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解释一下我自己吧 9/11/2010 10:38
按照投票的结果,还是有10%的朋友对我有些意见的。在这里我希望能解释一下我的作为方式,看看能不能取得这些朋友的理解。

1。政治根本就不是我关注的主要角度,所以我大部分的帖子,都不是关于政治的。但社会因为与我们密切相关,所以当政治的理解对于理解社会至关重要的时候,我就会跳上政治wagon了。

2。有关政治很少有我提出主帖发生争论的,主要是我在回帖的时候发生争论。这是与我提出差距的习惯有关的。比如说,我认为中国前阶段的管理能打75份,美国以前达到过80分,现阶段能打50分。所以如果帖子说中国是20分或者0分,那么我当然的动作就是指出哪里有这么糟糕啊,还有55分的好处没有说到呢。而如果有人认为美国就是100分,或者美国现在也是80分,大家都去学啊,那我自然就要指出美国那个30分的缺陷,和不能光看到那种做法的好处了。

所以如果你在那里说说中国打100分,美国打20分试试,看我的回帖会是什么。

3。上面我说的没有我的主帖讨论政治,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对于毛泽东的理解问题。我因为自己的强处在于考虑问题多角度,主要关注点也是事物发展的趋势,也就是说更关心未来的发展,所以分析出来毛泽东有很多的做法,其实恰恰也属于我那种预先设定未来趋势形式的。

这我打个比方来解释吧。比如有个名医,人家急病送过来,他很多都能治好,那肯定他的名气就很大了。但如果另外有个医生更神一点,不是等人家病重了送上门来的,而是到处去找人家看病,人家没有发出什么病症呢,他就能指出潜在的病根有没有,该如何治理就可以治好了。那样的医生,所获得的名声,肯定没有前面的那个名医大。因为前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已经显现的毛病,他做出的效果十分明显。后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还没有显现的毛病,所以人家会对他的做法不理解,不同意。

我的那套方法,在我自己身上的实践,感觉是很好的。很多问题都是提前设定好了趋势,后面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去花力气。

4。有关我争论的时候的霸气问题,首先我的观念,就是我是就事论事的,再怎么霸气也是事实和论点在显现强大,不是我强大呀。我还很希望对方的论点也同样强大,这样我争论起来才真正感到过瘾,所谓期望棋逢对手。

然后我确实会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当我认为对方性格上有对自己的偏颇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我会指出,并额外施加压力。因为人家这种习惯肯定是长期养成的,如果需要有对自己的这个角度有所注意的话,我认为压过头一点会产生比较好的机会。我是出于提醒的目的的,没有任何别的想法。这个方面确实我是属于自说自话的,没有预先征得对方的同意。但看在我出发点良好的份上,就请求大家谅解我吧。

5。辩论的时候绕过来绕过去的问题,参见第二条,你就知道了,我并没有否认这些角度是有改进的余地的。因为我没有打上100分满分呀。但我的论点,是管理是一盘大棋,轮不轮到下这一步棋,恰恰要看全局是否能腾得出手来下这一步棋。也就是说,这步棋不是要判断本身是否优劣,而是要按照与别的地方的棋比较下来,才能知道现在能不能下,下下去的话,会对别的地方产生些什么时效上的影响。所以我强调了这个时序性,还要提出其它的棋的优先问题,你认为我是绕来绕去,我认为这比较下来的棋,才是急所,才能让整盘棋下活了。这是视角的不同,态度的不同。

要说合理的话,我认为任何说出来的话,都包含了它的合理理由的。所以你看,从局部来说,我承认任何话都是合理的。这就相当于我认为,一棵棋子放下去,总是会起这样那样的作用的。所以我并不争论那个棋子本身,我争论的是整盘棋的利益,整盘棋的优先次序与这棵棋子的关系问题。

这就好比,高手在对局,你我都是旁观者。你从第10步棋开始,就一直在那里说:下A3,下A3。结果人家第25步棋走了A3。你猜对了一次,错了多少次了呢?而我,要判断出来的结果,就是大致在20到30步之间,A3这步棋应该下了,现在如果是第10步,那你谈A3实在是太早了。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MorningMoon at 9/11/2010 10:49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那个帖的投票期限是一天。你自己不好好抓住机会,以后再好好抓机会吧,把美国的政治搞搞好。

那个投票,你说说吧,有没有起到给有些人提个醒的目的。

如果你说投票是不正当竞争手段,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终于了解美国了。
WoJian at 9/11/2010 10:54 快速引用
你不是一向反对民主的吗,照你的说法,群众都是容易被愚弄的,所以投票的结果不能说明什么。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那个帖的投票期限是一天。你自己不好好抓住机会,以后再好好抓机会吧,把美国的政治搞搞好。

那个投票,你说说吧,有没有起到给有些人提个醒的目的。

如果你说投票是不正当竞争手段,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终于了解美国了。
MorningMoon at 9/11/2010 10:57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你不是一向反对民主的吗,照你的说法,群众都是容易被愚弄的,所以投票的结果不能说明什么。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那个帖的投票期限是一天。你自己不好好抓住机会,以后再好好抓机会吧,把美国的政治搞搞好。

那个投票,你说说吧,有没有起到给有些人提个醒的目的。

如果你说投票是不正当竞争手段,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终于了解美国了。


你看你又理解错我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我反对民主啦?你去问主席就知道了,我最著名的有关民主的论断,是说穷了搞不了民主,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
WoJian at 9/11/2010 11:05 快速引用
Don't take it personal. rose We all love you and your posts on shenghuonet, no matter we understand them or not. Most people are just having fun here. The rest, you don't need to care. smile
开会 at 9/11/2010 11:06 快速引用
还是开会大气。 牛

开会 :
Don't take it personal. rose We all love you and your posts on shenghuonet, no matter we understand them or not. Most people are just having fun here. The rest, you don't need to care. smile
MorningMoon at 9/11/2010 11:09 快速引用
好吧,这个等主席来证明,我没那么好的记性,你的话又不是一句顶一万句,我有什么必要记得?

WoJian :

你看你又理解错我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我反对民主啦?你去问主席就知道了,我最著名的有关民主的论断,是说穷了搞不了民主,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
MorningMoon at 9/11/2010 11:13 快速引用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不是一向反对民主的吗,照你的说法,群众都是容易被愚弄的,所以投票的结果不能说明什么。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那个帖的投票期限是一天。你自己不好好抓住机会,以后再好好抓机会吧,把美国的政治搞搞好。

那个投票,你说说吧,有没有起到给有些人提个醒的目的。

如果你说投票是不正当竞争手段,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终于了解美国了。


你看你又理解错我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我反对民主啦?你去问主席就知道了,我最著名的有关民主的论断,是说穷了搞不了民主,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
xiaozhi at 9/11/2010 11:13 快速引用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不是一向反对民主的吗,照你的说法,群众都是容易被愚弄的,所以投票的结果不能说明什么。

WoJian :
MorningMoon :
你那个贴怎么不能投票了,我还想去投把你封了呢。我觉得欺行霸市,企图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同行,达到垄断的ID也该封掉。 Laughing Laughing


那个帖的投票期限是一天。你自己不好好抓住机会,以后再好好抓机会吧,把美国的政治搞搞好。

那个投票,你说说吧,有没有起到给有些人提个醒的目的。

如果你说投票是不正当竞争手段,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终于了解美国了。


你看你又理解错我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我反对民主啦?你去问主席就知道了,我最著名的有关民主的论断,是说穷了搞不了民主,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


呵呵,你终于出来了。 happy happy 我可是一直在想,小治兄哪里去了。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贴寻人启示了。
WoJian at 9/11/2010 11:17 快速引用
开会 :
Don't take it personal. rose We all love you and your posts on shenghuonet, no matter we understand them or not. Most people are just having fun here. The rest, you don't need to care. smile


谢谢开总! rose rose
WoJian at 9/11/2010 11:18 快速引用
WoJian觉得这是他的神圣使命,怎么会是耽误工夫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Laughing Laughing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MorningMoon at 9/11/2010 11:20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WoJian觉得这是他的神圣使命,怎么会是耽误工夫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Laughing Laughing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娱乐大众,容易吗。一壶香茶两盘豆,少喝倒彩多看戏。
Nike at 9/11/2010 12:40 快速引用
没啥可解释的。我很早以前和杨总就说过,你的帖子对错与否且不论,但大部分是经过思考写的。这里当然还有几个人的帖子也是经过思考的,不过你打字的速度和耐力都是其他人不能比的。

我彻底 support 你的两个发贴原则。既然是讨论,就要有点儿新意,否则把已经说过的话再反过来倒过去重复一万编,不但对别人是折磨,对自己也是摧残。
xiaoqiang at 9/11/2010 15:03 快速引用
平时有点感觉你是有所指其它,你现在这么说就很明确了,也难怪那么多人经常不懂你说什么,也包括我。Laughing

按我个人了解的,还是不知道你的“一盘棋”指什么。你也说了政治不是你关心的,那你的“一盘棋”似乎应该不是政治。如果考虑到你发言过和转过的帖子,就更不知道这“一盘棋”是什么了,上至天文地理、宗教文化、玄学风水,下到水管直径、砌砖师傅,都在这盘棋里了。你不觉得太大吗?你用这“一盘棋”去看具体的一个辩论论题,然后写出来的东西,难怪很多人都不懂了。如果从辩论的角度说,离题是失分的,无论如何多角度,你不能离题了。

当然论坛帖子讨论也不是严格辩论,不是不能离题,不过离题太远了,还是说一声,大家好理解你是在考虑“一盘棋”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你把你的“一盘棋”定义清楚,到底是什么?或更好的是干脆为它立一个论题或论点,也就不需要每次在不同论题里来说你的“一盘棋”了。

说到中国美国,打多少分是一回事,认为别人打多少分是另一回事。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个大概的分数。这个不足为奇。问题是,讨论某一个论题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别人打的总分是多少。转贴和个人打总分之间也没有直接关系。比如你能肯定smooth就比你打分低多少吗?说不定还比你高。另外,分数也不是总一样的吧,说不定经过一个论题的讨论以后,你还会修正一下呢,不是吗?难道你确定了结论就一定不变了?所有的角度和数据你都了解研究过了?解密或还是秘密的文件你也都见过了?怎么能根据你的打分,然后就把另一个论题帖子作者或转贴者的分都决定了呢?

