞的主要诉求其实是各不相同的,虽然是六个人,有抱怨教育程度引起就业竞争不过汉人的,有抱怨宗教自由没有包括到达赖喇嘛的,有担心藏族文化再过几代失传的,有最近从西藏来的既得利益者现在又在这里混政治饭吃的,也有这里成长的年轻一代,从这里的父母辈讲述的经历,按照这里的标准来评判公平的。而西方的人把他们统一化了,认为他们就是要独立。

我很关心的,是藏族同胞诉求里面是否包含着政府能够接受的因素。我认为,只要这种诉求不属于酝酿独立的土壤,就是政府可以考虑接受的改变。然后如果双方都退一些,也许能找到共同立场。我发现只有就业教育程度敌不过外来的汉人这点是实在的问题,其它的问题,都蕴含有很强烈的独立倾向。

终于弄清楚了我心中一直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达赖喇嘛领导着流亡政府,却还可以说是不追求独立。1991年重组了以后开始选举的政府,已经从名义上不是达赖喇嘛做领导了,虽然达赖喇嘛精神领袖的地位仍在,有点像是一党竞选的指挥一切的党领袖。而这个重组政府的宪章,因为不再包含独立的字眼,按照他们认为已经不再包含追求独立的内容,已经与达赖喇嘛追求高度自治的要求一致。而那些追求独立的组织,现在的地位有点是达赖党里面的派系分支,按照西方的方式,因为那些组织现在不是主导地位,所以流亡政府也代表他们,允许他们存在,但不等于同意他们的见解。而对下一届他们是否会主导,采取只说现在就是没有这种回避态度。事实上,那些独立的组织,也是由流亡政府资助补贴的。而且流亡政府的组织结构,其实又有点象英国的皇位制度,流亡政府的决议什么的,都需要达赖秘书处盖章认可,所以达赖喇嘛是凌驾于政府的君王。这下我又增加了一个新的问题。从中国的观念来说,是不能同意这些作为代表不追求独立的。达赖喇嘛这个面子工程只做给西人看,不做给中国人看,难道他真的没有诚心想回祖国怀抱吗?还是他真的不理解中国人的思路?

有一点我觉得需要注意的,就是他们会来些人身攻击,说些难听的词,如果你没有发怒,他们就会很快道歉。我觉得这是他们受过训练的一套技巧,目的是让汉人发怒出洋相。所以我强烈建议火气大的朋友不要去参加讲座和辩论。我算是火气不大的了,但说到中间嗓门也高了。

说些零碎的辩论话题:

讲座的时候,一位从西藏来的既得利益者质问那些经济发展的数据不可靠,我就询问他在国内的收入,结果他的收入是五千美元,而当地的贫困界限是170美元,数据显示还有20%人口低于这个界限,他认为这些数据不对。他还抱怨在高原的教师不正宗,教师水平不高,不同年级在一起上课。别的同胞提出他说的那些地方人口非常分散和流动的问题,我接着说在那样的恶劣生活条件下,对那样的老师应该尊敬而不是抱怨,对政府发明的这种机动的教育方式应该感激。一位西藏来的比较低层次的,指责政府出资让蒙古同胞去西藏买女人,我让他肯定他是在指责政府明知犯法却故意出资促进这种非法活动这一点,他说是的,我回以政府太有钱了结束这段对话。

后来的单独对话,他们说17条是达赖的叛徒签署的,达赖从来没有承认,并且还说,协议的词句里是说认可Chinese Emperor(估计是藏语版的用词),而现在中国是Chinese states,所以不需要承认,还说谈判的时候说好的,与协议最后写下的不同等等。我就说现在你想怎么解释都是有你现在的理由和借口的,但达赖在1950-1959的九年里接受中国政府的职位,就是代表了他当时接受协议。我还解释了TAR是在协议之内的,四川青海一带是不在协议之内的,所以那一带的土改不属于违反协议。

