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虚构 9/09/2005 05:47
5. 在世界的另一端

David曾经告诉我,在英国很流行一个付费的网站,在那里可以查到任何人的行踪:职业,电话号码,住址,甚至交往的圈子。有很多人在上面查找自己的初恋情人。“他们大概都是婚姻不太幸福的人。”David摇了摇头,加了一句评语。他说幸好搬到世界的另一端了,“I don’t care about what they can find about me”. 那天依然很热,他穿着淡粉色的polo衫,卡其短裤和咖啡色的浅口皮鞋,懒洋洋的伸长了腿坐在午后的江边码头。我看着他没说话-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曾经在寂寞的午夜突然醒来,然后登陆上那个神秘的网站,只为了看一眼旧爱的今天?又有多少人,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已经知道,曾经年少轻狂的David, 如今流放在另一端的茫茫人海里.

我转过头去, 看见江晨站在登山机上正在朝我挥手. 方圆一公里,这里有好几个健身房,可是我和江晨却不约而同的选择这一间.一周有7天,每天24小时,我们会在一个普通的星期四晚上碰到彼此.

江晨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至今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我们在十九岁的时候经历了初吻,热恋,不和之后, 我看见他和另一个女孩亲密的站在一起谈话, 于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哭着告诉父母失恋的悲伤. 也许是因为青春, 痛苦来得剧烈却转瞬及逝. 我们接着成了好友, 我看着他走马灯似的换女友, 直到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 他捧着一把白色雏菊出现在我家门口, 说他很后悔当初分手的冲动. 我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却没有给他第二次机会, 因为李力已经出现. 他笑了笑, 挥挥手走了.

想不到, 当我长途旅行了半个地球回到原点的时候, 第一个致电的人是江晨. 他搬出了父母的家, 却住在了我父母的新居附近不到两公里的公寓里. 有些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人生可能真的有因缘轮回, 我告诉David我和江晨十年的分离又相遇, 他眯起眼睛沉思了半天, 问我是不是还在和他相爱. 我摸了摸额头上的短发, 觉得自己对江晨早就没有恋爱的感觉了. 我们只是一种奇怪的朋友关系-他很少给我打电话, 因为他觉得我任何时候都会突然出现, 不管在哪里. 事实上我半夜三更的从机场回家, 会突然有冲动在计程车路过他的公寓楼时停下来上去看看他, 不管他是不是已经睡着. 我只是径直走到厨房, 打开冰箱, 拿出喝剩的半瓶可乐倒在杯子里喝完了以后再拖着箱子离开. 我妈对此很吃惊, 她不让我再这样, 说如果江晨有新的女朋友怎么办. 于是我问江晨, 上次我看见的那个Yoga教练是不是他的新女友, 他在电话里大笑, 说那个女孩对他来说太aggressive, 他不敢和她恋爱. “先考虑你自己的问题吧老姑娘.” 他模仿我妈的口气不怀好意的结束我的问题.

自从认识David后, 我还真的不太做那种突然袭击的事情了. 我想大概我只需要一个出口倾诉就足够了. 我甚至懒得接江晨偶然打来的电话, 因为我几乎能预测他想说的每一句话, 无非是看看我这个人是否还活着, 是否愉快, 仅此而已.

在gym里面见到他, 倒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Sofa? Yeah! happy support
LuChi at 9/09/2005 09:52 快速引用
good work support

有个建议:可不可以每次贴的时候带上前面的链接?
方便象我这样的懒人对照上下文 oops oops
mushroom at 9/09/2005 20:21 快速引用
mushroom :
good work support

有个建议:可不可以每次贴的时候带上前面的链接?
方便象我这样的懒人对照上下文 oops oops


全在 Ariel 的日记本里啊:
http://shenghuonet.com/phpBB2/weblog.php3?w=203
tutu at 9/10/2005 11:39 快速引用
[Time : 0.01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42.1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