民主的问题。你提到观点确实是富了才能民主,这个你说过。但你缺乏了解的,是理论上民主是怎么来的。如果你同意“自由是不受他人支配和奴役”,不难得到“民主是个人的一项权利”。它不是谁“给予”的,它跟吃饭穿衣结婚生孩子一样。如果这个你也同意,只是什么时间和条件能实现这项权利,你认为要富裕了才能实现,那你应该能找到一个“拐点”,过了这个“拐点”,就可以实现民主了。可惜没有任何人提出和论证过有这么个拐点的存在,而现实更多的也是无论贫富都实现了的,当然,程度、范围和质量可能都是有差别的。这个差别远不足以证明只有富裕了才能实现民主。而中国的实践,也是从最穷的农村开始试行。所以这些都不是你说的富裕了才能民主。但这个角度又恰恰是你从没有提到的。

你是生活网上相对比较聪明的人之一,聪明人难被普通人理解也正常。多角度看问题当然是优点,但多角度也不能失去焦点,导致模糊视线,对吗?


WoJian :
按照投票的结果,还是有10%的朋友对我有些意见的。在这里我希望能解释一下我的作为方式,看看能不能取得这些朋友的理解。

1。政治根本就不是我关注的主要角度,所以我大部分的帖子,都不是关于政治的。但社会因为与我们密切相关,所以当政治的理解对于理解社会至关重要的时候,我就会跳上政治wagon了。

2。有关政治很少有我提出主帖发生争论的,主要是我在回帖的时候发生争论。这是与我提出差距的习惯有关的。比如说,我认为中国前阶段的管理能打75份,美国以前达到过80分,现阶段能打50分。所以如果帖子说中国是20分或者0分,那么我当然的动作就是指出哪里有这么糟糕啊,还有55分的好处没有说到呢。而如果有人认为美国就是100分,或者美国现在也是80分,大家都去学啊,那我自然就要指出美国那个30分的缺陷,和不能光看到那种做法的好处了。

所以如果你在那里说说中国打100分,美国打20分试试,看我的回帖会是什么。

3。上面我说的没有我的主帖讨论政治,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对于毛泽东的理解问题。我因为自己的强处在于考虑问题多角度,主要关注点也是事物发展的趋势,也就是说更关心未来的发展,所以分析出来毛泽东有很多的做法,其实恰恰也属于我那种预先设定未来趋势形式的。

这我打个比方来解释吧。比如有个名医,人家急病送过来,他很多都能治好,那肯定他的名气就很大了。但如果另外有个医生更神一点,不是等人家病重了送上门来的,而是到处去找人家看病,人家没有发出什么病症呢,他就能指出潜在的病根有没有,该如何治理就可以治好了。那样的医生,所获得的名声,肯定没有前面的那个名医大。因为前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已经显现的毛病,他做出的效果十分明显。后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还没有显现的毛病,所以人家会对他的做法不理解,不同意。

我的那套方法,在我自己身上的实践,感觉是很好的。很多问题都是提前设定好了趋势,后面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去花力气。

4。有关我争论的时候的霸气问题,首先我的观念,就是我是就事论事的,再怎么霸气也是事实和论点在显现强大,不是我强大呀。我还很希望对方的论点也同样强大,这样我争论起来才真正感到过瘾,所谓期望棋逢对手。

然后我确实会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当我认为对方性格上有对自己的偏颇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我会指出,并额外施加压力。因为人家这种习惯肯定是长期养成的,如果需要有对自己的这个角度有所注意的话,我认为压过头一点会产生比较好的机会。我是出于提醒的目的的,没有任何别的想法。这个方面确实我是属于自说自话的,没有预先征得对方的同意。但看在我出发点良好的份上,就请求大家谅解我吧。

5。辩论的时候绕过来绕过去的问题,参见第二条,你就知道了,我并没有否认这些角度是有改进的余地的。因为我没有打上100分满分呀。但我的论点,是管理是一盘大棋,轮不轮到下这一步棋,恰恰要看全局是否能腾得出手来下这一步棋。也就是说,这步棋不是要判断本身是否优劣,而是要按照与别的地方的棋比较下来,才能知道现在能不能下,下下去的话,会对别的地方产生些什么时效上的影响。所以我强调了这个时序性,还要提出其它的棋的优先问题,你认为我是绕来绕去,我认为这比较下来的棋,才是急所,才能让整盘棋下活了。这是视角的不同,态度的不同。

要说合理的话,我认为任何说出来的话,都包含了它的合理理由的。所以你看,从局部来说,我承认任何话都是合理的。这就相当于我认为,一棵棋子放下去,总是会起这样那样的作用的。所以我并不争论那个棋子本身,我争论的是整盘棋的利益,整盘棋的优先次序与这棵棋子的关系问题。

这就好比,高手在对局,你我都是旁观者。你从第10步棋开始,就一直在那里说:下A3,下A3。结果人家第25步棋走了A3。你猜对了一次,错了多少次了呢?而我,要判断出来的结果,就是大致在20到30步之间,A3这步棋应该下了,现在如果是第10步,那你谈A3实在是太早了。
rogerlee at 9/11/2010 15:44 快速引用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leefd at 9/11/2010 18:10 快速引用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当里个当 at 9/11/2010 21:19 快速引用
当里个当 :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不要搞错, 师傅主业在于修行.

最不济也是三三帖子里的一个狐仙吧

你们这些俗人哪, 该怎么跟你们解释呢?


tongue
Bono at 9/11/2010 21:24 快速引用
当里个当 :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你觉得这样说话有意思吗?
Greentea at 9/11/2010 21:29 快速引用
Bono :
当里个当 :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不要搞错, 师傅主业在于修行.

最不济也是三三帖子里的一个狐仙吧

你们这些俗人哪, 该怎么跟你们解释呢?


tongue



您说的有理 崇拜
当里个当 at 9/11/2010 21:29 快速引用
有人肯定觉得挺有意思的。不知者不怪吧。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Greentea :
当里个当 :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你觉得这样说话有意思吗?
xiaoqiang at 9/11/2010 21:42 快速引用
没明白你问什么?

你想做月饼?把我的月饼模子拿去用吧。

xiaoqiang :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Greentea at 9/11/2010 21:51 快速引用
我自己订了一个,还没收到,但好像跟你的那个挺像的,也是木头的。这个木头的是如何防治生月饼蘸在上面的?现在模子上抹一层油吗?

Greentea :
没明白你问什么?

你想做月饼?把我的月饼模子拿去用吧。

xiaoqiang :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xiaoqiang at 9/11/2010 21:58 快速引用
不要用油。用面!

模子里洒上一些干面粉
面粉再倒出来
包好的月饼面团放入月饼模子,用手压平
倒出月饼胚后,用湿毛刷刷去月饼胚表面的干粉
再刷蛋黄汁一层两层三四层
入烤箱

今天不知怎地,总想起辜鸿铭。他被鲁迅骂过,他保皇,他歌颂一夫多妻和小脚,可他真的是个性情中人。

xiaoqiang :
我自己订了一个,还没收到,但好像跟你的那个挺像的,也是木头的。这个木头的是如何防治生月饼蘸在上面的?现在模子上抹一层油吗?

Greentea :
没明白你问什么?

