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桦迈了一步后,又停了下来。他想他应该去看看那位少女,可是这样的一个样子去,也没什么意思,也没多想,他转身进了地铁入口处,几分钟后坐上了回公寓的地铁。

刘桦坐在车旁,街头两旁的楼房,行人,树木,灯光,走马灯似地扑面而来,然后又朝身后退去。往日不曾注意的街景,今日里显得格外丰满有趣,而似乎每张街景上都浮有那张笑脸。他在想,如果没有这张笑脸,现在他应该是在奈何桥上走了。

不过,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笑容,会有这么深厚的魅力。所以,一回到宿舍,他就想看看自己的笑容是个什么样子。镜前,一个笔直健壮的躯体,加上一副宽宽的肩膀,显得很有男子汉的气魄。可仔细一看面部,他自己不禁吓了一大跳。

那是自己吗?面容焦黄,眉头紧锁,整个一个脸面,就像是贴在木偶上的皮,没有一点生气。他尝试着移动一些面部肌肉,做出一点笑容来。可是,移来移去,那笑容不是像肉堆出来的,就是像用肉挤出来的,总之不像是从脸上自然生出来的。

我不会笑,我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这怎么可能!?刘桦忽然想到朋友经常开玩笑说他太严肃,一天到晚板着个脸,不善言笑,自己从来也没在意。现在看来还这是真的。难怪面试失败这么多次,这样的一副面孔,谁也不愿意多瞧的。

或许是这些年来总觉得压力太大的缘故吧。刘桦心想,过去的就过去了,这往后的日子可都是拣回来的,也不用想太多,该怎么活,就怎么活。他不想再面试了,反正他也不怎么喜欢和电脑打交道,当初要不是看在工资高,又好找工作,他也不会转行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如干脆重操旧业,去考医生执照。

他是一个简单的人,一当定下心来,也就能按部就班地进行。他很快地找到一份在实验里做半日制技术员的工作,下班后,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去看书,练习英语。

新的工作单位,还在kenmore广场附近,每天他仍然要坐B线上班。而每天路过那个咖啡屋时,总要朝那橱窗看上一眼。说来也奇怪,差不多没隔几天,总能看到那个少女坐在那里,一边喝点什么,一边静静地看着街景。每次看到她,刘桦心里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并朝她微微一笑, 并提醒自己自信点,放松一点。

不过,自从那晚以后,他只去过那个咖啡屋一次。他一进去,她就认出来了,并会心一笑。他有些不好意思,对她感激地笑了笑后,坐到另一个桌前,喝了一杯咖啡就匆匆出来了。自那以后,他就没有再去那间咖啡屋。他不是不想过去和那位少女谈谈,但他总觉得还不是时候,他想等到他成功的那一天,再去告诉她一个完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