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哲理(一)选择与累人 12/31/2010 07:07
大家都很喜欢“自由”与“民主”,但具体问你,什么是“你的”自由,什么是“你的”民主,你能说得清楚吗?

选择,是我刻意从这两个词里面提炼出来的一个特定角度。

那么,你喜欢这个词吗:“选择”?可以选择,那就是有“自由”了吧。可以选择,特别是可以“选”最高的领导人,那就是最大的“民主”了吧。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对“选择”这个词,内心中没有欢呼的感觉呢?为什么没有想大声宣告:选择万岁呢?如果选择万岁了,那不就等于”自由“与”民主“永存了吗?

这是因为,大家都饱尝了选择的累人这个滋味。

没有人能帮你,所以才需要你做出选择。你左右为难,所以你感觉选择累人。

大家有没有觉得,参加别人组织的活动很轻松,自己组织活动很累人呀?那就是因为,参加别人的活动,需要你做的选择很少很轻松;你组织活动,需要你做的选择很多很辛苦。

所谓组织,就是建立了一套合作机制。合作化机制越健全,你的选择就越少越轻松,你只要“选择”加入那个次序(找到你的位置),做出你能做的部分贡献就可以了。合作化要求越低,环境更加丛林化,你需要做的选择就越多,越广,越重大,越难。

选择,就有选择余地的多寡,与选择做主的权力问题。能力足够大的话,这两者完全可以一把抓,开拓所有的选择余地(比如早就打好伏笔,又可以盖房,也可以换房),做出所有的选择(你造房子你做主)。所以选择的问题,其实是余地,权力和能力三者互动的问题。

而找到你的位置呢,其实,你就放弃了很多重大的选择的权力。你让组织者以规则的方式,帮你缩小了很多选择的余地。比如,你不再需要去伤脑筋,去考虑该“做”什么菜才能让大家都能找到喜欢的菜了,你只需要做出该“吃”哪个菜这种轻松的选择就可以了。这种放弃很自然,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作为参加者的你不放弃那种权力,你就要与party的组织者争权,就要打架了,就要没有party了。

可以“选”最高领导人,给了你至高“选择权力”的感觉,然后你可以轻松地去做这个选择。因为,选错了是大家的责任,选对了是你这一方的功劳,真是何乐而不为的大好事了呢。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1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