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马,
Guess what I did today! My freakin’ psychotic neighbor played his loud, strange, driving-me-nuts music again at 5am. Jumped out of the bed to grab the broom and pounded it on the floor a dozen of times. The music stopped. It stopped! ^_^never thought it’d work. Did you just see what I did?? Oh, well, 5.30am. Don’t think I can fall asleep again. Better get my butt off. You have a nice day, man!

今天清理电邮信箱看见我和河马第一封超过一KB的电邮。一年前。看着自己在信
里夸张粗暴大烈烈,不自觉的笑了。我和河马说话时总是这样的。片刻,轻抚一
下嘴角。一年了。第一次不是为了在人前伪装我一切很好的微笑。


(2)

跟以前的男朋友分手以经一年了。想起他,心还是绞痛的。夜深人静时,泪还是
会流的。毕竟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毫无顾忌地爱一个人。有时很害怕,
仿佛失去了自我。有时很幸福,如此接近心灵的最深处。从未洞悉过的深。如此
接近,却得抽离了,留下的是真空。

突然不知如何独处。每一个地方,每一首歌,每一句话,都是属于他和我的。最
少,曾经笃信是的。

这些回忆都是属于夜晚的。白天,正事总是得做的。

2001年,为爱堕落沉沦是属于小说家笔下的。

心抽痛的厉害时就想抓个人狠狠地爱。不是都说忘记旧爱的最好方法是找个新欢
吗?只是想想而已。我想我一次耗尽了。总是感觉很无力。
有时想:会不会是河马呢?


(3)

跟河马大概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灵性相通的境界。也许是我已学会保留。也许河马
从来都不是会毫无保留的人。也许,河马那份纯粹为爱的冲动已随着他八年相交
的初恋亲人离他而去便死了。就象我觉得我的心脏的一角,随着过去而瘫痪了一
样。后来再想,也许他和我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动物。只是,我总是愿意去
相信他也象孩子一样爱过。

然而,我却隐约觉得会和河马宿命地纠缠。就想第一次和河马在寻梦聊天室无端
地攀谈起来。及后来的几次。可能他后来试过等我一,两次。我也试着等他一,
两次。就这样。也不觉得 他说话特别有趣。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是特在乎的语气。
好象不是特地找女生聊天。有一些傲气。有一些流气。偶尔,有点感伤。不过,
那是很少发生的。

他最常的时候是充满朝气的。我想我那时很想靠近他重温我曾经也有过的自信。
两个人就这样偶尔传传笑话,漫画,和几句简单的对话。就这样。


(4)

知道他有个同居女友。他好象有些不满。他有时直接和不直接地发发牢骚,我听
听。他不提起,我也懒得费神。又是一个璀璨归于平淡的故事。见怪不怪了。我
只需要一个可以尽情发泄过去留下的伤痛和眷恋的管道。由于知道彼此的真实生
活不会有交集,说话放肆轻松的多了。

从他毫不在乎的口气里,我知道我是他的管道。也因为认清了这一点,我心安理
得地当他为我美其名的“红颜知己” 。
他女朋友听起来象会是个贤妻。

因为不便干扰他的网下生活,我们几乎不通电话。一年了,大概通过两,三次电
话。不长。我喜欢他的声音。温温的,不急不缓的。有时也很阳刚气。笑声特别
爽朗。


(5)

这一年,生活习惯变了许多。花在网上的时间比什么都多。因为不想有太多的时
间思考。也因为常常失眠。大概没有什么地方象聊天室一样,任何时候都有人陪
你聊天。不说话时也不必应酬。不说话时却还能感觉有人在身边。我想我已经不
能适应寂寞了。

然而却开始逃避人群。不象以前一样多姿多采。只偶尔跟比较接近的朋友聚聚。
他们最初也担心了一阵。后来觉得我好象没事了。笑声反而比以前频繁了。又事
没是都笑。而且都笑得很大声。河马有一次说我太爱笑了。

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转变。以前的我也是爱笑的。不过,最近,象是
笑的太多了一些。我想,从比哭好吧。曾经半夜在睡梦中哭醒。然后,坐在电脑
前面看着人聊天,再疯言疯语一番,然后再放肆地哭到累极而睡着。每次,头都
象即将爆裂一样。每次,都有想呕吐的冲动。后来,慢慢地,我对哭有了恐惧感。

http://www.heartyliv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