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六四天安门广场运动的开始 6/04/2019 17:08
见证六四天安门广场运动的开始
来源: NiceDad 于 2019-06-04 05:24:15 [
自六四开始时那次去了广场,以后再没回去过。



1989年4月15日晚上的新闻联播,传来了胡耀邦逝世的消息。我当即收拾行李,提前离开在长沙的一个学术研讨会,第二天一早赶往长沙火车站,乘一次特快列车于当晚到达北京。来到南长街xx胡同xx号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那里离耀邦家很近,当时亲戚一家人很晚才陆续从耀邦家里布置灵堂回来,大家都很悲伤,坐下来一直谈到深夜。耀邦的去世非常突然,亲戚告诉我耀邦去世时的那个早上他在北京医院陪伴耀邦时的情况......其它有些事情不便多说。我被告诫以后干点什么都行,但千万不要涉足政治。我一直呆到第二天下午,准备返回天津。



听说天安门广场有些情况,想去看看,就从南长街步行过去。到了那里大概是下午四点来钟,当时整个广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只在广场的西北角聚集了五六十人,围拢在坐在地上的四位年轻人。我凑过去听了一阵,才知道地上坐着的是北京高校的几位学生,围着他们的人三五一群谈着不同的话题:多数在谈论邓家和赵家的官倒走私腐败;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等,那时广场上还没谁谈论什么民主自由。大家对耀邦的去世表示哀悼和惋惜,认为耀邦是党内一位难得的正直,廉洁,开明的领导人,也是较贴近人民群众的一位国家领导人。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他无私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可最后却被认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其实谈什么阶级纯属扯淡,就是因为耀邦当时的主张将会严重损害那帮共产大佬自己的切身利益,被真正的走资派邓小平以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名誉专了政,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对他的处理激起了人们群众特别是知识界对那些保守派大佬的不满,对他的纪念事实上也就成了群众对当局不满情绪的一种发泄方式。人们以多种方式举行对耀邦的纪念活动,几位学生当晚在天安门广场的静坐也是对耀邦纪念活动的一部分……当时在人群中看到了上海来京的某高校的一位政治经济学教授,在大学时学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就是他编写的,他当时的谈话很深刻,尖锐,非常有煽动性,他把当时的通货膨胀,官倒,腐败与上层的政治斗争加上耀邦的突然去世谈得有声有色。只是他谈到耀邦去世的情况时,我上前给他作了纠正,告诉他耀邦去世时的真实情况,他讲的有关情况都是道听途说。我凑过去问了一下坐卧在地上的几位学生,知道他们要在那里过夜,问他们是否需要军大衣,铺盖保暖,他们讲呆会有人会送一些铺盖来。我当时很感动,我要还是一位在校学生,说不定会加入他们的静坐。可那时已工作几年,好像没有那么多激情了,所以没再多停留,直奔北京站回天津去了。



那四位静坐的学生就是天安门运动最初的星星之火。天安门广场的绝食运动是从那几位学生的静坐开始的。随着事态的扩大,境外反华势力的介入,最初的反腐败,反官倒变成了什么自由民主运动,特别把那位自由女神抬进了天安门广场后,整个运动完全变味了。自由女神一上位,十几亿人没几个认识她的,那些不辞辛苦为广场绝食的群众送水送饭的北京市民们,都以怀疑的目光斜视着那位女神,人们开始迷惑,不知道能从通货膨胀的水深火热之中拯救他们的到底是广场上的学生,还是那位女神?人们当时的诉求非常简单直接,就是反官倒腐败和通货膨胀,女神带着民主的到来,真是太超前了,让老百姓一时不知所措,大家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女神能截治腐败官倒,能否停止物价上涨。看她那样子,一下就把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接受党洗脑多年的广大人民群众吓退了,不然后来怎么有人敢用坦克把她碾得粉身碎骨。境外反华分子的介入,客观上帮助了共产党对那次运动的镇压,给当局抓住了把柄,后来的镇压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了。如果运动坚持反腐败,官倒,抑制物价上涨,那场运动将会有更多党政军官员和全国人民群众的支持,而后来的结果也会完全不一样。那场运动以境外反华分子失败而告终;人民群众的诉求和愿望被中途流产;党政军的腐败变本加厉地开始蔓延。64,没有停止贪官腐败,却为利益集团以后的贪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64 已经过去30 年了,人们从各个方面探讨过那次运动的起因,发展和结局,大部分分析的太复杂。其实运动起因很简单,就是一些较高阶层反对以邓家,赵家子女为首的官倒,唤起了较低阶层受通货膨胀煎熬的广大民众的呼声。耀邦是党内比较开明的领导人,清白廉洁,他的突然去世就被借用了;运动之所以能迅速发展,主要是官倒走私在全国蔓延,物价猛涨,导致民怨沸腾,反官倒的呼声得到全国多数人民的支持;运动的发展迅速蔓延全国,甚至导致了党内许多开明人士与邓派的分裂,包括像赵紫阳那样儿子们也一样官倒走私的党内高官,也凭着自己的良心为民请愿。可事与愿违,一些不接地气的所谓民主精英,联合境外反华势力,把人民正当的反腐败诉求变成了对什么民主自由的要求,运动的趋势已经是要推翻共产党,这样又使得处在分裂边缘的共产党高层重新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就连一直立场不太明确的那位木匠常委也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叫嚣,共产党牺牲几千万打下的江山,谁想夺走就先拿几千万人头来换。到了那个地步,开枪镇压在共党高层的大多数人也就不谋而合,下令戒严开枪也没太多的顾忌了。当时的中共高层面对那样的局面已经惊慌失措,失去理智。对为民请愿的学生不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放下架子开导学生们;对某些内外反华分子却没有任何严厉的应对措施(应该杀无赦),最后却开枪镇压一锅端,伤害了那么多无辜和真正热爱自己祖国的人民;而那些挑动教唆,制造动乱的反华分子却逃之夭夭。不要把老邓看得那么高尚超人,他就是一个常人,也有儿女情长,他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可他的儿子又有哪一个是人民的孙子?老邓借口用开枪镇压能换来20年的稳定保住了他的官倒下一代,自那以后让自己家人先富了起来。镇压的结果就是走私贪官们得以保护,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上行下效,更多的高官和他们的子女们也都陆续登场;全国各级党政军官们也开始跃跃欲试,开始走上了他们的贪腐之路。最后连江泽民时代的军委副主席们也都无一不贪;胡锦涛,温家宝如此正派的领导人也都无法管好自己的孩子们以权谋私。六四以后的二十多年里,中国人民的财富基本上都被红一二三代们掠夺占有了。可笑的是一些普通草民还跟着起哄,说什么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今天的发展,根本不知道习时代来临之际党政军上下早已经烂透了,中国当时才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天佑中华,如果不是出了个习近平暂时截治了腐败,断了邓家和其他贪官的财路,如今的厉害国应该已经玩完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邓小平的开枪好像已经是正确的了。而其它的一些错误当然就归赵紫阳,胡耀邦之流了。当今社会,那些既得利益者还在喋喋不休,舆论不停地用胡赵的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去掩盖以邓小平为首的利益集团的罪恶,许多国民仍然愚昧不堪,人云亦云,思想意识还被那些利益集团左右着,这也是那些利益集团继续贪腐的基础。我们期待习近平能继续有所作为,把一切被颠倒的东西重新颠倒过来,让国家早日厉害起来!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15.6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