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MITBBS的历史(ZT) 11/04/2011 21:25
发信人: atnalta (职业debugger),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也说说MITBBS的历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4 20:20:25 2011, 美东)

在应晓新去世两周年的前夕,也说说MITBBS的历史吧,算是对Bob的怀念。

1997年,北大学生Look怀着当北大校长的梦想,来到MIT留学。同年来到Boston地区的
还有Bob,应晓新。作为清华文革后的首批大学生,他在清华自动化系获得博士学位,
然后留校当了好些年老师。但到了90年代后,他还是想到各处走走。所谓行万里路,读
万卷书,玩万种游戏--Bob是电脑游戏迷。

Bob最早接触Internet应该是在清华的时候。他最早的名声建立在神州学人电子杂志上
。后来有了个SMTH BBS,于是Bob的大名才不径而走。相信是在那个时候,Look和Bob才
在那个虚拟的网上互相结识,互相欣赏。

相比于Bob,清华学生Yuhj年轻很多。Yuhj的父亲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在Yuhj大学才进
行到一半的时候,他们一家移民到了美国。Yuhj也转到了美国。所以有人说他是清华
drop off。但他经历了东西方两种不同的大学本科教育,思想开放,人也很豪爽。他也
是当年SMTH BBS上活跃的人物之一。

Look还在北大的时候,北大有个学生BBS,叫做未名空间。虽然相对于SMTH来说人少不
少,但话题尖锐得多。这很符合北大清华的各自映像。正因为如此,这个BBS一会儿被
断,一会儿又私下冒出来。前前后后有好几次。Look出国的时候,它不是已经断了,就
是Look预计到了它的未来,Look把上面的文章做了备份,用硬盘带了出来。

到了1998年,这三位互相敬仰的网友大概才首次在Boston相聚。当时Look已经成家,身
为四川人会做一手好菜。Look太太是个漂亮恬静聪慧的上海女子,也做得一手好菜。单
身的Bob和Yuhj只怕没少去噌Look的饭食。

这饭来饭去,三个人就有了恢复未名空间的念头。Look当时住在MIT的学生宿舍里,有
高速Internet,而且也可以申请MIT的域名,于是就有了bbs.mit.edu的Host Name。三
个人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买下了第一套机器,房子Look的公寓里。

这时候,另外一个ID loking也来到波士顿。他是个喜欢钻研计算机的清华毕业生,于
是成了bbs.mit.edu的第一个技术支持者,装了Linux,装了BBS软件,打了好多补丁,
于是bbs.mit.edu对外开放了。。。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大概都知道了。。。。

这些人,当年满身热血,为的实际上就是一个目的,就是不让自己沉默,恣意自己的言
论,在别人讽刺为汉奸的时候,所以还甘心自称波士顿汉奸团。

就是这些汉奸们,建立了这个BBS。

以上都是在饭桌上看到或听到的。。。。。

这些当年被人在SMTH或未名空间被人指着心窝骂,让扪心自问自己还算不算中国人的汉奸们,都回了国。Look学成后,二话没说,回了国。Yuhj在国内开了个公司。Loking在美国拿到学位后,也回了国。Bob,应晓新,这位宽厚的“汉奸”,已经离开人世两年。留下后来着对他的深深怀念。

11月14日,是应晓新的忌日。写这些东西,表达对他的怀念。
发信人: look (路客), 信区: Anniversary
标 题: 悼Bob (Dinosaur)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Nov 14 18:24:36 2009, 美东)


今天收到朋友的电话,告知我Bob于本月11日上午去世,肝癌。

我和Bob的第一次交往是在1996年的年初。当时网上没有什么资料,于是大家闲暇
之余就把手边的书给录入进去。Bob录入了《义和团揭帖》,发在水木bbs的历史版上,
揭帖里有一句“砍倒电线杆,扒了火车道”。当时信奉全盘西化的我,于是回帖以非洲
土著形容义和团破坏文明的举动,这大约开启了网上第一次小将和汉奸之战。

