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波士顿造房记(十一) 11/01/2009 20:21
Survey结果出来的时候除了wetland还同时发现了easement。湿地是我马上就要面对的,而下水道的easement就是留给我慢慢恶心回味的了。一共十尺,而且正好在与邻居的十五尺之内,不影响加建,但足够我心情恶劣。
唯一的好消息是距离邻居四十六尺,我加建的尺寸是二十尺,足足画小了十尺。二十尺瘦瘦窄窄的一条,很难有所作为。想着索性把老厨房拆掉,搬到和family房间紧邻的位置,用wet bar 自然隔开。一问General contractor说光是电一项就要三千,不管是不是狮子大开口,我只好做罢。 如果早知道可以造三十尺,我非弄个bump out的厨房上去不可,想一想能坐在三面采光的厨房里就觉得很美。
可能不是所有人都知道easement是什么?我的解释就是土地所有权还是你的,但不幸的是你要和旁人共用。我在宾州的时候碰到过一回。我在朋友家的party上认识一对夫妇(一看就是绝对善类,一般出事的都是这样的人。即使发现不对劲,他们总是碍于面子舍不得跑掉,就只有越陷越深),用的realtor对他们很倨傲,嫌他们迟迟不出手。这对夫妇不仅继续用他,而且还自己掏腰包拿出五百块来鼓励他们的realtor。听到这儿,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就礼貌的给他们留下电话,让他们有事尽管找我。不久的一天深夜电话响了,原来他们offer的房子发现了easement,问能不能跑出来。easement正好在后院,不能种树,不能修deck。在disclosure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可他们的realtor愣没看出来解释给他们听,就让他们在下面签了字。这种情况连告都没的告。而且发现的太晚,能退出的时间都错过了。我还是尽心的给他们问了一圈。太太很感动,说:“如果这次能跑出来,以后一定用你。”我心里哀叹: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过了半年这个太太又给我打电话,可能是带easement的房子实在住着不爽,想租出去后买David Cutler的quick delivery。当时是06年底,二百栋的新区里房子卖的太慢,大builder David Cutler托不起,也可能一时缺钱,就把六十多万的房子拿几栋五十万出来卖。我陪着她在烂泥里揣了整整一上午无功而返。幸亏没买,半年后他们就搬去New Jersey,把有easement的房子丢给relocation公司去头疼了。
没想到现在摊到自己头上。 在宾州我可以拖着两方的realtor上法庭再顺手牵上title company的lawyer。打电话给宾州的老板,她鼓励我说一定要一告到底,一勺烩。我迷惘的问我具体告些什么呢? 告你的时间,告你的设计费,外加买卖房子的费用。她奇怪身边个个精明能干,我怎么是另类。我想着town里还等着揪我上庭呢,还是先一样一样来,等wetland结了再说。不过入乡随俗,先问问lawyer再说。找了个contingency付费的lawyer一问给了一个新说法,在这里我谁也告不了,不过可以找title insurrence。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该是title insurrence该管的事,不过还是找了当初给我做closing的lawyer,让他提供我$1660大洋买的title insurrence的信息。此closing的lawyer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后来就没了下文。又问了一个资深的realtor说甭耽误闲功夫了,你谁也告不了,有那闲钱干点什么不好?后来有个网友劝我好在也不耽误什么,也许你当时知道了easement还是会买。至于wetland,town里连个大概的地图记载都没有,全凭实地“考察”。
而且还有个笑话要讲。我后来回宾州度假听到一则wetland的典故,town里的人竟然以一种喜湿大叶植物为准,它长到哪里,很不幸那里就被纳入政府wetland的版图。我们聪明的realtor的对答是鸟带了种子落到哪里哪里安家,你不能说都成了wetland。说完大家一笑了之。我家前院离wetland二百尺的地方确实时有这种大叶植物出没。在等待开庭期间Karen又三顾我家后院,实地考察。因为她不相信我请的wetland专家作的标记,给的报告。她竟然真的以为大叶花开到哪里,她的wetland版图就画到哪里(真有成就感!)只可惜当天我不在,我先生恭候她大驾。我没有了慷慨陈词飞鸟理论的机会。我二千大洋作的wetland调查她又不信,当初问她又无specialist推荐,她又说interest conflict。最后在开庭的当天(晚上开庭)她找了两个specialist(她自己竟然不是就可以作到reservation 委员会主席的位置)同我找的specialist再做考察。几个人一顿argue总算把wetland的标准定下来了,不是以植物为准,以地下土的颜色(灰色)为准。在申请加建的另一侧,有一个雨水的流进洼地的入口,一锹下去土是灰的。于是在同加建毫无关系的一侧坐标向前移动两尺。那两个政府specialist还算有良心,说让我自己画上去就好,不要再请人测绘。我不敢怠慢,又是公式,又是圆规的誊写标记清楚,准备上庭之用。
奉劝家里后院地势低洼的同仁一定要提高警惕,发现有积水的地方勤于垫土,不行几瓶bleach下去。不要等着town里发现了来同你在你的土地上分一瓢羹。
Keren在决定押我上庭以后就在town里的报纸上面登了广告,大意是告诉大家有人要在wetland之外一百尺内(我有一百零八,其中还有海湾窗两尺,翘在外面的都算)加盖房屋,有反对的请于某时某地来town里,政府会为你们做主。又加收了六十广告费。搞不懂为什么加州政府会搞那么惨,不是事无大小都有人买单吗?随后又将广告剪下来给我方圆几里的邻居一家寄一份,生怕想反对的人没看到。
到了晚上,我们既兴奋又担忧的赶到town的大楼前。本来不打算带孩子的,可老公说造个小孩玩的地方就费这么大劲,不用对他们太客气,于是全家列席。老公抱着儿子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我牵着女儿和general contractor紧跟其后,一边和他掰开了揉碎了反复强调wetland specialist嘱咐的那两点:保证不动一草一木和把水引走。猛的前脚迈到了老公腿上,他回头向我介绍一对满头白发的美国老夫妇,说是我们的邻居,住在我的后街上,两家房子遥遥相对。我当时脑子嗡的就乱了,老公后面的话一句也没听懂,以为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在wetland不远的地方建房地基有没有要求特殊处理?

