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追寻男女关系的意义 8/16/2013 09:30
ZT 追寻男女关系的意义

马丽离开美国回台湾生活工作十年了,近日来到美国度假探访故友。我太太是马丽的故友之一。 马丽五十了,还没结婚,还想结婚。我太太就为她的这个事张罗过不少回。 所以,我了解不少她的事。

我十分吃惊的是,年龄一直在改变,而马丽的择偶标准和思维方式一直没有改变。她的那些标准和方式真的不能变吗?那些附属在她的那些标准和方式上的意义,也真的不能变吗?更不值得变吗?这些疑问,把我的思想带回到过去,自己和身边的朋友追逐男女关系中的意义的经历。

溪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都回到生源省工作。溪和我俩人的生活交叉的部分相当多。

我们读大学时,不象现在国内那样性自由。那时,有这样的故事流传。说,一对恋人去郊游迷路了,天黑了他们到一个空的茅屋过夜。茅屋的里外间之间有一扇门,没有锁。女的睡里间,男的睡外间。女的在睡前,用一根稻草绑住了门。第二天,女的醒了,发现那根稻草和她绑时完全一样,就十分感动。我们都相信这样的故事,而且认为,男人就应当是那样,不那样就不是男人。

溪大学四年,交了一个三年的女友洁,是别系的一个同级的女生。我们那大学里,女生不到两成,溪能有个女朋友,算是男生中的幸运儿。溪相信那样的故事,努力做那样的男人。宁可在欲望的诱惑中苦苦挣扎,死死把守,也未曾越雷池一步。即使,有一年夏天,女友洁和他一起回溪的老家,俩人躺在同一张床上,溪都死死地忍住没做什么。就是为了让女友象那故事里的那女的那样感动,让自己象那故事里的那男的那样是个男人。那时,我们的理解是,一个男的躺在一个女的身边,不做男人才是男人。这是意义,是当时男女关系中普遍被认可的意义。溪就是从这意义中得到力量,来强压住青春的冲动的。

溪的男性冲动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溪知道自己内在的男性力量的强大,担心有朝一日会管不住那股自己的男性力量。在毕业餐上,酒过三旬的溪对将去监狱当警官的唐同学说,如果有一天自己因性犯罪进了监狱,请老同学多多关照。溪讲得很认真,很悲壮,很惨烈!

在大学毕业后,溪和洁维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各自回到生源省去工作。不久,洁就提出分手了。洁还告诉溪,说自己交了新男友,才认识十五天,她就和新男友有了第一次。

溪受到的打击很大,受到的伤害很深。不仅是因为失去了女友,更是因为发现自己被自己所追求的意义所欺骗。过去,自己在欲望的诱惑中,苦苦挣扎,死死把守,所受的苦,所付的代价,原本就是那样的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曾经的意义不再是意义,曾经的意义失去了意义。

溪放开了自己男性力量,把自己的青春冲动从自己的思想牢房放了出去。溪开始象在交配季节里的雄性动物那样,到处寻找交配机会。有一次,溪到洁的家乡省出差,一个晚上,就找来了四个那省藉的女人来睡,为自己解气,也算是报复洁吧。

不久,溪就结婚了。溪决定结婚,是因为遭遇了另外一个意义。那时,我们都认为做男人就要负责任,不负责任的男人就不能叫男人。能被叫做男人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如果一个男人得到一个女孩的初夜,就应该对她负责;要对女的负责,就是娶了她。溪放开了自己男性力量之后,做了不少雄性动物在交配季节里做的事,女方大多也只是风月场合的女子。后来,溪遇到了雅。雅和溪一样,也是大学毕业,身材高挑,皮肤细嫩洁白,比溪的旧女友洁漂亮多了。雅的家庭背景也比来自农村农民家庭的溪强。起初,从溪的单方面而言,他们的关系只不过是另一对雄雌性动物的关系而已。作为雄性在雌性的身边转来转去,目的是明显的。溪得手了,他得到了雅。溪没想到的是,雅会是第一次。对溪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意外。所以溪就开始要负责任了,不久,他们就结婚了。当然,那婚姻也符合世俗的观念,郎才女貌。大概两年后,他们生了一对男双包胎。几年后,溪亲自对我说,如果雅不是第一次,他是不可能娶她的。雅则很自豪地对我说,她很有眼光,因为她嫁给溪时,溪是个穷光蛋,不几年溪就是事业有成的商人了。他们的婚姻一直维持至今,算是不错的啦。我们的另一位同学虎就没那么幸运了。虎也是因为遭遇同一个意义而结婚,婚后不合,不出几年就离婚了。