你想做月饼?把我的月饼模子拿去用吧。

xiaoqiang :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Greentea at 9/11/2010 22:08 快速引用
倒彩是创作的原动力,这篇文章就是明证。

鼓励一下,这份检讨书写得很不错,态度诚恳,以后和人辩论的时候也要这样心平气和。

Nike :
MorningMoon :
WoJian觉得这是他的神圣使命,怎么会是耽误工夫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Laughing Laughing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娱乐大众,容易吗。一壶香茶两盘豆,少喝倒彩多看戏。
MorningMoon at 9/11/2010 22:40 快速引用
leefd :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爱就是不问对错 感动 Laughing
Greentea at 9/11/2010 23:37 快速引用
WoJian :

1。政治根本就不是我关注的主要角度,所以我大部分的帖子,都不是关于政治的。但社会因为与我们密切相关,所以当政治的理解对于理解社会至关重要的时候,我就会跳上政治wagon了。

关注政治没什么不好。
某位日本首相说:政治是爱。


WoJian :
2。有关政治很少有我提出主帖发生争论的,主要是我在回帖的时候发生争论。这是与我提出差距的习惯有关的。比如说,我认为中国前阶段的管理能打75份,美国以前达到过80分,现阶段能打50分。所以如果帖子说中国是20分或者0分,那么我当然的动作就是指出哪里有这么糟糕啊,还有55分的好处没有说到呢。而如果有人认为美国就是100分,或者美国现在也是80分,大家都去学啊,那我自然就要指出美国那个30分的缺陷,和不能光看到那种做法的好处了。

所以如果你在那里说说中国打100分,美国打20分试试,看我的回帖会是什么。

回第二条:
其实,我认识的很多同胞都是类似的思维模式。
生活网上我倒未曾见什么人天天为中国歌功颂德过。
生活在西方,听到的主流社会主流媒体的声音,总的来说对中国是变色眼镜+抹黑+打压。
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其中一部分人不愿意顺从这个主流社会的声音,为中国DEFENSE一下,那就是MINORITY里的MINORITY了。
支持你坚持在这个MINORITY的网站里做MINORITY。


WoJian :
3。上面我说的没有我的主帖讨论政治,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对于毛泽东的理解问题。我因为自己的强处在于考虑问题多角度,主要关注点也是事物发展的趋势,也就是说更关心未来的发展,所以分析出来毛泽东有很多的做法,其实恰恰也属于我那种预先设定未来趋势形式的。

这我打个比方来解释吧。比如有个名医,人家急病送过来,他很多都能治好,那肯定他的名气就很大了。但如果另外有个医生更神一点,不是等人家病重了送上门来的,而是到处去找人家看病,人家没有发出什么病症呢,他就能指出潜在的病根有没有,该如何治理就可以治好了。那样的医生,所获得的名声,肯定没有前面的那个名医大。因为前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已经显现的毛病,他做出的效果十分明显。后面的那个医生,治的是病症还没有显现的毛病,所以人家会对他的做法不理解,不同意。

我的那套方法,在我自己身上的实践,感觉是很好的。很多问题都是提前设定好了趋势,后面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去花力气。

老毛的诗词我很喜欢。他的过,也不要文过饰非吧。


WoJian :

4。有关我争论的时候的霸气问题,首先我的观念,就是我是就事论事的,再怎么霸气也是事实和论点在显现强大,不是我强大呀。我还很希望对方的论点也同样强大,这样我争论起来才真正感到过瘾,所谓期望棋逢对手。

然后我确实会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当我认为对方性格上有对自己的偏颇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我会指出,并额外施加压力。因为人家这种习惯肯定是长期养成的,如果需要有对自己的这个角度有所注意的话,我认为压过头一点会产生比较好的机会。我是出于提醒的目的的,没有任何别的想法。这个方面确实我是属于自说自话的,没有预先征得对方的同意。但看在我出发点良好的份上,就请求大家谅解我吧。

别生气啊,没觉得你霸气,觉得你挺唐僧的。


WoJian :

5。辩论的时候绕过来绕过去的问题,参见第二条,你就知道了,我并没有否认这些角度是有改进的余地的。因为我没有打上100分满分呀。但我的论点,是管理是一盘大棋,轮不轮到下这一步棋,恰恰要看全局是否能腾得出手来下这一步棋。也就是说,这步棋不是要判断本身是否优劣,而是要按照与别的地方的棋比较下来,才能知道现在能不能下,下下去的话,会对别的地方产生些什么时效上的影响。所以我强调了这个时序性,还要提出其它的棋的优先问题,你认为我是绕来绕去,我认为这比较下来的棋,才是急所,才能让整盘棋下活了。这是视角的不同,态度的不同。

要说合理的话,我认为任何说出来的话,都包含了它的合理理由的。所以你看,从局部来说,我承认任何话都是合理的。这就相当于我认为,一棵棋子放下去,总是会起这样那样的作用的。所以我并不争论那个棋子本身,我争论的是整盘棋的利益,整盘棋的优先次序与这棵棋子的关系问题。

这就好比,高手在对局,你我都是旁观者。你从第10步棋开始,就一直在那里说:下A3,下A3。结果人家第25步棋走了A3。你猜对了一次,错了多少次了呢?而我,要判断出来的结果,就是大致在20到30步之间,A3这步棋应该下了,现在如果是第10步,那你谈A3实在是太早了。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你把范先生的话刻入骨髓了么
Greentea at 9/12/2010 00:11 快速引用
leefd :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够哥们,你真是两肋插刀的典范呀。 rose rose
WoJian at 9/12/2010 09:40 快速引用
Nike :
MorningMoon :
WoJian觉得这是他的神圣使命,怎么会是耽误工夫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Laughing Laughing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娱乐大众,容易吗。一壶香茶两盘豆,少喝倒彩多看戏。


呵呵,能博耐克兄开心,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悄悄问耐克兄一句,你有多少马甲呀?按照我对你的感觉,这次你说的少于我的预期。
WoJian at 9/12/2010 09:43 快速引用
Greentea :
leefd :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爱就是不问对错 感动 Laughing


我也爱你们呀。 rose rose
WoJian at 9/12/2010 09:44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倒彩是创作的原动力,这篇文章就是明证。

鼓励一下,这份检讨书写得很不错,态度诚恳,以后和人辩论的时候也要这样心平气和。

Nike :
MorningMoon :
WoJian觉得这是他的神圣使命,怎么会是耽误工夫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Laughing Laughing

xiaozhi :
说你多少回了
你咋就不嫌耽误工夫呢?



娱乐大众,容易吗。一壶香茶两盘豆,少喝倒彩多看戏。


多谢领导通过了。 rose
WoJian at 9/12/2010 09:45 快速引用
xiaoqiang :
有人肯定觉得挺有意思的。不知者不怪吧。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Greentea :
当里个当 :
听说我见同志也没有一分正式的工作,整天在家不用上班,自然有大把的时间撰写这些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东东。不过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闲着会生病的。

你觉得这样说话有意思吗?


是啊。小孩子们,一般都需要搞搞精神胜利法的。这对于保持对自己的形象的信心很重要。为此,我自然是很愿意贡献出我自己的,也算是出了一份力了吧。
WoJian at 9/12/2010 09:47 快速引用
Greentea :
不要用油。用面!

模子里洒上一些干面粉
面粉再倒出来
包好的月饼面团放入月饼模子,用手压平
倒出月饼胚后,用湿毛刷刷去月饼胚表面的干粉
再刷蛋黄汁一层两层三四层
入烤箱

今天不知怎地,总想起辜鸿铭。他被鲁迅骂过,他保皇,他歌颂一夫多妻和小脚,可他真的是个性情中人。

xiaoqiang :
我自己订了一个,还没收到,但好像跟你的那个挺像的,也是木头的。这个木头的是如何防治生月饼蘸在上面的?现在模子上抹一层油吗?

Greentea :
没明白你问什么?

你想做月饼?把我的月饼模子拿去用吧。

xiaoqiang :
对了,你的那个月饼模子是怎么防蘸的?


你们都好能干呀, 牛 牛 有没有信心把场面做大一点,顺便也教教大家呀?
WoJian at 9/12/2010 09:49 快速引用
你这话太小人之心了,我觉得NIKE绝不是用马甲的人,再说NIKE要想打击你,用得着用马甲吗? confused

WoJian :
呵呵,能博耐克兄开心,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悄悄问耐克兄一句,你有多少马甲呀?按照我对你的感觉,这次你说的少于我的预期。
MorningMoon at 9/12/2010 09:49 快速引用
Greentea :

关注政治没什么不好。
某位日本首相说:政治是爱。

回第二条:
其实,我认识的很多同胞都是类似的思维模式。
生活网上我倒未曾见什么人天天为中国歌功颂德过。
生活在西方,听到的主流社会主流媒体的声音,总的来说对中国是变色眼镜+抹黑+打压。
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其中一部分人不愿意顺从这个主流社会的声音,为中国DEFENSE一下,那就是MINORITY里的MINORITY了。
支持你坚持在这个MINORITY的网站里做MINORITY。

老毛的诗词我很喜欢。他的过,也不要文过饰非吧。

别生气啊,没觉得你霸气,觉得你挺唐僧的。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你把范先生的话刻入骨髓了么


是啊,忧国忧民之心,我看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如此的。绿茶MM过奖了,我就作为鼓励接受了。

商业和政治,恰恰是我思索了很多,但让我做起来的话却会不喜之事。因为商要掏人家的口袋,政需要抢人家的位置。我即便有此类本事,也没有这个内在动力去这样做。不过呢,机缘难说,想帮着某些人设计筹划一下管理原则的心还是有一点的,也算是不要浪费那些思索吧。
WoJian at 9/12/2010 09:59 快速引用
不必客气,我马上又批评了你两句,这下又白表扬了。本来我也想学习一下"多栽花,少栽刺。" oops

