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胡适鲁迅辜鸿铭想开去。。。 9/12/2010 09:19
http://www.shenghuonet.com/phpBB2/viewtopic.php?t=63378

辜鸿铭这个大名自然是并不陌生的,但对他的思想和情感的真正了解,还是读了你推荐的文章才有了感受。多谢你,绿茶MM。 rose rose

心中升起的念头和情感,是对于先贤们,有着一种带有批评的深深的尊重。

最后一篇文章的对象,选得非常的好。而对于这些先贤之间的文化如何才能达成统一,我认为解释得还不够清楚,所以我把我的理解说一下吧。

胡适执着于不抵抗政策,其实我认为不抵抗大可不必。鲁迅对这一点产生了互补,更加鼓励抗争。而鲁迅的缺陷,又在于抗争中带有了执着的对旧文化的否定,其中的否定又是一个大可不必。辜鸿铭恰恰是对这个否定产生了互补,而辜鸿铭的缺陷,是解脱不了被欺凌的那种深深的悲哀,以至于他需要寻求精神胜利法来坚定他对自己的信念的信心。悲哀其实照样是大可不必的。胡适的精神,恰恰又互补了辜鸿铭那悲哀的缺陷,因为胡适宣扬的不抵抗,恰恰代表了一种只要保持我们的文化与哲学的传统的先进性,根本不需要去抵抗,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那样一种信心。

辜鸿铭对于科学带有鄙夷惧怕和排斥。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但他确实指出了与科学的缺陷所对应的中国文化的精彩之处,那就是不需要寻求精确,照样可以有智慧型的悟性。而我在这里要拓展开去,要说一切的机器和科技都是工具,只有能融入人文思想的,才真正对人性产生了进步的影响。而这种人性,就是辜鸿铭说的那种智慧型的悟性啊。

科学的思辨,完全可以是一把劈荆斩棘的利刃。但这把刀应该发展得有多快,恰恰是需要人文对于科学的理解来调和的。胡适所坚持的那种什么都不做,人文最后会赢的那种精神是正确的,但从我“神医”的角度来看,如果病症不需要发出来,能够防微杜渐,能防患于未然就先治理好了,那不就可以科学和人文,都能更加快速地同步发展了吗?

对于这种我自己的急于求成的追求,我的反思是:物质的发展过头了就是贪,那么人文的发展的快速的追求,能不能也认为是一种贪呢?。。。

他们三个先贤的共性,就是都坚信,中国文化是不屈的,坚强的,最后会胜利的。但科学的思辨告诉我们,中国人的优势,不是天生的,不是必然的。那种传统文化的保持,蕴涵于语言习惯当中,蕴涵于人气的传递之中。我们文化的优势,我看一个是能为别人设身处地地着想,一个是能保持智慧型的悟性,一个是具有着能保持悟性的先决条件所要求的品质:人与周围环境的平衡。在其中加进一个锐利的精确的算计不难,难的是又能精确,又同时能保有具有模糊表征的悟性,才真正实现中西合壁了。

辜鸿铭对于帝制的保守这里没有详细介绍。而我想到的是,死板地守住皇帝其实绝对是大可不必的,但守住旧制度给人民和社会带来的好处和优势,这点又是很有必要的了。这是因为,我们人,不应该学猴子掰苞米,摘一个新的,就完全丢掉一个旧的。我们需要聪明一点,要调整旧的,好容纳另外一个新的,而又不失去旧的相对于新的所占有的优势的地方。

辜鸿铭对小脚的喜爱,倒是让我想起了中国足文化对性学的贡献。其实他大可不必执迷于那极端的无骨小脚的,脚是精髓,无骨不是精髓。

说着说着,心中冒出了一个侧面的念头。那就是辜鸿铭这个人的真相如何,其实这完全是史学家应该争论的题目。而对我们来说,能从介绍文章中领会一种精神的火花,一种思索的启蒙,那么即便作者是假借辜鸿铭之名做的是自己的文章,对我来说,又能有什么差别呢?。。。

我一向认为,中国文化之所以后来走向衰弱,其根源,就在于只抓住了文化表面的表象,在形式上要求过甚了,因为急于求成而不允许学习过程中产生的反向思维,以至于在文化中掺进了假与虚伪,忽视了文化精神中“真”的传递。而我上面冒出的念头,居然认为从假中也能得其真,倒是在我对真的的执着达到了相对极端的情况下,吹进了一股新的空气。。。
我非常不能理解这位奇才辜先生的地方在于,他在肯定了中国人的博大、深沉、淳朴和灵敏,具有“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之后,他所坚持的,却是:

- 坚持皇权帝制;
- 赞成一夫一妻多妾制;
- 保留辫子;
- 迷恋小脚;

如今已经没有那一项是被中国人继承了的(或许一夫一妻多妾制可以争辩为现在的“多奶”制?),难怪wojian也只能接受他作为“精神的火花”。

wojian,去参加一个MBA的brain storm吧,火花就不会灭了。
rogerlee at 9/13/2010 00:35 快速引用
rogerlee :
我非常不能理解这位奇才辜先生的地方在于,他在肯定了中国人的博大、深沉、淳朴和灵敏,具有“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之后,他所坚持的,却是:

- 坚持皇权帝制;
- 赞成一夫一妻多妾制;
- 保留辫子;
- 迷恋小脚;

