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4/24/2012 09:46
教会的朋友JJ走了很久,一直没有静下心来写点什么来纪念她。
初识JJ是在周二的姐妹会,那时候H-mart开张不久,风闻里面的点心很好吃。我望了几回,都觉的贵得离谱,终于没有舍得下手。不想有一天,她买了一些带过来,我至今还记得那香甜松软的新鲜滋味。后来自己又去买了几次,再不曾找到过感觉。
不久我家买了房子,那时候还不知JJ身体有不妥,只看她脸色不好。我家的房子是foreclosure,在Lexington很有名,因为挂了太久。我虽然信神,也觉得晦气。又在RE/MAX听了八卦回来,说原来的房主生的风华绝代,才倒霉吸引了不该吸引的凉薄女子,上演了一出悲欢离合,最后以被foreclose而惨淡收场。
于是姐妹会的时候就提出下回去我的空房,祷告一下,添点人气。我带了孩子和椅子过来,停车的时候想着把自家车位留给姐妹,远处停好了才想起后面的实木椅子。于是费力的往回搬,JJ跑出来一把接过,一边关切的问我“你停车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卸这些笨重家具?把车停得那么远?”我做事从来都是只顾一头,想不了那么周全。至今我还记得她明亮的眼睛盯着我看的样子。
按说闲人总会找闲人作朋友,可总觉得来日方长,现今想来不禁后悔,竟然从来没有找她一起吃过午饭,喝个茶.....
和教会的姐妹闲聊,提起不积极接教会的单子,因为教会就是我敬神的地方。一旦有什么不高兴,我在教会里就没peace了。但凡教会里撞见有人谈论房子的时候,我就躲了。
日子过得缓慢悠长,好多东西好像只要把它压在心底,窝在胸口,不去碰它,就可以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直到有一天,JJ的先生来电话,开口就说,“JJ在世的时候,我们就想换个房子。她走了,希望你来替她达成心愿”
---泪,慢慢滑落,她即使走了,也不忘回头提醒我,主权终究掌握在神的手里.....

JJ,天上见!

别哭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
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6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