WoJian :
MorningMoon :
倒彩是创作的原动力,这篇文章就是明证。

鼓励一下,这份检讨书写得很不错,态度诚恳,以后和人辩论的时候也要这样心平气和。



多谢领导通过了。 rose
MorningMoon at 9/12/2010 10:16 快速引用
rogerlee :
平时有点感觉你是有所指其它,你现在这么说就很明确了,也难怪那么多人经常不懂你说什么,也包括我。Laughing

按我个人了解的,还是不知道你的“一盘棋”指什么。你也说了政治不是你关心的,那你的“一盘棋”似乎应该不是政治。如果考虑到你发言过和转过的帖子,就更不知道这“一盘棋”是什么了,上至天文地理、宗教文化、玄学风水,下到水管直径、砌砖师傅,都在这盘棋里了。你不觉得太大吗?你用这“一盘棋”去看具体的一个辩论论题,然后写出来的东西,难怪很多人都不懂了。如果从辩论的角度说,离题是失分的,无论如何多角度,你不能离题了。

当然论坛帖子讨论也不是严格辩论,不是不能离题,不过离题太远了,还是说一声,大家好理解你是在考虑“一盘棋”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你把你的“一盘棋”定义清楚,到底是什么?或更好的是干脆为它立一个论题或论点,也就不需要每次在不同论题里来说你的“一盘棋”了。

说到中国美国,打多少分是一回事,认为别人打多少分是另一回事。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个大概的分数。这个不足为奇。问题是,讨论某一个论题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别人打的总分是多少。转贴和个人打总分之间也没有直接关系。比如你能肯定smooth就比你打分低多少吗?说不定还比你高。另外,分数也不是总一样的吧,说不定经过一个论题的讨论以后,你还会修正一下呢,不是吗?难道你确定了结论就一定不变了?所有的角度和数据你都了解研究过了?解密或还是秘密的文件你也都见过了?怎么能根据你的打分,然后就把另一个论题帖子作者或转贴者的分都决定了呢?

民主的问题。你提到观点确实是富了才能民主,这个你说过。但你缺乏了解的,是理论上民主是怎么来的。如果你同意“自由是不受他人支配和奴役”,不难得到“民主是个人的一项权利”。它不是谁“给予”的,它跟吃饭穿衣结婚生孩子一样。如果这个你也同意,只是什么时间和条件能实现这项权利,你认为要富裕了才能实现,那你应该能找到一个“拐点”,过了这个“拐点”,就可以实现民主了。可惜没有任何人提出和论证过有这么个拐点的存在,而现实更多的也是无论贫富都实现了的,当然,程度、范围和质量可能都是有差别的。这个差别远不足以证明只有富裕了才能实现民主。而中国的实践,也是从最穷的农村开始试行。所以这些都不是你说的富裕了才能民主。但这个角度又恰恰是你从没有提到的。

你是生活网上相对比较聪明的人之一,聪明人难被普通人理解也正常。多角度看问题当然是优点,但多角度也不能失去焦点,导致模糊视线,对吗?


总算主席终于理解了我一把。 happy happy

顺便说说,你别感觉太好了呀,说什么每次我都是认为你接受了我的想法了。恰恰相反,每次我都没有能理解你的逻辑,最后只好放弃了。

说起来,你是我最不能把行动,话语和政见串起来的一个。常常让我困惑你的身份定位问题。

好,这里,你说了三个问题,一个是“一盘棋”的范围,一个是打分的讨论问题,一个是民主贯彻的原则问题。

一盘棋的问题,那我自然是谈到管理,论的就是管理了。但按照我的逻辑,讨论的时候,相关的其它利益关系就也需要一起考虑进来,不能光是提出需要解决的矛盾,然后光是提出要求,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我不喜欢听到的态度,就是在那里边上观棋的,一会儿说这里你都没有管到,臭棋喔,臭棋。一会儿又说那里你都不知道下,臭棋喔,臭棋。你要说棋,就要说出个道道来,为什么这里现在是当务之急了,从全局上,为什么这个问题的解决,能解决全局一些其它连锁的问题;这步棋下下去,堵塞了哪些本来可以下的高招,但为什么这样下得到的整体利益关系,要比其它的高招能获得的整体利益关系要强。

讨论的打分差别肯定是存在的。我说75分,你说65分,这不是什么问题。但是30分的差别就太离谱了一些,只能说明是立场上有根本的不同了。我既然参加的是讨论,自然是采取自己有个open mind的态度的。如果有人能把我说服了,我还高兴了呢,因为这说明是我有收获了,对方只是保持原来的立场,没有收获。

民主贯彻问题,你是在那里强调“给予”还是“自然获得”的问题。这与你在自由的那个帖子里说的“他由”也可以属于自由,有没有矛盾呀?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simple=1&t=29257
rogerlee :
开会 :
自由字面上讲大概是由自己决定的意思吧
如果是什么事情是他由了,就不自由了
比如我在烤土豆,是因为老公叫我烤的,我就不是自由。老公是志愿帮花园节烤的,老公就自由。NND


字面上的理解往往是不准确的。“自己决定”就不够严格,他人强迫的自己决定算不算呢?如果算,那还是自己决定吗?如果不算,那你还是要把“他人强迫的自己决定”这种情况排除才行。

老公叫你烤的,你自愿接受,还是自由的,因为你是可以拒绝的,但你不愿意拒绝。他由本身不是不自由,只有他由而强迫你才不自由。


在我听起来,自愿还是被强迫的差别,很可能问题的所在,就是你是理解接受了“他由”的内在目的了,还是不理解不接受“他由”的内在目的了。而民主的一大弊端,就是一是不理解,二是即便理解了,也是只同意在别人家的地上搞开发,不愿意在自己家的地上搞开发,那样问题就被搁置下来了。而这种开发的需求,在发展期尤其多,很需要能够雷厉风行地去执行;而在享受期,这种需求就会少很多,而且因为富裕,碰上了也容易解决很多,即便被搁置了也对全局的影响要小很多。

所以我给民主加上的条件: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重点其实不是富裕,重点是人的心态,要能够做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但大家现在社会风气都是承认有私心光为自己想是“天赋人权”。也就是说,承认人的贪性是必然的,不需要有所抑制的。那么,在人贪的情况下,只能期望于过了温饱线以后,富裕了,人能多愿意容让一些,在那样的富裕条件下才能不为小事而扯皮。
WoJian at 9/12/2010 10:45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你这话太小人之心了,我觉得NIKE绝不是用马甲的人,再说NIKE要想打击你,用得着用马甲吗? confused

WoJian :
呵呵,能博耐克兄开心,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悄悄问耐克兄一句,你有多少马甲呀?按照我对你的感觉,这次你说的少于我的预期。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WoJian at 9/12/2010 10:53 快速引用
那只能说明你是真小人,疑人不交,交人不疑,如果已经到要换个马甲来打压你,根本就不用再假惺惺的称兄道弟。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MorningMoon at 9/12/2010 11:01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那只能说明你是真小人,疑人不交,交人不疑,如果已经到要换个马甲来打压你,根本就不用再假惺惺的称兄道弟。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问,就是属于保护不疑,搞清楚不疑。你认为什么事情都需要抓在自己的手里做决定,所以你才有你独当一面的不是黑就是白的下决心的想法。而我恰恰喜欢把权力交给别人,不是只能自己做决定,做选择。
WoJian at 9/12/2010 11:14 快速引用
..
MorningMoon at 9/12/2010 11:23 快速引用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植物动物,神仙妖怪,我那几个马甲,您这么老资格还能不知道? Laughing

我还当是换季了您嘘寒问暖来了。看了晨月的话才知道原来是你心中有惑。其实晨月说的对,对付你那几个兔摸兵,我老还要麻烦换衣服? 这个太抬太举那个这个了吧。

又顺着见兄的思路走了一下。说明白一下吧,我对见兄最近的生活起居也不甚了解,其他人如何猜测我也不关心。我觉得像你这样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挺好。

我是经常和你意见不同的,我知道这对于一向有理有据的你难以接受,现在有蹦出了几个,可能对你的接受能力是个挑战。慢慢你会习惯的。毕竟现在打字快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您老一只独秀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
Nike at 9/12/2010 11:26 快速引用
Nike :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植物动物,神仙妖怪,我那几个马甲,您这么老资格还能不知道? Laughing

我还当是换季了您嘘寒问暖来了。看了晨月的话才知道原来是你心中有惑。其实晨月说的对,对付你那几个兔摸兵,我老还要麻烦换衣服? 这个太抬太举那个这个了吧。

又顺着见兄的思路走了一下。说明白一下吧,我对见兄最近的生活起居也不甚了解,其他人如何猜测我也不关心。我觉得像你这样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挺好。

我是经常和你意见不同的,我知道这对于一向有理有据的你难以接受,现在有蹦出了几个,可能对你的接受能力是个挑战。慢慢你会习惯的。毕竟现在打字快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您老一只独秀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


呵呵,谢谢耐克兄。 rose rose

生活起居还不错。本来我周末很少有时间来逛这里的。但这个周末实在是出奇的空。跟你不好意思地交代一下,因为下星期要跟科特兄去划船,结果这星期想跟Jack他们去登山的申请,没有得到你嫂子的批准。 cry cry
WoJian at 9/12/2010 11:32 快速引用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Quincy08 at 9/12/2010 11:36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呵呵,多谢你的批评。

先我自己解释一下,等待其它的疑问冒出来,然后再进一步解释或者检讨。解决问题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理解我了嘛。
WoJian at 9/12/2010 11:40 快速引用
WoJian :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呵呵,多谢你的批评。

先我自己解释一下,等待其它的疑问冒出来,然后再进一步解释或者检讨。解决问题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理解我了嘛。


没有任何批评的意思啊。我就是对自己理解力有怀疑,为什么读出来和别人不一样。

其实你也不用解释,在这里时间长了,对你的风格还是很了解的。其实每个帖子早就defined yourself, 至少这个Wojian的ID。
Quincy08 at 9/12/2010 11:5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怎么就把我搬出来了? 看我见的贴, 我的理解力肯定不如你! 狂笑

但是, 能跟我见一直陪练下来的, 一定会有助于家庭幸福婚姻和睦的! Laughing
你看谈恋爱之初的人, 吵个架气得要死, 非得想让对方妥协. 磨合的时间长了, 随便说, 熟视无睹听若妄闻. 架还是要吵地, 就是不能真生气. 再若对自己家里人, 谁没毛病, 知道就行了, 不能真计较. 吵完了照吃照喝照上窗.

