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发现在网上最受欢迎的是女生。也不是每个都是不怀好意的。渐渐的,有些友情
变得跟现实的没有分别了。朋友间的关心总是让我感到很温暖的。跟河马好象一
开始就不是往那个方向走。总是对他有种特别接近的感觉。特别接近,又特别疏
远的感觉。第一次跟他谈天的那晚的气氛,我总是记着。特别安静。尽管聊天室
里非常热闹。很熟悉,又很陌生。只感觉我的心象微微跳了一下。网上的我总是
漫不经心的。那一跳,我感觉有事情发生了。不过,我很快将它按捺住了。

第一次发觉河马会在我生命里占一席位是当我有一次提起我爷爷去世的事。说了
后我在电脑的一方泣不成声。在河马之前,我只提过这事一次。那个人是我以前
的男朋友。我从来不轻易提起这事。因为,那是我遗憾而感觉无助的事。而我痛
恨感觉软弱无力。河马不知道那对我的意义。他很轻描淡写地说道,“虽然我没
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想你肯定很伤心。然后,继续我们有的没的聊天。他的反应
是正常的。可是,我向一个基本上对自己毫不关心的陌生人提起这件事,让我惊
讶。


(7)

说是陌生,我们却知道很多彼此的秘密和隐私。即是隐私,应该是和最亲密的人
说。但我们选择了向一个陌生人说。我开始的时候象是晕车了后找到了洗手间,
拼命的吐。顾不得谁在看,谁在暗自恶心,谁在指指点点。后来稍微清醒了,庆
幸混乱中抓到的是河马。因为他始终无动于衷,视若无睹。没有怜惜,没有同情,
没有批判。以为他也正好找到了垃圾桶,有一大堆的杂物要倒清 。向我这里倒。

他好象暗示他女朋友不温柔体贴。不甚修边幅。他外向好动,交游广阔。一天一
天地西化,时髦起来。而她好象是典型的好学生。用功念书。对其他事不太关心。
他说和她感觉象亲人。他还是会为她流泪的。可是,他们没有太多话说。他说:
“可能所有的爱情最后都这样。”

我总是告诉他我和以前的男朋友的一点一滴。我想再也不会有人让我那样地感动
莫明了。我想我再也回不去,因激情汹涌而在接吻时不断的抖擞的心境了。
他有时也很感性的叙述他起初那份完全拥有对方的感动。他说那次,他半夜起床
看见她在身边,他很幸福。

说是陌生,因为我们从不为对方操心。彼此的故事,听了就算。没有关心,没有
挂念。我知道他会过得很好的。我知道,我们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出现,扮演适当
的角色。


( 8)

和以前男朋友分手几个月后,我已学会控制情绪。不再藉网上聊天疯疯颠颠了。
表面上象是恢复正常了。和河马聊天大多是不着边际的。政治宗教。有时争论,
互不相让。

为了美机撞毁中机事件,他和老美在网上吵个没完没了。我的信箱也塞着他们一
来一往地唇枪舌战。一会儿谈逻辑,一会儿纯粹种族相骂。到最后,老美说谁笨
谁开不好飞机说该死。河马说谁不知道美国人笨的象猪。河马说让我看看他们的
辩论加点意见或加入战团。我坐在旁观战。河马有时真的很象小孩的。打架要找
个帮手的样子。

河马有时象很困惑的样子。想一些很哲学的问题。他说他是无神论者。有一晚,
却很有感慨地和我谈了好几个小时的佛教。河马认真的时候还是很吸引人的。尽
管河马不排斥佛教如他排斥基督教一般。但,他说他不相信报应。我,不算有宗
教信仰。可是,我相信报应。


(9)

和河马有时也落俗地了打情骂俏一番。然后适可而止的说:“好了,不说了。不
想被你女朋友砸。”他也说:“就是,我才没那么笨。我女朋友还是很好的。”
我们有时说些孩子话。他说:“假如我们五十岁那年还没结婚,我们就结了吧。”
我说,“我才没那么笨。五十岁时,当然找个年轻体壮的。要你个老头干嘛。”
然后再吵嘴几局罢休。

河马心血来潮要交换照片。怕我不愿意。自己很大方地先给了我他的网站。看了
几张,头发短得有些土。肩膀很宽大。个子相当高。翻到一张他在海边的照片。
白色的 T-shirt。褐色沙滩裤。手插着腰。象运动员似的。很灿烂阳光的笑容。
很年轻。跟我想象的一样。我把那张下载了,储存着。

礼尚往来,我得还张照片。我很少拍照。不是很上镜。勉强找了两张。到学校的
电脑室里扫描然后寄给他。他看了过后说:“我喜欢你穿裙子那张。”然后,再
也没提起了。我心里暗暗笑了一下。我知道大多数朋友都觉得照片中的我还可以。
但是,认识了河马那么久,我知道他想像的不止是这样。

照片交换了。总算完成任务。我们又象以前一样互相揶揄,无所不谈。


(10)

有一个下午,河马神神秘秘说有个秘密告诉我,要我发誓保守秘密。我没好气的
答应。心想:” 你还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 河马顿了一会,“我喜欢上一个
女生了。”

我的心突然象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静默。“我在舞会上碰见她。玩得很开心。
好久没有那么开心过了。”我的心当时一直往下沉。我原来还是在意的。他女朋
友本来是我给自己最好的藉口不往那方面想的。现在,换了一个女的,我为何竟
在意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兴致勃勃的告诉我那女生有多可爱,多受欢迎。他总是按捺不
住沾沾自喜地说他没想到原来她一直也注意他。还是她主动在舞会过后给他一封
email, 告诉他她那晚有多开心。我都静静地听了。然后,简单地说句:“一切
小心。不要玩火。”他大概没听进去。很有自信的说:“我猜她也是一时激情而
已。一,两个星期后就没事了。她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我想说些什么。终究忍
着了。他继续说他们的“恋史”。我在这边喃喃自语:“一,两个星期,会太迟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