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on Common:印满故事的城心绿地

Boston Common是波士顿城中心一片著名的绿地,里面青草茵茵,树木成行,在噪杂的街市中固守着一方安逸、幽静。

追溯这片绿地的历史,会先提起370多年前一位名叫温索坡(John Winthrop )的人-1630年,温索坡带领七百五十个不堪宗教迫害的英国清教徒,乘十一只帆船从英国出发,漂过大西洋,来北美新大陆求生,靠岸后落脚在今天波士顿北面的SALEM 镇。后来他们觉得 SALEM太潮湿,不适合居住,便南迁,到了一个叫SHAWMUT (印地安语)的地方,即今天的波士顿城区中心。SHOWMUT当时已经有个先来者,叫布来斯顿 (William Blackstone), 是位传教士,住在今天的灯塔山( Beacon hill)一带。布来斯顿不喜欢人多,就把属于自己的这片地卖给了温索坡等人,然后遁入附近山林去隐居。温索坡等人就在灯塔山一带安居下来,把SHAWMUT改名为BOSTON。SHAWMUM是印地安语"生命之水"的意思,而BOSTON则是温索波等人英国故乡的地名。

十年后,即1640年,新英格兰地区的移民增加到一千多人,波士顿成为首府,温索坡为第一任州长,把从布来斯顿手里买下的这片土地圈出一块作为公共场所,就是今天的这片绿地-Boston Common。 任何一本关于美国历史的书,都少不了讲述波士顿;而任何一本介绍波士顿的书,总要提到Boston Common以及与它有关的故事。

Boston Common最早被定为公共场所的时候,周围居民主要用它来放牧,草地上牛羊成群,可以想象300多年前的Boston Common曾是一片美丽的牧场。当时在波士顿落户的绝大多数移民,都是不堪英国国教迫害的清教徒,他们在波士顿安居后,教会成为实际上的政府。教会政府曾很专横残酷,清规戒律甚严,对其他教派迫害至极。当时有个"贵格"(QUAKERS)教派,主张信仰自由,宣称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拒绝向教会政府的高层人士脱帽致礼。清教徒教会政府就对"贵格"教派的移民实行"赶尽杀绝"政策,把他们全部逐出波士顿,或抓住就割掉耳朵。一些坚定住在波士顿不走的"贵格"教徒,被清教徒政府宣判死刑,吊死在Boston Common里的树上。教会政府抓到印地安人也常在这里把他们处死,一位著名印地安人首领就是被吊在Boston Common内的树上,然后用枪射死。

在英国殖民统制时期, 英国皇家军队经常在Boston Common的草地上列队练兵, 因为英国军队的军装是红色的,所以当年的波士顿移民把英军叫"红袍子"。后来,英国皇家的苛捐杂税激怒了波士顿移民,移民们组织了"茶党"抗税,把进口茶叶都从船上掀进了海里。"红袍子"镇压移民反抗,追缴到LEXINGTON,向移民组成的"民兵"开了第一枪,"民兵"毅然还击,由此点燃了美国独立战争。 那前后,正是亚当斯、汉考格、瑞维尔、和富兰克林等著名的独立战争领导人组织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年代,他们的脚印曾印在Boston Common的绿地上。

提到脚印,便说到Boston Common草地上一条漂亮的小路,它从西北角的 BEACON STREET处入口,伸向西南方向,直到BOYLSTON STREET处出口,纵贯整个草地,据说那是当年物理学家Oliver Wendell Holmes一次邀朋友散步,而最初踏出来的路线,如今那条路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爱莫生和惠特曼也曾在此一起散步,那是1863年5月的一天,两位先哲漫步在草地上,爱莫生试图劝说惠特曼删掉他《草叶集》中一首有争议的诗《The Children of Adam》,但惠特曼没有同意。他们当时一定为坚持己见有所争论,不过那有争论的交谈似乎和草地上漫坡的小路非常和谐。