对于自由主义的追求,我说宗教形式是自由的,被问到达赖为什么不被允许,我先让他同意了达赖是几大派别之一,然后同意如果达赖放弃政治追求,我相信政府是会同意让藏人自己决定是否选择达赖作为膜拜对象之一的。对于没有达赖就不是正宗的藏传佛教,我以元朝以前没有达赖,藏传佛教本来就存在为依据,并且让对方承认当时的宗教内部斗争非常恶心,是元朝帮助建立的达赖和班禅制度帮助了藏族地区的政治稳定。我说那种自由追求是分裂主义,他说我们不是针对你们汉人的,我们是针对中国政府,我说我就只有这一个中国政府,现在虽然有各种不足,但做的事情是为人民利益的,我支持中国政府,他就说那我们也反对你。我们的谈话一直是以我们是兄弟为背景的,所以后来我发明了一个新的说法,说有一个不那么完美的父亲,我们兄弟俩也在努力上进,最后的共同富裕自由是大家的目标,现在你这个兄弟突然说你立马就要富裕自由,我们家出钱管你富裕,你自己强行要求享受家里别的人都没有的自由,这不公平,大家应该一起努力共同达到那个自由,你不应该追求分裂,你不应该追求以我们出钱让你享受为条件比我们更优厚。

对很多藏族同胞的现实问题,我都提出这些问题在其它地区也存在,所以不属于藏族特别的问题,不要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民族问题,不应该碰到问题立马就想到独立去解决所有问题。而藏族特别的问题,比如说小学藏语教育是普及的,对中学不再继续要求藏语教育,可以采用私立中学的方式去提供这种选项,而不是去要求强制中学把进大学的竞争与中学毕业就业这两个重要目标放在学藏语之后。要尊重藏族学生的选择权力。

对于杀汉人的暴徒,他们也说应该被法律惩罚,但说不应该逮捕其他的人。我就询问如果你是政府,一群人里有杀人的,你怎么知道其他激愤的人谁会杀人,是否应该等他们杀人了再去逮捕。然后就纠缠到弄不清的到底多少藏人死了这个问题,我说中国政府说的汉人死亡是被证实的,你说的藏人死亡没有确凿证据,她说会电邮给我那些证据,我就问你是否同意西方媒体很支持他们,她说是的,我就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没有能公布这些证据,她说西方媒体说了达赖说的203个,我说那是引用达赖的话,不代表是有证据的。我说做讲座的说了他在那里没有离开,政府非常克制,没有开枪,得到的回应居然是说他不是记者。这件事情没有结果,看看能收到什么证据吧。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论点是有这么几个暴徒,我们不应该拿暴徒的行径指责他们所有藏人,我就同意了,但说事态需要静下来,所以我同意逮捕是必须的。我要他们理解逮捕了联系不上,不要就理解成已经死亡。

总的来说,我感觉隐含诉求过多,很多不切合实际,而批判某些诉求成功的话,他们下次可以很容易说那是另一派的,不应该因为另一派的错来让他们承担。而且所有的派别都把达赖追求的高度自治作为他们自己诉求的第一个目标和实现的基础。我以后要更多地与从西藏来的藏族同胞交流,了解他们的感受,了解他们的抱怨与内地的抱怨有什么不同,看看到底是否存在真正的少数民族的歧视性对待。到现在为止,我看到的只有少数民族的优待性对待,而藏族同胞并不珍惜这些,所以说政策错误,是否不珍惜的人就不应该给呢?

对在这里吃政治饭的人,我看他们心里基本清楚的,只要提醒不要什么具体问题都是以独立去解决就行了。对于西方长大的年轻人,要按照西方的观念去辩论,最主要的是对现实的不满,需要他们理解那需要时间和很多实际工作,而对藏族文化失传的担忧,要指出有文化的藏人需要投身教育事业,鼓励他们回去发展藏语教学。而对西藏来的碰到具体问题的人,要让他们理解其它地区也有这些问题,这不是民族问题。

本来已经不想写长篇大论了,这次因为特别事件算是破个例吧。 Sad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个人认为,本文的题目应该改为:
第一次与美国的藏民对话的感想

居住在中国的藏族同胞和美国藏民是不一样的, 他们差别很大。
pompano at 5/14/2008 10:23 快速引用
pompano :
个人认为,本文的题目应该改为:
第一次与美国的藏民对话的感想

