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纽约风雪夜 11/19/2018 05:12
纽约风雪夜
2018-11-18 07:11:27

风清fq
行吟放远城头外 月朗风清与竹邻





纽约佬历来信心十足、自以为是,总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真可谓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世界各族人发挥着各自丰富的想象力及行动力,每天生生不息地上演着活色生香的喜剧、闹剧或悲剧,并不断将陈旧破烂、拥挤不堪的纽约城开劈出千万条曲里拐弯的羊肠小道或金光灿烂的罗马大道来。

可是谁曾想,三天前一场不期而遇的暴风雪却将纽约佬伤得死去活来,叫苦不迭,真正是天网恢恢,无路可遁!无论大街小巷、高路桥樑瞬间秒变停车场,不是临时停车场,而是如同数百万车辆的坟场。纽约因无人铲雪而至全线瘫痪,妇孺老幼、权贵富贾无一幸免。救护车,消防车只能干嚎着难以挪步。纽约佬方知,一直引以为傲的纽约自尊原来是如此地不堪一击。

话说那日大清早6:00 我开车上路,右上眼皮跳个不停,预感会有事儿发生。作为外来者,一踏入纽约城必以纽约佬自居,我自然也入乡随俗,戴着纽约佬的桂冠到处得瑟,前几天已想方设法定下了当天下午与二老板谈话的约会。一到医院便开始忙碌,手术及操作一个接着一个,其间还得抽时间联系安排医学生的教学及讨论住院医师的科研项目。又为顶班之事欠了同事们一联串人情债,只能日后设法偿还。

下午,好不容易脱身准备驱车直奔二老板的医院、方发现窗外已大雪纷飞,白茫茫一片。顾不上犹豫,立即钻入座驾一路狂奔,准时到达。敲门入内,与二老板握手寒暄,各自脸上都堆着不知真假的笑意。谈话进行得并不顺利,该打哈哈时打哈哈,该拒绝时仍拒绝,好在我已习惯于与此类人打交道,来日方长,谁知道明天会是谁的艳阳天。

岀得门来,发现大雪已转成小冰雹、越下越猛,地面上的冰雪已堆积达数寸之厚。寒气阵阵袭来,街上车满为患。从停车场出口拐个弯上街,化了十五分钟时间。越往下走路况越糟,刚挪上高速公路,得知前面桥上已车祸连连,车辆无法动弹,立马决定绕远道另辟途径,结果更惨,两小时内只挪了数miles,随后彻底停止运行。因前方发生了大大小小十多起车祸,高速公路只能关闭。而离我最近的出口不到半个mile 却无法让人启及。

既然进退不得、无法自救,只能等待。我百无聊赖地打开手机中的文学城,一眼便瞅着了子乔的力作,想与子乔对话,但理智提醒我用手机的耗电量以换取子乔的温馨安慰是非常不明智之举。手机中的电量将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必须依靠苟延残喘的它为自己指点迷津、走岀困境。

开着引擎、听着radio,继续无休无止的漫长等待。一小时、二小时、三小时......,其间不断有同事打开对讲机询问状况并顺便抱怨,不是由于交通瘫痪无人接班,便是即便有人接班也无法开车回家。总之,我是导致他们倒楣的始俑者,谁让我为跟二老板的“约会”欠下了这么多的人情债,只能给他们陪着笑脸一再道歉予以安慰。

更惹人心焦之事接踵而来,人有三急,而内急是最忍无可忍的急中之急。我不信废墟般的车群中唯有我是“中枪者”,四处打量了一番,黑暗中未见有男子跳下车来解决难题,但见不少人顶风冒雪,弃车而行。其中有一位年轻的母亲拖着两孩子,手中抱着个小的,另一手牵着个大的,一步一挪艰难地拔涉于雪地之中,不知她们得走多久才得以到家,同情之心油然而生。焦虑之际一激灵,我想到了平常听同事笑侃非常之时解决内急的非常之计,此刻不得不由衷地钦佩起他们的智慧来。

突然,只见近处的天桥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必定是街上的车辆或建筑着火。听得警车,消防车此起彼伏地鸣叫着响成一片。一处火势稍减,另一处又冒了岀来,大有越烧越猛之势。如此接近火场,我开始忧心仲仲、唯恐火灾央及高速上的车群,思忖着弃车逃逸,可眼见窗外风雪交加又有些犹豫不决。榜样力量真是无穷,但见周边众人无动于众,我也咬咬牙决定死守车中。

终于挪到了高速出口,尚未及庆幸又陷入了另一片混乱之中。街上车辆打滑的打滑,熄火的熄火,横七竖八躺在道口,我只能冒着斗胆、凭借自己车子的良好性能抢先在“车丛”中左转右拐绕行,按照GPS 的指点最终慢慢地爬上了另一小高速。

