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波士顿造房记(十二+十三半) 11/23/2009 18:07
我习惯性的伸出手去,脸上的笑容却是僵硬难看。知妻莫若夫,先生赶紧把话又说一遍,一再强调他们是来支持我们的。于是我顿时笑脸如花,口齿也伶俐多了。老太太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她有一朋友也有wetland的问题,因为不堪conservation委员会的折磨加刁难,毅然放弃建房。我们竟然能走到今天,可是不易。我差点感激涕零,马上又想到她说的朋友是不是她自己,否则怎么会这么了解其中的苦处。老太太对wetland深恶痛绝,讲起它的由来。在五十年前建房之初是没有这回事的。大约在二十年前的一天,老太太(当时还不是)的邻居跑过来问她:“你知道你后院的地是谁的吗?”老太太一头雾水“当然是我的,你在讲什么?”邻居摇头摆尾的说“已经不是了,现在属于conservation委员会。”老太太听了大怒,却又无可奈何。本来我想在开庭之前静一会儿,不料和老太太聊得很开心,也不紧张了。不批拉倒!大不了我换个地儿盖房去。
走进指定的小屋,才发现一溜儿坐了五个法官,一女四男(怪不得property 税居高不下,弄个小法庭也用得着这么大的手笔,一会儿五张嘴一起开口,能说到一起去吗?)。当中的是个女的(很不年轻,爬到这个位子不容易呀),穿着大黑袍子,我心说你热不热。我把精心改过的wetland测绘图每人敬上一份。大锤一敲,算是开庭。
法官先验明正身,尤其对我的两个邻居情有独钟,八成就盼着有人来反对。让他们报上地址。一听他们颤巍巍的举着手说是来支持的,立马打断他们的话说你们坐下吧,地址也不问了。
我先跳起来说俺是被告,要在那儿那儿建房,大致要建个什么东西出来,一再强调老房子缺个family房间给小孩玩儿。一百零八尺外有个wetland,我们保证在加建过程中不动wetland一百尺内的一草一木,不信你去问他,一指我的general contractor 。说罢就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于是开始对加建过程的细节纠缠不清。诸如地基挖了土堆在哪里?wetland是肯定不让我们碰的,我的general contractor终于信誓旦旦的保证土要一捅一桶的抬出去。一听就不大现实,可总算蒙混过关。后来土都堆在了和邻居接壤的空隙,包括清理出来的死树,邻居居然也没跳起来。坐在我斜对面的黄T恤问地下埋了这么个大地基,土壤不能蓄水了,水往哪里流?于是形式急转直下,又有其他法官出来附和。我顿时没了词儿。一阵沉默,我正对面的法官突然说:“wetland边上建房是有先例的,有的人上庭,有的人根本没来就过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来到法庭上反要受到惩罚?”那个严厉的女法官也赞同。黄T恤又无事生非的举着测绘图问我:“你自己标出的东西这么不规范,将来我们怎么存档?”我忍无可忍对他发彪“耽误工期这么久,我不提花了多少冤枉钱。就说你手上这张破纸片就花了两千大洋”众人皆惊,张开了嘴巴。(你们还生活在几十年前吗,现在花钱也干不了什么)“我可以按你的要求做的尽善尽美,测绘师跑一趟三百五,回去再画一张图打八折还要一百五。但这五百元要你来掏。”有个法官竟天真的扬起脸来重复“一个field trip三百五?”,其他的人在笑。黄T恤立马涨红了脸,嘀咕说我只怕Keren不同意。我连忙回答Keren拿的是诸位手上四分之一大的草图也无异议。 这时候坐在当中女法官终于不耐烦的结束了我俩无聊的对话,大锤一敲“一百米界限上加个Fence,百米之内的两棵树不能砍,下一个."就把我们全体哄了出去。
出了门,邻居高兴的向我伸手道贺,我还在想着要加什么样的Fence,是不是常在工地见到的那种一人高的铁丝网,四个月租下来可是价格不菲。后来用的是三十块一卷的桔黄色塑料网。
即使庭判了,还要等着Keren签发。打了两次电话,说在开会。我想着没戏了,说不定要等到memorial节之后了。回头打来电话说还要和General contractor一起看现场。我真的要吐血了。
General contractor一听跳的比我还高,说开庭她不来,事后又出来为难我们。现在经济不好,他不同我计较,否则他一定要跑一次收我二百块。于是他和我先生约了时间再考察现场。可到了时间等一上午也没人影,General contractor气急败坏的跑掉了。下午Keren终于来了,因为mess Up了我们约的时间,她表现的不错,说回头就催building的部门签发。 我告诉General contractor作准备,他漠然一笑,说你等着吧。没想到第二天就说拿到了,building的部门没有等到Keren签字就给发了下来,建筑许可上写了一堆condition。呵,竟然还让我作一个dry well(二至三千). General contractor拿着写着密密麻麻condition的许可还是很兴奋。我也很高兴只要不要我花个几万块去建个泥塘来代替wetland就好。随后在挖地基后请了个工程师给town里写信( 五百块)说water table在地基几尺以下,今年又是Boston有史以来雨水雪水最大的一年,所以问题不大不用做dry well。
建筑许可一拖再拖,后面的砍树和打地基的时间都搅乱了。于是又浪费了两个星期约砍树(六月三号)。砍树的公司人很好,总算让我在大难之后感到一丝欣慰。可后面的事又接踵而来。General contractor常用的一家公司已经book满了,就找了另外一家。打个20X48长方形的地基拖拖拉拉的搞了一个月,我跑过去看经常是静悄悄的人影全无,我被town里的人训练得早没了脾气多的是耐心,静候。地基挖出了当时造房时回填的有机杂物(烂树叶什么的),他们只好挖出来掏干净。有机杂物又不能乱丢,四处去问谁要。最后找到了Westwood的地方大老远的运过去,回头算额外的工作收钱。总比挖出石头要幸运些。那些有机杂物我自己装只要三四个垃圾袋儿,可professional的人作起来方式总会不一样。另外还有幸见到了70万美元的浇灌水泥的大车,一边看工人用完把车子仔细的冲洗干净一边和他闲聊。因为车子太贵,作foundation的公司也就那么两家,竞争不大。他们出来一次费这么多事,一定要把钱赚足。如果你要造的地基不够大,千万别动这个念头。还是往上建房budget容易控制。终于在我不作指望以为要等到美国独立日之后再说的时候,他们把地基造好了。因为下雨,机器在我家滞留的时间也作价收钱,说是额外的工作。运土也是额外的工作,因为土太多了。一共加收了五千。