如今已经没有那一项是被中国人继承了的(或许一夫一妻多妾制可以争辩为现在的“多奶”制?),难怪wojian也只能接受他作为“精神的火花”。

wojian,去参加一个MBA的brain storm吧,火花就不会灭了。


我这文章里,专注在讨论几位先贤的主要缺陷是如何互补的上面了,没有强调除了这些主要缺陷,其它的那些正确之处,特别是他们统一具有的那种对自己的民族的信心的那种精神,其实恰恰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需要有这些先贤来呐喊,来呼唤的。

辜鸿铭的缺陷,我不是已经讨论了他的心理根源了吗?那就是他的那种民族自尊心,受着因为民族被欺凌的现实的深深的伤害,以至于他其实内在的信心也是脆弱的。而内在脆弱就会额外需要在外在显现强大,这是心理上非常常见的现象,所以他额外用强,就成了那几种表现形式了。

我也一一分析过了,他那些迷恋,也并不是毫无内在美的瞎坚持。但他是内在美与外在糟粕一起坚持,就是因为他只能这么做,才能告诉自己,自己是坚强的,是能顶住压力的。而如果他内在真的有信心的话,他完全可以只取内在美,把外在的糟粕抛弃掉。但这种只取内在美的形式,恰恰是一种新的形式。坚持新形式,就更难让人家理解了。
WoJian at 9/14/2010 07:45 快速引用
WoJian :
rogerlee :
我非常不能理解这位奇才辜先生的地方在于,他在肯定了中国人的博大、深沉、淳朴和灵敏,具有“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之后,他所坚持的,却是:

- 坚持皇权帝制;
- 赞成一夫一妻多妾制;
- 保留辫子;
- 迷恋小脚;

如今已经没有那一项是被中国人继承了的(或许一夫一妻多妾制可以争辩为现在的“多奶”制?),难怪wojian也只能接受他作为“精神的火花”。

wojian,去参加一个MBA的brain storm吧,火花就不会灭了。


我这文章里,专注在讨论几位先贤的主要缺陷是如何互补的上面了,没有强调除了这些主要缺陷,其它的那些正确之处,特别是他们统一具有的那种对自己的民族的信心的那种精神,其实恰恰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需要有这些先贤来呐喊,来呼唤的。

辜鸿铭的缺陷,我不是已经讨论了他的心理根源了吗?那就是他的那种民族自尊心,受着因为民族被欺凌的现实的深深的伤害,以至于他其实内在的信心也是脆弱的。而内在脆弱就会额外需要在外在显现强大,这是心理上非常常见的现象,所以他额外用强,就成了那几种表现形式了。

我也一一分析过了,他那些迷恋,也并不是毫无内在美的瞎坚持。但他是内在美与外在糟粕一起坚持,就是因为他只能这么做,才能告诉自己,自己是坚强的,是能顶住压力的。而如果他内在真的有信心的话,他完全可以只取内在美,把外在的糟粕抛弃掉。但这种只取内在美的形式,恰恰是一种新的形式。坚持新形式,就更难让人家理解了。


你认为他内外不一,做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需要外在的强来支撑内心的弱?这跟他自己认定的中国人“纯真的赤子之心”完全不一致啊。这“纯真的赤子之心”,还会弱吗?

辜的内心是非常强的,所以外在也非常强,这才是人们注重他的地方。他的问题在于,这种强,却没有用来正确的对待社会的进步。
rogerlee at 9/14/2010 09:21 快速引用
rogerlee :
WoJian :
rogerlee :
我非常不能理解这位奇才辜先生的地方在于,他在肯定了中国人的博大、深沉、淳朴和灵敏,具有“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有着“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之后,他所坚持的,却是:

- 坚持皇权帝制;
- 赞成一夫一妻多妾制;
- 保留辫子;
- 迷恋小脚;

如今已经没有那一项是被中国人继承了的(或许一夫一妻多妾制可以争辩为现在的“多奶”制?),难怪wojian也只能接受他作为“精神的火花”。

wojian,去参加一个MBA的brain storm吧,火花就不会灭了。


我这文章里,专注在讨论几位先贤的主要缺陷是如何互补的上面了,没有强调除了这些主要缺陷,其它的那些正确之处,特别是他们统一具有的那种对自己的民族的信心的那种精神,其实恰恰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需要有这些先贤来呐喊,来呼唤的。

辜鸿铭的缺陷,我不是已经讨论了他的心理根源了吗?那就是他的那种民族自尊心,受着因为民族被欺凌的现实的深深的伤害,以至于他其实内在的信心也是脆弱的。而内在脆弱就会额外需要在外在显现强大,这是心理上非常常见的现象,所以他额外用强,就成了那几种表现形式了。

我也一一分析过了,他那些迷恋,也并不是毫无内在美的瞎坚持。但他是内在美与外在糟粕一起坚持,就是因为他只能这么做,才能告诉自己,自己是坚强的,是能顶住压力的。而如果他内在真的有信心的话,他完全可以只取内在美,把外在的糟粕抛弃掉。但这种只取内在美的形式,恰恰是一种新的形式。坚持新形式,就更难让人家理解了。


你认为他内外不一,做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需要外在的强来支撑内心的弱?这跟他自己认定的中国人“纯真的赤子之心”完全不一致啊。这“纯真的赤子之心”,还会弱吗?

辜的内心是非常强的,所以外在也非常强,这才是人们注重他的地方。他的问题在于,这种强,却没有用来正确的对待社会的进步。


主席,他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呀。不知道自己表现的强,其实是在掩盖自己内心真正的弱。这就是为什么心理医生这个职业能够存在的原因呀,因为他们可以想办法把有些人的潜在心理问题浮现出来,从潜意识拉进显意识来。
WoJian at 9/21/2010 00:21 快速引用
[Time : 0.0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7.7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