下水道的easement在地下,应该没什么影响,不像车道的easement。
rogerlee at 11/01/2009 21:21 快速引用
要作防水,排水也有限制
wennyzhang49 at 11/02/2009 08:33 快速引用
wennyzhang49 :
要作防水,排水也有限制


除此外,地基要打桩或加深吗?
rogerlee at 11/02/2009 08:45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ennyzhang49 :
要作防水,排水也有限制


除此外,地基要打桩或加深吗?


又不造高楼,不会需要打桩的吧。

这里很多新房子,其实就是平地上一放的样子,但一边堆半层土,那就算是地下室了。

问个问题:如果一个房子座落在wetland的边上,建筑上的限制,是州里的规矩,还是镇里的规矩?

如果这个房子已经座落在不能做建筑改造的范围内了,也就是说,现在这房子在那里,地皮还有价值,万一将来房子倒了,以后的规矩就是不让再造了,那么这块地皮的价值,是否会下降呢?比如说那块地如果没有wetland的问题该值30万的,是否因为建筑规矩越改越严,这块地的价值的估价,随之也降低,降到了20万,10万,甚至地皮价值消失,光有个房子的价值还在了呢?
WoJian at 11/02/2009 09:01 快速引用
有地基在会让你建,但向wetland伸展怕是很难。不过俺的地还够建一个50X50feet的大房子。不过让我毁了,弄了个小的,有一半很是旧的。
wennyzhang49 at 11/02/2009 19:07 快速引用
你的building permit申请的如何了?
wennyzhang49 at 11/02/2009 19:08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88.7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