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出门徒步上班要经过俩排红砖楼,每户门前的花园里都种着花。前日里刚随手翻过一遍元代词曲,感觉唐宋以后的诗词通俗化口语化了,象打油,挺俗挺饮食。正是雨后,几朵花带着雨滴纷纷的红色,花头在雨水中似乎更沉重,不胜娇羞的在微风中支撑着摇曳着。一只蝴蝶在花心前翩翩起舞却终不肯落下来,想他是在舞蹈可并没有同伴,终不解其意。倒是飞来一只蜜蜂(可能是bumblebee),一无废言地甚至连一点嗡嗡声都未听到,只见他从一个花头飞到另一个花头默默采花粉。他落在哪朵花上,那朵花头就沉沉地坠下来。由此而感,又借着刚刚读完一本通俗词曲,随着其节律吟出以下几句。实是描写景色,过后一读却有点像首小黄诗,因谓之偶得。


卜算子。怜花

雨过花样娇,喘喘吐嫩香。
惹来蝴蝶翩翩舞,不敢落花上。
岂知花有龄,恐怕雨滂滂。
幸得蜜蜂知其意,偷偷采花爽。

原无意贴出来,却又受到今日几个带色儿的帖子的启示不禁贴于此。

mixed media on paper
6.14.2006
昨日夜里为这首小黄诗的第一副配画。确实是真实景色吧?
这一幅很保守,我将会画一系列,hopefully it will increasingly go surreal and wild.

2001年我的大学好友专门给我刻了好几个章子。这是第一次用,却盖在了小黄诗底下。他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很幽默但你永远不知他会说出一句什么样的话。等我回去告诉他,看他会说什么。