冰雪仍在密集地下着,可能是已近午夜时分,小高速较隐蔽,熟知者不多,车辆可以自在通行。说自在,也只是在冰渣般的一段段高速上跌跌撞撞、歪歪扭扭地缓驰。

行之一半,车上的GPS 与手机中的GPS 闹起了别扭,各自随心所欲地对我发岀不同的指令,我的神经几乎被两GPS 折腾得崩裂,只得忍痛割爱关闭了还剩最后几口气的手机,尽管深知通常情况下手机GPS比车上GPS 英明智慧。

一个多小时后,眼看胜利在望,黑灯瞎火的一不留神又走上了岔路,重新再挣扎一番爬回原道,憋着一口气下高速、进高速、再下高速终于行至近家门处。我喘了口气,可还不到一分钟,刚松驰下了神经又被蹦出来的警车崩紧,道是前方有几辆“死车”必须清理,得耐心等待拖车工作完毕。

当我在黑暗中看到期盼已久的家中明灯时夜已深。原本四十分钟的车程,耗去了我整整八个小时,而五个小时后我又得重新启程再次冲入幕色之中。

次日,我忿忿不平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可却闻知其他的老纽约不得不冒着严寒龟缩车内、直至清晨清道后方得以回家;家中有孩子被困在校车的家长担惊受怕、东奔西颠了大半夜。看来,本纽约佬的这一天过得虽然窝囊但并非是最倒霉者,冥冥之中老天爷或许待我不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美国有没有好人
2018-11-18 06:35:14

佛罗里达渔夫
佛罗里达渔夫
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
给我悄悄话
打印 (被阅读 5723次)

美国有没有好人,众说不一 。

美国新闻自由,媒体又喜欢报导负面的东西。打开电视,天天都有杀人放火的消息。 好像是世界末日,美国似乎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也没有一个好人。

读小学的时候,遇上文革。 老师也说美国没有好人,那里暗无天日,人人唯利是图, 帝国主义大厦摇摇欲坠。 后来改革开放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有很多人想要去美国。

有一天我自己到了美国, 遇到了几件事,有点不可思议,才知道美国也有好人。

1. 飞机晚点

第一天到美国,原定是晚上7点在匹兹堡转机,再去克里富兰。可是天降大雪,飞机在匹兹堡降落晚了两个多小时,去克里富兰的飞机早已飞得无影无踪。这下我傻眼了,第一次出国,从来没有在国外住过旅馆。穷学生,口袋里也没有几个美金,住得起一个晚上的旅馆吗? 来接我朋友远在克里富兰,怎么办哪? 看来今天晚上只能在机场坐一夜了。

飞机刚停下,就有空姐来找我,让我下了机就去美国航空公司问讯处,说他们会帮助我按排明天的飞机。

已经晚上9 点多了。到了问讯处,除了服务员以外,空无一人。

“对不起, 是我们的飞机误点,让你不方便了。您等一下,我马上帮你办。” 服务员很礼貌,很客气。我站在一边,也不知道她要将我怎么办。按照国内惯例,车船误点了,自认倒霉。晚上能够让我在机场坐一夜我已经很幸福了。

没过几分钟, 她就递给我一大堆东西。

“先生, 这是您明天早上的飞机票,这是您今天晚上的机场旅馆住宿单,这是您明天早上的早餐券, 这是一包洗刷用品, 里面有牙膏,牙刷,胡子刀,胡子膏。” 服务员笑容可掬,轻声细语。

“我需要额外付钱吗?”

“不用。这是飞机误点引起的,费用我们包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我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多年,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办出国,从考托福到办护照,从学校到公安局,从出生公证到无罪公证,办事情经常有登蜀道的感觉。 万万没想到,美国人会是如此客气,如此周到。

我真是受宠若惊。我是国际航班的旅客,但绝对不是头等舱旅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不会搞错吧,是不是别有用心?再一想我只是个刚来的穷学生,口袋里也没有什么国家机密,人家干吗都对我别有用心。

就这样我在机场旅馆舒舒服服地住了一夜。

美国人真好,让我感动得差一点休克。 当然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 现在在美国误点的旅客,可能也不会都有这样好的待遇。

但是这毕竟是我第一天到美国,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

难忘。



2. 雪中送车

刚到美国两个多星期,那天是2月15日,正好是中国的除夕夜。

一大早我就与远在中国大陆的父母亲, 妻子,女儿通了电话,问侯新年。时差13 个小时,我这里的早上已经是那里的晚上,过年气氛已经很浓,电话里我可以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打完电话我就从宿舍出来,坐上肯特大学的校车去罗丝镇的俄亥俄医学院。 我与那里的一位教授约好,想去看看他的实验室,是否可以到他那里做实验。我身上还背了一个沉重的书包,里面装了好几本书,准备下午回来直接去上课。