Boston common里还有好多立体的记述:在绿地北侧有一面浮雕,是纪念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五十四团"的黑人英雄们,"五十四团"是第一个由黑人组成的军团,为解放南方黑奴、捍卫南北统一,从波士顿出征奔赴战场,在攻打南卡罗来纳的战役中,全团牺牲了一半。Boston common绿地中央有一个高大的纪念碑,叫"海员、战士纪念碑",它直耸蓝天,像在祈告对和平的期望。绿地的西侧有一片不大的墓地,是波士顿最早的墓地之一,著名画家Gilbert Stuart葬在那里。绿地的东南角上一座喷泉,叫Brewer Fountain,造型漂亮,雕塑优美,夏季喷水哗,供游人在旁观赏休息。这个喷泉是185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的展品,由一位叫 Gardner Brewer 的波士顿人把它买下,带到波士顿来的。 坐在喷泉边的椅子上,正好看到Park Street教堂庄严典雅的身影。它建于1809年,被誉为"基督教建筑的经典之作",亨利-詹姆斯描述她:"是美国最有情趣的一组红砖和沙石的组合体"。1832年美国"独立节"那天,最著名的歌曲:"美国,我美丽的家园"第一次在这里唱响。还有不少著名的演讲是在这个教堂里进行的,如,1829年格里森第一次提出反对黑奴制的演讲,1849年萨姆纳"国家战争系统"的演讲,等等。

绿地东南角的喷泉附近,便是波士顿地铁的重要中转站-Park Street车站,它是一百年前美国第一列地铁启程的首站。绿地还是世界上第一个敢"穿裤子"的女子出现的地方(以前妇女都穿裙袍),她当时曾引来许多人围观。绿地东侧有一条小街,是世界上第一条亮起电灯街灯的街道。这些"第一"都标志着一次历史的跃进,一个新时代的诞生。

站在绿地中北望,座落在灯塔山上的州政厅(The State House)赫然入目,金黄的巨顶灿然耀眼。它是由美国18世纪末著名的新古典派建筑师鲍芬持(Charles Bulfinch)设计的,他声称这座建筑"是对所有欧洲建筑风格的一个庆典"。 1798年州政厅完工后,立刻获得世人瞩目,被赞叹为美国最宏伟的建筑。(鲍芬持还以同样的思路设计了华盛顿国会大厦-The Capitol和康州州政厅)。麻州州政厅的金色圆顶高30英尺,直径50英尺,最初被漆成铅灰色,1806年被瑞威尔(Paul Revere-波士顿铜匠、美国独立战争时期重要历史人物)包上铜皮,1816年又被镀上金色,除了二战期间为防空袭曾被涂黑,它金光灿灿地在灯塔山上闪耀了一个多世纪,是波士顿重要景观之一。

现在的Boston Common 更是一派生机:有棒球场、溜冰场、露天舞台、和一个隐没在地下的大型停车场;早晨,赶着上课上班的人们急步穿过草地上的小路,当然也有不少闲暇者在草地上遛狗、散步、做操;中午,很多在附近工作的人到草地上来吃午餐,喂喂鸽字或松鼠,稍事休息。几乎每天都有旅游者从Boston Common绿地启程,沿着脚下的"红线"走上"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去参观波士顿的美国历史 "古迹"。绿地上还经常举行重要的活动:每年复活节,有基督徒们举着橄榄枝、高唱着赞美诗在这里聚会,纪念当年耶酥凯旋耶路撒冷;夏季之夜,有黑压压的观众坐在绿地上,欣赏露天上演的莎士比亚话剧;平常周末,常有各种音乐班子来此表演……。

我踏进Boston Common已经无数次了,最难忘的一次是刚到波士顿那年,一天,在Park Street教堂里上完一个查经班出来,和一位也是刚到波士顿的大陆同胞走进Boston Common。我们坐在绿地上讨论起到底有没有上帝。他说他不信有上帝,认为祈祷灵验是心里作用。他指着不远处的一课树说,不信你天天对着那课树祈祷,过一段时间你觉得那课树也灵验。我不是要在此讨论宗教,只是想引申一下那位朋友的比喻-如果对树祈祷也灵验,我愿对Boston Common里的每一棵树都默祷一番,告诉它们,做为一个波士顿新居民,我想了解这个城市发生过的所有故事,无论是属于上帝的还是红尘的,都请一一告诉我.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