后来我到了美国,时常在国内半夜连回水木bbs灌水吵架。慢慢地,我和Bob和Yuhj
混到了一起:我擅长正面进攻,Yuhj是专接脏活的muscle,而Bob则是在边上敲闷棍。白
天,我们被要求“面对国旗扪心自问”;晚上,牛鬼蛇神出洞,水木又成了我们的天下
。Boston汉奸团便是在那时有了称号,这也许是我上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因为大家都在Boston,便有了后面的见面,后面的开一个自由民主的bbs的想法。
当时我们三人平摊了机器的费用,利用我在MIT的便利,注册了bbs.mit.edu。不到一个
月,三星的硬盘就被众多水文磨坏,于是Bob又掏钱买了IBM的硬盘。这时是1998年的深
秋。

Boston汉奸团从冷嘲热讽的在野党摇身变成了温情脉脉的执政党,就注定了其的覆
灭。Bob很快就退隐了;Yuhj拿到一笔VC,在互联网泡沫中回国建了几个还颇有名气的
网站。我熬到毕业,在回国前夕把mitbbs交给walklooktalk。大约在2004年的时候,
Wall Street Journal的记者就这个bbs采访我,我说,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主义向柴米油
盐妥协的故事。


在1994/1995年的时候,北大、清华和中科院智能计算机中心等是国内几个较早开
始建立互联网的地方。当时上网的人,多是这些大学和研究所的教师或研究生。当时赫
赫有名的walt,gongjc等,都已经是教授或副教授。Bob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学
生,在他录入《义和团揭帖》的时候,已经是清华大学的副教授。互联网的出现不仅使
得我们可能平辈相交,更使得我们看到了国外。在随后的出国大潮之中,我和Bob等选
择了出来。我当时出国的心态,有些自暴自弃的成分,也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开站关站
之后,心中多少有点失望,想从此逝将去汝,适彼乐土。Bob当年辞去清华的副教授,
在他事业最顶峰的时候来美国一家公司做Y2K问题,我想应是哀莫大于心死了。

在把“用脚投票”时常挂在嘴里的Boston汉奸团里,Yuhj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一
个,也是最早回国的一个。没过多久,便传来他在三个月内换了十个女朋友的rumor,
很让Boston除奸团的midi,lucent等流了一番口水。我随后回国,老婆没有换,工作单
位倒是换了几个,在学阀和评审们的刻薄中挣扎喘息。Bob一直待在美国。他在Y2K中大
赚了一笔,然后就是每天在家里倒腾hi-fi设备。

前段时间,我和几个同事吃饭,一个哥们说,所里50岁以下的副研和正研,就我一
个还没有离过婚了。按照这个哥们的说法,并非是我对家庭的忠贞,而是因为我是一个
守旧的人,脑筋简单而且呆板,不能看见和欣赏新的事物,所以不能享受生活。但是,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在经历了小时候挨饿、在经历了学潮的镇压,在经历了美国天
堂的幻灭之后,面对国内目不暇接的新奇,怎能不手足无措。

有的选择了融入,有的选择了挣扎,而Bob则选择了旁观。孔子说“四十不惑”,
《礼记》说“四十曰强,仕”。在这个巨变时代里,是选择淡漠,还是选择入仕,这的
确是个问题。选择入仕的,为百人计划、长江学者、杰青的评选咬牙切齿,为973、863
、重点/重大项目彻夜难眠。与学阀争斗,与学生搏力,心力憔悴。在这个过程中,原
来的那一丝理想,原来的那一丝纯粹便湮灭于其中;于是,科研成了挣钱的手段,论文
成了赌场的砝码。也许,Bob是聪明的,不愿这熙熙攘攘的噪音划破内心的宁祥。

我小时候,父亲问我幸福是什么,我说是一个人吃掉一整只鸡;我父亲赞扬我有进
步,说他小时候的梦想是能够吃饱白米饭。我把这个问题问我那衣食无愁女儿,她说,
她的幸福就是有一个自己的、不受打扰的空间。

这是一个太雄心勃勃的计划!因为我到现在还在努力地寻找这自由的空间,这内心
的宁祥。但是,我相信Bob已经找到了。
Quincy08 at 11/04/2011 21:30 快速引用
应该还很年轻吧,让人惋惜。
不过mitbbs也没成什么大器,尽是挖坑的,而且挖坑水平也不见长进。
MorningMoon at 11/04/2011 21:33 快速引用
谢谢分享,总算第一次听到MITBBS背后的故事。
xqh05 at 11/04/2011 23:17 快速引用
谢谢分享 牛
tutu at 11/05/2011 16:06 快速引用
[Time : 0.007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6.3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