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游杂记_收藏 by ghostneuron


小时候从收藏里看世界,长大了满世界找收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童年的爱好
有时会影响你的一生。我小的时候喜欢种花养草,收集邮票,没想到一收集就是二
十多年,而且收藏成了一种癖;在欧洲的几年里除了收藏过邮票,还收藏过明信片,
旧书,领带,画,工艺品,树叶,以及旅游时用过的机票,船票,火车票,地铁票,
参观票,甚至住过旅馆的火柴盒。不过我的收藏没什么经济价值,就是闲时把玩欣
赏,分门别类的一种乐趣;而且可以睹物思人,思地,作一番白日梦。

刚到瑞典时问同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哪儿有集邮品商店,同事惊诧之余给我找来电
话簿查到了几家,去买了几次邮票后,很快我就对当地的邮市活动了如指掌了,还
参加过一个著名邮票设计家的签名售票活动。瑞典邮票最有特色的是每年发行一套
的诺贝尔奖邮票,起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一直延续至今,设计简洁,用色简朴,制作
精细,这也是北欧及德国的民族特征;还体现在建筑设计,服装设计及工业产品中
, 象丹麦的H&M,Eccor,瑞典的Volvo,Ericsson,芬兰的Motorola, 德国的BMW,
Bens, Simens等。由于专业的原因,我把收藏局限在生物医药领域,第一次到慕尼
黑就发现了一家邮品丰富的小店,收购了大量的奥地利实寄首日封。奥地利不仅是
音乐之都,也是医药重地,出了不少杰出医生,每年都有重要的国际医药学会在此
召开。不过我只知道Freud,去参观其故居时花二十欧元买了一本传记漫画书,算是
我的一种收藏,也感叹不管生前死后,名人永远是摇钱树啊! 在德国时,我的教授
知道我有收藏邮票的爱好后,就把他所有的通信邮票送给我;每天早晨我的桌子上
都会有一些信封上撕下来的邮票,后来他太太也把废邮票送给我,如此积累下来,
竟然积累了几大信封,我废了 一天的时间浸泡,除胶,整理。尽管大部分都是重复
的普通邮票,有的有一百多张copy,但其中的乐趣只有喜欢收藏的人才会体会到。
德国的邮票主题主要是各地的建筑,民居,桥梁,城堡,宫殿等,或是名人;其中
用量最大的是一套八十年代发行的普通邮票,主题是德国杰出妇女,其中有著名的
作曲家,演员,哲学家,政治家,作家,教师,医生等,几乎涵盖了各个领域,从
中可以窥见德国妇女的影响,就象德国国歌里唱的,‘Deutsche Frauen, deutsche
Treue, Deutscher Wein und deutscher Sang; Sollen in der Welt behalten Ihren
alten schuen Klang, Uns zu edler Tat begeistern Unser ganzes Leben lang
- Deutsche Frauen, deutsche Treue, Deutscher Wein und deutscher Sang! Deutsche
Frauen, deutsche Treue, Deutscher Wein und deutscher Sang! (German women,
German fidelity, German wine and German song, Shall retain,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ir old respected fame, To inspire us to noble deeds; For the length
of our lives. German women, German fidelity, German wine and German song.
German women, German fidelity, German wine and German song. )。女权运动在
北欧是最发达的,妇女占议会席位的30-50%(中国是20%),虽然职业妇女仍然受到男
性的压制,但与南欧的妇女相比,北欧妇女显得更独立,坚强。

每到一个城市,我第一件事就是要寄明信片给父母,也同时寄给自己,所以几年下
来也攒了不少。在大部分国家,可以同时买到明信片和邮票,很容易找到邮筒。但
有些国家象捷克,俄罗斯,邮票只能到邮局去买。记得在布拉格时,只有一个邮局,
排号等了一个小时;在莫斯科时,和领养老金的人排在一起等了一个小时,因为只
有一个服务员。明信片种类繁多,风格各异,但大小形状基本相同,也有不少形状
奇特的或色彩特殊的,我曾寄过一张意大利维苏威火山的明信片给实验室,因为火
山口中间低陷,远看象女性的乳房,这张明信片的上沿就设计成乳房,凸出纸面。
还有在德意志科技博物馆,寄过一种变换颜色的明信片。我所寄过的最远的明信片
发自北极圈里的瑞典小城Kiruna,最高的发自德国的极顶,阿尔卑斯山的Zugspize,
2963米;最慢的发自埃及的Hunghada,耗时三个月才到达目的地;最浪漫的发自埃
及的尼罗河,还带着象形文字的签名......

在瑞典时生活比较清闲,经常去附近的旧书店,跳蚤市场和植物园,所以收集了不
少旧书,小工艺品和树叶。我收集到的两本我最喜欢的旧书是林语堂的'My country
and my people', 和蒋彝的'The silent traveler in London';都是五十年代精装
版本,他们都是最早的接触西方文化,介绍中国文化的中国人,许多观点今天读起
来还是很有见地。跳蚤市场里什么都有,我经常买的是一些小工艺品,泥的,陶瓷
的,木头的,玻璃的,与中国的工艺品比更简洁,粗糙,但别具特色。有些跳蚤市
场有福利性质,所有物件都是居民捐送的,所得收入用作福利基金;这些国家虽然
富裕,但都很简朴,吃穿用度都是物尽其用,很难见到浪费行为。在植物园里经历
了春夏秋冬,也去过好几个城市的植物园,所以我的树叶也收藏了不少版本。欧洲
的植物园多是以自然环境为主,适当开辟异域植被。瑞典哥德堡的植物园原是皇家
狩猎领地,后来皇室捐给市民用作植物园。其依山而见,大约2/3是自然森林,另1/3为
人工养殖,花草树木来自世界各地,其中还有中国园,日本园等。瑞典最多见花的
是大叶杜鹃花,好象与台湾的一种相似,四季常青,不怕冻。德国慕尼黑和法兰克
福的植物园则以温室为主,所以全世界的植物都可以在这里生长,而且每年都有蝴
蝶展,与花木争奇斗艳。李白曾有诗云,“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但对于喜欢植物的人来说,他们之间可是有着丰富的情感的......




Munich Octoberfest


Munich Carnival


Prague


Moscow


botanical garden butterfly



读者评论:32】 【发表评论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