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color 14 by 11

前天晚上画完了第一副郁金香,临走的时候看到了另一个角度的郁金香。花是朝上的,the energy felt different, very active. 所以决定第二天晚上再去,希望花还开的好。

昨晚去时,花已经开始蔫儿下来。画的过程中,花瓣一直在消弱,红色渐逝兰紫色逐占了主导。我不愿花时凋零,画上的许多红色是我恣意加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