General contractor说我家后院土质软,怕大车陷进去,要用pipe来输送水泥,又加收了八百。他说过去做过的一家大车就陷土里了,后来租了个吊车给弄出来,一切费用房东承担,房东倒了大霉了。打好了地基,我又按contract付了三万。后面就等着装了roof再说了。以为这钱能在手中捂热,没想到一个星期下来就封顶了。我又火急火燎的去找第二笔钱。因为每次交款的时间和数目都是他定的,所以很不幸,任何时候General contractor抽身,倒霉的都是区区在下。
且说封顶后的一个星期四,股市大涨,我兴奋之余跑去工地,竟然一个人没有,我的工地又静悄悄一片。看表才下午四点。晚上给General contractor打电话说:“是不是股市不错,你带着工人去炒股了。”他凝重的说:“没有,你方便的话能不能把下一笔钱提前给我,我有急用。”我的脑子就大了,直觉告诉我肯定出事了。我满口答应,约了第二天送钱。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工地,有几个工人在干活,问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理我,都顾左右而言他。一回头看见General contractor推门走进来。我的腰出车祸受过伤,所以对腰很敏感, 立马发现他的腰不能动. 他告诉我说,昨天他和一个工人同时从房上掉下来,他在医院里躺了几个小时回家。工人就没这么幸运,摔折了两根肋骨,现在还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他得赶紧把现金给工人家里送过去。正说着话又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一个带着头盔,穿着一身类似救火员行头的矮胖子,扯着嗓子说“我是政府派来调查昨天事故的。”General contractor不敢怠慢,丢下我把他让进屋。我无聊的等了一会儿就决定去邻居家问个究竟。我的邻居老太太(我家一条街都是老头老太,我刚开始还以为买到了adult community)热情的接待了我,终于可以找一个人八卦了。“你不知道,”她这样开头“昨天你家可热闹了,警车来了好几辆,把咱们的路口都堵了, 来了两辆救护车,最后直升飞机也来了。说是有两个工人摔了下来。”我赶紧把我知道的伤者的情况向她通报,如果不是发生在我家,我会劲头十足些。搞不懂直升飞机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空军基地在我家边上,所以就地取材。
想想这么大的排场总得有人买单,千万别又找我。果不其然,没过两天,town里的罚款就下来了。 大家也看出来些,我的General contractor属于满嘴跑火车的主儿,事后他一会儿说罚了他四五万,一会儿说是一万,究竟多少我无从知晓。想想去town里问问,虽说town里经常跑却没了这个精力当真去问。总之一提起我家的工程他就满腹苦水,毁不当初接了我的工程。和工人师傅闲聊,告诉我伤了的还一直在家里养着,每月工钱照开,这样几个月下来又是一万多块。老板算帐和我们常人不一样,如果伤者出来做工,还可以给老板赚上一万多块,这样就亏了两个一万多块了,能不让老板肉痛吗?听得我一愣儿一愣儿的,怎么也绕不明白。不过还有一事儿我搞不懂,我家房子也不是什么气势辉宏的colonial,一个split而已,加建的房子同原来的半边都是平摊在地上。老刘师傅说过可以在我家房顶跑步,还似模似样儿的垫了几下,险些拉断我脆弱的神经。从这样的房顶上掉下来恐怕也是个人才。
我先生当时是甩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管,烦心的事儿也不对他讲。只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每天给工人师傅们敬烟,一圈烟抽下来他总能告诉我些秘闻。所以他每天兜里揣着中华或者红塔山乐此不疲,坚决完成任务。果然他不负我的好奇心,一圈烟聊下来将来龙去脉打听得一清二楚。
话说有一个新来的小工(后来发现传言有误,他是队里批灰的二把手),没有经验。在打钉子做脚手架的时候老师傅告诉他多打两钉子,否则会摔下来。他老人家就打了一个,悠悠的在上面站了两天也没出状况。不想第三天我的General contractor跳上去对他指手画脚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于是两人就双双坠了下来。本来应该是小工理亏,可法律上不这样讲。他们是雇佣关系,所以General contractor自己挨了摔不说,还要对他和整件事负责。另外还怕别有用心,无孔不入的attorney主动凑上来领着小工打官司。
又是一件乌龙事。
谢谢WoJian,我自己贴糊涂了。看来大家还是对我比较包容
wennyzhang49 at 11/23/2009 18:16 快速引用
嗯,总算法庭上是有惊无险。 恭喜 恭喜

美国居然可以无偿剥夺私产的土地?这下主席要大跌眼镜了。
WoJian at 11/23/2009 19:47 快速引用
我的文章从来既不赔本也不赚吆喝,我马上要收笔了。工程今天做完了通过了town里的检查,有空过来坐坐。
wennyzhang49 at 11/25/2009 16:57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2.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