居住在中国的藏族同胞和美国藏民是不一样的, 他们差别很大。


改好了,谢谢! rose rose
WoJian at 5/14/2008 10:33 快速引用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genie at 5/14/2008 10:56 快速引用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xiaoqiang at 5/14/2008 13:20 快速引用
你如果面对的是个专门受过心理训练的人,脾气再好他也有办法让你发火,除非你的心理素质 exceptional。

WoJian :
所以我强烈建议火气大的朋友不要去参加讲座和辩论。我算是火气不大的了,但说到中间嗓门也高了。

xiaoqiang at 5/14/2008 13:26 快速引用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WoJian at 5/14/2008 14:06 快速引用
居然没有收到email。而且,现在联想起来,本来分手我们左拐她们右拐的,偏偏上车又碰上她们几个从车前走过,走进了街道右边的咖啡屋。

这有点象间谍行为呀。不过呢,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没做什么坏事,也不属于什么组织。
WoJian at 5/14/2008 14:12 快速引用
WoJian :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那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如果可能,要道他们组织者的电话。咱们可以开展民间外交嘛。
genie at 5/14/2008 14:12 快速引用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confused 还有,你没去,你怎么知道“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xiaoqiang :

你如果面对的是个专门受过心理训练的人,脾气再好他也有办法让你发火,除非你的心理素质 exceptional。
我见 :

所以我强烈建议火气大的朋友不要去参加讲座和辩论。我算是火气不大的了,但说到中间嗓门也高了。

我到不觉得他们是有意让你发火,因为双方的立场,接触到的信息,和逻辑不同,所以有鸡同鸭讲的感觉。
我们网球队就有台湾人,但大家可以求同存异嘛!有对话,就有把自己的信息观点传达的机会。这次我见不就告诉藏人,那些暴乱者杀了人吗?如果不对话,他们藏人自己的信息渠道会把这些信息掩盖,使得他们的藏独倾向更强烈。
genie at 5/14/2008 14:17 快速引用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那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如果可能,要道他们组织者的电话。咱们可以开展民间外交嘛。


现在我有点疑惑,如果他们都代表流亡政府官方,我们是否应该打交道。
WoJian at 5/14/2008 14:19 快速引用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pompano at 5/14/2008 14:22 快速引用
xiaoqiang :
你如果面对的是个专门受过心理训练的人,脾气再好他也有办法让你发火,除非你的心理素质 exceptional。

WoJian :
所以我强烈建议火气大的朋友不要去参加讲座和辩论。我算是火气不大的了,但说到中间嗓门也高了。



我大概不会成问题,如果切主题,就属于理性范围,他大概找不到我的感性弱点。如果不切主题,那我又不care,所以也不容易激动。而且这种问题,不仅是心理素质,也有个教养在里面。

他们利用的,就是一般的人的弱点,知道你倨傲,就说你笨等等。
WoJian at 5/14/2008 14:23 快速引用
pompano :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在美国的藏族同胞大多数都是藏独,就和台湾同胞大多数都是台独一样。
genie at 5/14/2008 14:28 快速引用
WoJian :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那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如果可能,要道他们组织者的电话。咱们可以开展民间外交嘛。


现在我有点疑惑,如果他们都代表流亡政府官方,我们是否应该打交道。


应该,流亡政府是有一个个人组成的。就像你给灾区捐款可以给当地政府呢,也可以你认识某个灾民就给他和他的家人朋友一样。

一句话,做人不要小气。再说我们都是普通人,人家不会搞你什么的。
genie at 5/14/2008 14:31 快速引用
WoJian :
居然没有收到email。而且,现在联想起来,本来分手我们左拐她们右拐的,偏偏上车又碰上她们几个从车前走过,走进了街道右边的咖啡屋。

这有点象间谍行为呀。不过呢,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没做什么坏事,也不属于什么组织。


