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慕大之游(下)by 陈吉

※ 百慕大的房屋 ※

  我们乘坐的游轮驶近百慕大海域的时候,看到岛上的房子多半是浅色的。到了岛上才看清楚所有的房子屋顶都是白色的,也都用石板建成。百慕大的岩石类似云南广西一带的石灰岩,只是颜色比云南石林的岩石显得浅一些,更灰一些。岛上随处可见这种灰中带青的岩石。百慕大人将石灰岩切割成长方形的石块和一寸厚的石板,石块作墙砖,石板作屋顶。这里的石灰岩中有很多细孔,切出的石块看起来像美国建筑用的灰色空心砖。这种岩石就像压紧的沙,容易切割加工。建筑工人将石砖一块块砌起来就建成了平整的墙体,电线和水管从切开的墙体中穿过,外面用水泥抹过,墙就建成了。屋顶就更有意思了,用木料搭起人字架之后,在上面铺石板,一层一层很像梯田往上伸长,铺好之后同样抹上水泥。最后涂上白色的涂料,整个屋顶的形状就像一个坡度平缓的金字塔。有的房顶上有比较尖形的结构,就更像埃及金字塔了,只不过是白色的。百慕大人很注意美化他们的居住环境,使他们的生活同自然和谐,同邻里和谐。每一家的墙面,都涂成了和周围的房屋相配但不相同的色彩,感觉柔和明亮,有浅黄,浅绿,浅蓝,粉红和其他悦目的颜色。一个地方,很少有两个相邻的房屋颜色相同。这样的房屋,线条简明,颜色明快,蓝天白云之下,白色的屋顶,彩色的墙面,看了让人不由心动,如果是诗人,灵感就来了。

  这里的房子还有一个特点,屋顶上沿着屋檐有一个升起的脊,约有二十公分高,雨水会顺着它流进一个装在墙上的水管,最后流到地上的一个储水柜中。根据1971年制定的法律,百慕大每个家庭自行负责供给自用的淡水,所有的房顶都必须漆成白色。这真是一个合理利用自然环境,富有环境保护意识的社会。百慕大的立法者们有艺术人文修养。百慕大人真幸运,他们不需要像美国北方的屋主那样担心繁多的维护房子的事情,看上去这里家家的房顶都很好,不必担心雨雪侵蚀,常年宜人的气温,不用考虑什么门窗和墙壁的保温问题。门前的草地经过修剪,但不像美国郊区家庭那么精雕细刻,看得出来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草种,也见不到人工浇水系统在工作。美国的草地,多数人家精心维护,胜过自己的头发,长得密如地毯和发糕。草种分成向阳的,背阴的,又阴又阳的,浅绿的深绿的硬的软的,烦不胜烦。百慕大的草地看去都差不多,稍加修剪,是那种自然的绿色。各家屋前屋后的园子,也多半保持一种很自然的修饰,如同天生丽质稍施淡妆的女孩子,没有像美国人家的庭院,布置各种花草树木,争奇斗妍,花了过多的钱财和精力。百慕大的环境是天然美加上少许的人工修饰,给人自然随和的感觉。这里的人好像很懂得对色彩的欣赏。他们的生活哲学看来遵循的是简洁和明快的原则,不繁琐也不贪得无厌,就连当地出产的瓷器,都是明快单纯的色彩和简洁流畅的线条,往往是几根线条组成的一个叶片,就构成了盘子上的画面,那青翠欲滴的绿色,让人看了顿生清凉的感觉,真想带一个回家,挂到墙上,就带回了一片百慕大。

  ※ 汉密尔顿 ※

  汉密尔顿是百慕大的首府和主要城市,也是重点的观光点。城市不大,几条街走完就完了,不过那里的房子像百慕大所有的房子一样,颜色多样又和谐,街道干净整洁。汉密尔顿小巧精致的商店橱窗布置雅致,富有欧洲的韵味。

  刚到那天看到码头边上停着的都是小型车,有些奇怪。今天乘车从码头到汉密尔顿的路上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主要是这里的道路比较狭窄,开大车不方便。从码头到市中心,不过十几英里,竟然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当地时速限制大约30英里。这里的道路就像美国的乡村公路那么宽,一条细细的黄线划在路中间,就算将一条路分成了两半,大陆朝天,各走半边。这样的路使我想起了以前中国的公路。百慕大是英国传统,车沿道路左侧行驶,方向盘装在车子的右侧。狭窄的公路上会车的时候,看到来车从公路的右边冲过来,脑子里常常闪过要出事的念头,手不由得撑住了前面的椅背。巴士侧面玻璃不时碰到路边探头探脑的热带阔叶林的树叶,发出刷拉拉的响声。

