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球回国亲历记(3.4) by 大胖球

北京机场比我记忆中的大多了, 不知道是我记忆的偏差还是后来扩建了的原因. 经过漫长的七拐八拐之后, 我们终于接近了海关(边防检查站?). 在进海关之前的一道手续是把在飞机上填写的”健康情况表”交了. 交表只是走一下形式, 连表上的姓名和护照上的姓名对比确认一下的过程都没有就挥手让我们走了.

到达海关前排队的时候, 发现北京的入关处同纽约KENNEDY机场的入关处很象. 正赶上两会期间, 很多大牌子上写着”政协委员通道”, 指向了免检的通道. 估计是为在香港和澳门的政协委员指路用的. 到了这里, 我们就同机组人员们挥手分别了. 他们朝着绿色通道去了, 我们则留下来排队.

我找到一个看上去较短的队站了过去, 站住脚了就一下子把手上肩上的包们全扔到地上, 感到肩膀痛得厉害, 胳膊酸的厉害而手则被勒的厉害. 回头一看, 他们娘三个没有跟过来, 在刚过健康检查站的地方坐倒在地上了.

我刚松了口气, 突然听见有人大喊, “哎, 这是我的婴儿推车呀. 你怎么拿走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 只见郑州女士的大胖儿子正稳稳当当坐在车里呢, 她则一脸尴尬地对着丢车的人解释说, “我一下飞机, 就看见这车了. 我以为是机场的服务车, 就问一个机场人员可不可以用, 他说可以, 我就拿着了.”

丢车的人一脸不屑, “你倒真轻松了, 我可找来找去急死了.”

由于大家都急着入关, 郑州女士抱起孩子还了车后, 大家就谁也再没言语, 队伍有序地慢慢向前移动着.

我无聊地看着前面挂在一面大墙上的屏幕. 左边一半是中文介绍中国海关的, 右边是英文介绍的. 翻译这介绍的人英语修养很高, 很多地方的翻译我很是佩服.

就在快排到的时候, 我前面的小伙子突然转过头来说,”大哥, 带没带笔用用?” 我掏出笔来递过去, 原来他连入关单还没填完. 他问我什么是签证号码, 我告诉他那是拿外国护照的人需要填写的, 象他和我这样拿中国护照的就不用填了. 他明显放松了, 长出口气, 把笔还给我后我们就聊了起来. 他是青岛人, 算起来和我是老乡了. 我问他从哪里来, 他说他家里送他到温哥华念大专. 念完了后他又念了另一个专业的大专, 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换个专业念个本科, 又找不着工作, 所以一拍脑门先回国给爹娘看看, 自己出国也没白出去一趟, 好歹两个学位拿到了, 给父母一个交代.

我问他多大了, 他说二十三还没正式女朋友呢. 我看他一米八五的个子, 人也长的英俊, 非常有礼貌的样子, 心想他回国八成还是为找女朋友的. 青岛的女孩子漂亮, 以他的外表谈吐, 应该是不成问题.

一会儿轮到他了, 他同我简单道了个别就走了过去. 我招手叫过老婆孩子. 不一小会儿, 青岛小伙子办完手续了, 他朝我们挥挥手, 说了声, “大哥大姐, 谢谢了, 我先走了. 到青岛有机会再见.”

我很喜欢他的有礼貌, 不过这么多年来, 还是第一次有人称呼我”大哥”. 我以前很少与比我小的人打交道, 就是老婆家那边的弟弟妹妹们, 也是喊我”姐夫”. 听着别人称呼我”大哥”, 多少有些别扭. 不过, 在回国的头几天我就很快熟悉并接受了这个称呼:-).
终于轮到我们了. 我一脚一个把包都踢了过去, 老婆领着孩子跟在后面. 边检的是位女士. 以前回国, 边检的不是身穿军服就是警服. 而眼前的这位却是穿套装的妹妹, 整个一白领在上班的样子.

白领妹妹很和善, 接过我的护照来看了看, 说”很久没回来了吧?”

我点点头, “是呀”

“孩子们都是第一次回来?”

“是”.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 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伸头对大宝说, “小朋友让阿姨看看好么?” 大宝踊跃地冲了上来, “有糖吃么?”

白领妹妹抱歉地笑了笑, “阿姨没带糖. 你长得很可爱呀.”

“你也很可爱,” 大宝得意地笑了, 对着吹捧起来.

白领妹妹嘻嘻地笑着, 把护照递了出来.

“欢迎回来”, 我心里不由一暖. 后来我回加拿大的时候入关看见虽然也很有礼貌但十分严肃的加拿大海关人员, 心里想, 还是中国的态度更好, 更可亲些.

来源: 万维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