大家对这个行为是什么想法呢?但愿是我想得太多了。

不过呢,不去想它也就罢了,间谍又怎么样,又能把我怎么样。
WoJian at 5/14/2008 14:32 快速引用
这个有点绝对吧。我读书时,办公室4个人,3个台湾来的,我一个大陆来的,他们都不台独呀。他们的朋友也不台独。


genie :
pompano :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在美国的藏族同胞大多数都是藏独,就和台湾同胞大多数都是台独一样。
pompano at 5/14/2008 14:32 快速引用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那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如果可能,要道他们组织者的电话。咱们可以开展民间外交嘛。


现在我有点疑惑,如果他们都代表流亡政府官方,我们是否应该打交道。


应该,流亡政府是有一个个人组成的。就像你给灾区捐款可以给当地政府呢,也可以你认识某个灾民就给他和他的家人朋友一样。

一句话,做人不要小气。再说我们都是普通人,人家不会搞你什么的。


我想,人家就是要弄清楚我是不是普通人。

人家拿不拿钱,还是有本质的差别的。
WoJian at 5/14/2008 14:33 快速引用
听上去是绝对些,不过是事实。你觉得你的同事不台独,是因为人家知道你不认同,轻易不表示而已。只有深交,才会知道。
pompano :
这个有点绝对吧。我读书时,办公室4个人,3个台湾来的,我一个大陆来的,他们都不台独呀。他们的朋友也不台独。
genie at 5/14/2008 14:39 快速引用
WoJian :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genie :
WoJian :
大家宣传地震捐款,是否把他们一起叫来呀?

同意

原来你也去了啊。你和他们吵了半天,没要个电话?


电话我们有的。

那你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吧。如果可能,要道他们组织者的电话。咱们可以开展民间外交嘛。


现在我有点疑惑,如果他们都代表流亡政府官方,我们是否应该打交道。


应该,流亡政府是有一个个人组成的。就像你给灾区捐款可以给当地政府呢,也可以你认识某个灾民就给他和他的家人朋友一样。

一句话,做人不要小气。再说我们都是普通人,人家不会搞你什么的。


我想,人家就是要弄清楚我是不是普通人。

人家拿不拿钱,还是有本质的差别的。

同意
genie at 5/14/2008 14:39 快速引用
对中国的一部分犯错误的人,需要的是纠正,不是对话。

xiaoqiang 对光大藏族同胞没有不满。

我对法国人最近的行为不满,而且认为表达不满不一定需要学习法语,抵制家乐府很有效。

genie :

对话=捧场? confused 还有,你没去,你怎么知道“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xiaoqiang at 5/14/2008 14:45 快速引用
WoJian :
WoJian :
居然没有收到email。而且,现在联想起来,本来分手我们左拐她们右拐的,偏偏上车又碰上她们几个从车前走过,走进了街道右边的咖啡屋。

这有点象间谍行为呀。不过呢,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没做什么坏事,也不属于什么组织。


大家对这个行为是什么想法呢?但愿是我想得太多了。

不过呢,不去想它也就罢了,间谍又怎么样,又能把我怎么样。


你这么想很正常,我个人认为只要你不代表政府,只是民间,就没有问题。当然,部分愤青可能不这么看,愤青是没有中间立场的。
rogerlee at 5/14/2008 14:50 快速引用
你统计过? confused

genie :
pompano :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在美国的藏族同胞大多数都是藏独,就和台湾同胞大多数都是台独一样。
xiaoqiang at 5/14/2008 14:51 快速引用
我同意你的观点。只是我觉得斗争要道最前线去,这周一的对话就是最前线,和藏人说你的观点是最有效的。和藏人说一句比在生活网发1000个汉语贴都有用,因为生活网的观众和你观点一样,用不着你去说服。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周一的去对话的人,很多晚饭都没吃,那里停车也不方便,但大家都克服困难去了。
xiaoqiang :
对中国的一部分犯错误的人,需要的是纠正,不是对话。

xiaoqiang 对光大藏族同胞没有不满。

我对法国人最近的行为不满,而且认为表达不满不一定需要学习法语,抵制家乐府很有效。

genie :

