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河马又兴高采烈地把他的“秘密情人”的照片让我看。照片光线很昏暗。看得出
有对很大很漂亮的眼睛。嘴唇很薄。乍看有点象那一部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
不过,这个女孩多了一丝骄纵。我告诉河马她看起来挺可爱。河马很得意。河马
说她是他见过最可爱温柔的女人。 我当时觉得那几句话很难咀嚼。

几个星期后,跟河马通电话。河马一反先前的得意。语气间有些烦恼无奈。我问:
“认真了?” 他默认。我忍着不教训一句:“I told ya.” 听见他不开心。我
也只能说:“你应该知道哪个比较重要。人是有自制力的。”

过后一,两个月,我们各自忙各自的。我不想多说教。我知道他很“忙”。如果
那个女孩能让他快乐。我想,我会替他高兴的。就象他告诉我他的朋友,老秃的
事一样。他说老秃最近跟一个有夫之妇交往。河马说:“他们两个都是好人。他
们有权争取幸福” 我想:“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幸福吗?”

我暗示一,两次他得对他的女朋友公平些。让她知道他们感情变卦。让她也有选
择权。他说我这是教他自投罗网。他问我为什么对他那么凶。我想,我该闭口。
他知道怎么办的。

忙着忙着,我和河马的生活仿佛真的没交集了。

直到一天,他在icq上看见我象是有话要跟我说。河马那天情绪很低落。很失意。
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他说他和“秘密情人”分手了。他说如果一定要伤其中一
个女人。那个一定得是“秘密情人”。看的出来他很不舍得。他说接下来是和他
的女朋友分手。他说他谁都不要。看见他这样。我有点难过。整个下午,就让他
尽自发牢骚,说气话。


(12)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河马反反复复地和他的“秘密情人”纠缠不清。他说:“她
一哭。我就狠不下心。”

我是很了解那份难分难舍的。但是,有时却很莫名其妙地生气河马。很想很想抓
起他领子把他摔进河里去清醒一下。生平最讨厌金庸笔下的张无忌,陈家洛。然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关系。冷。没力气。

到后来,不记得是河马说累了,还是我没听进去。好象有一阵子没跟河马谈上几
句了。不知道他好吗?

下午,在电脑室做作业。累了。在网上闲逛一下吧。没什么大新闻。看看别人的
网站吧。我闷地时候喜欢看别人的网站,看着别人的照片,文章。看见特滑稽的,
自己大笑一通。看见漂亮的帅的赏心悦目一番。省得买八卦娱乐杂志。逛哪好呢?
逛河马的学校吧。

我,想他。


(13)

河马的网站没有新照片。把那些已看过的照片再看一遍。还是只有那张海滩的帅
气。河马的女朋友的网站什么都没有。只有她的履历。她的文章发表。网页没有
任何设计装饰。只有字。”

在继续看,男的网页总是很简单。都是一页长和几个有关专业的连接。少数的几
个男的贴一些照片。还行。我们女生中常说的一句。不能对博士生相貌要求太高。
尤其是男的。

终于找到女的了。女的都还行。稍微装扮一下会更好。逛着逛着好不容易找到了
一个有一大堆照片的网页。网页的女主人脸有些臃肿。有一点双下巴。没有化装。
有一张她和他丈夫的结婚照。这张照片的她清瘦一些。两个都很严肃。我心想:
“真是登对。连拍婚纱照的表情都一致。”

我看过好多婚纱照都是女的笑得甜如蜜桃,男的面无表情,要不就摆个侧面,稍
微挺肩,头稍微向前低,很严肃的列开嘴一笑。

女主人象是还有小女孩的心境,很仔细的象小学写我的自述时很小心地介绍自己

的家乡,家人,好朋友,喜爱的诗和书。一张一张看。女主人总是 T-shirt,牛
仔裤。不施脂粉。拍照的姿势大多生硬。很活跃很典型的大学生活的样子。和朋
友开大食会,看足球。有几张 照片有河马在里面。仔细地看了看。河马的笑容
还是那么灿烂。

翻这翻着,翻到一张照片。照片灯光很灰暗。我突然瞪大了眼睛。这张照片我看
过。河马给我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看一下照片下的说明。和女主人是同一
个人!


