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流水帐(2) San Antonio---Dream Catcher by 天天


San Antonio---DREAM CATCHER
第一站去的是德州最好玩最值得去的SAN ANTONIO. 也不知是在BOSTON 给冻的怎么的, 早上一看天阴马上穿上长裤. 后来才发现是假象, 再怎么着, 平均也有90F多度啊. 后来在市内玩时差点热晕过去. 感觉跟广州有点象, 热, 闷, 太阳明显大很多. 有平时不敢穿的薄透露衣服, 尽管带来穿了. 但防晒一定得跟上.

San Antonio 最有名的是他的无数的MISSION 了. 其实就是当年西班牙人传教的教会. 当年美国独立前西班牙人就在此殖民了,那时SAN ANTONIO是TEXAS的首府. 所以历史比美国独立还长, 在美洲也算是历史名称了. 最著名的是DOWNTOWN的ALAMO. 这里曾发生过德州独立时打赶走老墨的一场非常著名的战争BATTLE OF ALAMO. 在AUSTIN 的CAPITAL BUILDING 里就有这场战争的油画. 经典的西班牙殖民风格的建筑, 也许是因为经历了时间的洗礼, LIMESTONE本是白色的外表充满被雨水侵蚀后的象水墨画一样的痕迹. 特喜欢这种旧旧的感觉. 它总会提醒人们去寻找他背后的故事, 寻问她本来的模样. 象张曼玉那种成熟的女人, 沉静而不张扬, 却散发着一种唯有经历岁月磨练才特有的味道.

离ALAMO不远, 就是LA VILLITA了. 这里是一定要去的地方. 不仅可以领略不同风格的建筑, 还有许多有趣的手工艺品小店. 它以前是SAN ANTONIO最早的NEIBOURHOOD.后来 19世纪后期大量的欧洲德法移民到此. 这些人后来都成为SAN ANTONIO的著名商人,学者和艺人. 在那,我又见到了Dream Catcher. 一年前就见过这东东, 那时就是对这个名字感兴趣. 去德州前刚好发现ROOMATE 的车上也挂了一个. 我知道中间那个象蜘蛛网一样的东西是用来CATCH DREAM的. 她的那个, 网中还带了一根羽毛. 她很有兴致的跟偶说, 那根羽毛很重要, 网住梦后, 要靠这跟羽毛把梦想变成现实. 她很有意思, CLUMBIA人,MID- LATE 30S, 两年前认识她现在的一英国帅锅男友. 她来美国应该很久了,光是在CAMBRIDGE就住了7年了.找房子时打她的电话, 立刻被她非常NICE的声音吸引. 然后就决定与她ROOMATE了. 看着她充满爱意和憧憬的眼神, 不禁想有多少人象她一样, 其实包括自己了, 流浪啊流浪, 为了心底一个说不出的梦想.真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深深祝福她梦想成真.

另外还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 叫Trouble dolls. In the land of Guatemala the Indians tell the story. There are six little dolls in a small box. 每天如果你遇到麻烦事, remove one doll for each problems. Before you sleep, tell the doll about the trouble. When you are sleeping the dolls will try to solve your troubles. Since there are only 6 dolls, you are allowed only six dolls a day. 哈哈, 我觉的六个够了. 其实一个就够了. 决定回去就试. 心里的烦恼真是一个接一个啊.

安城不大, 但要细逛还是挺花时间. 因为只有一天时间. 匆匆看玩这两个地, 就奔向另外两个很著名的MISSION SAN JOSE AND SAN JUAN了. 其实都差不多, 材料与建筑风格. 但因为来SAN ANTONIO就是看MISSION啊, 不得不去啊. 去SAN JOSE 时刚好看到有一新娘在拍照. 羡慕啊!! 真会挑地儿. 我跟同学也有点耐不住, 开始狂摆POSE, 有点开始拍写真集的架式, 呵呵, 瞎拍一通后, 就返回DOWNTOWN 坐船去了.

如果说开始看MISSION只是把安城当成一历史名称的话, DOWNTOWN SAN ANTONIO RIVER 上的环城CRUISE, 完全改变了我对她的印象. 我好象对有河的城市也情有独钟. 觉得有了水, 城市才有灵性. 所以爱上海比北京多些. 这条河穿过中心DOWNTOWN. 其实那些MISSION当年就是沿河建造的, 所有的著名餐馆HOTEL也沿河可见. 想起了周庄, 想到VENICE. 河两岸的绿化很好, 河水很清, 历史的和现代的建筑自然融为一体. 因为很多餐馆都有户外的座位. 沿途开过, 船上的游客与岸上的游人一路招呼, 挥手. 那种感觉真好, 大家都是陌生人, 一声简单的招呼化解了彼此的距离, 感动着在场的每个人. 想到有些曾亲密无间的朋友或恋人, 因为种种原因的相遇却避而不见, 心底不由的有点失落.
我坐的那艘船刚好是一帮鬼子40年HIGHSCHOOL CLASSMATES REUNION. 一路尖叫与欢呼不断. 我也不禁被他们感染. 手背挥的发酸一路下来. 途中, 我偷偷问旁边一老先生, 你觉得你同学都有什么变化吗? 他悄悄的跟偶说, Don’t tell others. I just cannot believe they all look so old!!!!哈哈, 看着他一头的白发, 偶捂着嘴, 还禁不住笑出声来.

小城的感觉真好.街道不宽, 建筑也不高, 也不拥挤, 处处好象为行人和居民设计. 这里的人也象这里的太阳, 热情奔放. 走在路上拍照, 就有一GG路过, 热情的说: You are beautiful!! 虽本姑娘从不敢说自己漂亮, (当然不丑了. 呵呵. ) 但他的话语总让我感到很开心. 来美国跟鬼子学到的最大收获就是坚决不要吝啬对别人的赞美. 所以象AWESOME, WONDERFUL, TERRIFIC, AMAZING这样的词, 尽管挂在嘴边, 绝对大家一起开心!!!


读者评论:10】 【发表评论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