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波士顿造房记(十) 10/30/2009 17:12
讲到设计,我们还是先回头谈一谈加建和翻建。我在网站上讲过“如果你给我十万我能帮你做出二十万的效果;如果你不幸给我三十万,对不住,还是二十万的效果”。因为三十万一定是推倒重建。想你四五十万买的小烂房,不用告诉我它有多小多恶心,但它至少也值十万到十五万。大家都喜欢二层楼的气势雄伟的大房子却没留心市场上加建出来的重重叠叠,趴在地上的老房子要价也不低(如果位置好就更了得)。如果你买杯咖啡也要想半天是去麦当劳还是starbucks, 那你推平这十几万之前更应该想清楚。
前文提到经高人(general contractor)指点我在mortgage的deed上面画的设计。(这种做法在有的town可以,尤其是你的frontline 很长)做个survey下来三个星期就没了不说还要花八百到一千二。我心疼这八百银子就拿着deed上阵了。后来survey查出了easement和wetland我想抽身而退都来不及。
我的general contractor是在《侨报》上找的,因为我初来乍到无人认识。第一个谈的是天津人,大雪天领着我去看他刚完工的工程。deck很大,看着让人高兴。(因为Boston房子修大了烧不起,只好拿着deck开练。)从厨房进入新加的family room(有点奇怪),有四五百尺。房东大概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造小了折腾一遍不划算。房子上面没有attic,四圈是电暖气(不用plumbing,省钱不说还不怕冬天冻水管)。屋里一点热乎气儿也没有,和室外一个温度。我站在屋里,上无ceiling直接看roof(冬天冷,夏天热),四周又如此空旷,觉得自己非常渺小。找不到家的cozy的感觉,到更像一个舞场。这样的房子,如果我是general contractor劝不动房主,宁可为了自己的良心不接。第二个是广东人,我问他一层和地下室之间insulation怎么做,他说还隔个什么劲儿,又不是室外。后来在Boston生活网上看见有人写他们做的卫生间用错了板,漏水。来修了几次就再也抓不到人影了。我很庆幸没用他们。我后来找的人的好处是随口就能报价出来,不用等几天算给你(当然后来加价也随口而谈)。虽然我们后来有摩擦,但我还是感激他没有拿着钱跑掉。除了最后一笔钱,任何时候他跑掉都是我吃亏。尽管钱是按时间分段给的,可分段和钱的数目都是他定的。我先生的同事造房子就被人拿着钱跑路,能告早就告了,双方不了了之。有人说可以要推荐信,他房子造了这么多年总能找出一两家没红过脸的。等到你这里,一辈子也就造这一遭儿,实在不用太客气。
设计师拿了个比例尺一量说我的房子离邻居有三十七尺,加建二十尺和政府要求的离邻居十五尺,留下二尺余份给突出的roof和building department的人挑刺。我对着deed上的方框相了几天面,画了无数的草图,就在我的头脑由清晰逐渐转为混沌的时候我的general contractor打电话过来说别耽误时间了,快点赶出来拿到town里面报批。他等着开春就开工。只要有个foundation的大小就好了,其他的以后再慢慢商量,还可以边做边改(他当时可没告诉我收费也是边做边加的)。于是开始和他介绍的设计师商量。第一稿出来了,我看了差点没晕过去。在family屋里有一个四尺的正方形作为旋转楼梯下到地下室。family room(19X16)去了老屋的烟囱碍事再来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就不剩什么了。 本来一般人对数字的概念就很模糊,可能画出的东西造出来会很怪异。我还指望我没有的sense从他那里找,看了他的设计心彻底凉了。general contractor讲所谓设计就是画图而已,他以往的工程设计都是他和房东一起完成的。我于是又开始同他讨论。在他再三催促下,我的设计赶在三月底递了出去。回想起来应该是先做survey,让他画出可以建房的框来,然后同设计合作在survey上画出草图。最后再找surveyor定稿画出建房后的平面图。
一个星期以后就被打回让我做survey。John保证一个星期把图递在我手上。没想到三天后他就找我说麻烦了,发现了wetland,需要wetland specialist介入。于是价码由八百涨到二千。我最怕同town里的conservation委员会打交道,托起来没准不说,银子花起来也没数。general contractor说不用怕,大不了给他把一块地改成wetland蓄水,这事他在别的town做过。我听得头重脚轻,那得花多少银子,他当然希望是工程越大越好。而且这是打水漂的钱,花出去以后你看不见一片瓦,一块木头。John给我推荐了wetland specialist,而后发现来做事的又是专门在Lexington做的一对男女。在他们忙活了一下午在树上挂了些布条后告诉我百尺以外,我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听了喜出望外,每次见他们都少不了花银子,不见也罢。John回头又按着他们做的标记重新测量(fieldtrip$350一次),画图。
中间有个砍树的插曲不可不提,以见town里的人的精诚合作。我有一堆活的死的树要砍,找了trees department 三次以上后终于把David大爷请回了家,他随便看看就给了我release表。可我老想着加建不批的话好打退堂鼓,就迟迟没动手。wetland的事一出来,John就把这几棵树也要画上去,我挥动着release表格给他看解释我只是想省银子才没马上砍,他大瞪着眼睛告诉我就是只剩下树墩他也要画上去。我说要加建树墩也要花五百搅碎掉,我动手快的话你什麽也看不见。Wetland的胖老头白拿了我六百就来扶个标杆帮忙测绘,大概心里过意不去,一个劲的帮我说好话。可John就是不肯,非要把树原封不动的画了上去。后来为了这几棵树在法庭上又费了不少口舌。胖老头也觉得John过于严谨就嘱咐我说,你将来一旦有事,不外乎建造过程不能动wetland百尺以内一草一木和建完以后的排水要远离wetland。这两点成了我后来上法庭的金玉良言。
总算等到 测绘的结果出来了--108尺。我给conservation committee的Karen留了言,问还需不需要做什么?石沉大海,我就想着没事了因为网上写着一百尺。又三次骚扰building department,问他们要不要经过conservation committee,他们说不需要。按惯例三十天批准,就在我把心放在了肚子里把 wetland的事都快淡忘的时候,数数日子已经过了二十八天。想想还是不放心又跑去问,building department的人说“我今天才给Karen打了电话,我们不能批”。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早沟通。我怀着悲愤的心情给Keren留言,没想到她下午就拿着上法庭的申请表到了。装模作样的在后院溜了一圈就笑容可掬的让我填表。我问她白等的二十八天怎么算?她说下一次开庭是五月十九,当天就知道结果,building department马上就可以批。也不要什么钱,一百块就好。我说现在我在apartment里住着两头开销,这一个月下来我的新厨房就没了,再三托两托我的房顶就只能遮一半了。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我往上加建好了。她说你做一次当然要做个大的,别灰心,只是时间而已。回头打电话再问,她就说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了。
于是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等着五月十九的到来。
呵呵,真是意想不到的接二连三啊。