不过我见, 在家里你是不是角色反串啊? Laughing run .........................
wildcrane at 9/12/2010 12:23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怎么就把我搬出来了? 看我见的贴, 我的理解力肯定不如你! 狂笑

但是, 能跟我见一直陪练下来的, 一定会有助于家庭幸福婚姻和睦的! Laughing
你看谈恋爱之初的人, 吵个架气得要死, 非得想让对方妥协. 磨合的时间长了, 随便说, 熟视无睹听若妄闻. 架还是要吵地, 就是不能真生气. 再若对自己家里人, 谁没毛病, 知道就行了, 不能真计较. 吵完了照吃照喝照上窗.

不过我见, 在家里你是不是角色反串啊? Laughing run .........................


呵呵,你认为我这属不属于本性,是否属于不难移的?

俺是自己自觉,从来都把周末独自出去玩当成非份之想的,所以总是需要打报告。你们能够经常见到我,就足见我家太座有多开明了。
WoJian at 9/12/2010 13:57 快速引用
WoJian :
MorningMoon :
那只能说明你是真小人,疑人不交,交人不疑,如果已经到要换个马甲来打压你,根本就不用再假惺惺的称兄道弟。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问,就是属于保护不疑,搞清楚不疑。你认为什么事情都需要抓在自己的手里做决定,所以你才有你独当一面的不是黑就是白的下决心的想法。而我恰恰喜欢把权力交给别人,不是只能自己做决定,做选择。


顺便引申一下,谈谈什么是真道德,什么是乡愿的问题。

乡愿,就是有peer压力,让你不得不完完美美的按照道德的准则去做,不得有丝毫的偏差。

而我却认为,人一定要完全自愿的去符合道德,不能因为有压力而去遵从道德。而其中的关键,就是一定要寻求一个“真”字。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2541
WoJian at 9/12/2010 14:01 快速引用
Laughing 我最近也得出了这个结论。 写的太精辟了。

wildcrane :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怎么就把我搬出来了? 看我见的贴, 我的理解力肯定不如你! 狂笑

但是, 能跟我见一直陪练下来的, 一定会有助于家庭幸福婚姻和睦的! Laughing
你看谈恋爱之初的人, 吵个架气得要死, 非得想让对方妥协. 磨合的时间长了, 随便说, 熟视无睹听若妄闻. 架还是要吵地, 就是不能真生气. 再若对自己家里人, 谁没毛病, 知道就行了, 不能真计较. 吵完了照吃照喝照上窗.

不过我见, 在家里你是不是角色反串啊? Laughing run .........................
leefd at 9/12/2010 15:58 快速引用
看到绿茶,我很感动。想念绿茶。 祝你好运

Greentea :
leefd :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爱就是不问对错 感动 Laughing
leefd at 9/12/2010 15:59 快速引用
哪里。 结果还真跟个nc给耗上了。 开来我以后也要少来生活网了。

WoJian :
leefd :
support i don't understand you either. but i still love you. Laughing


够哥们,你真是两肋插刀的典范呀。 rose rose
leefd at 9/12/2010 16:02 快速引用
崇拜 崇拜 支持原创!

自从上了生活网,我的中文读写水平都有所提高了。以前更差。 oops

我们这些在美国打工的华人,平时上班全是英文。 用中文的机会太少了。

谢谢生活网! 感动 感动
Himalaya at 9/12/2010 16:32 快速引用
既然称NIKE兄,又说"你嫂子",这是哪门子称呼法,打回去重写。

WoJian :
呵呵,谢谢耐克兄。 rose rose

生活起居还不错。本来我周末很少有时间来逛这里的。但这个周末实在是出奇的空。跟你不好意思地交代一下,因为下星期要跟科特兄去划船,结果这星期想跟Jack他们去登山的申请,没有得到你嫂子的批准。 cry cry
MorningMoon at 9/12/2010 17:57 快速引用
某同学不是说了:"但看在我出发点良好的份上,就请求大家谅解我吧。 "对待落后同学要以鼓励为主,这份检讨书能写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错了。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MorningMoon at 9/12/2010 18:00 快速引用
WoJian :
按照投票的结果,还是有10%的朋友对我有些意见的。在这里我希望能解释一下我的作为方式,看看能不能取得这些朋友的理解。


我觉得你对自己太苛求了。美国总统的approval rate 也没有90%吧。你要求那么高呀! 崇拜
cathy2thousand at 9/12/2010 21:27 快速引用
cathy2thousand :
WoJian :
按照投票的结果,还是有10%的朋友对我有些意见的。在这里我希望能解释一下我的作为方式,看看能不能取得这些朋友的理解。


我觉得你对自己太苛求了。美国总统的approval rate 也没有90%吧。你要求那么高呀! 崇拜


我咋觉得这苛求有点炫耀的意思哩。

(我见,不好意思了,就是忍不住要砸你)
Bono at 9/12/2010 21:34 快速引用
尽管痛快地砸吧,WoJian正在作虚心接受状,不好意思马上反目。 oops Laughing Laughing

Bono :

我咋觉得这苛求有点炫耀的意思哩。

(我见,不好意思了,就是忍不住要砸你)
MorningMoon at 9/12/2010 21:36 快速引用
我以前大概说过,如果想把我归于某派,你会徒劳的。Laughing这个也同样适用你说的“身份定位问题”。原因很简单,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是正反方都可以做的,而它并不影响我的行动。当然,做反方的时候,可能防守多些。至于“政见”,我好象没有发表过。我对政治更是没有兴趣。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不给自己设定什么正反。

如果你的“一盘棋”是指管理,你找对人了。只是惊讶你从经济的兴趣转到管理了?你把管理比做“一盘棋”,这个还没有人这么做过。管理理论里面虽然有博弈论,但博弈论仍不是“一盘棋”,否则学管理的,就都要学下棋了。

无论谁来谈管理,都无外乎是:收集相关的信息,分析相关的数据,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并控制实施的过程,达到相应的目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前面三个是极其重要的,因为这三个是发生在实施之前。管理中一旦实施,往往就无法改变了。所以一般在管理中,成功不成功,前面三个正确是必要条件。如果前三个有错,无论如何控制实施的过程,都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所有我们讨论的,如果从管理的角度来说,还从来没超出过前两个(规划和决策之前)。因为规划和决策是只有相关权力部门才可能做的。这里完全没有你说的“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的问题,而只有相关的权力部门如何了解前面两个内容,并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责任(顺便说一句,以前在讨论中有人提到要多提如何解决问题。但很多情况下是很少有人能提出如何解决问题,少量有如何解决的,这些可能的解决问题办法,都不构成“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因为没有人提出正式的提案)。更多的,这里的讨论只是一些基本的分析和信息的收集了解(这些包括许多人表达的看法,都只是信息的收集,因为如果无人表达,是收集不到这些信息的)。这些信息,大家都知道,是完全到达不了权力决策层的,也不是非常必要需要到达决策层的。

那为什么还要讨论呢?说起来其实是没有必要的,不是吗?所以也有很多人都说了是浪费时间。的确也是。那我为什么也讨论呢?我个人是因为有兴趣了解和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另外也还有点时间可以打发。要是你把这些讨论看成是“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我就只有Laughing

完全没明白你说的有个民主和他由的“矛盾”指什么。

“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这是什么论题?如果不扯皮了,还要民主干吗?民主的目的,不就是要提供一个解决扯皮问题的方式吗?没有民主,出现扯皮了怎么办?大家都通过打架动武解决吗?

如果你说只是不为“小事”扯皮,这个也不成立。如果有小事扯皮就不能民主,那同时也有大事扯皮怎么办?因为有小事扯皮民主就不能实习,那大事需要解决又没有民主方式来解决,你的意思是如何解决呢?要大家动武来解决大事吗?

先不要说能否实现全体都富裕,即使都富裕了,也是会有为小事扯皮的心态的。比如leefd和smooth,不就为点小事扯皮吗?小事不学习用民主来解决,大事又如何知道用民主解决呢?民主是不需要学的吗?