  百慕大群岛的地势是微微起伏的丘陵,一些地段的道路是从岩石里掘出来的,这可能是道路不宽的部分原因。乡间的道路如此,市区的路面也不宽,但很少有交通堵塞的现象。随处可见在美国可以称为微型汽车的小车,多半的牌子是五十铃,现代,速霸路和丰田。就连箱型车也是小型的,很像中国的大发汽车。当地人的交通工具主要是摩托车,不是美国人常开的那种大马力的哈雷或者本田摩托。那种神气活现声震如雷的摩托车这里一辆都看不到,只见男男女女开的多半是那种脚放在中间踏板上的轻型摩托车,美国称为motor scooter。街道两旁常见一排排motor scooter车头冲街心停得整整齐齐。路边也像汽车停车场一样在地上划了两条线,不过这两条线短短的,占的地方小小的。从什么都是大而浪费的美国来到这里,看着小而整洁的街景,新奇又舒坦。

  这里的摩托车驾驶人惯常的停车动作是开过有空位的地方停住车,然后用双脚交换点地倒车进去之后熄火。开车的女士不少,都穿着清凉的衣裙,戴一个圆乎乎的头盔,看去有点滑稽。男人几乎全部穿长度接近膝盖的短裤,那是有名的百慕大短裤。有时候会见到一个西装革履面色保养得很好的中老年白人,下面穿了一条粉红或者绿色的短裤,再穿一双裹住小腿的黑线袜和擦得光亮的皮鞋,手提一个板板的牛皮公文包在街上挺胸直背地坦然行走。这幅打扮让纽约人看了惊奇。八岁的女儿说:“那个人就像穿了一条内裤上街。”不过我没有笑,我好像在他们身上认出了当年英国绅士的风度:一付处变不惊的镇静。

  百慕大的汽车和摩托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就像百慕大的房屋墙壁一个样。我想当地小型车多的部分原因可能是政府规定排气量大的车子收税高,或者干脆对进口中型以上的汽车征于重税。自然就没有多少人开大车了。

  看到当地小巧玲珑的汽车,想起美国人以开大车为时尚。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在美国开大车的人就像住在大房子里,自我感觉良好。美国那么多的汽车在大公路上跑,每天烧掉不知多少汽油。据说如果美国人停止开那些耗油过度的多功能车,就可能省去12%的汽油消耗,美国就没有必要去中东打什么仗了。美国人也有进步。对开大型车有点内疚,毕竟发达国家的人多少都有点环境保护意识(他们身受其害的时间也比较长),不过还是手痒和心痒,找个借口说开大车安全,撞车的时候大车里的人保得住命,开大车就有理了。有的人还在外形五大三粗的吉普前面再装上一个钢板制成的像犁铧一样的保险杠,这样相撞的时候好犁进别人的车身,自身的安全就完全有保障了。看到这种毫不顾及他人生命的装置,我想到科幻电影中那些力大无比的怪兽。物质发达的社会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合乎人性合乎自然的。见到百慕大那些漂亮小巧的汽车,我想到发达不一定代表美好。开小车有很多好处,我想以后换车时就换一部小车。

  百慕大这个地方自然风光美景处处,生活步调悠闲,少了美国那种千万钢铁甲壳虫分分秒秒在路上奔跑的忙碌景象,从美国到这里的人会感到一种安宁,一种自然的静谧。这也许就是百慕大对美国游客那么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将美国人的汽车和道路系统都搬到这里来,百慕大的美就将会遭到巨大的破坏;不仅是生态环境要受到伤害,这里特有的那种魅力无比的单纯美也就将消失。

  百慕大的人口以黑人为主。街上行人的神情,看上去温和自信。人也比较有礼貌,视线相接时,有的人会向你微笑。我在汽车上看到黑人青年给妇女让座。下车的人会向司机道谢。我们在汉密尔顿码头下车,一个黑人年轻妇女给我们指路介绍市区情况,我向她道谢。她回答说,“Not a problem。”美国人讲的是,“no problem。”从口音上难于辨认这里的人同美国口音的区别,好像接近美国北方的口音。公共汽车站,一位黑人孕妇,微笑着向我打招呼,问我们从哪里来,是日本还是中国。得知我不大清楚巴士的路线,竟然到售票处为我们打听乘哪一班车最好,给我留下了百慕大人对陌生人热情友好的印象。这里的人体形也多半不错,很少见到美国街头常见的臃肿身材,无论男女,多数人看去都精神利落。

