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故事 7/03/2012 09:47
今天难得清闲。一大早烧了一锅豆浆,路上买了两块点心,去朋友家聊天。闲人只能找闲人作朋友,这是千古定律。忙碌得辗转腾挪的人是没有闲工夫听你聊风花雪月,一地鸡毛的。
Boston的生活压力大,所以我的闲朋散友远没有费城人数众多。可由于闲人难求,厮磨的时间更长,所以格外珍惜,质量上倒也不输。
刚喝下半碗豆浆,话说天下大事的起承还没圆满,电话就进来了。除了警车(后来验证是救护车)的刺耳鸣叫,我啥也听不见。终于接通了,让我赶紧去Mass General Hosipital报到,我认识的contactor出事了。
放下电话,我的脑子有点断弦。当年在费城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在做事的时候被卷起的木条抽到,嘴巴边上缝了十几针。我晕血外加sympathetic pain,咬牙去看人家,接下来几天过得云里雾里。
进城我很心虚,高楼大厦之间GPS没信号,等找到信号早错出几条街了。又是One Way,想回来堪比登天。有事的时候求老公总是不灵的。接着把狐朋狗友的电话打了个遍儿,都等着接孩子。想想要不要把工人的老婆接上,可她在家里带着几个月大的Baby,再急个好歹出来,只好心里慌慌的自己上路了。
Contractor难得的稳重小心,也会出事?!只能说他们从事的装修是高危职业。想着他家今年刚生的Baby,不知伤成啥样,还能养家不?心下不禁凄然。
我有空就和contractor聊天,谈谈人除了追求金钱,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珍惜留恋,比如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和相知。Contractor的耳朵被我祸害了不少,听进去的人不多,他算一个。他在装修季节忙的六月,主动把他原来老客人介绍的活儿----作厨房和卫生间推掉了,给我客人刷漆。要知道翻新卫生间是最赚钱的,刷漆撕墙纸是最费力不讨好的。
我怀着喜悦,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的客人Nice,钱赚得舒心。他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Mortgage的loan officer们也这样讲过。因为我的客人人好,Laon作下来才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意思。
胡思乱想的到了医院,他躺在病床上,包得像个大粽子。
他咧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抱歉的说“知道你忙,可当时情形乱,只想起你来了,就让人在救护车上给你打电话。”
“Boston数我最闲,”我连忙说,“下回,别下回,瞧我这张乌鸦嘴,反正你找我就对了。我明天也没事,可以天天过来陪你。”
时不时的有人过来作检查。我问护士伤了几处,护士竟然比划肚子说四处。我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彻底绝望了。这伤了内脏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他很痛,说“Wenny,我听你说话吧。”人在这个时候是最脆弱的。
我就抡圆了舌头开始接着早上的侃。他笑的时候很小心,还不能给他喝水。
等了三个小时,终于迎来了手术医生。检查了一下:两处皮肉伤,只是狰狞;一处比较重,要马上手术修复,但神经没事。闹了半天肚子上面的血是蹭上去的。医生轻松的说“could be worse,晚上就可以回家了”
两点钟开始作手术,我下楼吃饭。回头就不让我进去了,去手术病人家属专区等三个小时,我很聪明的决定不回家(我也要有本事找的回来呀)。
我想出去转转,走出两步就开始下雨, 狐朋来电话问我回家了没有。我说我妈要是早生我,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是我执笔了。淋湿了回来空调一吹,更冷了。熬到六点,刚有点饥寒交迫的意思,又有狗友来电话问,我说都是鞭长莫及,我最发愁的是怎么开车回家。
终于手术出来了。contractor见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手术作了吗?”
我想他至少还不算遭罪,告诉他已经作完了。他就晕晕乎乎的又睡过去了。
护士问来问去不外乎1到10,怎么个疼法?我还傻呵呵的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护士说回什么回,我们在给他等床铺,我只好自己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想着高压锅里面的粥凉的慢,就抱着锅出了门,远看以为我抱了一个反应釜。一路无话,到了城里一个路口没找对,我就一错再错的一泻千里,把车开到了Cambridge,一抬头,发现已经奔着Arlington而去了。心里好绝望,才知道昨天我能一下子找到医院有多幸运!
contractor打电挂,嘱咐我别着急,千万别出事。
等着我折腾到十点赶到医院,前台说系统里没有他的名字。我给contractor打电话,让他找护士告诉我他在哪里,手机刚巧在这个时候没电。前台的人把security给叫了过来。
security大高个,一米九往上了。通常对个子高的人,只要他别丑得对不起观众,就会有人觉得他帅。像女人一白遮百丑一样,男人高了就容易和帅联系在一起。
不幸的是我还没品味出他帅和不帅的界定,他就向我要driver licence。我指着对楼的parking lot,说放车上了。“你是他妻子吗?”他不屑和我纠缠,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我算朋友吧?"
“那就是说没你什么事了,不可以看。"他武断的说。
折腾了一个大早晨,就落得这么个结局,我出离愤怒了。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跳起来,我也还和他差一大截,就甭费那个事了。眼睛都没有离开ipad,冷漠的说,“我可以回家,但我忘了告诉你,我是来当翻译的。"
这回轮到他立马跳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volunteer吧?"我不置可否,对他浅笑。
"你等着"过了两分钟,他就亲自把我送进了病房。
contractor气色好多了,精神缓过来六七成,不过喝了我的粥就吐得面色如土。
下午刚回过神儿来,就开始担心他的客户,于是我又自报奋勇给他回家拿手机充电器。回来的时候总算没又走丢了,顺利找回了医院。
夜幕中的医院,灯火辉煌,像个庞然大物,我胸中凭空生出许多感触:每盏灯火下都有一个故事,有坚强,也有无奈.....
晕,这题目起的。
你是包工头? Contractor为何打电话给你啊?
最佩服你的是,无时无刻的植入式广告。比冯小刚厉害。
Quincy08 at 7/03/2012 10:19 快速引用
完完整整的看完了...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插一句: 有了GPS好像想迷路都不易)
smilhaNew at 7/03/2012 12:45 快速引用
rose rose rose 牛
rogerlee at 7/03/2012 13:39 快速引用
今天再去买一个新的GPS:(