对话=捧场? confused 还有,你没去,你怎么知道“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genie at 5/14/2008 14:51 快速引用
我觉得在这里和我观点一样的人并不多。

genie :
我同意你的观点。只是我觉得斗争要道最前线去,这周一的对话就是最前线,和藏人说你的观点是最有效的。和藏人说一句比在生活网发1000个汉语贴都有用,因为生活网的观众和你观点一样,用不着你去说服。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周一的去对话的人,很多晚饭都没吃,那里停车也不方便,但大家都克服困难去了。
xiaoqiang :
对中国的一部分犯错误的人,需要的是纠正,不是对话。

xiaoqiang 对光大藏族同胞没有不满。

我对法国人最近的行为不满,而且认为表达不满不一定需要学习法语,抵制家乐府很有效。

genie :

对话=捧场? confused 还有,你没去,你怎么知道“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xiaoqiang at 5/14/2008 14:52 快速引用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xiaoqiang :
你统计过? confused

genie :
pompano :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在美国的藏族同胞大多数都是藏独,就和台湾同胞大多数都是台独一样。
genie at 5/14/2008 14:54 快速引用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xiaoqiang :
你统计过? confused

genie :
pompano :
小强同学是对藏独不满,他没有表示对藏族同胞不满。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

genie :
xiaoqiang :
我觉得这类活动的组织者比较阴险,和电视上的一些 show 比较象,就是撮火盼着打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报着对话的幻想去给他们捧场。 confused

对话=捧场?
我去了,老实说,组织者很公平。双方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对话就是进步。还有,小强同学如果对藏族同胞有啥不满的,在生活网上用汉语法贴有用,还是和他们用英语对话有用呢?

在美国的藏族同胞大多数都是藏独,就和台湾同胞大多数都是台独一样。
xiaoqiang at 5/14/2008 14:57 快速引用
台独其实就是各态度,和蓝缕无关,也和喜欢不喜欢陈水边无关。总的来说,我觉得台湾人过去县我们是穷亲戚,现在不穷了但还觉得咱们不够档次,换句话说人不愿意“降低身价“和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交流,如果他/她认识的大陆人一个个都很爽,你说他/她会对大陆抵触吗?

我不否认这里面还有地缘政治,但我们普通人就能做这些,不是吗?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genie at 5/14/2008 15:08 快速引用
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可以说: 你觉得你的同事(或朋友)台独,是因为人家知道你不认同,轻易表示而已。只有深交,才会知道

genie :
听上去是绝对些,不过是事实。你觉得你的同事不台独,是因为人家知道你不认同,轻易不表示而已。只有深交,才会知道。
pompano :
这个有点绝对吧。我读书时,办公室4个人,3个台湾来的,我一个大陆来的,他们都不台独呀。他们的朋友也不台独。
pompano at 5/14/2008 15:13 快速引用
哪个更可信呢? wink

当然,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答案。你如果持不同意见也没什么。还有,我们跑题了,本来是说和藏人对话,藏独和藏族同胞只是表达用词而已。

pompano :
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可以说: 你觉得你的同事(或朋友)台独,是因为人家知道你不认同,轻易表示而已。只有深交,才会知道

genie :
听上去是绝对些,不过是事实。你觉得你的同事不台独,是因为人家知道你不认同,轻易不表示而已。只有深交,才会知道。
pompano :
这个有点绝对吧。我读书时,办公室4个人,3个台湾来的,我一个大陆来的,他们都不台独呀。他们的朋友也不台独。
genie at 5/14/2008 15:15 快速引用
genie :
台独其实就是各态度,和蓝缕无关,也和喜欢不喜欢陈水边无关。总的来说, 我觉得台湾人过去县我们是穷亲戚,现在不穷了但还觉得咱们不够档次,换句话说人不愿意“降低身价“和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交流,如果他/她认识的大陆人一个个都很爽,你说他/她会对大陆抵触吗?

我不否认这里面还有地缘政治,但我们普通人就能做这些,不是吗?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最好的办法是通婚, 狂笑
元宝 at 5/14/2008 15:25 快速引用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扁扁的fans都在南部的番薯地里
元宝 at 5/14/2008 15:30 快速引用
元宝 :
genie :
台独其实就是各态度,和蓝缕无关,也和喜欢不喜欢陈水边无关。总的来说, 我觉得台湾人过去县我们是穷亲戚,现在不穷了但还觉得咱们不够档次,换句话说人不愿意“降低身价“和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交流,如果他/她认识的大陆人一个个都很爽,你说他/她会对大陆抵触吗?