WoJian :
rogerlee :
平时有点感觉你是有所指其它,你现在这么说就很明确了,也难怪那么多人经常不懂你说什么,也包括我。Laughing

按我个人了解的,还是不知道你的“一盘棋”指什么。你也说了政治不是你关心的,那你的“一盘棋”似乎应该不是政治。如果考虑到你发言过和转过的帖子,就更不知道这“一盘棋”是什么了,上至天文地理、宗教文化、玄学风水,下到水管直径、砌砖师傅,都在这盘棋里了。你不觉得太大吗?你用这“一盘棋”去看具体的一个辩论论题,然后写出来的东西,难怪很多人都不懂了。如果从辩论的角度说,离题是失分的,无论如何多角度,你不能离题了。

当然论坛帖子讨论也不是严格辩论,不是不能离题,不过离题太远了,还是说一声,大家好理解你是在考虑“一盘棋”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你把你的“一盘棋”定义清楚,到底是什么?或更好的是干脆为它立一个论题或论点,也就不需要每次在不同论题里来说你的“一盘棋”了。

说到中国美国,打多少分是一回事,认为别人打多少分是另一回事。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个大概的分数。这个不足为奇。问题是,讨论某一个论题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别人打的总分是多少。转贴和个人打总分之间也没有直接关系。比如你能肯定smooth就比你打分低多少吗?说不定还比你高。另外,分数也不是总一样的吧,说不定经过一个论题的讨论以后,你还会修正一下呢,不是吗?难道你确定了结论就一定不变了?所有的角度和数据你都了解研究过了?解密或还是秘密的文件你也都见过了?怎么能根据你的打分,然后就把另一个论题帖子作者或转贴者的分都决定了呢?

民主的问题。你提到观点确实是富了才能民主,这个你说过。但你缺乏了解的,是理论上民主是怎么来的。如果你同意“自由是不受他人支配和奴役”,不难得到“民主是个人的一项权利”。它不是谁“给予”的,它跟吃饭穿衣结婚生孩子一样。如果这个你也同意,只是什么时间和条件能实现这项权利,你认为要富裕了才能实现,那你应该能找到一个“拐点”,过了这个“拐点”,就可以实现民主了。可惜没有任何人提出和论证过有这么个拐点的存在,而现实更多的也是无论贫富都实现了的,当然,程度、范围和质量可能都是有差别的。这个差别远不足以证明只有富裕了才能实现民主。而中国的实践,也是从最穷的农村开始试行。所以这些都不是你说的富裕了才能民主。但这个角度又恰恰是你从没有提到的。

你是生活网上相对比较聪明的人之一,聪明人难被普通人理解也正常。多角度看问题当然是优点,但多角度也不能失去焦点,导致模糊视线,对吗?


总算主席终于理解了我一把。 happy happy

顺便说说,你别感觉太好了呀,说什么每次我都是认为你接受了我的想法了。恰恰相反,每次我都没有能理解你的逻辑,最后只好放弃了。

说起来,你是我最不能把行动,话语和政见串起来的一个。常常让我困惑你的身份定位问题。

好,这里,你说了三个问题,一个是“一盘棋”的范围,一个是打分的讨论问题,一个是民主贯彻的原则问题。

一盘棋的问题,那我自然是谈到管理,论的就是管理了。但按照我的逻辑,讨论的时候,相关的其它利益关系就也需要一起考虑进来,不能光是提出需要解决的矛盾,然后光是提出要求,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我不喜欢听到的态度,就是在那里边上观棋的,一会儿说这里你都没有管到,臭棋喔,臭棋。一会儿又说那里你都不知道下,臭棋喔,臭棋。你要说棋,就要说出个道道来,为什么这里现在是当务之急了,从全局上,为什么这个问题的解决,能解决全局一些其它连锁的问题;这步棋下下去,堵塞了哪些本来可以下的高招,但为什么这样下得到的整体利益关系,要比其它的高招能获得的整体利益关系要强。

讨论的打分差别肯定是存在的。我说75分,你说65分,这不是什么问题。但是30分的差别就太离谱了一些,只能说明是立场上有根本的不同了。我既然参加的是讨论,自然是采取自己有个open mind的态度的。如果有人能把我说服了,我还高兴了呢,因为这说明是我有收获了,对方只是保持原来的立场,没有收获。

民主贯彻问题,你是在那里强调“给予”还是“自然获得”的问题。这与你在自由的那个帖子里说的“他由”也可以属于自由,有没有矛盾呀?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simple=1&t=29257
rogerlee :
开会 :
自由字面上讲大概是由自己决定的意思吧
如果是什么事情是他由了,就不自由了
比如我在烤土豆,是因为老公叫我烤的,我就不是自由。老公是志愿帮花园节烤的,老公就自由。NND


字面上的理解往往是不准确的。“自己决定”就不够严格,他人强迫的自己决定算不算呢?如果算,那还是自己决定吗?如果不算,那你还是要把“他人强迫的自己决定”这种情况排除才行。

老公叫你烤的,你自愿接受,还是自由的,因为你是可以拒绝的,但你不愿意拒绝。他由本身不是不自由,只有他由而强迫你才不自由。


在我听起来,自愿还是被强迫的差别,很可能问题的所在,就是你是理解接受了“他由”的内在目的了,还是不理解不接受“他由”的内在目的了。而民主的一大弊端,就是一是不理解,二是即便理解了,也是只同意在别人家的地上搞开发,不愿意在自己家的地上搞开发,那样问题就被搁置下来了。而这种开发的需求,在发展期尤其多,很需要能够雷厉风行地去执行;而在享受期,这种需求就会少很多,而且因为富裕,碰上了也容易解决很多,即便被搁置了也对全局的影响要小很多。

所以我给民主加上的条件:要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重点其实不是富裕,重点是人的心态,要能够做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但大家现在社会风气都是承认有私心光为自己想是“天赋人权”。也就是说,承认人的贪性是必然的,不需要有所抑制的。那么,在人贪的情况下,只能期望于过了温饱线以后,富裕了,人能多愿意容让一些,在那样的富裕条件下才能不为小事而扯皮。
rogerlee at 9/12/2010 23:40 快速引用
WoJian :
Nike :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植物动物,神仙妖怪,我那几个马甲,您这么老资格还能不知道? Laughing

我还当是换季了您嘘寒问暖来了。看了晨月的话才知道原来是你心中有惑。其实晨月说的对,对付你那几个兔摸兵,我老还要麻烦换衣服? 这个太抬太举那个这个了吧。

又顺着见兄的思路走了一下。说明白一下吧,我对见兄最近的生活起居也不甚了解,其他人如何猜测我也不关心。我觉得像你这样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挺好。

我是经常和你意见不同的,我知道这对于一向有理有据的你难以接受,现在有蹦出了几个,可能对你的接受能力是个挑战。慢慢你会习惯的。毕竟现在打字快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您老一只独秀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


呵呵,谢谢耐克兄。 rose rose

生活起居还不错。本来我周末很少有时间来逛这里的。但这个周末实在是出奇的空。跟你不好意思地交代一下,因为下星期要跟科特兄去划船,结果这星期想跟Jack他们去登山的申请,没有得到你嫂子的批准。 cry cry


嫂子没批准,可以跟她谈谈嘛。摆事实讲道理,慢慢慢慢慢慢谈嘛。 Laughing

你不是好这口吗,再给你解释一下你自己的机会。

为啥怀疑我穿马甲尼?我怎么也排不上top 100可被怀疑的吧。这是来自您老的推理,占卜,井底蛙,盲人象,还是啥别的。想了解一下。
Nike at 9/13/2010 10:13 快速引用
支持长篇大论的辩论. 多热闹啊, 我爱看热闹. support support

NIKE很久不写大仙故事了. 有空写故事吧. 油菜别浪费了. rose
breezy at 9/13/2010 10:51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恕我愚钝,野鹤说我理解力差,我就没看出一点检讨的味道。完全是一片神医宣告书。
Success


神医是什么? 代购吗? confused
breezy at 9/13/2010 10:54 快速引用
Nike :
WoJian :
Nike :
WoJian :

我不在自己肚子里瞎猜,而是直接了当地问耐克兄。你说我这是对耐克兄信任呢,还是对耐克兄不信任?