从肯特大学到罗丝镇有十几公里路,校车走了一半路,在一个叫黎番那的小镇停了下来。 车上已经空了,我是最后一个乘客。 司机说,校车不去罗丝镇,我必须在这里下车。 从黎番那到罗丝镇还有近七公里,这里是农村,两边都是农田,没有公交车。我必须自己叫出租车,或者自己走过去。

下了车, 小镇的街上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有几家店,里面开着灯。 街道中间结雪不厚,好像是铲雪车铲过了。路边停了很多小汽车,周围积雪很厚,有一尺多,车轮子都已经被雪埋住了。

没有风,也没有太阳,天是银白色的。一片片雪花从天上慢悠悠地落下。 无风天的雪与刮风天的雪不一样。 刮风天的雪花来得很急,被风无情地驱赶着,好像在赶路,要尽快到达目的地, 就像是为了挣钱的人们在匆匆地赶路。今天的雪花却显得十分懒散,看起来是自由的,飘逸的,晃晃悠悠,没有任何压力,没有目的地,在天上东逛西游, 玩够了,再悄无声息地落下来,站在烟囱上,屋顶上,树枝上,电线上,汽车上, 继续玩, 就像是生活在北美乡村里悠闲的小鸟。

我想这些自由飘逸的雪花也许还能净化人的心灵。

在路边等了一会,与雪玩了一阵,见不到一个人影,也没有什么车开过,更别说出租车了,万籁俱静。那是90年代初,手机还没有问世,GPS 和Uber也还没有孵化。

怎么办? 自己走吧,七公里路,平时走,只需一个多小时。今天下雪,大不了两三个小时。反正还只是早上10点。

黎番那是个小镇, 只有两三条街。走出小镇,天地突然开阔,展开在眼前的是一幅油画,一幅巨大的油画, 一幅天和地混合而成的油画。 油画上部是乳白色的天空,没有太阳。 天空的下面是一块巨大的雪花铺成的地毯,洁白平坦,没有一丝皱褶,一直铺下去,铺到天边,与天汇合。 油画中间有一条笔直的路,近宽远窄,通向远方,直到消失。 这无边的地毯看起来是那样的纯洁,没有脚印,没有人踩过,是纯粹的处女地。

我就在这油画中走,感觉就像在梦里游, 在天堂里逛。

画中的路来回两个车道,中间撒过盐,是为了防止路面的雪结冰。 这盐与雪混在一起,被车碾过,变成了雪浆,脚踩上去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会跌到。 路上偶而也有车开过,所以我不能在公路中间走。 公路两边是雪铺出来的处女地,这么纯洁的地方我实在是不忍心踩,但是没有办法,我只好踩, 只好走。每一脚踩下去,都有近一尺深。而且是一脚深,一脚浅,不那么容易。走了近一小时,还没有走到一半。

难行的雪地又激发了我那小学水平的诗兴“除夕夜晚雪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车马不知何处去,唯有脚印一尺深”。 走着走着,我又想起了当年刘备三顾茅庐, “一天风雪访贤良,不遇空回意感伤”。 虽然他们也是在风雪天出行,但至少是刘关张三个人一起走,可以聊天,还有马可以骑。那诸葛亮岳父黄承彦虽然没有马,他也可以“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可我只有一个人,没有马,也没有驴, 这茫茫天地,前无故人,后无来者,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我唯一的同行者是背上的一个大书包,不会说话, 还越来越重。

天又下大雪了,风也越刮越大,能见度越来越低,最多能看到几米。这里我以前没来过,但是我的方向感很好。 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一定不会迷路,即使再走两小时我也能找到那医学院。

我坚信。

看看手表,快中午11点了。 在中国这时候已经快到午夜了,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窗外一定是鞭炮震天,千家万户一定都沉醉在新年的快乐之中。 再过几分钟我那宝贝女儿就要四岁了,她在干什么?她一定躺在她妈妈的怀里睡觉。

我那可爱的妻子一定抱着女儿在唱这首歌:

“宝贝,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你妈妈和你一起等待着他的消息…….”

当我还在抬头看白雪,低头思故乡的时候,忽然有一辆小车在我的身边停了下来。车窗打开了,里面探出一个美国老太太的头,另一边有一个老先生在开车,我猜一定是她的先生。那老先生看起来像个圣诞老人。

“你好吗?” 老太太亲切的问。

“我很好。”

“你往哪里去?”