我不否认这里面还有地缘政治,但我们普通人就能做这些,不是吗?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最好的办法是通婚, 狂笑


严肃的support support
peachleaf at 5/14/2008 15:32 快速引用
peachleaf :
元宝 :
genie :
台独其实就是各态度,和蓝缕无关,也和喜欢不喜欢陈水边无关。总的来说, 我觉得台湾人过去县我们是穷亲戚,现在不穷了但还觉得咱们不够档次,换句话说人不愿意“降低身价“和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交流,如果他/她认识的大陆人一个个都很爽,你说他/她会对大陆抵触吗?

我不否认这里面还有地缘政治,但我们普通人就能做这些,不是吗?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最好的办法是通婚, 狂笑


严肃的support support


support support

这个PLMM怎么样?这个艰巨任务,就交给老赵了吧。
WoJian at 5/14/2008 15:48 快速引用
WoJian :
peachleaf :
元宝 :
genie :
台独其实就是各态度,和蓝缕无关,也和喜欢不喜欢陈水边无关。总的来说, 我觉得台湾人过去县我们是穷亲戚,现在不穷了但还觉得咱们不够档次,换句话说人不愿意“降低身价“和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交流,如果他/她认识的大陆人一个个都很爽,你说他/她会对大陆抵触吗?

我不否认这里面还有地缘政治,但我们普通人就能做这些,不是吗?

xiaoqiang :
我的台湾朋友确实不太多,里面也一些是态度。我的个别大学同学还是轮子呢。

不过最近有个同事刚从台北度假回来,他说起码台北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喜欢陈水边的。

genie :
根据我的经验,是的。另外,你可以看看台湾各种民意测验,投票,不管蓝缕,结论是很明显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建议你去多交几个台湾朋友,最好多了解些,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最好的办法是通婚, 狂笑


严肃的support support


support support

这个PLMM怎么样?这个艰巨任务,就交给老赵了吧。


support Success
genie at 5/14/2008 16:22 快速引用
说到底就是想如何解决汉藏问题, 是拒不来往通话, 只是高喊:Tibet was, is, and always be part of China呢, 还是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尽量理解对方以求同存异. 对话就是一个沟通的途径. 连对话都没有, 还如何在一个国家里和平共处呢?

我觉得整个对话的气氛从始到终还是比较理性的. 且不论对汉藏关系能有多大改善, 起码对促进汉藏了解开了个好头. 我本人在这次对话前, 从来没有亲耳听见过藏人的观点和声音, 除了在纸上读到的他们的农奴制和电影上看到的美丽的自然环境, 对他们基本是一无所知. 在几个小时的对话中,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他们的思考方式, 观点和论点, 包括理性和感性的. 尽管是非常粗线条的, 但是个从零到一的开始. 我自己感觉收获很大.

我觉得到会的很多汉人可能都抱着和我一样的观点, 在对话时尽量让藏人说, 多了解他们的观点. 从我的观察, 情绪激动的多是藏人. 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他们是相比之下他们感觉"受压制"的一方. 不比我们是"坐庄"的. 情绪太激动是最没有说服力的. 第一个发言的藏人最后被大家以掌声强迫他禁声. 后来发言的几个藏人也能看出来是极力保持平静. 相比之下, 我们是非常平静的.
Luanne at 5/14/2008 18:51 快速引用
Tibet was, is, and always will be part of China.

