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一失 9/03/2010 17:15
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所以这做人一定要厚道,遇事不能先动气,尽量考虑全面,说不定什么事情到头来会落到自己头上。
俺原来教会有个姐妹,与人为善,就是为人有些傲气,说话喜欢绵里藏针。当年每个周末查经,都邀请很多学生吃饭,做饭也用特大号的锅子,形如脸盆。有一天姐妹出发前,随手把大锅放在了车顶,回头拿了钱包,圣经, 就把锅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开车出门,车上赫然顶着口大锅,锅里汤汤水水。对面的来车看了,吓一跳,使劲鸣笛,恨不得把喇叭按劈了,因为道路马上就要拐弯了。姐妹一听来气了,愤愤的想:嘀什么嘀,姐姐我什么也做。刚想回嘀过去,“啊呀,我的大锅!” 赶紧慢慢刹车停在路边(还好没有用力踩刹车)。但见大锅摇摇欲坠, 幸亏大锅里的吃食装得够满够沉,没有摇摆倾泻而出。对着后面的小车千恩万谢,拜了又拜,庆幸自己没有意气用事,反手相嘀。

我的故事反复强调这个世界真的很小,什么事情,转来转去,总会自己又碰上。
Boston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的客人中有一对菲利宾夫妇。每次看房,拉出去的看房团像一个强大阵容的联合国。俺也第一次体会到,这七嘴八舌的热闹着看房的乐趣。她的跟班智囊团里有韩国人,印度人和美国人,有时还有她的婆婆,外加三个孩子一个老公。 我们大队人马从Lexington开到Bedford,刚到Bedford的时候眼睛一亮,觉得同样价钱的房子高了几个档次,很快这种感觉就不明显了。发现七十多万,能看得过眼的房子依然还是戳在大马路边上或者与高速比邻。
终于相中了一个俯瞰高速的房子,但是屋外高速公路的声音不小。房子三次易主,每次用的都是同一个经纪人。第一次价钱标高了,卖了一年多,价钱降了又降;第二次标得合适,一个月就成交;第三次再卖已经是二十五年之后,当年的经纪人也变成了老太太,又断断续续的卖了一年半。
房子格局不错,太太绕了房子左看右看,欲罢不能...最后伤感的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三个工程师,联合设计一条高速路。途经一处转弯,一个工程师提出加一道消音板吧,高坡上的民宅不少,日后必受其害。另一个年轻气盛的工程师认为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就把钱挪作他用了。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翩翩少年如今已然大腹便便,期间他娶妻生子,房子太小要换大房了,看来看去就相中了当年坡上的房子。
---那个年轻的工程师就是我现在的客人。我赶紧安慰太太,如果你家先生加了消音板,说不定你也不会来此看房,房价早上八十万了。可能根本无缘相见。
后来他们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回望房子映在落日的余辉中,显得安静,落寞...
[Time : 0.00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7.0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