你看起来不懂这种想法的,而我的防微杜渐法,就是不让问题积累大了,变成大病发出来了,才去动手解决。发大病了伤身体,兄弟之间伤感情。


植物动物,神仙妖怪,我那几个马甲,您这么老资格还能不知道? Laughing

我还当是换季了您嘘寒问暖来了。看了晨月的话才知道原来是你心中有惑。其实晨月说的对,对付你那几个兔摸兵,我老还要麻烦换衣服? 这个太抬太举那个这个了吧。

又顺着见兄的思路走了一下。说明白一下吧,我对见兄最近的生活起居也不甚了解,其他人如何猜测我也不关心。我觉得像你这样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挺好。

我是经常和你意见不同的,我知道这对于一向有理有据的你难以接受,现在有蹦出了几个,可能对你的接受能力是个挑战。慢慢你会习惯的。毕竟现在打字快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您老一只独秀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的。


呵呵,谢谢耐克兄。 rose rose

生活起居还不错。本来我周末很少有时间来逛这里的。但这个周末实在是出奇的空。跟你不好意思地交代一下,因为下星期要跟科特兄去划船,结果这星期想跟Jack他们去登山的申请,没有得到你嫂子的批准。 cry cry


嫂子没批准,可以跟她谈谈嘛。摆事实讲道理,慢慢慢慢慢慢谈嘛。 Laughing

你不是好这口吗,再给你解释一下你自己的机会。

为啥怀疑我穿马甲尼?我怎么也排不上top 100可被怀疑的吧。这是来自您老的推理,占卜,井底蛙,盲人象,还是啥别的。想了解一下。


你这建议不错呀。整整谈了两个晚上,推杯换盏,够慢的了吧。

只是谈完了才发现,即便答应我去,时间也是来不及了。 Laughing Laughing

耐克兄,其实这次,倒是你想多了。人家晨月MM一下子就拔高到什么用人不疑,割袍断义的道德高度,我是顺便教她两招,卖她个人情。其实我哪里想到这么多了呢。我的心思嘛,是在考虑那些个新冒出来的ID,值不值得我去对他两招。然后就想到还是跟你对招是我的期望,顺便就开问你一句,看看有没有可能其中有你,我好吃柿子专找硬的捏,算是盯上你了。

结果你的回答,我还是挺感到有些失落的。你是不是锋芒不在了?还是象野鹤那样,被我给练出来了,去搞家庭和睦了?

今天有仙女童子大战坑可以玩,你还是去玩那个吧。今天我也没有什么感觉想跟主席唠叨琐碎的,等玩完了别的,再认真回复主席吧。
WoJian at 9/13/2010 10:55 快速引用
WoJian :

今天有仙女童子大战坑可以玩,你还是去玩那个吧。


I am so old. I am so out. I have no idea what might have happened. 你看好弟弟妹妹别让大家打伤了。
Nike at 9/13/2010 11:10 快速引用
好吧,这次算你赢了,我不象你那么多理论,既然nike没有生气就是你赢,你赢了我如果不承认一下,你心里会很不舒服的。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

耐克兄,其实这次,倒是你想多了。人家晨月MM一下子就拔高到什么用人不疑,割袍断义的道德高度,我是顺便教她两招,卖她个人情。其实我哪里想到这么多了呢。我的心思嘛,是在考虑那些个新冒出来的ID,值不值得我去对他两招。然后就想到还是跟你对招是我的期望,顺便就开问你一句,看看有没有可能其中有你,我好吃柿子专找硬的捏,算是盯上你了。

MorningMoon at 9/13/2010 19:25 快速引用
我总武功盖世 一统江湖 千秋万代
安总敢爱敢恨 激荡文字 谈笑间 帖子灰飞烟灭
Gemini at 9/14/2010 03:30 快速引用
MorningMoon :
好吧,这次算你赢了,我不象你那么多理论,既然nike没有生气就是你赢,你赢了我如果不承认一下,你心里会很不舒服的。 Laughing Laughing

WoJian :

耐克兄,其实这次,倒是你想多了。人家晨月MM一下子就拔高到什么用人不疑,割袍断义的道德高度,我是顺便教她两招,卖她个人情。其实我哪里想到这么多了呢。我的心思嘛,是在考虑那些个新冒出来的ID,值不值得我去对他两招。然后就想到还是跟你对招是我的期望,顺便就开问你一句,看看有没有可能其中有你,我好吃柿子专找硬的捏,算是盯上你了。



呵呵,不错嘛,能有你现在这样的态度和心情,难得呀,挺为你高兴的。 happy happy 要记得把权力交给别人唷。
WoJian at 9/14/2010 07:00 快速引用
rogerlee :
我以前大概说过,如果想把我归于某派,你会徒劳的。Laughing这个也同样适用你说的“身份定位问题”。原因很简单,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是正反方都可以做的,而它并不影响我的行动。当然,做反方的时候,可能防守多些。至于“政见”,我好象没有发表过。我对政治更是没有兴趣。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不给自己设定什么正反。

如果你的“一盘棋”是指管理,你找对人了。只是惊讶你从经济的兴趣转到管理了?你把管理比做“一盘棋”,这个还没有人这么做过。管理理论里面虽然有博弈论,但博弈论仍不是“一盘棋”,否则学管理的,就都要学下棋了。

无论谁来谈管理,都无外乎是:收集相关的信息,分析相关的数据,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并控制实施的过程,达到相应的目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前面三个是极其重要的,因为这三个是发生在实施之前。管理中一旦实施,往往就无法改变了。所以一般在管理中,成功不成功,前面三个正确是必要条件。如果前三个有错,无论如何控制实施的过程,都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所有我们讨论的,如果从管理的角度来说,还从来没超出过前两个(规划和决策之前)。因为规划和决策是只有相关权力部门才可能做的。这里完全没有你说的“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的问题,而只有相关的权力部门如何了解前面两个内容,并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责任(顺便说一句,以前在讨论中有人提到要多提如何解决问题。但很多情况下是很少有人能提出如何解决问题,少量有如何解决的,这些可能的解决问题办法,都不构成“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因为没有人提出正式的提案)。更多的,这里的讨论只是一些基本的分析和信息的收集了解(这些包括许多人表达的看法,都只是信息的收集,因为如果无人表达,是收集不到这些信息的)。这些信息,大家都知道,是完全到达不了权力决策层的,也不是非常必要需要到达决策层的。

那为什么还要讨论呢?说起来其实是没有必要的,不是吗?所以也有很多人都说了是浪费时间。的确也是。那我为什么也讨论呢?我个人是因为有兴趣了解和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另外也还有点时间可以打发。要是你把这些讨论看成是“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我就只有Laughing

完全没明白你说的有个民主和他由的“矛盾”指什么。

“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这是什么论题?如果不扯皮了,还要民主干吗?民主的目的,不就是要提供一个解决扯皮问题的方式吗?没有民主,出现扯皮了怎么办?大家都通过打架动武解决吗?

如果你说只是不为“小事”扯皮,这个也不成立。如果有小事扯皮就不能民主,那同时也有大事扯皮怎么办?因为有小事扯皮民主就不能实习,那大事需要解决又没有民主方式来解决,你的意思是如何解决呢?要大家动武来解决大事吗?

先不要说能否实现全体都富裕,即使都富裕了,也是会有为小事扯皮的心态的。比如leefd和smooth,不就为点小事扯皮吗?小事不学习用民主来解决,大事又如何知道用民主解决呢?民主是不需要学的吗?



主席,看起来进展不错,三个问题解决掉一个,对不对?

然后重新来讨论第一个问题吧。你说的管理,与我说的管理,其实有着理念的范围的差别。因为你说的是学院派的算计类的管理,我说的是有大局观的管理,然后也包括你说的那种细致的算计类的管理。即便如此,按照你的标准,拿一盘棋来比喻管理中需要算计的部分一点都不差。你说的那种要素下棋里面都有了,也需要收集数据,也需要分析数据,也需要做出细致的计算(规划)和决策。但下棋里面举棋不定的因素,到底是A部分更重要呢,还是B部分先下手呢,也就是说棋手最纠结的地方,那种需要模糊决策,而实际上很需要大局观的决策之处,学院派的管理是学不到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学了MBA,就相当于学了围棋里的很多基本棋理和既有定式,很可能是能做一个很好的高级打工崽,帮老板实现一些细致的管理的活。帮老板去收集他想了解的资讯。而以为拿了管理学位就能成为能发财的老板了,那就是做大梦了。

你看到我在vv那个有关删帖建议里的回帖了吗?我的意思,恰恰就是: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看待人家正在进行的管理,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给人家的管理打分。
http://www.shenghuonet.com/phpBB2/viewtopic.php?t=63465

第三个问题,现在已经只剩下大事扯皮,和小事扯皮与民主的关系问题了,是吗?扯皮,就是难缠,就是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这你看起来是同意了,对不对?之所以小事扯皮影响民主,那是因为,从决策的角度来看,为一件事情所期待和需要花下去的精力和时间,是应该与这件事情对全局的价值相对等的。所以你说的大事难缠,其实恰恰就对了。因为大事确实就是应该多花时间进去的。而如果把大事与小事放在一起难缠,那么为小事的纠缠所投入的时间精力,其实就不比大事少,就事实上影响了为大事所能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了,所以不能放在一起搞。
WoJian at 9/14/2010 07:26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我以前大概说过,如果想把我归于某派,你会徒劳的。Laughing这个也同样适用你说的“身份定位问题”。原因很简单,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是正反方都可以做的,而它并不影响我的行动。当然,做反方的时候,可能防守多些。至于“政见”,我好象没有发表过。我对政治更是没有兴趣。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向来不给自己设定什么正反。

如果你的“一盘棋”是指管理,你找对人了。只是惊讶你从经济的兴趣转到管理了?你把管理比做“一盘棋”,这个还没有人这么做过。管理理论里面虽然有博弈论,但博弈论仍不是“一盘棋”,否则学管理的,就都要学下棋了。

