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公园街教堂

波士顿市中心有片著名的绿地叫"波士顿公共绿地(BOSTON COMMON)",绿地东侧的小街叫公园街(PARK STREET),公园街南端一角,就是漂亮的公园街教堂(PARK STREET CHURCH)。波士顿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座教堂,来访波士顿的旅游者也必来观赏这座教堂。教堂是红砖墙,圆门厅,白塔尖。她脚踏绿地,直矗蓝天 ,就像一个赞美生活的大叹号 !每次进城看见公园街教堂,便立刻怀起一种好心情,总觉得那天就是星期日-在忙碌的日子里,那一天比星期日更令人愉快!

我初识公园街教堂是八年前。那时刚来美国,急于补习英语,听人说公园街教堂里有一个免费英语班,叫:FOCUS,便在一个星期日找了去。一进教堂,正巧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像是位牧师,便上前问他关于英语补习班的事。他告诉我星期二早九点半来,带着护照。我星期二按时来到教堂,遇见很多报名补习英语的人,大家排队注册,通过简单考试,然后按成绩被分配到不同班级。同学们来自许多不同国家,最多的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后来才知道,告诉我星期二来教堂的那位牧师就是FOCUS的创办人-约瑟夫萨邦基,他当年就已经开办这个学习中心二十一年了。补习班分为八个年级,各班老师都是义务教课的美国人,上课时间为每星期二、四上午和星期五晚上,星期日还有查经班。我在那里一学就是两年,从四年级一值上到八年级,其收获不仅是英文进步,朋友增加,而且还学习了圣经旧约和新约里的许多篇章。

和公园街教堂有这样一段情缘,自然对她怀有热情,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却对她的历史毫无了解,后来才慢慢在一些书中陆续读到,积累起来可以为公园街教堂画出一个历史的轮廓:她建于1809年,被后人誉为"基督教建筑的经典之作",亨利-詹姆斯描述她:"是美国最有情趣的一组红砖和沙石的组合体"。不过在这座漂亮的教堂出现以前,她的原址却是一个大谷仓。谷仓因老鼠和蛀虫成灾,原主人把它卖掉,新房主把它打扫干净后,用于商务场所,但不久就因老旧而倒塌废弃了。这时,来了一位著名的英国教堂建筑师,叫彼得巴纳(PETER-BANNER),他当时刚刚在康州完成了耶鲁大学的设计。彼得巴纳在设计公园街教堂的时候,吸收了两位著名前辈建筑师的风格,一位是美国著名建筑师宝凡弛(CHARLES-BULFINCH,是波士顿州政府和华盛顿国会大厦的设计师),另一位是英国著名建筑师瑞恩(CHRISTOPHER-WREN),所以建成后的公园街教堂呈现出 "美国式"的主体结构和"伦敦式"的高耸塔尖,既淳朴又不失优雅。 之后,公园街教堂便矗立在波士顿城中,成了美国历史各个时代的见证人。

十八世纪时在经济困难时期,教堂曾经租出一些房子开差馆,以补经费不足,后来发现有女子在茶馆里抽烟(当时抽烟很盛行),才又停掉。1812年南北战争时期,波士顿扮演着"解放黑奴,保卫联邦"的重要角色,教堂的地下室曾被用做火药贮存库。1817年,美国基督教的第一个星期日查经班在这里开始,第一批派往夏威夷的传教团从这里出发。1832年,美国最著名的歌曲:"我美丽的家园"第一次在这里唱起。还有不少著名的演讲是在这个教堂里进行的,比如,1829年格里森第一次提出反奴力制的演讲,1849年萨姆纳"国家战争系统"的演讲,等等。1895年,教堂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有位牧师正在准备第二天的礼拜仪式,轰然一声,不远处的一个窗户倒蹋下来,他跑得及时才幸免于难。19世纪末,教堂附近修建地铁,一片杂乱,主水道也被挖破了,有位牧师在礼拜时曾狠狠诅咒地铁是一条"恶魔之洞"。然而那条地铁却是美国的第一条地铁线,美国的第一趟地铁列车便是从公园街教堂附近的地铁站开出的。公园街教堂至今还不到200年,比起中国历史,她简直太年轻了。然而她却像一部美国的"史记",记录着代代移民们的奋斗和追求。 公园街教堂从旧谷仓上站起来,用红砖砌出主体结构还不行,要在上面再挺起一个洁白的塔尖,于是这个城市才变得美丽,进出教堂的人们才在这里完成了一种从务实到理想的升华.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