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上飞机那天,无穷大的天空里,一直是灰雨延棉。我更加不知道,那架飞机是怎样消失在无垠的灰色之中。
它把一个人的傻情与执著带走了;它把一个人的风尘与浪影都留下了。
那一时刻,整个天空辟为二半;
那一时刻,连结一体的长风剁为二段。
天地终于分开了,“扶摇直上九千里”,把云彩里的泪水,全部洒落在地上,告诉着人世间的天体,终于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