无论谁来谈管理,都无外乎是:收集相关的信息,分析相关的数据,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并控制实施的过程,达到相应的目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前面三个是极其重要的,因为这三个是发生在实施之前。管理中一旦实施,往往就无法改变了。所以一般在管理中,成功不成功,前面三个正确是必要条件。如果前三个有错,无论如何控制实施的过程,都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所有我们讨论的,如果从管理的角度来说,还从来没超出过前两个(规划和决策之前)。因为规划和决策是只有相关权力部门才可能做的。这里完全没有你说的“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的问题,而只有相关的权力部门如何了解前面两个内容,并做出相关的规划和决策。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责任(顺便说一句,以前在讨论中有人提到要多提如何解决问题。但很多情况下是很少有人能提出如何解决问题,少量有如何解决的,这些可能的解决问题办法,都不构成“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因为没有人提出正式的提案)。更多的,这里的讨论只是一些基本的分析和信息的收集了解(这些包括许多人表达的看法,都只是信息的收集,因为如果无人表达,是收集不到这些信息的)。这些信息,大家都知道,是完全到达不了权力决策层的,也不是非常必要需要到达决策层的。

那为什么还要讨论呢?说起来其实是没有必要的,不是吗?所以也有很多人都说了是浪费时间。的确也是。那我为什么也讨论呢?我个人是因为有兴趣了解和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另外也还有点时间可以打发。要是你把这些讨论看成是“要管理当局立马按照你的意思去解决”,我就只有Laughing

完全没明白你说的有个民主和他由的“矛盾”指什么。

“富裕到大家能不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扯皮的时候才能搞”,这是什么论题?如果不扯皮了,还要民主干吗?民主的目的,不就是要提供一个解决扯皮问题的方式吗?没有民主,出现扯皮了怎么办?大家都通过打架动武解决吗?

如果你说只是不为“小事”扯皮,这个也不成立。如果有小事扯皮就不能民主,那同时也有大事扯皮怎么办?因为有小事扯皮民主就不能实习,那大事需要解决又没有民主方式来解决,你的意思是如何解决呢?要大家动武来解决大事吗?

先不要说能否实现全体都富裕,即使都富裕了,也是会有为小事扯皮的心态的。比如leefd和smooth,不就为点小事扯皮吗?小事不学习用民主来解决,大事又如何知道用民主解决呢?民主是不需要学的吗?



主席,看起来进展不错,三个问题解决掉一个,对不对?

然后重新来讨论第一个问题吧。你说的管理,与我说的管理,其实有着理念的范围的差别。因为你说的是学院派的算计类的管理,我说的是有大局观的管理,然后也包括你说的那种细致的算计类的管理。即便如此,按照你的标准,拿一盘棋来比喻管理中需要算计的部分一点都不差。你说的那种要素下棋里面都有了,也需要收集数据,也需要分析数据,也需要做出细致的计算(规划)和决策。但下棋里面举棋不定的因素,到底是A部分更重要呢,还是B部分先下手呢,也就是说棋手最纠结的地方,那种需要模糊决策,而实际上很需要大局观的决策之处,学院派的管理是学不到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学了MBA,就相当于学了围棋里的很多基本棋理和既有定式,很可能是能做一个很好的高级打工崽,帮老板实现一些细致的管理的活。帮老板去收集他想了解的资讯。而以为拿了管理学位就能成为能发财的老板了,那就是做大梦了。

你看到我在vv那个有关删帖建议里的回帖了吗?我的意思,恰恰就是: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看待人家正在进行的管理,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给人家的管理打分。
http://www.shenghuonet.com/phpBB2/viewtopic.php?t=63465

第三个问题,现在已经只剩下大事扯皮,和小事扯皮与民主的关系问题了,是吗?扯皮,就是难缠,就是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这你看起来是同意了,对不对?之所以小事扯皮影响民主,那是因为,从决策的角度来看,为一件事情所期待和需要花下去的精力和时间,是应该与这件事情对全局的价值相对等的。所以你说的大事难缠,其实恰恰就对了。因为大事确实就是应该多花时间进去的。而如果把大事与小事放在一起难缠,那么为小事的纠缠所投入的时间精力,其实就不比大事少,就事实上影响了为大事所能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了,所以不能放在一起搞。


不要说完一个问题你就下个结论。

管理的问题,理念理论和实际的差别,相当于理论数据和实验数据的差别,两者肯定会不同,但不是相互对立。所谓“大局观的管理”,超不出“系统管理”的范畴,你就不用再“大局观的管理”又包括“算计类的管理”了。这方面,建议你还是先读点管理的基本知识吧。

管理不是下棋。下棋是个“零和”的问题,管理并非是“零和”的,这个理论上都已经有证明。

扯皮不等同难缠,而是指利益不一致。可能难缠,也可能不难缠,看你如何解决了。小事是涉及人数量小的事,所以用民主的方式解决,工作量自然也小;大事是涉及人数量多的事,工作量自然多,这个跟用什么方式解决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你说的小事难缠会影响大事处理也是不成立的。
rogerlee at 9/14/2010 09:41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主席,看起来进展不错,三个问题解决掉一个,对不对?

然后重新来讨论第一个问题吧。你说的管理,与我说的管理,其实有着理念的范围的差别。因为你说的是学院派的算计类的管理,我说的是有大局观的管理,然后也包括你说的那种细致的算计类的管理。即便如此,按照你的标准,拿一盘棋来比喻管理中需要算计的部分一点都不差。你说的那种要素下棋里面都有了,也需要收集数据,也需要分析数据,也需要做出细致的计算(规划)和决策。但下棋里面举棋不定的因素,到底是A部分更重要呢,还是B部分先下手呢,也就是说棋手最纠结的地方,那种需要模糊决策,而实际上很需要大局观的决策之处,学院派的管理是学不到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学了MBA,就相当于学了围棋里的很多基本棋理和既有定式,很可能是能做一个很好的高级打工崽,帮老板实现一些细致的管理的活。帮老板去收集他想了解的资讯。而以为拿了管理学位就能成为能发财的老板了,那就是做大梦了。

你看到我在vv那个有关删帖建议里的回帖了吗?我的意思,恰恰就是: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看待人家正在进行的管理,不要这么书生气地去给人家的管理打分。
http://www.shenghuonet.com/phpBB2/viewtopic.php?t=63465

第三个问题,现在已经只剩下大事扯皮,和小事扯皮与民主的关系问题了,是吗?扯皮,就是难缠,就是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这你看起来是同意了,对不对?之所以小事扯皮影响民主,那是因为,从决策的角度来看,为一件事情所期待和需要花下去的精力和时间,是应该与这件事情对全局的价值相对等的。所以你说的大事难缠,其实恰恰就对了。因为大事确实就是应该多花时间进去的。而如果把大事与小事放在一起难缠,那么为小事的纠缠所投入的时间精力,其实就不比大事少,就事实上影响了为大事所能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了,所以不能放在一起搞。


不要说完一个问题你就下个结论。

管理的问题,理念理论和实际的差别,相当于理论数据和实验数据的差别,两者肯定会不同,但不是相互对立。所谓“大局观的管理”,超不出“系统管理”的范畴,你就不用再“大局观的管理”又包括“算计类的管理”了。这方面,建议你还是先读点管理的基本知识吧。

管理不是下棋。下棋是个“零和”的问题,管理并非是“零和”的,这个理论上都已经有证明。

扯皮不等同难缠,而是指利益不一致。可能难缠,也可能不难缠,看你如何解决了。小事是涉及人数量小的事,所以用民主的方式解决,工作量自然也小;大事是涉及人数量多的事,工作量自然多,这个跟用什么方式解决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你说的小事难缠会影响大事处理也是不成立的。


我认为说完一个问题就下个结论是很重要的。那样的话,要么发现没法往前发展,需要回头搞清楚前一步;要么就是双方都首肯这一步已经有结论了,以后不再走这个回头路了,断掉争论走向循环的可能性。

就象现在对于第三点的讨论,就是因为小结,才发现需要重新讨论前面的概念定义了。我说“扯皮,就是难缠,就是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这你看起来是同意了,对不对?”这就是前面一步的问题,我认为已经有共识了,所以就能在这个基础上,推演出连小事也要花与大事同样的时间和精力,是不值得的。结果你说扯皮不是难缠。听起来好像民主一决议,人家就接受那个结果了,不再争辩。是这样的吗?

有关第一个问题,好像你认为管理完全可以是机械化的了。书本上的一套绝对包治百病了?你这个书读头啊。

管理不是零和,那是因为公司本身的产品是对外开放的呀。如果产品只为员工生产,那当然就变成了内部消化的“零和”游戏了。下棋也并不“零和”,因为也许输棋的人,学到的东西,比赢棋的人还多呢。但是,我们这样争论这种细节,争论比方与被比方的细节差别,目的何在呢?
WoJian at 9/21/2010 00:39 快速引用
就看你们两个互相扯 狂笑
fresh_orange at 9/21/2010 09:31 快速引用
fresh_orange :
就看你们两个互相扯 狂笑


没法子啊,人家“胜过"多次了,还需要“搞定”一下。 Laughing
rogerlee at 9/21/2010 10:31 快速引用
[Time : 0.06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64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