橱窗背后的微笑

街头,夕阳西下,灯杆的影子和灯光一起被拉长,投在人行道上,又渐渐融合在一起。

已是二月了,前几日刚下的雪还堆在街道边。刘桦将羽绒服随随便便地披在肩上后,便从Kenmore广场附近一个酒吧里走了出来,也不择路,两脚踩在雪上,发出嗤嗤的响声。

这Kenmore广场离downtonw不远,到市中心的地铁几条绿线在这里交合,在波士顿城算是一个繁华的地段,又因为靠近波士顿大学,所以来往多是青年学生。刘桦的公司就在附近,几年来每天他都要乘地铁B线到这里,周围环境可以说是相当熟悉。平时下班后,也常常去咖啡屋喝茶,顺便看点闲书,然后坐车回公寓。一个人,生活总是简单的。

Kenmore地铁站,是在地下,但不远处就有一个出口,B线在这里改走地上。刘桦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地下入口,而是缓缓地朝这个出口处走来,然后靠在栏杆边。这栏杆不高,一抬腿就能翻过去,而下面就是地铁线,如果火车正好开过来,司机根本来不及反应。。。可以说,从这里到鬼门关真的就只一步。

刘桦并没有醉,他仍然清醒地记得失业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而今天下午第八个面试又被判了死刑。当然他也知道,再过一分钟,B线的火车就要通过这里。

他想再回味一下几个小时前,他给母亲打电话时,母亲询问的话。但脑子似乎有些麻木了,只记得最后一句话是:听说波士顿那里又下了一场大雪,要他注意保暖。

他忽然感到有些寒意,于是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等他再想什么时,似乎有一丝灯光从出口处透了出来,而接着便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火车的声音。他一只脚迅速地跨过栏杆,就在另一只脚要也离地时,他本能的转过身,朝街对面望去。这个城市里,就他一人,没什么好留恋的。可那间咖啡屋,他呆过不少时间,多少有些感情,他想看看最后一眼。

咖啡屋里面人影晃动,临街这一边巨大的玻璃窗前,坐着好几个人,有男有女,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少女,正在朝外面看。他故作轻松状,朝她挥了挥手,她微笑着,眨了眨眼角,那笑容朴实,就像雨后阳光下花开般自然,但瞬时被凝固了。接着便听一声惊叫,有人倒了下去。

刘桦是听不到这一声的,但他确确实实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在这个仍然是冬季的城市里,在这个冰冷的雪夜里,这水一般纯洁的笑容,就像是黎明时分的晨曦,唤醒了那个仿佛已似在梦中的心灵。就在那位少女感觉到他在准备卧轨而失声惊叫,慌忙站起而被绊倒时,他抽回了那条已经迈出的腿,向咖啡屋那边跨了一大步。火车呼啸着从他身边驰过,没人注意到他,除掉橱窗后面那张笑脸。

2、1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