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Killington滑雪,正值下大雪。

密密的雪花里,树和雪道白茫茫一气呵成。只有到山顶才能看见透过云层的苍白的太阳。虽说苍白,却唯有山顶因了这一曦的光而感觉和暖了些。从山顶滑下来,俩边的树枝被雪覆盖了,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的纯白色的世界里。道上的雪很厚,一堆一堆的,气温极低所以雪薄之处又露出冰,这样的天气里不用挑战自己,更重要的是抽暇观赏一下景色,如果能停得住的话。

没有相机,只是靠着朦胧的记忆,试着画了一幅水彩,只捕捉到一点点意境。照相和滑雪不可俩全,自叹画不及景。但在弥漫着雪花的日子里,从山顶而下确是一件极过瘾的事。一定要在飞雪的日子结束前再去。

回来的路上雪大路滑极不好开车。小羊孜孜不倦地一路开回来,大家都很开心,对生活又有了更深的理会,得出的结论是:“玩儿就是好玩儿,要活到老玩儿到老”。
watercolor 14 by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