溪因经商的关系,还是经常进出风月场合,知道的男女之事多了。有的风尘女子,为了多卖几次初夜,就去做很多次处女膜修复手术,做到医生不能再做为止。一次手术费也不过二千多人民币。溪也就看透了那个所谓的“是男人就要负责任”的意义。又一个“意义”被留下来了。

到九十年代中末期,“二奶” 在国内流行了。起初被包的“二奶”多是风月女子,后来,发展到包女大学生做“二奶” ,到现在国内的“二奶”是歌星影星主持人什么的才算体面了。那时,溪的“二奶”是一名风尘女子,溪去那里都带上她,显得很风光。当然这种风光也给溪带来商业上的价值。过了两三年,大家发现包风尘女子“二奶”,只不过是批发消费一个妓女罢了。风光不再,意义不再。溪给了那“二奶”一笔钱,让她走人。

溪开始与年轻的女大学生们混到一起,假期周末什么的带女大学生出去玩。彼此在对方身上各得其所。溪只是花些钱财罢了。在国内车子还不是很多的十几二十年前,溪就有了一部很好的个人专用车,年轻的女大学生们鲜有不上溪的车的。溪在女大学生中如鱼得水。

溪虽然是成功的商人,但也没有到可以包养女歌星女影星女主持人的程度,那毕竟只少数大富豪和高官的专利。

在包养女大学生流行过后,大家对只会靠钱财才能找到女人的男人,不太欣赏了。再说了,愿意被包养的风尘女子也罢,年轻的女大学生也罢,女歌星女影星女主持人也罢,都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冲着钱财而来!男人要靠自己的才气魅力内涵思想等等吸引到良家女子,才是算是有能耐的男人。溪是从自己的高中同学波的身上体会到这个道理的。

波从国内一所数一数二的大学毕业,留京在外企工作。波是从溪那里学会出入风月场合的。一次波在睡一名风尘女子,办事到一半,手机响,停住先接电话,是外籍同事打来。鸣用英语讲电话。那风尘女子刚好是一名大学生,对波的英语佩服得不得了。当次嫖资就免了,而且还自愿做了波的情人,波随叫她就随到。波的英语能力使之然。溪明白了,女人和男人睡到一起不尽是为了钱财,有时可能是才气魅力内涵思想能力品质什么的,有时可能是多个成分的组合。女人大概都所图,图谋钱财和享乐的被叫做“风尘女子”,图谋男人身上的才气魅力内涵思想能力品质所能带来的安全感归属感什么的被叫做“良家女子”,有的介于两着之间,象波的那位情人。

溪为了给自己上个档次,也找了一名良家女子做情人。该良家女子不愿长期做没有名份的情人,溪也不愿离婚娶她,关系也就不了了之。 溪终于看明白了那些女人,看透了那些女人。有一天,溪对我说,女人们从他面前走过,穿不穿衣服对他看来都一样,因为他都象是看到了她们脱光了的样子。我回答溪说,你到了返本归真的时候了。

在溪到处粘花惹草期间,溪的太太雅也知道一些。也闹过,骂过,打过,只是没到离婚的程度罢了。再后来,雅读了一些佛经。她相信,她上辈子欠溪的,所以这辈子得还,欠债还债,天经地义。雅在佛经找到那个容忍溪的意义,对溪的粘花惹草行为的容忍度越来越大。有一天,雅容忍溪的意义不再是意义,她会是如何感受呢呢?人类没有永恒的意义,雅的那意义固然也不是永恒的。

溪真的开始返本归真了。他更加关注国学,研读国学。国学不是溪的最终目的,国学只是溪寻找人生新意义的途径罢了。溪也开始更多地关注家庭。2000年末见到他时,他和过去不太一样,对风月场合的兴趣下降了。2012年,溪与雅在两个双包胎的基础上,又生一个女儿,因是龙年出生,起小名叫“小龙女”。也算是幸福的夫妻了吧。