可能也是你克服障碍的能力太强了,上帝不让你多运用的话,担心屈了你的才能。呵呵。 牛 牛
WoJian at 10/30/2009 17:35 快速引用
牛 rose

我现在遇到排水系统的问题
hailang at 10/30/2009 23:44 快速引用
认真地看了你的所有的关于加建的帖子, 哎,真是不容易呀. 也真是佩服你的毅力!

感谢你的分享!
bbpp at 11/01/2009 00:08 快速引用
我比较不顺,在骗子横行的世道....
烧油炉是三月初装的,permit十月二十七才在home depot的帮助下送到town里报批,还缺一个手续plumbing permit等着周一再战。
今天General contractor 来 堵家门要最后一笔钱,理由是虽然没等到住户permit 批下来(根据contract的预定),可不是他的错所以要先付钱,哪怕还有活儿没收尾,我不能有“无理”要求。
竟然还指责我是基督徒还出来坑蒙拐骗。曾经污言秽语骂了我三次也就罢了,这次我出离愤怒。
看我行文思路还算清晰,没被气疯啊。
wennyzhang49 at 11/01/2009 00:24 快速引用
以前在别的洲大搞了一下装修, 开始也被骗了好多钱, 后来换人, 找对了人, 才弄完.

装修的第一原则: 不要先给钱,
第二原则: 永远哭穷
第三原则: 就是不得不给钱, 也要给得不爽快.

你可能是言行举止显得太富了, 所以所有的人都想敲你一笔, 在敲你一笔前, 必须先给你制造麻烦, 然后让你用钱来解决问题. 这就是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麻烦吧.
bbpp at 11/01/2009 01:24 快速引用
你这个真是曲折,不可想象。建房子survey是一定要先做的,不然地基处理不当问题可能就大了。

不过美国的房子很多就一层或两层,有些town房子地基差点可能问题也不大,我就见过这种房子,地基裂缝差不多有两寸宽。房子照样有人住,价格还不低。当然,房子是工程师看过还不会垮的。
rogerlee at 11/01/2009 21:00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90.3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