This is not a topic for 'dialog'. If the people who live in Tibetan area want to find out how they can contribute more to their motherland, there probably can be some constructive discussion.
xiaoqiang at 5/14/2008 22:31 快速引用
Luanne :
第一个发言的藏人最后被大家以掌声强迫他禁声.


oops 带头鼓掌的是我。。。

不过我觉得最震撼的是那个西藏来的小女孩儿。无论汉人说多少,人家从西藏来的藏人自己的感受最有说服力。不管怎么说,对话都是个儿好头儿。
genie at 5/14/2008 22:46 快速引用
WoJian :
居然没有收到email。而且,现在联想起来,本来分手我们左拐她们右拐的,偏偏上车又碰上她们几个从车前走过,走进了街道右边的咖啡屋。

这有点象间谍行为呀。不过呢,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没做什么坏事,也不属于什么组织。


结果最后收到电邮的,下午发的电邮,我晚上才收到。我真的是想得太多了。 happy happy

有关信息我回了,看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论,有没有共同点。

人家挺诚心的,昨晚在哈佛广场也烛光祈祷,从为藏民祈祷的惯例改成为地震受难者祈祷,还说要把得到的捐款交给学生组织。哪个学生组织想跟她们联系吗?
WoJian at 5/15/2008 09:24 快速引用
Luanne :
说到底就是想如何解决汉藏问题, 是拒不来往通话, 只是高喊:Tibet was, is, and always be part of China呢, 还是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尽量理解对方以求同存异. 对话就是一个沟通的途径. 连对话都没有, 还如何在一个国家里和平共处呢?

我觉得整个对话的气氛从始到终还是比较理性的. 且不论对汉藏关系能有多大改善, 起码对促进汉藏了解开了个好头. 我本人在这次对话前, 从来没有亲耳听见过藏人的观点和声音, 除了在纸上读到的他们的农奴制和电影上看到的美丽的自然环境, 对他们基本是一无所知. 在几个小时的对话中,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他们的思考方式, 观点和论点, 包括理性和感性的. 尽管是非常粗线条的, 但是个从零到一的开始. 我自己感觉收获很大.

我觉得到会的很多汉人可能都抱着和我一样的观点, 在对话时尽量让藏人说, 多了解他们的观点. 从我的观察, 情绪激动的多是藏人. 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他们是相比之下他们感觉"受压制"的一方. 不比我们是"坐庄"的. 情绪太激动是最没有说服力的. 第一个发言的藏人最后被大家以掌声强迫他禁声. 后来发言的几个藏人也能看出来是极力保持平静. 相比之下, 我们是非常平静的.


xiaoqiang :
Tibet was, is, and always will be part of China.

This is not a topic for 'dialog'. If the people who live in Tibetan area want to find out how they can contribute more to their motherland, there probably can be some constructive discussion.


我觉得对话是挺重要的。有关奉献与收获的关系,也需要我们去提醒他们。就比如是否用藏语教学的事情,政府能做到小学一直教藏语已经很好了,他们要求的中学和大学用藏语教学,就需要象他们那样的知识分子去实现这一点,给藏族学生多一种选择,而不是强迫藏族学生一定要只用藏语学习。如果他们光是要求政府,自己却不去努力,那找不到藏语老师,再怎么说都是空话。事实上,讲座是有关藏民职业培训的事情,都是尽力找藏语老师的,找不到才找汉语老师。

西藏的小学中学全部是免费教育的,这比内地的条件已经好很多了。

另外,对话要让他们了解的,是他们的很多问题,跟我们的问题是一样的,不属于民族问题,是属于大家应该一起共同努力的事情。
WoJian at 5/15/2008 09:41 快速引用
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问题。现在,很多大陆学生还用英语读书而不用中文。 在印度,没有人觉得中高等教育需要用印语,都觉得该用英语。

不掌握先进语言和技术是要落后挨打的。说实话,我也不想学英语,但是, 为了生活,为了经济的发展, 只好学而用之啦。

[quote="WoJian"]我觉得对话是挺重要的。有关奉献与收获的关系,也需要我们去提醒他们。就比如是否用藏语教学的事情,政府能做到小学一直教藏语已经很好了,他们要求的中学和大学用藏语教学,就需要象他们那样的知识分子去实现这一点,给藏族学生多一种选择,而不是强迫藏族学生一定要只用藏语学习。如果他们光是要求政府,自己却不去努力,那找不到藏语老师,再怎么说都是空话。事实上,讲座是有关藏民职业培训的事情,都是尽力找藏语老师的,找不到才找汉语老师。
[quote]
pompano at 5/15/2008 10:07 快速引用
[Time : 0.03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1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