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不同的人,或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追寻着男女关系中的不同的意义。所谓的意义,说白了,就是在男女关系中各有所图谋。在那些意义大多都如风,连男男女女自己都难以摸得着。只看到女人外表的漂亮丰满性感的男性,叫肤浅;只看到男人外部的钱财身份地位的女性,也叫肤浅;有了经济地位的女人,只看男人外部的相貌年龄体质,同样叫肤浅。不论,一个人深入对方到何种程度,哪怕是深入到对方的心灵和灵魂,只能讲是这个人的品味高点罢了,都离不开有所图谋的本质。所谓的 “意义” 不过是男男女女给自各的定义罢了。 溪在男女关系中阅历无数,意义一个一个被遗忘在身后,新的意义一个一个地诞生,又一个一个地被遗忘。记起了传道者在经书中说过:“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 “财富享乐都是虚空”。“劳碌一生都是虚空”。... ...

以我目前的思想水平看来,在男女关系中,觉得有几件有意义的事。一是,我们是生来的有性的物种,男女之间的性活动是有意义的;二是,我们是生来就有社会性的物种,我们又生活在一个有经济关系的社会结构中,维持稳定男女关系是有意义的;三是,我们生来就带有做父母的天职,为了子女维持稳定男女关系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样有利于发挥做父母的天职。

传道者在经书中又说:“总而言之,应当敬畏上帝,谨守上帝的诫命,因为这是每个人的本分。人所作的每以件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上帝都必审问。” 我们人自己给自己创造的意义,有一日终将不再是意义。我们要寻找上帝赋予我们在男女关系中的诫命(意义),才真的有永恒意义的意义。

马丽,您曾对照过您的那些择偶标准和思维方式是否符合上帝赋予我们在男女关系中的诫命(意义)?您在荒野里已经很久了,一定得放弃什么自己的东西,才方便往前方去。要知道,您的那些标准和方式不是永恒,是可以变的。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开会 at 8/16/2013 11:55 快速引用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能否指发掘孔子所说的"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 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这种领域?
你提出了一道荆棘遍布的难题噢。
Bosuzke at 8/16/2013 19:15 快速引用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就是视野在中国的学问。
rogerlee at 8/16/2013 21:13 快速引用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我们说中文,台湾叫国语。

所以国学是不是就是中文的学问?

说起这个我想起来了:你们知不知道在台湾“土豆”的意思是花生? Laughing Laughing
了因 at 8/19/2013 09:19 快速引用
刚刚看完了全文

才知道

哇塞!
smilhaNew at 8/19/2013 11:06 快速引用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就是起源于中国的学问。主要是儒家。
Quincy08 at 8/19/2013 11:09 快速引用
Quincy08 :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就是起源于中国的学问。主要是儒家。

那学了半天发现几千年那么多朝代没有外国人几百年研究出来的学问多,是不是会很丢人啊 讨厌
开会 at 8/19/2013 18:47 快速引用
楼上几位同学跑题了哈
tutu at 8/19/2013 21:58 快速引用
开会 :
Quincy08 :
开会 :
近些年经常听到国学这个词,国学到底是什么?


就是起源于中国的学问。主要是儒家。

那学了半天发现几千年那么多朝代没有外国人几百年研究出来的学问多,是不是会很丢人啊 讨厌


学问多架不住人多。人多就要用国学。
Quincy08 at 8/20/2013 08:15 快速引用
tutu :
楼上几位同学跑题了哈


这篇文章是典型的读者知音体的胡言乱语,架不住了因大师的喜爱。文中的溪与其说国学教化了他,还不如说他把坏水倒空了。还扮成受了女人多大的伤害一样。
Quincy08 at 8/20/2013 08:50 快速引用
Quincy08 :
tutu :
楼上几位同学跑题了哈


这篇文章是典型的读者知音体的胡言乱语,架不住了因大师的喜爱。文中的溪与其说国学教化了他,还不如说他把坏水倒空了。还扮成受了女人多大的伤害一样。


能把坏水倒空了那不是很难的吗?所以了因大师才会喜爱的呀。其中的过程被女人伤害那是必须的,否则岂不是要象了因大师那样到现在还乐此不彼了嘛。 Laughing Laughing

应该说不是国学教化了他,而是他倒空了以后才去找国学灌输一下,填补空白。
了因 at 8/20/2013 10:13 快速引用
[Time : 0.01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59.8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