“我要去前面的医学院。”

“天很冷,雪很大,路又不好走。 你想坐我们的车吗? 我们也往那个方向去。”

“谢谢,让我想一想。” 我犹豫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在国内我也有在公路上挥手拦车, 想搭车却被拒绝的经历。 今天意外,竟有人在风雪中给我送车来了。

“别客气了,天气这么冷,别冻坏了,快上来吧。” 这一对老夫妻看起来非常热情, 就好像是上帝派他们来接我的。

“好吧, 太谢谢了。” 我就这样上了他们的车。 车里很暖和,比外面舒服多了。

“你是新来的留学生吧?” 老先生问。

“是啊,我刚来不久。”

“我知道新来美国的人都不容易。我爷爷很多年以前从法国来, 他来的时候也很困难,也有很多动人的故事。” 老先生准备继续给我讲他爷爷的故事。

可惜车很快就到了我的目的地。下车的时候我问他们,“要钱吗? 多少?”

“不用,我们不是出租车,我们只是想帮助你。” 他们与我挥挥手,微笑着开车走了。这两个美国人以前我没见过,以后也没有见过。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他们。

这就是我遇到的普通的美国人。

以后我在美国还遇到过很多人,多数人都像他们一样有一颗博爱仁慈的心。 并不是一切都为了钱。

人之初,性本善。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21:24:27
对顾客服务周到 和人的好坏没有关系啊!
而顺手人情是一种习惯,和人的好坏也没有关系。

佛罗里达渔夫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20:36:18
回复 '匡吉' 的评论 : 就算是有美国籍的人吧。
匡吉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20:29:15
先定义一下“美国人”
helloworld1000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8:20:37
I have been helped by many people when I was in needed.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8:13:42
同意 -- “以好人的比例来说,美国的密度大。”
我在美国20+年, 收到好多好心人帮忙。。。

我和老公就是常常做好事, “傻事”。

“傻事” 之一。老公去老人院看老爸, 2011年的事。老公下来时, 看到前面一个妇女要将推车上的胖子老太太搞出大门。老公快步帮忙。老公以为, 他们两人可以将胖老太搞出门, 没想到, 那女的, 就做个样子, 所有的力全压在老公这儿。胖老太是出去了, 但是, 老公的腰也被搞坏了, 养了一个月才好的。
山地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6:17:07
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好人坏人。可恶的冷战思维就是不择手段地抹黑对手。
longmarch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6:15:10
里根说过,美国必胜,因为美国人是好人。

他说的好人是电影里那种好人坏人的好人。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5:50:29
以好人的比例来说,美国的密度大。
greencardwaiting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5:43:01
以前在小城市的时候,觉得美国挺好的,治安好,人也好。现在在大城市生活久了,车被砸了两次,人被骗了N次之后,觉得美国也就是这样把。
福从天降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3:59:55
美国好人太多了!我们也要学着传递爱
方家胡同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3:59:06
看一个国家,或者看一个人都要用历史的眼光,用发展的眼光来看。美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总的来讲还是好人多,但是都有今不如昔的感觉。
greencardwaiting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2:38:22
我觉得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但人的天性是非常复杂,各种好坏善恶都存在。不同的环境会把人不同的方面带出来。所以在不同的环境中,同一个人可以是好人,也可以是坏人。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2:26:38
是这样,我和老公在长途高速公路车出问题了老公在修车,不过会儿就有路过的老美无偿帮我们一块修直到修好,真的很感动
彩叶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1:33:28
同感,怀念以前的美国,人与人之间很友好,感觉是911之后就急转直下(只是我的感觉不一定对啊)。所以我说911的恐怖分子成功地改变了美国,而美国政府就是他们的助手。
warara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1:27:59
美国好人挺多的
其其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0:14:45
章莹颖就没有您那么走運了:-)
beaglegirl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10:04:46
JessAB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07:53:45
读了挺感动. 赞. 很怀念以前的美国.

------假设好的定义是道德好。横向比,北欧的好人比例高。纵向比,美国二十年前的好人比现在多。
碧螺春珍珠奶茶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09:03:08
在哪都有好人坏人 这个道理谁都知道 人好不好不是以国别肤色年龄判断 而是以她/他做的事来判断
佛罗里达渔夫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08:04:37
回复 '亚特兰大笔会' 的评论 : 有道理,各有千秋。
亚特兰大笔会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07:57:25
各有千秋吧,谢谢分享了!梅华
JessAB 发表评论于 2018-11-18 07:53:45
读了挺感动. 赞. 很怀念以前的美国.
smilhaNew at 11/19/2018 05:20 快速引用
[Time : 0.009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7.0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