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l on board
24 by 18
painted with a pallette knife



这个冬天不冷
温文儒雅的君子。
今个早晨
雪花在云层之上
飘然消释成雨

今个早晨
灰蒙蒙天空,鸥鸟高旋
你该归去了,归向大海
你竟不知春在起航?
光秃秃树杆里叶脉已动?

屋檐上的鸽子,一排
埋头翼下,微雨春梦
湿漉漉一对,飞起
追逐的翅上带着音符
你是否听见
冬雾中破出一曦光?


这个冬雨的早晨
涣然冰释
春机,四面埋伏
指挥即将登台
Are you ready ?
姹紫千红的交响?


这个冬日的早晨
涣然冰释成雨
春在雨中沐浴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不重要
你是否感到春在启航?


从来不是乖学生,也不喜欢乖学生,从小到大结交的都是调皮捣蛋却仗义勇为的男生,这不奇怪,我在中国西北古都长大。虽然在我少女的年代里,傻乎乎的男孩子们误以为我温柔贤惠,我当然至今只要和他们在一起都乖巧的不说话只是笑,他们竟然仍旧傻乎乎地说“和小时候一样,总是笑”。独自游了许多地方后,只要回到西安,有故朋在身旁,我就连举起手拦出租都脸红腼腆,因为总有人不仅拦了车付了钱还要告诉司机我去哪里,好像我不知东南西北 (这是结交调皮捣蛋却仗义勇为男孩子的好处,但我不是有意的只是缘分)。但确实,虽然游历了他乡山水,在自己的那座小城还果真分不出东西。女孩子都知道我调皮,没人认为我乖。北大宿舍楼的阿姨声称我是她见到的最乖的女孩子,我含羞温婉否定后直冲宿舍,告知室友后,他们的笑声快把屋子震塌了。

说这些话是为了说明我小的时候其实是以调皮捣蛋的男生为坐标的。在温柔乖巧的背后已经有了种野性,偷偷读闲书看电影,满校园蹦毽子打沙包打乒乓跳绳跳皮筋跳方格,该参加数学竞赛时故意不进去在外面玩,上课时被老师叫起来朗诵,该认真诵读却故意装作漫不经心有气无力。这是以调皮捣蛋男生为友的坏处。到现在仍然不好意思拿出感情朗诵诗,虽然写诗。直到生活网春节联欢晚会上听到Ciao朗诵我写的“喜欢冬天”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读诗又是另一门艺术。如果不听她朗诵打死我都不知道还可读出如此的韵味。真的是另一番享受。我从此尤其是新春伊始打算要端正态度。

1.30.2006

祝大家新春快乐!献上六朵玫瑰 wink

rose rose rose rose rose 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