smilhaNew :
完完整整的看完了...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插一句: 有了GPS好像想迷路都不易)
wennyzhang49 at 7/03/2012 14:51 快速引用
谢谢Rogerlee
wennyzhang49 at 7/03/2012 14:52 快速引用
你要是把我和六六比,我会更开心。细腻如丝的女人,比冯小刚有看头多了。
Quincy08 :
晕,这题目起的。
你是包工头? Contractor为何打电话给你啊?
最佩服你的是,无时无刻的植入式广告。比冯小刚厉害。
wennyzhang49 at 7/03/2012 14:56 快速引用
Quincy08 :
晕,这题目起的。
你是包工头? Contractor为何打电话给你啊?
最佩服你的是,无时无刻的植入式广告。比冯小刚厉害。


从以前的文章看,lz是房地产agent,帮人买卖房子的。contractor只是她认识的朋友。中国agent管的比老美多多了,不但帮客人买卖房子,给rebate,还管留意便宜好用的装修工。老美屁股一拍就走人了。

估计这个植入广告是不收费的,lol
winewind at 7/03/2012 14:58 快速引用
Wenny 原来是不是中文系毕业的。文笔不错,也挺会讲故事。 牛
xqh05 at 7/03/2012 20:03 快速引用
偶是学化学的。
wennyzhang49 at 7/03/2012 21:47 快速引用
看来是文理全才,曾经的“文学青年”

wennyzhang49 :
偶是学化学的。
xqh05 at 7/03/2012 23:00 快速引用
在这里呼啦灌水而已。 wink
xqh05 :
看来是文理全才,曾经的“文学青年”

wennyzhang49 :
偶是学化学的。
wennyzhang49 at 7/04/2012 00:00 快速引用
.“...。。。。我是来当翻译的。。。。”

