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极品老爷子(三) 6/27/2012 23:52
老爷子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文化大革命那会儿,成立工宣队,他们那板凳腿打人,
后来闹出了人命。老爷子去看了两天热闹,就觉得不对劲,夜里一个人躲到车间去
看书了。事后有人提起,说老付那时候怎么没有闹?老爷子说,自己有个国民党的
法官哥哥,加上平时说话耿直,别人不闹自己就万幸了。老爷子还是很感激东北人
的醇厚让他幸免。等我北京老家的亲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老爷子的题目组出了一档子事。他们组里来了个大学生,是我
们所里的子弟。老爷子刚开始一口回绝,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毕业的学校也太差
了。可当不住人家的爹反复来求,最后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小伙子没干几年,受不
了清贫寂寞,跑了。去了深圳,倒腾计算机,刚开始可能还挣了几个钱。后来生意
清淡,就开始打老爷子的主意,想卖点粘合剂的配方赚钱,给下面的用户写信寄样
品。

那年头,人都单纯,觉得挖人家墙角的事臊的哄。没出半个月,信和样品就被传到
老爷子手上。所里的技术科长去找学生的父亲谈话,人家压根就不理,知道你也不
能怎么样。那时候还没有技术产权这么个说法,只知道这样干不地道。老爷子火了,
说你这信上可都是军工的东西,下面说不清楚,我们军事法庭上说理去。可雷声大,
雨点小,也就是嘴上说说算了。

上初中的我还正处是黑白分明的时候,压根想不出黑和白之间还有个灰色地带。想
着做了坏事就应该付出代价,为什么要这样隐忍不发,不了了之。

上了大学,有一天班长来找我,说打听了普通物理老师家,让我和他同去。因为有
个同学期末考了35分,我想也没想就傻呵呵的高一脚,浅一脚的摸黑跟着走了。老
师摇着头说你们不容易,我心里想的是120分满分,能考出35分也着实不易。
等着后面工作,联系出国,上了年纪才明白老爷子和班长的苦心。人这一辈子何其
长,不能让一时糊涂,少年轻狂造成的污点跟着年轻人一辈子。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6.5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