(14)

我这几天如坐针毯。总是想着那个网页和那个女主人。终于忍不住在 messenger
看见河马时说:“河马,我有事要问你。”河马一贯无所谓地,“甚么事?”

我问:“你前一阵提起的老秃是你自己吗?”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问:“你怎么
知道的?”我说:“我就是知道了。是你吗 ?” 这次,他毫不犹豫,是。”
忽然,我的头很疼很疼。 “有事,拜。” 关上电脑。头很疼。

过后有多久没有和河马谈天,我不记得了。再次在 messenger碰见时。我问他难
道不知道这样很不道德。他说,他知道。他又是那一句:“她是我见过最温柔可
爱的女人。她有时象小孩儿一样任性。”"你还爱你女朋友?” 不语。"你爱
“她”吗?”“我不爱任何人!” 要不然就是,“甚么是爱?”

类似这样的谈话几次过后。我试着不再提起这件事。虽然还是希望有一天他亲口
跟我说他可以作一件对的事。

可是,河马知道连这个秘密都不必瞒我后,倒垃圾的次数比以前多出好几倍。我
和河马之间的对话不再象以前那么广泛了。十次中有九次是关于他和她。我已经
完全变成一个听众了。

有一,两次,她丈夫去看她。他说他有些嫉妒。想到他会和她在一起,他心里不
舒服。其他时候,看见他闷闷不乐,我说:“可以让她离婚吗?如果真的相爱,
就在一起吧!不要拖着其他两个人太久吧!”他大多是不语。一,两次说:“她
和我都知道代价太大了。没有人会谅解我们的。”

后来我想我是累了。接受了这个事实。我身边没有过一个朋友作这样的事。河马
这样,我真的很痛心,却无能为力。以我的脾气,我应是会和那个朋友疏远甚至
绝交的。

然而,对河马,我无能为力。


(15)

后来河马说多了,我也想多了。我真的想他和她快些解决。合也好,分也好。我
担心河马的安危。我怕他们被人发现。我怕他会被她丈夫揍。可是,河马若无其
事地说:“你不知道她有多小心。从来没见过她那么小心的。”我稍微放心:
“那就好。要小心。真的。”我不想河马觉得我小题大作。但是,心里还是有点
担心。

过了一些日子。好象又恢复风平浪静了。我过着我很简单的学生生活。做研究,
和朋友吃饭,看电影,逛商场什么的。天气渐渐暖和了。开始学打网球。河马喜
欢户外运动。我喜欢自己显得健康精神一些。

河马的“秘密情人” (那是我俩给她的名称) 是我们对话总不忘提起的话题。河
马对他的女朋友的批评不再是间接的了。不过,每次说完,他都好象有些罪恶感。
我有一次说:“其实,仔细看看,你女朋友长得不比” 秘密情人” 差。”

他有点不以为然。男人,我真的不懂。他好象以前有点嫌他的女朋友不够体面。
可是,“秘密情人”在大部份的照片里一样是面容憔悴,头发清汤挂面,穿着很
中性包裹着身材的衬衫,牛仔裤。我想:“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吧!

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不爱一个人却会有很多理由。

当然,河马有时还是给一些理由。他说他几年前在校园里见过她几次后就觉得她
很特别。他说她很爱他。他说她让他感觉她很爱他。他说她再忙也要见他。他说
她做好多小事情让他感动。

将近三十岁的河马跟其他年龄接近的男人一样对性采取相当程度的开放和需求。

他和他女朋友的性事,他提的不多。他和他“秘密情人”之间的亲密,我却听的
不少。河马好象对他和她的表现很满意。河马总是直接或间接地表示她觉得跟河
马比跟她的丈夫好很多。河马说她不需要前奏。她一跟他在一起就马上进入状态。
河马总是难掩喜形于色。

男人,是好大喜功的动物。是拼命学习长大的孩子。

河马说着说着自己时也会好奇的问我跟以前的男朋友的事。可以答的,我不想隐
瞒。太过隐私的细节,我都顾左右而言它。我想,男人和女人真的很不一样。河
马和“秘密情人” 的性事,仿佛是他的光荣史。

河马不知道无论是他提他的,或我提我的,我的心都很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