呵呵,急中生智,Wenny 聪明,要是我恐怕是白跑一趟。。。 rose rose

wennyzhang49 :


。。。。
“那就是说没你什么事了,不可以看。"他武断的说。
折腾了一个大早晨,就落得这么个结局,我出离愤怒了。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跳起来,我也还和他差一大截,就甭费那个事了。眼睛都没有离开ipad,冷漠的说,“我可以回家,但我忘了告诉你,我是来当翻译的。"
这回轮到他立马跳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volunteer吧?"我不置可否,对他浅笑。
"你等着"过了两分钟,他就亲自把我送进了病房。
。。。。
fulton at 7/04/2012 18:14 快速引用
已经有好几家做过工的主顾来问是谁了。他人很Soft,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还好,没大事。

急中生智也是被逼无奈啊
fulton :
.“...。。。。我是来当翻译的。。。。”

呵呵,急中生智,Wenny 聪明,要是我恐怕是白跑一趟。。。 rose rose

wennyzhang49 :


。。。。
“那就是说没你什么事了,不可以看。"他武断的说。
折腾了一个大早晨,就落得这么个结局,我出离愤怒了。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跳起来,我也还和他差一大截,就甭费那个事了。眼睛都没有离开ipad,冷漠的说,“我可以回家,但我忘了告诉你,我是来当翻译的。"
这回轮到他立马跳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volunteer吧?"我不置可否,对他浅笑。
"你等着"过了两分钟,他就亲自把我送进了病房。
。。。。
wennyzhang49 at 7/04/2012 21:39 快速引用
wenny
下次我给你画个波司登行车密道图吧,我开车进城,除了去south boston再往南的Dorchester等等地方之外,不用gps也能搞定

故事蛮有趣的
这个工头八成恢复的很快
人皮实才能脾气好
人再脾气好了才能皮实
进了这个良性循环就成

比如光叔光婶,看人家那精气神,活个二百多岁没问题
Bono at 7/04/2012 23:10 快速引用
好,我等着你独家秘道图。进城show房子早几年就不敢想了,只开到Cambridge.
上次教会的姐妹作胃镜,我一个口开错了回不来。让护士扶着姐妹在楼下吹风,小声嘀咕“你这朋友出门了没有?”
为生活所迫,不皮实哪成。
我老公手坏了,可以一个月不做饭,不沾水,这工人哪做得到啊?
Bono :
wenny
下次我给你画个波司登行车密道图吧,我开车进城,除了去south boston再往南的Dorchester等等地方之外,不用gps也能搞定

故事蛮有趣的
这个工头八成恢复的很快
人皮实才能脾气好
人再脾气好了才能皮实
进了这个良性循环就成

比如光叔光婶,看人家那精气神,活个二百多岁没问题
wennyzhang49 at 7/05/2012 09:13 快速引用
很久没来了,你老公手怎么坏了?
希望早点好起来
wenny真辛苦,里外都是一把手~

wennyzhang49 :
好,我等着你独家秘道图。进城show房子早几年就不敢想了,只开到Cambridge.
上次教会的姐妹作胃镜,我一个口开错了回不来。让护士扶着姐妹在楼下吹风,小声嘀咕“你这朋友出门了没有?”
为生活所迫,不皮实哪成。
我老公手坏了,可以一个月不做饭,不沾水,这工人哪做得到啊?
Bono :
wenny
下次我给你画个波司登行车密道图吧,我开车进城,除了去south boston再往南的Dorchester等等地方之外,不用gps也能搞定

故事蛮有趣的
这个工头八成恢复的很快
人皮实才能脾气好
人再脾气好了才能皮实
进了这个良性循环就成

比如光叔光婶,看人家那精气神,活个二百多岁没问题
abl at 7/10/2012 11:08 快速引用
早年间的事。
wennyzhang49 at 7/10/2012 21:28 快速引用
[Time : 0.01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16.3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