  从街道房屋的整洁程度看得出这里的犯罪率很低。没有看到破旧的房子,更见不到涂鸦。有的房子比较高大,有廊柱和车道,正对海景,门前的草地和植物维护得比一般的好,那就是富有的人家。

  从见到的黑人的表情,猜想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白人是平等的;他们是这个社会的主人。在美国的公共场所有时会看到少数脾气很大的黑人,有些人眼神里看得出敌视或不友好。有的社会学者认为这些黑人有受迫害人情结和反社会的心态;他们对自身的状况不满,但完全怪罪于社会,历史或者另外的群体。百慕大的黑人多半表情平静安宁,走路步履匆匆,身板挺拔,都像是有工作忙事业的人。我想起在美国见到的中南美洲来的黑人,比如牙买加,海地的移民,几乎没有人是闲游浪荡靠领救济金过活的。他们在纽约要么开出租车,要么开店做小生意,都是有目标有事业心的人,兢兢业业,勤奋工作,要么专业有成,要么拥有财产。这些黑人的生活价值观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价值观,也有近似亚洲人的敬业精神。国务卿鲍威尔就是出身于牙买加的黑人移民家庭背景,这样的家庭背景对于他后来在军队和政治领域中取得杰出成就有决定性的影响。为什么美国的黑人当中有些人就缺乏中南美洲黑人那种勤劳工作发家致富的价值观呢?同样都是几百年前从非洲被强迫移民美洲的奴隶后代,为什么观念和行为上竟会有那么大的差距?看来其中有社会环境的原因。那么,美国的社会环境给黑人带来了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呢?

  在美国,如果对不同的族群进行比较,很容易给人产生歧视的印象,除非只是讲些言不由衷的赞美话语。美国政治正确的环境气氛中公开议论人的短长是多数人忌讳的事情。但经验的事实难于漠视,忌讳讨论解决不了问题。一个群体主要的价值观对其生存发展的影响力极大,客观来看,有些民族表现出比较强的适应利用环境的能力,这同他们的生活观念有密切的关系。

  当然这样讲又会给人抬高某些民族文化的印象。这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过,这里想探讨的是价值观对人行为的影响,不是比较文化的优劣。为什么同一种族,身处两地,在观念和行为上会出现如此明显的差异,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汉密尔顿窄窄的街道上接次鳞比的商店里闲逛,看到半数以上的经营者是黑人,这印证了我最初的印象;这里的黑人有当家作主勤奋工作的态度。来往的各种服务修理小公司的车辆中,司机和工人多半是黑人,忙忙碌碌,有条不紊,一幅勤劳工作的景象。

  百慕大的生活,无论是其自然和人造的环境都是令人羡慕的。百慕大不是一个工业发达的社会,也不是一个闭塞的农业社会,它是一个旅游地区,自然带有旅游地区零售业发达,物价昂贵的特点。从表面的印象,看不出大多数社会里贫富分化明显的现象。这个小小的岛国只有六万多人口,拥有二十多平方英里的土地和两百多平方英里的海域,除了旅游业和少量的农业,没有什么大宗的特产出口。这里看起来是个管理得有条不紊的社会。

  想象一下掩映在鲜花绿树中的房屋,白色的屋顶,彩色的墙面,青翠的草地,家家户户都差不多,这不是图画中的世界吗?说这里是现代桃花源,可能有点夸张。但人在百慕大,身心为这里的自然风光松弛,找到了一片静谧和安宁,却是真的。

  难怪不少诗人墨客,到了百慕大之后都流连忘返,被这里的美景深深感动。马克土温当年就深深地迷恋上了百慕大美妙的自然环境,不想回家了。

  我们乘坐的游轮起锚离开汉密尔顿港口,没有听到想象中应该有的开航前的汽笛声,轮船缓缓驶向浩瀚无边的大西洋。站在第十层甲板上向下看,下面海水中被搅起的白色浪花退向船后,望着汉密尔顿纤巧迷人的街景在慢慢缩小,巍峨的教堂和议会大厦的尖顶在向后退去,如同电影里逐渐拉远的镜头。我的心思仍旧荡漾在那些美丽的房屋和街道上。沉重的生活中还是有亮色的,来的时候,我心里藏着一点美国的忧郁,离开这里,我带走的是开朗的心情。百慕大恢复了我的精神和元气,在我的记忆里永远留下了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

来源: 华夏文摘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